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如今小女儿死了,大女儿不搭理自己了,她站在疯了的儿子跟前,方才那样子不知所措。

  自己以后该怎么办啊?人生都还如此的漫长,她还能依靠谁,还有谁会来照顾自己?

  这样子想着,方雨柔蓦然泪水纷纷落下,忽而又后悔起来。她顿时不由得觉得自己对婉婉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女儿也不容易,她决定不怪婉婉此刻闹情绪。

  等婉婉气消了,她便好好跟婉婉讲话,当妈的放下面子赔个罪。以后,母女两人,还是要相互依靠。

  正这么想着,希婉却也是踏步进入了病房。

  方雨柔见她那模样,忍不住吃了惊。她这个女儿,是最在意外表的。无论什么时候,希婉都爱将自己打扮得干净整洁。

  可没想到,如今希婉却这么副凌乱不堪的模样。

  方雨柔又是惊讶,又是心疼,把抓住了女儿的手,殷切问道:“婉婉,到底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而方雨柔的神色,却也是禁不住有些古怪,忽而凉丝丝的笑:“妈,我没有事,好得很。对了,弟弟怎么样?妈可是拦着不让报警,花了两亿,才将我这宝贝弟弟给捞出来的。”

  方雨柔时情切,也没留意到女儿说话是有些古怪。

  她只抹着自己眼泪水,又心疼又悲愤的说道:“那些个畜生,简直都不是人,你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折腾你亲弟弟的。那手腕,怎么就这样子的狠?小杰身上也没什么外伤,可人就给毁了去了。刚刚——”

  刚刚希杰那样儿,方雨柔都说不出口。

  自己这好好的儿子,就硬生生的变成这样子了。她有心疼难受,满心满眼的心眼儿里泛酸。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如今却硬生生的让别人糟蹋。

  希婉却面不改色:“刚才他当众拉了。”

  方雨柔终于凝视自己女儿,眼睛里面透出了惊讶。

  她没想到,女儿居然会这样子说,说得这么直白,甚至于有些粗鲁。

  婉婉,好像真的受了刺激了。

  希婉淡淡的说道:“妈不用好奇我怎么知道,我刚才进来,听到这里护士说起。本来我是想问问,可不用我问,就听到她们在八卦,在议论咱们家。我们希家八卦,让她们聊得可起劲儿了呢。”

  她慢慢的捂着自己眼睛,以为自己会流泪,可没想到滴泪水也没有流。

  “咱们希家,让她们聊得可开心了,还说咱们家居然还有钱,能让小杰住这个高级病房。”

  方雨柔顿时怒了:“这些人,我要去投诉她们。”

  希婉反而没多生气,伸手拉住了方雨柔的手:“妈,算了。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跟人家计较什么呢?也不看看,咱们家如今,究竟是什么样儿的处境。咱们去投诉,是自取其辱。”

  方雨柔知道自己女儿说的也有些道理,顿时好像是泄气的皮球,提不起劲儿来。

  耳边,听着希婉凉丝丝说道:“咱们花点钱,将小杰送去精神病医院吧。”

  方雨柔猛然惊,顿时开口:“婉婉,你胡说什么呢?”

  张口,方雨柔本来准备指责女儿,旋即又放缓了语调。

  “婉婉,那些精神病院,其实不好的。私底下虐待了小杰,小杰也不会说出来。而且那里病人本来就多,本来没病,那就变成有病。本来有病,那也病得更严重。妈知道你的意思,小杰的病,则是要专业的来。咱们定时带他看医生,让他吃药。这送走,最好是不要的。”

  希婉深深的呼吸了口气,略做迟疑,话儿还是说出口来。

  “我说送小杰去精神病医院,是因为这样子,很省事。我这个姐姐,肯出钱,已经是不错了。妈,你也不想背个包袱吧。”

  方雨柔震惊的望向了自己的女儿,连指责都忘记了。

  她没想到,希婉居然是说出了这样子的话。不应该啊,婉婉本不应该是这样子的人,她不是直很疼梦梦和小杰?

  “怎么这么看着我?”希婉讽刺笑:“妈要是在意弟弟,那就自己带,请保姆在家,你也得看着他。他发疯时候,你得压着他,还得不嫌弃他身上脏东西。爸死了后,你将事情推给我,你不是也没管梦梦,整日逛街美容继续做你的贵妇?如今你这个儿子废了,何苦让他碍着你的好日子。妈,其实你岁数也不大,打扮下,擦亮眼睛,还能找到个男人再嫁二婚——”

  方雨柔忍耐着没再给女儿巴掌,却终于呵斥:“你住口!”

