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心跟你抢的。你对我要打要骂,我,我都是不会还手的。”

  那字字句句,是如此耳熟,宛如多年前自己对秦淑华说的话。

  “秦姐,我不是有意做第三者,我就是,就是太爱老木了,我情不自禁,把持不住自己——”

  木云亭这么多年性子和口味,竟似没有变的。

  而如今,木云亭那点别扭,早就丢了,只盯着顾秀晶说道:“你看小云,多懂事的性子。你岁数比人家大,反而就越活越回去了。妈在家里,你也不孝顺,将人家逼出去住——”

  当然,木云亭也不是真的在意张雅菲,而是因为要占据道德制高点,指责顾秀晶。

  “还有就是展展,我让你管教他下,可没让你将小孩子弄成重伤,你这心思,也太狠辣了。你还将小云工作都弄没了,还去人家小区闹。顾秀晶,你可真是有副蛇蝎心肠!”

  顾秀晶为之气结!

  这天底下许多人都可以骂她顾秀晶,唯独木云亭是没有这个资格的。他还好意思说木鹏展,明明是木云亭纵容的,想要靠木鹏展敲诈勒索,睁只眼闭只眼。甚至,还借着自己的手,折磨秦淑华。

  好了,现在转眼,木云亭又不肯认账了。

  他为了逃脱良心谴责,转眼,就将木鹏展的伤,硬生生的推在了自己身上。

  云弯则更腻着木云亭,暗中笑了笑。

  谁让自己最近这段世间,可劲儿在木云亭面前给顾秀晶上眼药。

  她可是不止次,用天真无邪的语气说顾秀晶太狠,怎么能那么伤害小孩子。

  而那个小孩子,还是木云亭的亲生骨肉。

  顾秀晶也是傻,这男人有需要的时候,很可能让顾秀晶代为下手。

  可男人缓过劲儿来,顿时也就将良心缺失这口大锅,迅速无比的扣在了顾秀晶的身上。

  这谁让顾秀晶,手里面沾染脏事儿呢?

  这女人的手,本来就是应该干干净净的。

  顾秀晶唇中可谓有千言万语,她有的是道理跟木云亭吵,更能将木云亭吵赢。

  然而顾秀晶到底也是没张这个口。

  她跟木云亭撕,是让这个云弯看了笑话,让这贱人得意了。

  说到底,自己是没什么资本跟木云亭撕。

  顾秀晶咬牙,却也是硬生生的吞下了这口气。

  她也是不乐意道歉,顿时就匆匆离开了房间。

  脸颊生疼,顾秀晶眼睛里的泪水,更是哗啦啦的流下来。

  她难受,心里委屈,特别的委屈。

  况且顾秀晶忽而就意识到,自己跟了木云亭十好几年了,得到的东西却并不多。

  本来她以为,自己是木云亭的码头,木云亭就算是对自己吝啬点,以后所有的东西可不就是自己儿子的。

  然而如今,她忽而发觉自己的儿子,似乎也是没这么稳当。她以为木云亭不喜欢秦淑华生的儿女,以后继承的定是自己生的儿子。然而如今,云弯的肚子也是已经开始大了。

  有儿子又怎么样,秦淑华可是儿女双全的。

  想到了这个可能性,顾秀晶却也是不寒而栗。

  第126章设下陷阱二更

  剩下来的云弯,内心是得意的,唇角悄然翘起了缕笑容。只不过斗赢了顾秀晶,她也是不会放心,更要趁胜追击。

  “老木,刚才顾姐可是吓坏我了。你说她这个人,怎么能这么狠?”

  云弯嗓音酸酸的,可以说是阵子的委屈。

  “她就是容不下我,咄咄逼人,而且手段还特别的狠。当初,害的我没工作,现在只怕巴不得我流产,生不出孩子。我吧,是对不起她,可是孩子是无辜的吧。”

  云弯眼珠子转,双眸子,顿时也是变得红彤彤的了。

  “她算什么,轮得到她管?”

  木云亭不屑。

  秦淑华管,可能还算得上理直气壮。

  可是顾秀晶,不是没跟她结婚吗?而且顾秀晶自己,当年还不是个小三?自己轮得到她来指指点点的,捻酸吃醋?

  顾秀晶,她根本就是活该!

  云弯在他面前装可怜腻歪:“老木,你别笑我年纪小胆子小。说实在的,我心里特别的怕她。生怕这孩子生下来,她就像对展展样,对我们的孩子。”

  “胡思乱想什么?”木云亭不高兴了:“你肚子里面怀着的,是我的孩子,她顾秀晶敢!”

  木云亭内心渐渐有些活泛,云弯虽然是撒娇吃醋,可是说的话也有些道理。

  顾秀晶是太狠了,秦淑华虽然是脾气坏,可是行事是有底线的。

  至少,木云亭不相信秦淑华会做什么害人的事情。

  可是顾秀晶,那就不样了。

  顾秀晶心思多,想法也多,很会算计的个人。

  以前木云亭未必不觉得,可是那时候他贪图顾秀晶的年轻新鲜,并没有想那么多。

  然而现在,木云亭有了新欢,而顾秀晶虽然保养得宜,可到底比不上真正的青春少女。

  这也是让木云亭的内心之中,顿时升起了股子的嫌弃。

  顾秀晶生的儿子,他还是挺喜欢的,聪明伶俐。而顾秀晶,木云亭是真有些不喜欢了。

  日子久,顾秀晶早就没了曾经的温柔。况且顾秀晶嘴里说什么都不要,然而木云亭也是感觉得到,其实顾秀晶的内心之中想要得挺多得。

  他慢慢的抚摸云弯秀发,年轻姑娘水润的肉体,能舒缓他内心的压力。

  嗅着女人体香,他才会快乐高兴。

  这段日子,自己过得并不怎么顺利。

  秦子瑜的消息,木云亭也是知道些。那几个被自己踢出去的供货商,最后被秦子瑜给接手了。也对,秦子瑜和这些人,根本也是老相识。而业内些人,对秦子瑜的新招牌挺有兴趣。况且他那个好女婿,对自己这个货真价实岳父冷冷淡淡的,却在金钱和人脉上拉秦子瑜把。

