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说完便跑了。哈利的拳头忽然间握得紧紧的,他躺回枕头上去。当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时,他的眼睛紧紧盯着病房那黑乎乎的门口。

  不会,丹伯多来到了病房,他穿着件长羊毛长袍,戴着顶睡帽,他抬着个看似雕像的东西的头。麦康娜教授出现在后面,抬着那东西的脚。他们起把它放到了床上。

  “叫波姆弗雷夫人,”丹伯多悄悄地说,然后麦康娜教授匆匆忙忙跑了出去,哈利静静地躺在那就像睡着了般。他听到很紧急的声音,接着麦康娜教授大汗淋漓地跑回来,紧跟着波姆弗雷夫人,她正把开襟毛衣往身上套,他听到声尖细的吸气声。

  “发生什么事了?”波姆弗雷夫人向床上的雕像俯下身去,边低声问丹伯多。

  “另次袭击,”丹伯多说,“米娜在楼梯上发现了他。”

  “这有串葡萄,”麦康娜教授说,“我们认为他正想偷偷进来探望哈利。”

  这时哈利的胃可怕地痉挛着。他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撑起来以便看到床上的雕像。月光洒在它显眼的脸上。

  是柯林,他的眼睛张大着,手紧拢在胸前,手里还抓着相机。

  “吓坏了?”波姆弗雷悄悄地说。

  “是的,”麦康娜说,“但我不敢去想要是艾伯斯没有去取热巧克力的,谁知道会有什么”

  他们三人盯着柯林看。接着丹伯多倾向柯林把相机从他的紧握中拽出来。

  “你不会认为他想拍下偷袭者的照片吧?”麦康娜教授急切地问。

  丹伯多没有回答。他撬开相机的后部。

  “太有同情心了。”波姆弗雷太太说。

  相机中嘶嘶地冒出股气体。哈利在距离三个床位远的地方闻到了烧塑料的酸味。

  “熔化了,”波姆弗雷太太不解地说,“全化了”

  “这说明什么,艾伯斯?”麦康娜教授激动地问。

  “这说明,”丹伯多说,“秘室之谜确实再次打开了。”

  波姆弗雷太太用手掩住了嘴巴。麦康娜教授盯着丹伯多。

  “但是艾伯斯确定谁了?”

  “问题不在于是谁,”丹伯多说,他的眼睛注视着柯林,“问题是怎么”

  看到麦康娜教授迷糊的脸时,哈利知道她了解的并不比他多。

  第十章 格斗俱乐部

  星期六早上,哈利醒来时发现病房里闪耀着冬天的阳光,而他的手也重新长出了骨头,只是仍很僵硬。他下子就坐起来,看向柯林的床,但它已经被重重的布帘围了起来,什么也看不到了。看到他醒了,波姆弗雷夫人急急忙忙地托来盘早餐,接着开始弯下腰帮他舒展手臂和指头。

  “全部都很顺利,”她说。在他用左手笨拙地喂食麦片时,“你吃完就可以离开了。”

  哈利用尽可能快的速度穿上衣服就赶往格林芬顿塔,他迫不急待要把柯林和多比的事告诉罗思和荷米恩,但是他们都不在。哈利出去寻找他们,边想着他们会去什么地方,边又觉得有点难受,因为他们竟然对他的骨头是否长了回去的事显得漠不关心。

  当哈利经过图书馆时,伯希正从里面闲逛出来,气色看起来比他们上次见面时好得多。

  “噢,你好,哈利,”他说,“精彩的飞行,昨天。实在太棒了,格林芬顿已经朝着最佳学院杯前进了——你得了50分!”

  “你见到罗恩和荷米恩没有?”哈利问。

  “没有,我没见到他们。”伯希说,他的微笑渐渐褪去了,“我希望罗恩不在另个女孩子的洗手间里”

  哈利挤出个笑容,然后看着伯希消失在视野中,他直接朝呻吟的麦托勒的厕所走去。他不知道为什么罗恩和荷米恩还会再去那个地方,但在确定费驰不在周围后,他打开门,听到他们的声音从那锁着的小室里传出来。

  “是我,”他说着关上了身后的门。洗手间里传来水溅泼的声音和吃惊的抽气声,他接着看到荷米恩正盯着他。

  “哈利!”她说,“你吓死我们了。进来——你的手怎样了?”