  希婉却自顾自的将话给说完:“现在大清早亡了,妈你也不用这么为夫守节吧。您放心,我是不会妨碍您二婚,追求自己的幸福。”

  方雨柔呆立了好半天,终于开口:“婉婉,你怎么变成这种样子。”

  希婉嗤笑:“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其实我本来就是个,个很自私的人。”

  她扬起头,神色微微有些恍惚:“今天,我见过萧晟,他羞辱了我,还看透了我。我就这么副,副很狼狈的样子,步步的离开,别人的眼神也让我毫无感觉。我脑袋里浮起了很多念头,直到到了医院,听到那些护士的话,还有看到小杰,我就什么都想通了。妈,我要斗过萧晟,就得比他狠比他绝,不能儿女情长!他要将希家赶尽杀绝,我就知道小杰也是落不得好。我不会认输,我会报仇,我会让他知道我希婉不好惹。我不会,也不能让小杰绊住自己的脚步。”

  自己现在很清醒,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和通透。要是继续软弱,没能够杀伐果决,萧晟那样子的人只会嘲笑自己。只怕她希婉,在萧晟的心里面,也不过是个废物。

  萧晟眼睛里的鄙夷和冷锐,让希婉不觉寒透了心,更觉得无法容忍。

  终有日,自己必定是要让萧晟知道,他绝不能看不起自己,轻视自己。

  萧晟毫无眷念的羞辱了自己,却偏生去真爱木可人。

  这切,都逼得希婉生生发疯。她希婉,绝不会就此认命,成为了个笑话。

  从今以后,她就是铁石般的心肠。

  希婉耳边,却也是听着了方雨柔的唠唠叨叨:“婉婉,你别这样子,你吓着妈妈了。那个萧晟,究竟对你做了什么呀。你跟妈说,妈是定不能饶了他。你,你这样子,妈怎么能忍?”

  方雨柔这样子的言语,轻轻的润入了希婉的耳中,让希婉觉得好笑。

  妈就是嘴上说说,说得挺好听。可实则,方雨柔也只有张嘴可以用。她责备自己不搭理妹妹,占据了道德制高点,还打了自己耳光。可是萧晟说得对,自己不想理会希梦,而方雨柔也是懒得搭理。如今自己不是说了,方雨柔可以自己侍候小杰,怎么妈到现在居然还缠着自己唧唧歪歪?是不是觉得这样子辛苦,想要甩锅到自己身上,所以硬是缠着自己,死活也不肯松手?

  希婉从来没想过,有天自己能将身边的亲人想得这么坏。这样子恶毒的猜测,甚至让希婉浑身泛起了股子透骨的凉意。她忽而真真切切的发现,自己如今果真是无所有了。

  第099章萧晟犯病

  萧晟开车回到海台别墅时候,已然是深夜。

  则,他确实工作忙,再来他却有几分躲避木可人的心思。

  他身西装革履,加上那么副好皮相,本来是极讨人喜欢的样子。

  可饶是如此,萧晟却能嗅到自己通身股子血腥味。

  在外,他游刃有余,轻松随意。可若回到了木可人的身边,那就是另外回事儿了。

  面对那双清纯如水的双眸,他恍惚间也会生出缕狼狈。

  只不过,对木可人那份贪恋的占有欲,又会加深几分。

  他脑子里浮起了谢泽希婉,这世间本没个好人,也可以说本没个坏人。所有的人,都在欲海沉浮,为了自己个儿的欲望而拼命的挣扎,散发着极浓郁的求生欲。他熟悉的每个人身上,都有着欲望的气息,皮相再如何,也不能掩盖他们身上那股味儿。唯独木可人,身上的气息却是干净的。而她的耳聋,更为这个清丽可人的女子,平添了几许不沾染尘埃的纯粹和干净。那样子的明润透亮,能下子透入了人的心底。

  十五岁那年,十二岁的木可人,拿着那廉价的雨伞,替着自己遮挡纷纷扬扬的雨水。然后那个天使,就走到了自己的生命之中,点亮了自己的切。

  到了家,萧晟钥匙开了门。可以说有了木可人,自己才算是有了个家,而不是冷冰冰的别墅。

  厨房内留了点灯光,自然是为了萧晟留的。

  华怡这个老太太,真可谓是成精的货色。她住了进来,就总是假装虚弱,闹得木可人为了照顾她,也总来别墅休息。华怡也是放得下脸面,舍得下脸皮,口口声声说自己年纪大了,怕寂寞。哄得自己老婆心软,也时常来陪伴。

