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人出声问道。

  “风师弟,是我,二师兄。”林威淡淡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二师兄,你稍等下,我这就给你开门。”林风闻言,连忙向林威带有讨好之意的出声说道。

  门开之后,只见林威身血迹,脸色苍白的吓人。

  正文第038章杀气狂涌

  “二师兄,你这是怎么了?没受什么重伤吧!”林风见状,心头吓大跳,连忙向林威语出关心的问道。

  “还好。”林威面带煞气的说道:“半路上遇到帮劫匪,厮杀番,折损了三个护卫。"

  “劫匪?”林风闻言,脸疑惑道:“二师兄,你怎么会在路上遇到劫匪啊?”

  “这些劫匪训练有素,必是惯犯,定是它国之人派来捣乱的。”林威闻言,沉声说道:“风师弟,你今早没有遇到他们,真是大幸事啊。”

  “难道他们是为了这次武斗大会而来?”林风若有所思的说道。

  “没错。”林威斩钉截铁的放肯定道:“我已经向二叔传信,最迟明天晚上便会有大队人马前来,这些劫匪若不除上番,他们还以为我们清风城无人呢。”

  “二师兄说的是。”林风闻言,连忙点头附和道:“这些劫匪着实该杀!”

  “风师弟,今天晚上我们就不上山拜访大哥了。”林威闻言见状,轻点下头,脸色缓和许多的向林风出言说道:“好好休息晚,明早我们同前去竹林中拜访大哥。”

  “好。”林风闻言,沉吟下,点头说道:“二师兄,你还没吃饭吧?我这就去让店小二上桌好酒好菜吃喝。”

  “风师弟,我还没订客房,就暂时在你这里洗漱番吧。”林威见状,神色疲惫的点了下头,道。

  林风闻言,连忙恭请林威进房。

  事后,林风才知道,林威不是没有订客房,而是没有给自己订客房。

  林风心中担忧王心慧,便找了个由头离开客栈,前去小镇上寻找王心慧。

  小镇不大,林风很快找到王心慧。

  也就在这个时候,南山大熊与南山二熊也找了过来。

  “可恶小子,你站住!”南山二熊第个发现林风,怒吼声,挥动自己手中的大刀向林风当头狂劈而去。

  “阿风小心!”王心慧见状,连忙向林风出言提醒道。

  林风向王心慧微点下头,挥剑迎击南山二熊,两人在街道上大战起来。

  激战中,道耀目的白色剑光划破长空,飞射而来。

  只听两声惨叫,南山大熊与南山二熊两眼暴瞪的仰面而倒。

  林风抬眼望去,只见个身披大红袍的俊美男子正在缓缓收剑归鞘。

  “云哥。”王心慧见到俊美男子,连忙欢呼声,飞奔而去。

  “嗯。”俊美男子向王心慧微点下头,看也未看被自己剑毙命的南山大熊与南山二熊兄弟,面露温和笑容的向林风轻声说道:“阿风,你来了。”

  林风闻言,用力点了下头,满目崇拜的望向俊美男子。

  “阿威来了吗?”俊美男子见状,微微笑,轻声问道。

  “在在客栈里。”林风闻言,口语不清的说道。

  “阿风,半年不见,你长高了。”俊美男子闻言,不着痕迹的轻轻推开王心慧,向林风慢步走来,道:“告诉哥哥,家中有没有人欺负你?哥哥回去定给你出气!”

  “没有。”林风闻言,连忙摇头否认道。

  “阿风,你就是心善啊。”俊美男子溺爱的望着林风,伸手揉了揉林风的脑袋,笑声说道:“不用说,哥哥也猜得出谁欺负你!哼,等哥哥这次回去,定不轻饶了他们。”

  林风闻言,笑而不语。

  俊美男子不是旁人,正是林家大少爷林云。

  三人返回客栈时,不少武林人士见到林云,纷纷面露惊惧之色的退避三舍。

  “大少爷。”众浑身带伤的护卫见到林云,连忙恭声行礼道。

  “说,怎么回事?”林云剑眉轻皱下,冷声问道。

  “回大少爷的话,我们在来的路上遇到劫匪了。”众护卫闻言,连忙恭声应道。

  “‘他们’来的倒是时候,正巧我的剑法炼成,这次就拿他们祭剑好了。”林云闻言,沉默半响,阴冷笑,道:“你们这次保护阿风得力,回去向大总管领赏。”

  众护卫闻言,神色时间变得纠结无比。

  “云师兄,难道这些劫匪真的如同二师兄所说,他们都不是真的劫匪吗?”林风见状,忍不住向林风出言问道。

  “是。”林云闻言,眼神怪异的看了眼林风,淡声说道。

  “阿风,怎么半年不见,和你云哥见外起来,竟改口叫起‘云师兄’来了?”王心慧见状,责怪的看了眼林风,娇声提醒道。

  林云闻言,静静的看着林风,等待着林风的回答。

  “我长大了,要叫‘哥哥’师兄。”林风闻言,连忙装出副憨厚的样子,向林云与王心慧出言问道:“哥哥,姐姐,你们你说对不对?”

