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对着御女天碑发下本命誓言。不过,林风在自己的誓言中加了句,他要让赵姬得到福!

  想起来能够与嫪毐的心爱女人始皇帝嬴政的生母赵姬发生场亲密无间的超友谊关系,林风便忍不住阵鸡动,真的是很鸡动。

  林风发下本命誓言后,御女天碑上散发出亿万粉色神光笼罩林风周身,个个玄奥莫测的粉色篆文向林风体内飞射而去。

  巨阳大法神奇无比,不需要刻意去修炼顿悟,没有什么瓶颈说,只要不停的猎艳寻美即可。

  当然,巨阳大法也不是谁都刻意修炼的,巨阳大法存在个致命的先天桎梏,不是身怀九龙抱玉柱者绝不能修炼巨阳大法,强行修炼者只有个下场,就是阴火焚身而死。

  而且,不是身怀九龙抱玉柱者绝感应不到御女天碑的存在。

  御女天碑,嫪毐的本命圣器之,拥有镇压百族圣女与天宫神女的神奇能力,妙用无穷。

  以林风现在的修为别说使用御女天碑镇压百族圣女与天宫神女,就是炼化御女天碑化为自用的能力都没有。

  好在御女天碑有灵,知道林风是身怀九龙抱玉柱之人,自动化为道粉色流光没入林风体内,慢慢吸收林风体内修炼出的巨阳之气恢复神武大陆第圣器应有的威能。

  御女天碑消失后,原地留下个栩栩如生绝色白衣女子。

  林风抬眼望去,那绝色白衣女子真是秋水为神,明玉为骨,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美胸挺拔,香臀浑圆,使得林风止不住的阵心跳加快,喉咙嗓子直发干。

  绝色白衣女子只纤白玉手轻横于胸前,只纤白玉手持丝带拢于腰后,玉足赤果,条白玉美腿轻轻提起,衣裙轻舞,神色高傲,眼神清冷,直到临死前还保持着副凌空飞天之状。

  林风从御女天碑中得到消息,眼前的绝色白衣女子是十八天宫中飞天宫的飞天神女,同时也是飞天宫宫主的亲生女儿,被嫪毐偷袭所杀,炼制成极品圣器。

  飞天神女虽然已经死去,但是身体依然保持着强烈的青春活力,伸手摸上去软软的温温的,触感极佳。

  嫪毐偷袭所杀的三十六位神女,尽皆是十八天宫下任宫主的候选人,都保持着完璧处子之身,连嫪毐都没有享用过,专门炼制成圣器留待自己的未来传人练功所用。

  林风已经知道自己来到嫪毐所开辟出的方奇异小空间中,如果不能炼化眼前的飞天神女,就别想离开这方奇异的小空间。在这方奇异小空间中待的时间长了,林风很有可能会被饿死。

  为了尽快离开这方阴湿的漆黑空间,林风发奋图强,刻苦修炼巨阳大法。

  巨阳大法共有千八百三十六个动作招式,其中有百零八个动作招式是奠基用的,只要炼成了百零八个奠基用的动作招式,林风面对般的寻常女子基本上百战百胜,不会落败。

  而想要炼化眼前的飞天神女,必须用巨阳之气温养飞天神女周身九九八十次,然后再用九龙精华唤醒飞天神女体内沉睡的圣灵。

  至于如何用九龙精华唤醒飞天神女体内沉睡的圣灵,有两种方法,种是从玉门把九龙精华送入飞天神女体内,种是从后庭把九龙精华送入飞天神女体内。

  前者林风连想都不敢想,后者也是信心极度不足。

  所谓的圣器就是武圣亲自炼制的兵器,千奇百怪,拥有器灵,有些器灵甚至比般的武圣还要强大。

  眼前的圣器是嫪毐用活人炼制而成,虽然说飞天神女已经死去,神体也已经被嫪毐转化成圣体,诞生出器灵,但是她依旧保持着前生的记忆,所拥有的力量强大无比,可以轻易轰杀林风。