  萧晟买来了这套别墅,其实之前木可人也不常来。虽然领证了,她还是很多时间陪秦淑华。如今,倒真像是提前进入了小夫妻的生活。萧晟不得不承认,自己奶奶精通于生存之道,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很会见风使舵。

  就算是亲奶奶,实则在萧晟心中,华怡也不过是这样子个人。华怡精明,知晓如何的投其所好,如此算计。

  木可人对老人家的尊重,全让华怡化作筹码。不过他们家的人,不就是这样子,精于算计。就算是血脉亲人,也是相互撕咬,就更加不必提木可人个外人了。

  不过也好,各取所需。

  萧晟冷冰冰的想着。

  就算在亲奶奶跟前,他也是匹恶狼,孤独又无情。

  他慢慢的到了厨房,去找可人给自己留下来的甜汤。

  电饭煲开到了保温,里面热着木可人为他准备的甜汤。

  萧晟向都喜欢吃甜的,就跟小时候那样儿,吃汤圆得要甜甜的馅儿,越甜越好。甚至当初那碗咸的肉汤圆,都是让萧晟给扔了。

  小时候,木可人家里就是开甜品店的。

  木可人在家里厨房帮完忙,总在保温杯里盛着热乎乎的甜品,送来给萧晟。

  看着眼前那纯洁如许的面容,吃着热乎乎的糖水,萧晟的心情就会莫名的好起来。

  那段日子,看不到希望,过得真苦啊。如果不是木可人,他甚至也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下来。

  萧晟忍不住勾起了唇角,轻轻的笑了笑。

  人前,他这位天海集团的萧少,总是这样子笑着,笑得蛊惑人心。

  可那样儿的笑,其实总是笑得有些假,并不是真的走心。唯独因木可人而绽放的笑容,仿若才流转那几许的真心实意。

  他没把灯调得很亮,自己盛了碗,取乐枚小小的勺子,轻轻的品尝口。

  萧晟吃得很满,也很仔细。木可人做的糖水,让萧晟品尝到了股子爱的味道。

  舌尖股子的甜味,就这样子轻轻的泛开,带来股子的幸福味道。

  自己有段时间,忙于工作,身体亢奋得反人类,竟似不知道饿。是可人发觉自己饿出了胃病,日三次给自己打电话。直到自己养成好好吃饭的习惯,木可人才终于饶了他。

  平时木可人是个很温柔的人,可是旦触及了木可人的逆鳞,她也是会定很刚强。

  很小时候,自己被践踏到了泥地里,然后他骨子里也升起了股子浓重的,想要往上爬的欲望。

  不依不饶,不肯轻易就罢休。除了这股子往上爬的欲望,仿佛别的欲望都被压抑到谷底。比如食物的美味,于他而言已经没有丝毫的诱惑力。他舌头是正常的,可任事什么山珍海味,萧晟也没觉得多好吃。只有木可人做的东西,萧晟才会觉得吃起来有愉悦的感觉。

  他珍惜似的将碗甜品吃光,正准备顺手去刷了碗,却听到了动静。

  华怡推着轮椅,这样子来了,吓了萧晟跳。

  “奶奶,这么晚了,还没休息?”想了想,萧晟脸上浮起了笑容。

  “老人家,瞌睡少,没办法。”

  华怡这么说,似乎也有些道理。不过萧晟就是觉得,自己这个奶奶是故意堵自己。

  他慢慢的刷碗,没动用家里那台洗碗机。

  耳边听着华怡轻轻说道:“小晟,你现在也算是事业有成,娶了自己喜欢的女人。如果有时间,可以心理医生。”

  萧晟任由凉水轻轻的划过了自己修长手指,忽而微笑:“奶奶,小辈的事情,就不需要您老人家操心了。”

  华怡推着轮椅叹了口气:“你要是懂得照顾自己,就不需要我这个奶奶开这个口。我可以给你挑个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你要是不信奶奶,自己也可以找个。你这个人,就是心思太重,什么事情都闷在心底,谁也信不过。”

  瞬间萧晟背光的面容,竟似微微有些扭曲,嗓音却也是如既往的温和:“那些心理医生,都是不认识的外人,奶奶,就算我信不过他们,也情有可原。自己最私密的事情,我不想,也不能给不相干的人说。所以奶奶,这件事情,就不要提了。”

  有那么刻,他甚至觉得华怡身负任务,以残疾之姿,来到自己身边,趁机套话。

  想到华怡这风烛残年的年纪,萧晟才硬生生忍耐下自己怀疑心。

  除了木可人,自己谁都不信。

  华怡盯着他:“我说了你也不相信,这是讳疾忌医。小晟,那些正规的心理咨询师是专业的,人家有职业操守,不会将你的隐私到处乱说。人家,也能帮到你。”

