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意识过来时,他已经坐到了潮湿的地面上了。巨大的响声告诉他,车子正把他们的行李件件地抛出来。海维的笼子飞到空中就自动打开了;她怒气冲冲地叫着飞出来,头也不回地飞向城堡。接着,这辆被打得坑坑洼洼,破烂得这里块,那儿块,还在不断冒烟的小车跌跌撞撞的向黑暗中驶去,车尾灯怒气冲冲的闪闪。

  “回来!”罗恩冲着它大叫,疯狂地挥动着魔杖,“老爸非杀了我不可!”

  但是,车子累坏了,它喘了口气,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我们的运气可真不坏啊!”罗恩悲哀的说道,弯下腰来拣起小老鼠斯卡伯斯。

  “我们居然控上棵会攻击人的树!”

  他扭过头看着那棵古树,它还在张牙舞爪地挥动着可怕的树枝。

  “算了吧,”哈利疲惫地说,“咱们最好去学校里面”

  这可不是他们原来料想的英雄式的到达方式。又冷又饿,身上还伤了好几处地方,他们拿起行李,拖着沉重的步伐走上草坡,向那扇橡木大门走去。

  “我想迎新盛宴肯定开始了。”罗恩说道。他在阶梯前放下行李,走到扇明亮的窗户前看了进去。“嘿,哈利,快来看看——分院仪式啊!”

  哈利急忙跑过来,和罗恩块向大厅里望去。

  无数的蜡烛在四张长长的拥挤的桌子上摇曳着,金色的盘子和小酒杯在烛光的映衬下闪闪发光。头顶上,被施过魔法的天花板映照着外面的天空,星星闪闪的点缀在上面。

  透过堆密林似的黑色霍格瓦彻尖顶帽看过去,哈利看到群惊慌的年级新生在大厅里排成了条长队。金妮也在里面,她头威斯里家特有的红色头发在人群中格外的显眼。这时,麦康娜教授——梳着圆害子的受大家尊敬的女巫在凳子上给每位新生戴上那顶著名的分类帽。

  每年,这项缝着补丁的四角磨损的脏脏的魔帽负责着把新生分配到霍格瓦彻的四个学院里去格林芬顿,史林德林,罗尼文克劳和海夫巴夫。哈利还记得年前把魔帽戴上时那种惊慌不安地等待‘它宣布结果时的心情,在几秒紧张的等待后,他还以为自己会被分到史林德林那个很多黑巫师和巫婆的学院里,——幸好,他和罗恩。

  荷米恩还有其他威斯里的兄弟们分到格林芬顿学院。上个学期,哈利和罗恩帮助格林芬顿在七年里第次击败了史林德林学院而赢得了学院冠军杯。

  这时,个瘦小的,头发乱蓬蓬的小男孩被叫了出来戴上分类帽。哈利的眼睛从他身上滑向了丹伯多校长,他坐在工作人员席上看着这次分学院仪式。他那长长的银色胡子和那半月型的酒杯花烛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在旁边的几张椅子上,哈利看到了吉德洛。罗克哈特,穿着碧绿色的长袍。在边上坐着身材魁梧的哈格力,正举起酒杯猛喝酒。

  “等等,”哈利小声地对罗恩说道。“那儿有张空椅史纳皮哪去了?”

  史纳皮教授是哈利最不喜欢的老师。碰巧的是,哈利也是史纳皮最讨厌的学生。

  史纳皮教的是生物药剂,除了他自己学院史林德林的学生外,其他的人都讨厌他那冷酷,爱嘲讽别人的态度。

  “也许他病了!”罗恩满怀希望地说。

  “也许他被调走了。”哈利说道,“今年他当不上黑巫术防卫课程的老师!”

  “或许他已经被解雇了!”罗恩热切地说道。“我是说,人人都这么讨厌他——”

  “或者,也许,”个冷冷的声音在他们背后传来,“他正在耐心地等待着你们两个向他解释下为什么不坐学校的火车回来呢!”

  哈利急忙个转身。在前面,史纳皮就站在他们前面,黑色长袍在寒风中飘舞着。他很瘦削,肤色菜绿,长着只鹰鼻子,梳着~头油滑的披肩长发。现在,他的笑容告诉哈利和罗恩他们有大麻烦了。

  “跟我来。”史纳皮说道。

  哈利和罗恩跟着史纳皮脚步走了过去,脚步声在空旷的由火把点亮的进口大厅处的回响着,他们甚至不敢抬头交换下眼神。大厅里弥漫着食物的香味,但是史纳皮把他们从温暖光亮的大厅带到了通向地牢似的办公室门前狭窄的石梯旁停住了。

  “进去!”他在过道中开了扇门,指着里面说道。

  于是,他们浑身战抖地走进了史纳皮的办公室。在墙角的阴影里摆放着架子的大玻璃瓶子,里面装的尽是些哈利此刻不知道,也不想认识的令人呕心的液体。

  火炉黑乎乎,空荡荡的。史纳皮关上门,转身看着他们。

  “呃,”他柔和地说,“我们的火车是不是配不上咱们著名的哈利。

  波特和他忠实的伙伴罗恩坐啊?所以想给我们个意外,是吧?”