  林风对着飞天神女上的衣裙阵疯狂撕扯,竟然块衣角也没能撕下。

  “好结实的衣裙。”林风见状,心中阵惊叹道。

  林风不知道,眼前飞天神女别说林风他撕不破,就是般的神兵利器也难以伤其分毫,这可是飞天宫的飞天神衣,水火不侵,刀枪不入。

  衣服撕不破,林风如何进入飞天神女体内,难不成隔着衣服整进去,这可是件高难度的技术活。

  林风不知道他在想如何把飞天神女的衣服给撕扯掉的时候,飞天神女经受过九九八十次巨阳之气的洗礼已经发生了神奇的变化,双清冷的眸子中闪烁中夺目神光。

  林风开始发现自己的肚子在咕咕乱叫,饿得前胸贴后背,再不离开这里的话,会真的被饿死过去。

  “拼了。”林风看了眼自己如钢铁硬实的话儿,低吼声,运起巨阳大法,隔着薄如蝉翼的飞天神衣向飞天神女浑圆挺翘的臀瓣间用力顶去。

  林风已经炼成百零八式巨阳秘术,话儿不是般的厉害,在上面玩转木轮都没问题。

  “啊”林风止不住发出声凄惨的痛嚎,呕吐白沫的蜷缩着身体倒在飞天神女脚下,浑身阵乱颤狂抖。

  林风没有想到飞天神女的神体摸起来软软的,弄起来竟然比起武力石还要结实千百倍,差点使得林风的话儿折断当场。

  飞天神女似乎也被林风那下顶得不轻,俏美的粉脸片晕红,清冷的眸子中浮现抹浓浓的羞恼激愤之色。

  第019章亵渎之事

  林风从山洞中出来,发现四周静悄悄的片,已至深夜时分。

  回想起刚才那的美妙之地,林风止不住浑身颤,连衣服也顾不得找寻,猫着腰快速溜回了自家后花园中。

  林风推门弄出的声响顿时惊动了王淑洁与王艳二女,引起二女快速起床穿衣,提着个灯笼向林风房中走来。

  “阿风,你怎么现在才回来?”王淑洁推门而入,没好气的瞪了眼躺在的林风,娇声问道。

  “师娘,我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林风用被褥蒙住身子,露出个脑袋,鬼头鬼脑的向王淑洁与王艳二女出言说道。

  “阿风,听说你今天去了孙茹云那里?”王淑洁闻言,点也不放过林风的出言问道。

  “嗯。”林风半真半假的点头说道:“今天晚上我去向大夫人寻要两个丫鬟,咱们院落如此大,没有几个侍奉的丫鬟多不好啊。”

  “结果呢?”王淑洁紧紧盯住林风道。

  “她不同意。”林风脸委屈的说道:“还说我们根本使不起丫鬟奴仆。”

  王淑洁闻言,脸色瞬时阴沉下来,美眸满含恼怒之色。

  “阿风,你身上怎么会有种怪异的香味?”王艳眼中闪烁出睿智的精芒,意味深长的看向林风,娇声问道:“就好似好似那个女人香。”

  “没有。”林风闻言,连忙矢口否认道:“艳姨,你怕是闻错了吧。”

  “哼。”王淑洁冷哼声,道:“林风,你当师娘与你艳姨嗅觉失灵不是?还不如实招来,你刚才到底与那个院子中的丫鬟鬼混去了?”

  “师娘,难道我就个睡丫鬟的命吗?”林风闻言,阵郁闷道。

  “好你个孽徒,翅膀长硬了不是?但敢如此与师娘这般说话!”王淑洁闻言,怒叱声,挥手向林风脸上快速打去。

  林风见状,下意思的伸手把抱住王淑洁轻轻打来的玉手,脸贼笑的看向王淑洁嫩白的胸口。

  王淑洁见状,低头看,顿时粉脸涨红片,美眸满含羞涩的狠瞪向林风。

  “师娘,小心风凉,冻坏了身子。”林风在王淑洁纤白玉手上飞快亲了口,伸手给王淑洁抚平衣领,出言说道:“我承认我刚才半睡了个女人。”

  林风感受到指尖传来说来片柔软滑腻,||乳||香扑鼻,心头阵激动,快速收回了自己的贼手,生怕自己忍不住抓向王淑洁胸前两大团娇挺软肉,好生亵玩番。

  “什什么叫半睡了个女人?”王淑洁娇躯止不住轻颤下,眼中满是羞涩与恼怒瞪向林风,微微有些变音的向林风问道。

  “是啊。”这时,王艳也走上前来向林风娇声问道:“什么叫做半睡了个女人。”

  接下来,林风也不隐瞒,就说回来时在隔壁的院子中遇到个吃了媚药的女人,双方相遇发生了场不得不说的未遂亲密之事。

  “那女的是谁?”王淑洁紧紧盯住林风,急声问道。

  “不知道。”林风脸茫然的摇头道:“我不认识那个女的。”

  “你又能认识那个女的?”王淑洁见到林风脸的傻样,没好气的笑道:“以我看,怕是孙茹云院子里的那个貌美侍婢遭了暗算,被你得了个大便宜。”

  “遭了暗算?”林风闻言,充满疑惑的看向王淑洁,出声问道:“什么遭了暗算!”