  “阿风,我是你哥哥,永远是你哥哥。”林云闻言,骤然动容,阵心疼的凝视着林风,语出严肃的说道:“看来这半年我不在家,他们欺负你欺负的很是厉害啊!阿风,告诉哥哥,是谁不让你叫我‘哥哥’的?”

  林云身上狂涌出股可怕的阴寒杀气,使得客栈中的武林人士尽皆变色。

  “二二师伯还有夫夫人。”林风闻言,心中暗呼不妙,连忙把黑锅砸给了林斗夫妇。

  “好,我记住他们了。”林云闻言,眼中杀气狂涌的冷声说道:“阿风,你记住,只要哥哥在天,在林家就没有你可以欺负你。谁欺负你,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大哥。”林威听闻林云前来,连忙从楼上下来,向林云躬身行礼,喜声呼道。

  “哼,我没有你这个二弟!”林云见状,怒哼声,道:“滚。”

  “大哥”林威闻言,顿觉心中阵委屈,连忙向王心慧使眼神求救。

  “云哥,这里都是外人,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说。”王心慧见状,连忙向林云出言提醒道。

  “哼。”林云闻言,冷冷看了眼林威,怒哼声,道:“心慧,让客栈里准备桌好菜送到竹楼,我带阿风先行回去。”

  “好好。”王心慧闻言,连忙恭声应道。

  过渡章节,明天依旧五更万字!在雷神保持更新的这段时间内,希望各位道友鼎力订阅支持下,雷神拜谢!

  正文第039章情迷美妇

  “阿风,闭上眼睛,哥哥带你回竹楼。”林云慢步来到林云面前,轻声说道。

  “嗯。”林风闻言,连忙装出副乖乖听话的样子,飞快闭上眼睛。

  林风闭上眼睛后,只觉耳边响起阵尖锐的狂风呼啸声。

  半途中,林风悄悄睁开眼睛,只见林云抓着自己的腰带在竹林上空阵飞掠,轻功已入化境,每次只需向竹叶竹枝轻轻借次力便可向前飞掠三五丈远。

  这绝不可能是武者所能掌握的轻功秘技,难道林云已经突破成为武士了?

  “阿风,莫要睁开双眼。”草林云略带严厉的声音忽然在林风耳边响起,骇得林风连忙闭上眼睛。

  没过多久,林风便感觉到自己双脚踩在块松软的湿地上,忍不住悄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来到座五层高的竹楼前。

  “云云哥,你好厉害啊!”林风满目崇拜的望向林云,兴奋的手舞足蹈,连声高呼道。

  “阿风,跟哥哥进屋说话。”林云闻言,淡淡笑,道。

  “嗯。”林风闻言,连忙用力点下头。

  进屋之后,林云点燃灯烛,三楼上慢步走下来个风情万种的。

  风情万种的此时脸色略显苍白,胳膊上打着绷带,只纤白玉手轻捂着自己胸口,见到林风前来后,冰冷的脸上缓缓展露出丝淡笑,又飞快别过头去,假装没看到林风。

  风情万种的正是负气离去的寡妇李。

  “姐姐,你受伤了?”林风见到寡妇李受伤,顿觉心头痛,也顾不得林云在场,连忙向寡妇李飞奔而去道:“是哪个大坏蛋伤了你?你告诉弟弟,弟弟给你报仇出气!”

  寡妇李闻言见状,心中甜蜜,脸上的神色时间却是变得窘迫无比,极其不好意思的看向林云。

  “云哥,是你伤了姐姐?”林风见状,心中顿时猜出了是怎么回事,忍不住向林云没好气的出声问道:”你坏死了!“

  “比武较技,难免有所损伤。”林云闻言见状,不以为意,淡声说道:“阿风,过来与哥哥说说近来娘的事情。”

  “师娘不好,师父欺负师娘,天天吃酒不回家。”林云闻言,脸愁眉苦脸的说道。

  林云闻言,面不改色,眼中却是禁不住浮现抹深深的痛苦之色。

  “姐姐,我陪你上楼去看伤。”林风趁着林云不注意,伸手轻轻扶住寡妇李的粉臂,轻声说道。

  寡妇李闻言,不由狠狠瞪了眼林风,暗含警告之意。

  “阿风,莫要贪睡。”林云沉吟会儿,眼神充满溺爱的看向林风,轻声说道:“待你嫂嫂回来之后,记得下来吃饭。李老板,劳烦你照料下阿风,我去后山练会儿剑法。"