  “不是的,老师,在国王大道车站的栅栏——”

  “安静!”史纳皮冷漠的说,“你们是怎么驾车来的?”

  罗恩吞了口口水。哈利觉得史纳皮好像又次看穿了他们的心思。但是刻钟后,他明白了其中的奥妙。史纳皮把今天的先知晚报摊开放在他们面前。

  “你自己可以看看,”他恶狠狠地指着标题对他们说道。“令马格人迷惑不解的飞天安格莱福特汽车。”他开始大声朗读了起来。“两个在伦敦的马格人,坚信他们看到辆旧车在邮政大楼上空飞过在诺佛克的中午,海蒂。贝丽斯太太在晾衣服时皮巴的安格斯。弗莱特先生,向警察局汇报了”总共有六,七个马格人。我知道你爸是在禁止马格人滥用物品魔法部工作的吧?“他边说,边看着罗恩阴险地笑着说。”天啊,他亲爱的儿子居然“哈利觉得好像被怪树狠狠地抽打了下似的。如果谁发现了威斯里先生给那辆车施过法术他真不敢想象会有什么后果

  “在我寻查校园的时候,我发现有棵珍贵的胡宾会攻击人的椰树名柳树被弄伤了。”史纳皮继续说道。

  “这棵树先攻击我们的,我们也不——”罗恩脱口而出。

  “安静!”史纳皮再次打断了他。“最不幸的是,你们不在我管辖的学院里,要不我老早就把你们开除了。现在我要去请几个有这种权力的人来。你们在这里乖乖地呆着。”

  哈利和罗恩对望了眼,吓得脸色发白了。哈利不再感到肚子饿了。相反,他现在感到非常的不舒服。他试图不看史纳皮书桌后架子上那只悬浮在绿色液体中的小东西。如果史纳皮把麦康娜教授——格林芬顿学院的院长给带来的话,他们也好过不了。虽说她比史纳皮公正,但是她可是非常严厉的。

  十分钟后,史纳皮回来了,还把麦康娜教授带来了。哈利仅仅在几次场合下看到过麦康娜生气的样子,但他从来没看到她的嘴唇可以抿得这么薄,或许她这次比上几次要生气得多。她进来就举起了魔杖。哈利和罗恩不自觉地向后退了步。

  不过她指的只是火炉,火下子烧了起来。

  “坐下。”她说道,他们都坐到了火炉旁的椅子上。

  “解释下。”她眼镜里闪过不祥的预兆。

  从火车站的栅栏说起,罗恩详细的论述了事情的原由。

  “我们没办法,教授,我们搭不上火车。”

  “为什么不用你的猫头鹰给我们先送封信?我想你们应该带上了猫头鹰的吧?”

  不动声色地说着,麦康娜教授把头转向了哈利。

  “我——我没想到——”

  “那,”麦康娜教授说道,“可是显而易见的事。”

  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史纳皮幸灾乐祸的去开门。校长——丹伯多教授站在了门口。

  哈利觉得整个人都麻木了。丹伯多看起来很威严。他盯着他们,哈利突然觉得他宁愿被那棵会攻击人的怪柳树狠狠地揍顿算了。

  阵长时间的沉默。接着丹伯多说:“请你们解释下这样做的原由。”

  如果他冲着他们骂顿的话,他们会觉得更好受点的。哈利不想听到他声音中的深深的失望。他说不上是什么原因,但是他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是看着他的膝盖说话。他把全部的事情都老老实实的交代了,只是威斯里先生拥有那辆魔法车子的事隐瞒了。他说得好像他们恰好在车站的停车场上找到辆会飞的车样。他知道丹伯多听就会知道有问题,但是丹伯多没有追问车子的事。当哈利说完后,他只是通过镜片审视着他们。

  “我们会自动自觉地收拾行李的。”罗恩垂头丧气地说。

  “你在说什么啊,威斯里?”麦康娜教授反问道。

  “嗯,你们不是要开除我们吗?”罗恩问。

  哈利急忙抬起头来看着丹伯多。

  “不是今天,小威斯里,”丹伯多说道。“但是我们得对你们的行为作出惩罚警告。我将在今天晚上给你们家长写信。我得警告你们如果下次再犯的话,我可真要把你们赶出学校了。”