  “阿风,有些事情解释不清,只有你遇到的事情才会明白。”王艳见状,连忙接口说道:“你要记住,四大家族之间的事情阴暗着呢。”

  “哦。”林风闻言,点了点头道:“艳姨,我记住了。”

  “阿风,你身上的香味好奇怪哦。”王艳忽然脸的醉红之态,摇摇晃晃的向林风倒去道:“闻起来头晕晕的,体内又热又燥,好似媚药,真是太难受了。”

  王艳话还未说完,王淑洁娇吟声,率先软倒在林风怀中。

  “师娘,你这是怎么了?”林风见状,心中吓了大跳,连忙伸手抱住王淑洁的娇躯,阵摇晃道。

  “好热啊。”王淑洁额头上香汗淋漓,娇靥绯红片的娇喘道:“阿风,你个小坏蛋!快说,你是不是对师娘使了什么坏手段?”

  “我没有。”林风闻言,连忙摇头否认道:“师娘,我可以发誓。”

  “艳儿,快扶我回房中。”王淑洁闻言,美眸如水的看了眼林风,向王艳娇呼道:“这个小坏蛋要敢欺负我,你就剑阉割他的那玩意儿!”

  林风闻言,顿觉腿间凉,连忙收回体内的巨阳之气。

  巨阳之气,天下切媚药克星,对女性拥有致命的杀伤力,是种能够改变女姓体质以及容貌的神奇真气。

  从御女天碑中传承巨阳大法的林风,心中知道巨阳之气有着这个让男人为之疯狂的神奇功效,心中只是想对王淑洁与王艳二女试试巨阳之气的效果,并未真个儿想要推倒王淑洁与王艳。所以,林风飞快收回了自己体内外散的巨阳之气。

  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再说,只要与王淑洁王艳二女在起,林风有的是机会对二女下手。

  “是,夫人。”王艳媚眼如丝的望了眼林风,恭声娇应道。

  王艳与王淑洁样,都是久违与男人欢好过,这陡然兴起之后,哪能轻易压下体内旺盛的之火,嘴上应着话,却是迟迟未动,不愿离开林风。

  “阿风,你敢”王淑洁忽然娇躯震,杏眼圆睁的望向林风,她简直不敢相信林风竟会对她做出如此下流的亵渎之事。

  “师娘,我不是有意的。”林风闻言,猛然回过神来,低头看,心头吓了下跳,连忙摇头否认道。

  只见林风的双贼手不知何时悄然探入王淑洁的睡衣之中,正在那团高耸娇挺的柔软之上恣意的抚弄,尽情的亵渎王淑洁神圣不可侵犯的身子。

  “林风,你个小坏蛋,师娘我恨死你了。”王淑洁见到林风并不停手,反而有意无意的加大使坏的力道,得自己浑身阵发软,芳心错乱,娇喝声,低头张嘴向林风的手臂上咬去。

  第020章处处留情

  林风手臂上吃痛,神智转瞬清醒过来,心头阵冰寒,浑身惊出层冷汗出来。

  回想起刚才自己不受控制对师娘王淑洁的轻薄无礼行为,心中便后悔莫及,连忙伸手点了王淑洁的岤道,把王淑洁与王艳送回房中去。

  此时林风还不知道,自从他修炼巨阳大法后,他的体质已经开始慢慢发生变化,对女人天生拥有股致命的吸引力,举手投足之间都能引得女人春欲勃发,为之情动。

  夜无眠。

  林风早早起来,来到练功场上打了几遍刚劲朴实迅猛如雷的八极拳,使得赶来练武场上进行晨练的林家众子弟为之叫好不已。

  “风师弟,早啊。”林威面带微笑的走上前来向林风打招呼道。

  “二师兄早。”林风闻言见状,连忙向林威行礼道。

  “风师弟,三娘已经把事情和我说了。”林威见状,向林风笑声说道:“车马已经准备好,待我们吃过早饭就启程前往南山竹林。”

  “这么快?”林风闻言,心中吃了惊道。

  “是啊。”林威点头说道:“风师弟,三娘希望大兄能够早点回来给你做主,主持下你的婚事,你要理解三娘的片苦心啊。”

  “婚事?什么婚事!”林风闻言,心中阵疑惑道。

  “就是你与武家三小姐武天娇的婚事啊。”林威闻言,苦笑着说道:“风师弟,你该不会忘记这门三叔早早给你定下的婚事了吧?”