  “嗯。”寡妇李闻言,微点下头,向林云语出关心的说道:“云少,你既已突破到剑士之境,切不可再急着增强修为,而是应该先行稳固境界,莫要心急练剑伤了身体。”

  林云闻言,浑身微不可察的轻颤下,脸色铁青的轻点下头,转身飞快离去。

  “云哥,我我想吃烤熊肉!”林风见状,连忙向林云高声喊道。

  林云闻言,前行的脚步微微停顿下,而后持剑飞掠进竹林之中。

  林云走,林风连忙揽腰抱起寡妇李向楼上走去。

  “小坏蛋,你想找死啊!”寡妇李见状,顿时吓得花容失色,美眸满含警惕的望向竹楼外,向林风咬牙切齿的压低声音道。

  “云哥真坏,竟然欺负姐姐你。”林风闻言,脸愤愤不平的出声说道:“待我练成了绝世神功定把他打成团烂肉给姐姐你出气,姐姐你说好不好嘛?”

  “呸,你就净说些大话哄姐姐开心吧。”寡妇李闻言,没好气的白了眼林风,娇嗔道。

  “姐姐,我发誓,我刚才说得都是真的!”林风闻言,连忙发誓道。

  寡妇李闻言,不置可否,阵沉默。

  “不要。”林风动作轻柔的把寡妇李放在,就欲伸手去检查寡妇李的伤势,却被寡妇李把捉住自己的手掌,语气坚决的摇头道:“小坏蛋,不要看姐姐的伤势好不好?”

  “姐姐,你就认为我是那般个拔鸟无情喜新厌旧始乱终弃不负责任的小子吗?”林风见状,转目紧紧盯住寡妇李,脸苦涩的出声说道:“姐姐,你若是认为我是这般无情的人,我还不如立即死在你的面前。”

  林风说着,伸手拔出腰间的宝剑,就欲挥剑自刎。

  “不要啊。”寡妇李见状,连忙伸手把抓住林风的手腕,美眸含泪的语出哽咽道:“小坏蛋,你真是姐姐命中注定的克星,合该姐姐上辈子欠你的,姐姐原谅你了,快快把宝剑收起来吧。”

  寡妇李从林风手中强行夺过宝剑,粉脸泛白的轻哼声,把宝剑归鞘。

  “香芋姐姐,你相信我了,真是太好了。”林风见状,神色大喜,向寡妇李语出真诚的说道:“好姐姐,昨天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对,我向你赔礼道歉了。唉,都怪这个可恶的大东西,我怎么就管不住它呢。”

  “呸。”寡妇李闻言,美眸含羞的白了眼林风,粉脸晕红的娇呸声,道:“小坏蛋,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姐姐我虽说这次原谅你了。但是你你下次再背着姐姐偷吃,姐姐说什么也不会再次原谅你的!”

  林风闻言,不由阵愁眉苦脸。

  “林风,你和别的女人好,姐姐不怪你。”寡妇李见状,阵沉默过后,向林风动情的说道:“姐姐自知容颜易老,不求与你天长地久长相厮守,但求你以后老去的时候心中还能想起姐姐,曾与姐姐有过段美好的情爱。”

  “香芋姐姐,你说什么傻话,弄得我心中怪不好受的。”林风闻言,星眸中禁不住阵湿润,向寡妇李勉强笑,道:“姐姐与我在起,自然是天长地久,长相厮守。再说,姐姐与我在起根本不会容颜老去,只会青春永驻!”

  林风说着,不着痕迹的伸手解开寡妇李腰间的丝带,寡妇李身上的单薄衣衫自然而然的顺着白玉般的香肩两侧轻轻滑落,裸露出自己具动人的美丽身体。

  正文第040章为美争锋

  “好狠啊。”林风的脸色瞬间变得片铁青,眼神冷森的咬牙切齿道:“林云他竟对姐姐你下如此毒手,我绝不会轻饶了他,绝不会轻饶了他!”

  只见寡妇李除去胳膊上的剑伤,高耸娇挺的白嫩胸口上另有道深可见骨剑伤,白肉外翻,好不可怖。

  “风弟弟,你说什么傻话,比武较技,哪里能不有所损伤。”寡妇李见到林风表情不似作伪,心头阵感动,连忙向林风出声解释道:“云少已算是手下留情,如若不然,你那里还能见到姐姐。”

  “他的剑法好毒啊!”林风咬牙切齿的恨声道:“此事不能轻易算了,姐姐你且等着,我必给你出这口恶气!”