  “没事了,”哈利边说边挤进洗手间,厕所里挂着只破旧的大锅,边缘上有道裂缝。荷米恩在它下面燃起了火。用魔法变出轻便又防水的火是荷米恩的专长。

  “我们想去找你,但我们决定还是先开始着手神奇药浆的事。”罗恩解释说,在哈利费了很大劲锁上门时。“我们认为这是藏它的最安全的地方了。”

  哈利开始告诉他们关于柯林的事,但荷米恩打断了他。“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们早上听到麦康娜教授告诉弗特卫教授。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决定开始动手的原因——”

  “我们越快让马尔夫承认越好,”罗恩咆哮着说,“难道你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吗?自从快迪斯比赛后,他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恶劣,他会发泄在柯林身上了——”

  “还有别的。”哈利说,看着荷米恩把捆捆的纠结草撕了扔到药汤里去。

  “多比在半夜时跑来看我。”

  罗恩和荷米恩惠外地抬起了头。哈利把多比说的每件事都告诉了他们——包括他没说的。罗恩和荷米恩嘴巴张得大大地听着。

  “秘室之谜以前被打开过?”荷米恩问。

  “这解决了问题。”罗恩用种胜利的语气说。“马尔夫的父亲在学校时定打开过它。现在他告诉亲爱的马尔夫怎么做,很明显,他很希望多比告诉你里面有个怎么样的东西。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多比潜伏在学校附近,而居然没有个人注意到?”

  “可能它自身是我们肉眼看不到的,”荷米恩说,把蚂蟥捅到锅底,“又或者它自身能伪装成别的东西——扮成套盔甲或别的什么。我读过变身食尸者”

  “你书看得太多了,荷米恩。”罗恩边说边把透明翅倒到蚂蟥上面。

  “这么说多比阻止我们上火车并且打断了你的手”他摇了摇头,“哈利,你知道什么?要是他不停止了救你的行动,他会杀了你的。”

  到星期早上,柯林遭到袭击,现在躺在医院濒临死亡的消息在全校传开了。

  空气忽然因为谣言和怀疑变得沉重起来,年级的学生现在正集中成群地向城堡转移,似乎为防止他们独自行动时会遭到袭击。

  金妮坐在柯林旁边,心神烦乱不安。哈利觉得弗来德和乔治逗她开心的方法似乎不大有用,他们轮流披上毛皮,然后从雕像后面朝着她跳出来。气得伯希暴怒得几乎说不出话,说他正在打算写信给妈妈,告诉她金妮正处于噩运中时,他们才总算停了下来。

  同时,瞒着老师们,学校里正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着护身符平安符和其他护身物品的买卖。尼维尔买了个大大的味道怪异的绿洋葱,个紫色的凸水晶和条腐朽的水蜥尾巴,在这之前,格林芬顿的男孩子们都说他不会有危险:因为他是纯血统的,所以不大可能被袭击。

  “他们会先找费驰,”尼维尔说,他那圆脸上写满恐惧,“每个人都知道他是个史愧伯。”

  在十二月份的第二个星期,麦康娜教授照例收取圣诞节留校学生的名单。哈利荷米恩和罗恩都在她的名单上签了名;他们听说马尔夫也留下来,这让他们非常怀疑。但假期将是使用神圣药浆,慢慢让他说出切的最佳时间。

  不走运的是,药只完成了半。他们还需要双角兽的角和本斯兰的皮肤,而他们唯能取得这些东西的地方,就是史纳皮的私人储藏室了。哈利觉得他宁愿去面对史林德林传说中的怪兽,也好过被史纳皮当场抓住。

  “我们需要的,”荷米恩在星期四下午两节药剂用量课来临前急切地说,“是分头行动。这样我们其中个就能潜进史纳皮的办公室,取得我们所需的东西。”

  哈利和罗恩地看着她。

  “我想最好还是我来偷,”荷米恩继续副实事求是的模样。“你们要是惹麻烦就会被开除,而我从来没有不良记录。所以你们要做的就是故意制造些混乱让史纳皮忙上至少5分钟。”

  哈利惨然地地笑了。故意在史纳皮的课上制造混乱就跟去拨弄睡龙的眼睛没两样。

  药剂课在间大办公室里上。星期四下午的课进程和平时样。二十个大锅在木桌上放成排,上面放着黄铜尺和装药料的罐子。史纳皮在烟雾中踱着步,尖刻地讥讽着格林芬顿的学生,而当格林芬顿在工作时,史林德林的人却在旁等着看笑话。马尔夫——史纳皮最喜欢的学生,不时朝罗恩和哈利眨眨眼。他知道要是他们敢报复的话,他们会在来不及喊“不公平”之前就被罚禁烟。

  哈利对肿大溶液最有兴趣。但现在他脑子里有更重要的事。他正在等荷米思的讯号,当史纳皮停下来讥笑他那无味的药时,他几乎没有听到。在史纳皮转过身去羞辱尼维尔时,荷米恩对哈利使了个眼色,点了点头。