  “没啊。”林风闻言,阵心虚的说道:“二师兄,那我先回去给师娘告下别,收拾下行礼,待会儿你在前门等着我就好了。”

  “行。”林威闻言,沉吟下,出声说道:“风师弟,你也代我向三娘问下好。”

  “嗯。”林风闻言,应了声,转身返回宅院。

  林风走后,林家众弟子纷纷议论开来。

  “五少爷刚才打得什么拳法,刚猛绝伦,难不成是三夫人家中的霸王拳。”

  “胡说,我见过王家的霸王拳,五少爷刚才打得拳法绝不是霸王拳!”

  “好厉害的拳法,莫非是三爷创出的拳法?嗯,定是三爷创出的拳法!”

  林威面对议论纷纷的众林家弟子,心中感到股由衷的骄傲,他知道自己家族中可能又出来个武道天才。

  林威是个非常有自知的人,成熟稳重,不好高骛远,对自己如今的修为也非常满意,他从未有过争夺林家家主之位的心思,身上也没有什么巨大的压力,过的直都很快乐。

  林威又那里知道,以后林家还真得靠他来支撑!

  王淑洁副黑眼圈模样的起床,见到林风前来,不自觉的粉脸红,美眸满含嗔怪的看向林风。

  “师娘,早啊。”林风见状,连忙打起哈哈向王淑洁行礼道。

  “哼,你来做什么?”王淑洁闻言,娇哼声,冷着脸道。

  “师娘,我是来向你告别的。”林风闻言,向王淑洁如实说道。

  “告别!告什么别?阿风,你要去那里?”王淑洁闻言,心头紧,连忙向林风急声问道。

  “是啊。”王艳也是满心担忧的说道:“阿风,你要去那里?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我与夫人根本就未曾真正怪过你。”

  “真的吗?”林风闻言,神色顿喜道。

  “嗯。”王淑洁粉脸羞红的微点下螓首,娇声说道:“阿风,师娘心中没有怪你。”

  “那就好那就好。”林风闻言,心头重重的松了口气,道:“师娘,谢谢你。”

  “阿风,那你还要走吗?”王淑洁闻言,心中充满紧张的向林风娇声问道。

  “走啊。”林风闻言,点头说道。

  “阿风,你”王淑洁闻言,顿时急的快要哭了出来。

  “阿风,你胡闹什么。”王艳见状,美眸满含责怪的看向林风,娇声说道:“你上那走?又能走到那里去?好好待在家中,夫人是不会亏待你的。想要丫鬟,夫人这就给你寻来几个!”

  “师娘艳姨,我是去南山竹林请云师兄回来。”林风见状,心中顿时知道王淑洁与王艳误会了自己的话语,连忙向王淑洁与王艳出言解释道:“二师兄连车马都已经准备好了!”

  “啊?”王淑洁闻言,恍然大悟道:“我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阿风,你与阿威今天什么时候动身去南山竹林请你云师兄回来?”

  “吃过饭。”林风闻言,如实回道:“师娘艳姨,南山竹林又不远,快马天可到,你们不用为我担心。”

  “小艳,你快去给阿风做顿丰盛的早饭。”王淑洁闻言,连忙向王艳与林风出言说道:“阿风,你跟我进来。”

  “是,夫人。”王艳闻言,连忙恭应声,前去厨房打水做饭。

  林风则是跟着王淑洁进入房内。

  “阿风,师娘也没有多少存钱,这两张银票你拿着出门花销,莫要让阿威为你破费。”王淑洁从枕头里面摸出两张银票,转手塞入林风手中,娇声说道:“记住,见了你云师兄,就告诉他,我有要事与他相商,让他尽快回来。”

  “是,师娘。”林风闻言,连忙点头应道。

  “阿风,师娘刚刚得到消息,这次的武斗大会非比寻常,乃是由明月城火云城与我们清风城起举办,方圆三千里内的武者都会前来我们清风城参加这次武斗大会,城外极不太平,你凡事要记得多忍让些,莫要轻易招惹是非知道吗?”王淑洁不放心的看了眼林风,向林风语气严肃的进行叮嘱道。

  “师娘,你放心好了。”林风闻言,拍着胸膛向王淑洁保证道:“我绝不会惹事的。”

  “阿风,师娘我是了解你的,知道你是个不会轻易惹事的人。”王淑洁闻言,粉脸有些泛红看的向林风,娇声说道:“但是挨不住你那坏东西惹是生非,神话传说中巨阳教主处处留情,路所过之处不知道祸害了多少良家女子。师娘我可不希望阿风你变成第二个巨阳教主!”

  林风闻言,顿时阵欲哭无泪。

  已经修炼巨阳大法的林风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未来必定会成为第二个巨阳教主,复兴巨阳帝国重任还在他肩膀上呢?

  正文第011章师娘诱惑第020章处处留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