  史纳皮的神情就像听到圣诞节被取消了样的失望。他清了清喉咙,说:“丹伯多校长,这两个小孩已经触犯了未成年人巫术禁令法,还有,我们那棵古老而珍贵的树也被严重损坏了这显然也违反了保护树木法”

  “这该由麦康娜教授制定对他们的具体惩罚措施,史纳皮,”丹伯多平静地说。

  “他们是她学院的学生,这是她的职责。”他转向麦康娜教授,“我现在要回到迎新宴上了,还要去宣布几条通知。来吧,斯瓦诺斯,我还想去尝尝那个美味的奶油果馅饼呢。”

  史纳皮恶毒地瞪了哈利和罗恩眼才不情愿地走出了办公室。

  现在只剩下麦康娜教授了,她严肃地盯着他们。

  “你最好去下医务室,威斯里,你在不停地流血。”

  “没关系,”罗恩说着赶紧用袖子抹去额头伤口处的血迹。“教授,我想去看下我妹妹的分院”

  “分班仪式已经结束了,”麦康娜教授说道,“你妹妹也分到了格林芬顿学院。”

  “啊,太好了!”罗恩叫了起来。

  “说起格林芬顿学院——”麦康娜教授马上说,但是哈利打断了她:“教授,我们用那辆车子时,学期还没正式开始,那么,那么格林芬顿应该不会被扣分吧?”

  他不安地望着教授。

  麦康娜教授瞪了他眼,但是哈利觉得她眼里含着丝笑意。

  而且,她的嘴唇也没抿得那么薄了。

  “我不会扣格林芬顿的分。”哈利的心顿时好受多了,“不过,你们得留堂罚劳动。”麦康娜教授说道。

  这比哈利预想的可好多了。至于丹伯多写信给杜史林,根本不算什么。哈利清楚地知道他们只会为那棵怪树没把他打扁而感到失望。

  麦康娜教授又举起了魔杖指向桌面。“波”声,大碟三明治,两个银色的小酒杯和罐冰冻南瓜汁出现在桌子上。

  “你们在这里吃完就回去寝室吧。”她说。“我还得回去迎新宴上。”当门再次关上时,罗恩小声地吹起了口哨。

  “我想我们的惩罚就到此为止了。”他边说边拿起了只三明治,“我也这样想。”哈利也拿起了只三明治。

  “我们的运气可真是‘好’啊,”罗恩嘴里塞满了鸡肉和火腿,含糊不清的咕哝着。“弗来德和乔治用过那辆车起码五六次,但是就是没有马路人看到他们。”

  他咽下大口又咬了大口。“为什么我们过不了栅栏呢?”

  哈利耸了耸肩。“反正我们以后得事事谨慎,小心点。”他满满地喝了口南瓜汁。“我希望咱们能到迎新宴上”

  “她可不想我们露面,”罗恩谨慎地说。“可不能让其他人认为我们干错事却没被惩罚啊。”

  他们敞开肚皮尽情地吃了很多三明治碟子会自动装满食物,然后他们站了起来,离开办公室,像往常样走回格林芬顿大楼。整个城堡寂静片;看起来迎新宴是已经结束了。他们走过不时低声咕哝的肖像和发出怪响的盔甲,爬上石楼梯,来到格林芬顿楼的秘密进口,在个穿粉色裙子的胖大婶的油画像后面。

  “暗号是什么?”他们走进时,她问道。

  “这个——”哈利说不出来。

  他们还没碰到格林芬顿的三好奖章学生,所以不知道新学年的暗号是什么。但是很快帮手就来了;听见身后急速的脚步声,他们扭头看,原来是荷米恩向着他们急急忙忙的走来。

  “你们在这啊!去哪了?现在学校谣言说你们因为驾驶飞车要被开除。”

  “噢,我们还没给开除。”哈利安慰她说。

  “这么说,你们确实驾驶了飞车?”荷米恩的语气听起来和麦康娜教授样的严厉。

  “不要教训我们了,”罗恩不耐烦地说,“把暗号告诉我们吧!”