  哈利在他的汽锅后急速低下身子,从口袋里拉出个弗来德的鞭炮并用魔杖迅速点燃。鞭炮开始发出嘶嘶和劈劈啪啪的声音。哈利知道他只有秒钟的时间。他站起来,对准目标扔了出去;它正好落在马尔夫的汽锅里。

  马尔夫的药汤爆开了,溅得满教室。人们尖叫连连,仿佛肿大溶液溅到了他们。

  马尔夫面色发青,他的鼻子开始像汽球样肿起来;高尔到处跌跌撞撞,用手掩住眼睛。正当史纳皮在竭力恢复安静并想看看发生什么事时,马尔夫头撞到了餐碟上。在片混乱中,哈利看到荷米恩偷偷溜出了门。

  “安静!安静!”史纳皮咆哮着,“被溅到的人到这来敷药。要是我发现是谁干的好事”

  当哈利看到马尔夫顶着那肿得像甜瓜样的鼻子垂着头急急跑上前时,他差点就忍不住笑了。班里的大半人都涌上了史纳皮的课台。有的人手臂肿得像棍棒,抬不起来;有的嘴唇肿得话都讲不清楚。这时哈利看到荷米恩溜回来了。

  当每个人都喝下解毒剂,吃了消肿药后,史纳皮走到马尔夫的药锅旁,起了鞭炮爆炸后剩下的团黑黑的东西。忽然间周围片寂静。

  “要是我知道这是谁扔的,”史纳皮沉声说,“我定会开除这个人。”

  哈利装出脸迷惑不解的样子。史纳皮正盯着他看。10分钟后响起了铃声,这对他而言简直是种莫大的安慰。

  “他知道是我干的,”哈利对罗恩和荷米恩说,在他们赶回呻吟的麦托勒的厕所小间的路上,“我确定。”

  荷米恩把新的材料扔进锅里,并开始加热。

  “两星期内就能准备好。”她高兴地说。

  “史纳皮无法证明是你干的,”罗恩肯定地对哈利说,“他能做什么?”

  “他是很险恶的。”哈利说,看着药汤冒着泡。

  星期后,当哈利,罗恩和荷米思穿过入场大厅时,他们看到群人挤在布告栏前看着张刚贴上去的通知。期瓦诺斯和达恩招手叫他们过去,脸兴奋。

  “格斗俱乐部就要开始了!”期瓦诺斯说,“今晚第次集会!我可不介意格斗课,它们可以随时”

  “什么?你认为史林德林那帮怪物会格斗?”罗恩也感兴趣地看着布告。

  “能派上用场,”吃饭的时候他对哈利和荷米恩说,“我们也去吗?”

  哈利和荷米恩都表示赞成,所以那天晚上八点他们就赶回了大礼堂。长长的餐桌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靠墙的个金光闪闪的舞台,上面点着上千支蜡烛,天花板上是深紫色的,似乎整个训练班的人都被包裹在下面,他们都满脸兴奋,带着魔杖。

  “我想知道是谁教我们?”当他们走近叽叽喳喳的人群时,荷米恩说,“有人告诉我弗立特教授年轻时是格斗冠军,说不定就是他。”

  “就像”哈利忽然痛苦地叫了声,他看见罗克哈特教授走上了舞台,穿着他最好的长袍,旁边是史纳皮,穿着他平时的黑袍。

  罗克哈特挥手示意人们安静下来,他叫道:“集中,集中到起!

  你们每个人都能看到我吗?都能听到我吗?好极了!”“现在,丹伯多教授已经同意我开设格斗俱乐部,来训练你们,以备你们有需要自我防卫的时候,就像我无数次——关于细节,可以在我的著作里看到。”

  “让我介绍我的助手史纳皮教授,”罗克哈特说,露出个大笑容,“他告诉我他自己对格斗懂得不少,并答应在我们开始之前提供些暂时的帮助,现在,我不想让你们这帮年轻人担心——你们仍将拥有你们的药剂学老师,当我穿透他时。——别怕!”

  “他们互相把对方结果了岂不更好?”罗恩对哈利嘀咕。

  史纳皮的上唇紧抿着。哈利很想知道罗克哈特为什么还能微笑;要是史纳皮那样看着他,他早吓得落荒而逃了。

  罗克哈特和史纳皮相互鞠了个躬。而后史纳皮愤怒地挺着头。

  接着他们将各自的魔杖像剑~样举在前面。

  “就像你们看到的我们用这种战斗的姿势举着魔杖,”罗克哈特告诉沉默的人群。“数到‘三’的时候,我们就会开始第个符咒,当然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杀死对方。”

  “我可不大相信。”哈利咕哝道,看着史纳皮露出他的牙齿。

  他们两个人同时在肩膀上挥舞着魔杖,史纳皮大叫声:“依斯毕利艾玛斯!”