  萧晟已经转过身,脸上挂着招牌式的讨喜笑容,虚伪的不得了:“我不知道能不能帮到我,不过却很清楚,这些专业人士,扔个亿过去,肯定不存在所谓的专业操守。”

  华怡终于忍不住吐槽:“你真以为有人为了对付你,随便砸个亿。”

  “我觉得很有可能,我还是有这个价值的。”萧晟回答得斩钉截铁,那叫个自信。

  自信得让华怡阵阵无语,无言以对。

  旋即,他又露出晚辈讨好式的笑容:“奶奶,您怎么就这么操心,我又没病。”

  华怡冷笑:“我倒不觉得,至少是有被害妄想狂。”

  萧晟振振有词:“你亲孙子是商场做生意的,面对的都是老狐狸,我能不多长个心眼。”

  华怡瞧着萧晟带着笑脸应付自己,就知道自己提的建议,萧晟根本没往心里去。念及于此,华怡也不觉半真半假说道:“也是,你信任的,也就我那孙媳妇儿个。小晟,奶奶考虑,要不然让可人去修心理学,让她来做你的主治大夫。”

  “不要!”瞬间萧晟脱口而出,嗓音瞬间转冷。

  那俊美的容颜,在有些晦暗的暖黄铯射灯之下,竟流转了几许阴郁和锋锐。

  仿若只兽类,就那么不小心,下子居然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这么样子神色露出瞬,萧晟瞬间神色也是变得温和可亲。

  “您不能累着可人。这样吧,让我自己来,我能者多劳,自己去钻研学习心理学。也就两年,我还给你考个证儿回来。至于可人,您就不要在她面前提了。”

  说到了这儿,萧晟就这样子按住了华怡的手。

  这是老人的人,干枯虚弱,生命已经开始从这支手臂之上流逝而去了。

  也许这样子,才给萧晟打心眼里缕触动,让他并没有狠狠的用力,甚至流转缕不忍。

  是,他可能真有被害妄想狂,他甚至觉得亲奶奶也会害自己。

  就好像如今,他甚至不觉得华怡为她好,而觉得华怡很有可能谋算策划什么。

  步步为营,接近木可人,要对自己下手。

  他,他真是个疯子。

  萧晟慢慢的垂下头,脸颊沉溺于阴暗之中,瞬间,他嗓音竟有几分沙哑可怜:“就让我在她面前,保留几分尊严,不要让她觉得我是有病的。您说,好不好。”

  若华怡不答应,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

  华怡阵子沉默,谁也是不知道这个老人这刻内心想法。

  略顿了顿,华怡方才说了声好。

  萧晟这才转身,将洗好的碗放好,甚至劝了华怡早些休息。

  随后,他才步步的,回去自己的房间。

  其实他知道,华怡的目的无论是什么,自己确实是有心理上的疾病。他有许多怪癖,甚至有轻微的强迫症,而对于别人他也缺乏同情心。人前他善于使出张温和可亲的脸皮,可实则自己骨子里,却是疯狂而冷血的。

  可人之所以会喜欢上自己,是因为自己十二岁时候,轻轻的伸手拉起了满身泥土的小厨娘,握住了那双脏兮兮的小爪子。而他甚至有些嫉妒十二岁时候的自己,还有着几许天真和正义感。如果是现在的自己,可能就会错过木可人了。而可人也定不会喜欢变得冷冰冰的自己。

  萧晟摸黑轻轻到了床边,嗅到了木可人身躯上淡淡的躯体甜香,听着木可人睡梦之中那轻柔的呼吸之声。

  听到了些许动静,木可人也醒过了,模模糊糊的轻语老公回来了。

  她伸出手,这样子扭开了旁的灯。

  那暖色的光辉,轻轻的染上了木可人的脸颊,让木可人显得特别的美。

  她睡眼惺忪,漂亮的脸蛋上还带着倦倦睡意,此刻木可人已经换上睡衣,任由乌黑发丝轻轻撒在枕头上。

  “本来准备等你的老公,然后不知不觉,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木可人边甜甜的笑着,边伸手就抓住了萧晟的胳膊了。

  因为睡意绵绵,让木可人说话也是有些口齿不清了。

  然而旋即,男人的身躯顿时这样子压下来,带着侵略性的亲吻,就狠狠的吻住了木可人甜美的唇瓣。

  萧晟唇齿勾勒着,描绘着,任由自己心思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