  “风弟弟。”寡妇李闻言,连忙伸手把抓住林风,连连摇头道:“你不懂的,云少的剑法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快还要狠还要毒还要可怕百倍千倍,姐姐七品武士的修为竟接不下他两剑你知道吗?”

  “哼。”林风闻言,冷哼夜声,伸手轻轻按在寡妇李胸前的伤处。

  道道的巨阳之气从林风的掌心连绵不绝的涌入寡妇李体内,股火辣辣的灼烧感顿时使得寡妇李痛哼声,黛眉紧蹙,脸色煞白的望向林风。

  “姐姐,我的真气比较特殊,疗起伤来会比较痛,姐姐你请忍耐下下。”林风见状,连忙向寡妇李语出解释道。

  林风说罢,不再多言,全力施为给寡妇李疗伤。

  巨阳之气,天下亿万阳气之首,阴阳之父,不光是天底下最为霸道的毁灭性真气,同时也是天下蕴含生命之力最强的阳性真气!除却天下亿万阳气之源的太阳真气可以压制巨阳之气外,巨阳之气再无敌手。

  与极阴之气疗起伤来清凉舒爽感恰恰相反,巨阳之气疗起伤来犹如火烧,剧痛无比。

  寡妇李不是般的武林人士,见过大风大浪,勉强能够承受住巨阳之气疗伤时产生的灼热剧痛。

  约莫刻钟的时间过后,林风浑身大汗淋漓,几近虚脱的缓缓收功,而寡妇李胸前的伤处只剩下条细细的血痕,伤口已经基本愈合。

  “香芋姐姐,对不起,弟弟修为太弱,真气不够浑厚,不能让你的伤势完全恢复如初!”林风摇摇晃晃的坐倒在寡妇李身侧,脸惭愧的喘息道:“姐姐,你胳膊上的剑伤待弟弟我明日恢复真气后再为你医治。”

  “风弟弟,你修炼的什么武功,好可怕啊。”寡妇李已经被林风的巨阳之气惊得半天回不过神来,美眸充满惊怖之色的望向林风,颤声问道。

  “香芋姐姐,我不想瞒你,我修炼的武功是圣品”林风闻言,沉默会儿,向寡妇李语出如实道。

  林风话未说完,便被楼下传来的声音给打断。

  “林夫人,饭菜我们已经送到,就不多做打扰了。”四个店小二勤快的把饭菜放到桌上,向王心慧恭声说道。

  “有劳了。”王心慧闻言见状,微微笑,从荷包中摸出几角碎银子打赏给四个店小二,乐得四个店小二屁颠屁颠的欢喜跑下山去。

  “阿威,我去给你倒杯茶。”四个店小二离开后,王心慧连忙向林威热情的招呼道。

  “大嫂,我不渴,您不用忙。”林威闻言,连忙客气的说道:“这次惹得大哥生气,还请嫂嫂多为我说道说道。”

  “我会尽力而为的。”王心慧闻言,低叹声,道。

  林风知道王心慧与林威回来,也不好再在寡妇李房中多做停留,便与寡妇李小小亲热番,轻轻扶着寡妇李起身向楼下走去。

  “李老板,您这是怎么了?”王心慧见到林风与寡妇李动作亲密的样子,心头猛的沉,隐隐约约的猜出林风与寡妇李之间有些不好的事情发生,连忙向寡妇李试探性的出声问道。

  “姐姐,云哥下手好是狠毒,竟然出剑重伤李老板。”林风闻言,没好气的抢声道。

  “啊?”王心慧闻言,心头不由暗吃惊,道:“云哥出剑重伤了李老板?”

  “李老板您可是武士啊!”林威脸不信的看向寡妇李,出声说道:“大哥怎么可能是您的对手?难不成大哥他已经成为武士!”

  “不是武士,是剑士。”个轻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我已弃武修剑数月!”

  王心慧与林威闻声,忍不住转脸向门外望去,只见林云左手持剑慢步走进竹楼内。

  王心慧除了是林云的妻子,同时也是王家的大小姐,王动的嫡亲妹妹,手上自是不缺钱花,因此置办了桌上等酒席。

  林风与林威二人中午都没怎么吃饱饭,因此腹中饥饿难耐,吃起饭来着实有辱斯文。

  林威在林云面前还不敢太过于放肆,林风则是不闻不问,放开手脚的大吃大喝,风卷残云的扫荡起桌上的美味佳肴。

  王心慧与寡妇李见状,不由阵心疼无比。

  王心慧还好,可以以师嫂的身份来呵护关怀下林风,给林风倒酒添茶,寡妇李则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风狼吞虎咽,心疼的厉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