  “是‘板条鸟’。”荷米恩也不耐烦地答道。“但是我还没说完——”

  胖大婶移开了,里面传来阵雷鸣般的鼓掌声,打断了荷米恩的说话。好像整个格林芬顿楼的人都醒了,大家都挤进了个房间,有的站在桌子上,有的坐在椅子上,都在等待着他们的归来。几只手臂同时伸出把哈利和罗恩拉了进去,荷米恩也身不由己地跟了进去。

  “好聪明啊!”李。乔丹大喊道。“有创意!驾驶着飞车在胡宾柳树上着陆,这件事可够大家说上几年的。”

  “这小子不错!”个从没跟哈利说过句话的五年级学生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像他为学院赢取了“马拉松”冠军似的。弗来德和乔治挤上前来,起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把我们也叫去啊?”罗恩脸红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但是哈利觉察到有个人点都不高兴。

  伯希站在群兴高采烈的年级新生中,想跟他们讲些什么道理。

  哈利用手推了维罗恩的肋骨,示意让他看看伯希的方向。罗恩马上就明白了。

  “我们得上楼休息了——好累啊!”他说着,两个人挤出人群,来到房子另边的圆形旋转楼梯下。

  “晚安。”哈利回头跟荷米恩说,她皱起了眉头,表情和伯希样。

  他们马上上楼,终于回到了他们的宿舍门外,现在门上贴着的牌写着:二年级。

  他们踏进了熟悉的正方形房间,在四个高高的小窗户上,都贴上了张用酱紫色作衬底的五人合照。他们的行李放在他们各自的床铺上。

  罗恩内疚地朝着哈利咧嘴笑了笑。

  “我知道我不该不劳而获地享受别人的清洁成果的,但是——”

  宿舍的门下于被打开了,同是二年级的谢默斯。芬尼更,达恩。

  托马斯,和尼维尔走了进来。

  “真是难以置信!”谢默斯脸堆笑地说道。

  “酷呆了!”达恩说。

  “神奇!”尼维尔崇拜他说。

  哈利也忍不住咧开嘴笑了。

  第六章 吉德洛·罗克哈特

  第二天,哈利就笑不出来了。从在大厅吃早餐开始,情势就急转直下了。在四张长长的桌子上摆放着小麦粥,几碟腌鱼和熏肉,从魔法天花板看上去,天空阴暗多云。哈利和罗恩坐在荷米恩身边,她正把与吸血鬼同航靠在牛奶罐边,认真地看着书。今天早上她向他们说早安时,语气硬邦邦的,显然她对他们的所作所为还是很不满意。尼维尔很欢快地向他们问好。尼维尔是个脸圆圆,记性最差的小男孩。

  “我随时都会收到邮包的——我想爷爷奶奶会给我邮几件我忘带的东西。”

  哈利才刚刚开始吃小麦粥,这时,头顶飞过上百只猫头鹰,它们相继飞了进来,绕着大厅盘旋。然后,纷纷把信件和包裹扔向卿卿喳喳的人群中。只大大的鼓鼓的包裹打在尼维尔的头上。仅仅秒钟后,件灰色的不明物体掉进了荷米恩的罐子里,把他们洒了身的牛奶和羽毛。

  “厄罗尔!”罗恩大叫起来,在牛奶罐子里提起浑身湿漉漉的猫头鹰。厄罗尔站不稳,又摔了下来,不醒人事。它的嘴上还叼着个湿淋淋的红色信封。

  “啊,不是吧——”罗恩倒吸口冷气。

  “没事的,它死不了,”荷米恩边说,边用指尖轻轻地抚摩着它的羽毛。

  “不是它——是这个。”

  罗恩指着那个红色信封说。哈利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但是尼维尔神色恐惧的看着它,好像这个信封会随时爆炸样。

  “什么回事?”哈利问道。

  “她给——给我寄来了咆哮弹。”罗恩几乎晕倒了。

  “罗恩,你最好打开它,”尼维尔怯生生地小声说。“如果你不打开的话,可能更麻烦。我爷爷曾经给我寄过个,我不理它,结果——”他吞了口口水,“反正很可怕了。”

  哈利的目光从他们惊恐的脸上移到那个红色的信封。

  “什么是咆哮弹?”他问道。

  罗恩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那封信上,信的四角开始冒烟了。

  “快打开它,”尼维尔催促着。“几分钟就结束了。”

  罗恩战抖地在厄罗尔嘴上取下信,抚平,撕开。尼维尔用手指塞进了耳朵。眨眼的工夫,哈利就明白了。他还以为信爆炸了,个愤怒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大厅,甚至把天花顶上的灰尘都震掉下来。

  “偷走了汽车,如果他们把你开除出校的话,我也点不会感到惊讶的。

  如果让我抓到你,你就有好瞧的。我想你从来没想过爸爸妈妈发现汽车不见了,会怎样地担心”

  威斯里太太的声音比平常的放大了起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