  阵令人目眩神迷的红光闪过,罗克哈特的脚中了符咒:他飞回舞台头撞进墙里,墙被撞倒,在地板上跌得粉碎。

  马尔夫和其他的史林德林学生们欢呼起来。荷米恩急得欢呼起来。荷米恩急得直跺脚尖。“你觉得他还好吧?”她的手指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谁管他呢?”哈利和罗恩异口同声地说。

  罗克哈特步履不稳。他的帽子掉了,头曲发都竖立起来。

  “喔,你赢了!”他说,摇摇摆摆地走到讲台前面。“这就是夺刃魔法——就像你们看到的,我丢了我的魔杖——啊,谢谢,布朗小姐。

  是的,演示下是个好主意,史纳皮教授。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说其实我清楚你想干什么。我要是想制止你的话简直易如反掌。

  但是,我觉得让他们看看是很有指导“史纳皮看看起来脸严酷。罗克哈特大概也注意到了,因为他说,”行了!我现在就把你们分成两人组。史纳皮教授,假如你愿意来帮我的话”

  他们边穿过人群穿,边分组,罗克哈特把尼维尔和贾斯丁分在起,而史纳皮首先来到哈利和罗恩面前。

  “到时间分开这对梦幻组合了,我想。”他嘲讽着。“威斯里,你和芬尼更搭档,波特——”

  哈利自动朝荷米恩移动脚步。

  “我可不同意,”史纲皮冷冷地微笑着。“马尔夫先生,过来。让我们看看你和著名的波特能搭配成什么。你,格兰佐小姐——你和米丽森小姐组。”

  马尔夫神气十足地走过来,得意洋洋地笑了。在他后面走过来的个史林德林女孩子,让哈利想起副在丑老婆和假日里的画。

  她又高又壮,厚厚的下巴好斗地伸着。荷米恩给了她个谦虚的微笑,她却理都不理。

  “面向你的拍档!”罗克哈特叫了起来,回到讲台上,“鞠躬!”

  哈利和马尔夫紧盯着对方,头却不肯低下。

  “准备好魔杖!”罗克哈特大喊,“当我数到‘三’时,开始练咒语解除对方的兵器——只要解除兵器就行了——我们不想发生任何意外事件。—二三”

  哈利在肩上舞动他的魔杖,但马尔夫在念到“二”时就已经开始了,他的符咒击中了哈利,让他觉得头上好像被个长柄锅狠狠敲了下。他跌倒了,但切看起来都还正常。哈利看准时机,用魔杖指住马尔夫大叫声:“瑞塔森皮拉!”

  束银光打中马尔夫的肚子,他急弯了起来,喘气连连。

  “我说只是解除武器!”当马尔夫弯着膝盖倒下去时,罗克哈特在混战的人群头顶上大声警告。哈利犹豫着要不要回去,他强烈感觉到当马尔夫倒在地上时,对他使魔法可就不那么好了。但他错了。

  马尔夫喘着气,用魔杖指住哈利的膝盖,拼命憋出个词:“塔安塔勒哥拉!”

  哈利的脚马上木受控制地飞旋了起来。

  “住手!住手!‘罗克哈特大叫,但史纳皮控制了局面。

  “菲尼特因炊塔腾!”他大叫。哈利停止了跳舞,马尔夫停止了笑。他们都向上看。

  股绿色的烟雾正在空中盘旋。尼维尔和贾斯丁都躺在地上气喘吁吁的。罗恩正抓着脸色苍白的谢默斯,为他那断了的魔杖做的事道歉;但荷米恩和米丽林仍在动;荷米恩被米丽森揪住脑袋,正在痛苦地嗓泣。她们俩的魔杖都被遗忘在地上。

  哈利跳过去推开米丽森;但实在是太困难的,因为她比他还壮。

  “天啊,天啊,”罗克哈特轻轻掠过人群,看着格斗的后果。“起来,玛迷兰;小心点,米丽森小姐痛虽很不好受,但会就会停止的,布特”

  “我想我最好还是教你们怎样锁上不友好的咒语。”罗克哈特站在大厅当中慌乱地说。他盯着史纳皮,他的黑眼睛正闪着光,迅速地转了圈。“让自愿的搭档——贾斯丁和尼维尔来表演,好不好?”

  “坏主意,罗克哈特教授。”史纳皮说,像只又大又满怀恶意的编幅样滑动着。“贾斯丁能用最简单的符咒引起毁灭。我们将会不得不送尼维尔的残躯到医院里去。”尼维尔那粉红色的圆脸蛋更红了。“哈利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