  看来,秦子瑜的势头还好得很,好似火样,越烧越旺。

  反而自己,这段时间过得不顺。

  前段时间,因为出了那个食品的安全问题,那么木云亭自然也是毫不犹豫跟负责进货的木邵元做了切割,并且将木邵元踢出了公司,还换了供货商。可惜,就算这样子,私底下还是有人不安分,而这些不安分的人可是木家的亲戚,还是木云亭手提拔的。

  以前好在有秦子瑜在,秦子瑜那个人比较古板,也不介意当黑脸。他是镇得住这些人,而且还拉了仇恨,促进了木家人同仇敌忾的内部团结。如今秦子瑜走了,品控那块始终是乱糟糟的,需要木云亭亲自操心,和这些亲戚关系也是有了些摩擦。这些木家的亲戚,可不会跟秦子瑜那么傻,那可是有油水就捞。就算是处置了木邵元,可是这些人如果有机会,也不在意再闹出个食品安全事故。

  还真没人,真正的将公司放在心上。

  想到了这儿,木云亭就觉得烦躁。他虽然不乐意这么想,可如今竟然不止次的想,其实公司需要秦子瑜这样子的黑面神的。秦子瑜那个人吧,是有些蠢,生意肯定是做不起来,可是倒是个认真的。而且,秦子瑜本身是对合餐有感情的,并不想这个公司倒闭。

  可是木家的人,尤其是他那些亲戚,很多都心心念念,从公司捞钱,捞他木云亭的钱!

  偏生,这些人还是木云亭自己给手提拔起来的。

  提拔起来,就是为了对付秦家人。

  如今秦家人已经没有了,木云亭已经是不能借力打力。

  最初,他憋着口气,就觉得没有秦家的人,自己也能将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他要让合餐生意好,至少给秦家的人瞧,好打他们的脸。

  不过现在,木云亭的心思,却也是变了。至少如今,他接触了些金融方面的人,觉得自己层次高了,想法眼界也不样。而个想法,也渐渐的在木云亭脑海里面成型了。

  当然,木云亭并不是想要认输,而是另有想法。

  以前,自己死扒着合餐,可生意是死的,人是活着的。就连秦子瑜,都是另起炉灶,自己何必守着这个招牌死死不放?而且自己直经营合餐,别人始终都会说,这个公司当初是跟秦家的人合开起来,方才是能开起来。

  而自己如果那样子做,不但会摆脱眼前的烦恼,而且还能摆脱秦家人的阴影。

  木云亭眼睛里面,顿时流转了缕算计。

  当然,这些算计,他自然不会跟自己怀中这个娇滴滴的小鲜提及。

  云弯这么年轻单纯,哪里懂这些?

  此刻别墅中,个电话打到了萧晟手机上。

  “我说萧少,你这位老岳父,果真是不安分。”

  对方唇角轻笑,似乎带着几分讽刺。而木云亭恐怕是不知道,他认识的那位金融界的操盘手关哥,是萧晟故意安排在他身边的。

  如今关哥打了这个电话,是在提醒这位萧少,这鱼儿是上钩了。

  萧晟并不觉得意外,笑了笑,感慨似的说道:“爸怎么这个样子,关哥,你没误导人家吧?”

  关哥有些含蓄的说道:“哪能呢?职业操守,我自然是有的。我只是在木先生面前,提及过些公司,老板借着破产,转移走公司资产,留下空壳。最后,那些拿捏了股份的小股东以及散户,手中的股份就变得文不值。我那时候跟木先生提及时候,还告诉木先生,这是犯法的。上市公司这么搞,属于金融犯罪。”

  当然,那时候自己也仿佛无意间说,有不少人这么干,也不见得每个都能查过来。

  “没想到,木先生居然隐晦跟我提及,想让我帮忙,让他顺利将公司脱壳破产,转移资产。萧少,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有节操,犯法的事情不会做。所以我是断然拒绝了,以后也是不会再见这位木先生。”

  关哥可是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连教唆犯罪都算不上。

  萧晟还真是好手段,他可没让自己教唆木云亭做犯法的事情,只是在木云亭面前提及了这么波马蚤操作,然后木云亭自己动了心。没有人强迫木云亭,而且木云亭生意虽然不顺可也不是生死关头。只能说,木云亭自己没什么道德,他自己选择做些违法的事情。

  萧晟微笑:“你说爸会不会因为你的拒绝,受到些许感化,就不这么干了。”

  关哥嗤笑:“那我就不知道了。”

  然而关哥内心的答案是肯定的,木云亭怎么会停手?他就根本不是这样子的人!

  这种人,贪欲的口子旦被拉开,是谁都没办法阻止的。

  尤其是,木云亭那样子的人。

  金融圈子,这样子的老板,实在是没什么特别,实在也是太常见了。

  尤其是木云亭眼神里面闪烁的贪婪光彩,简直都是见怪不怪。

  就算自己不答应,就算木云亭可能会稍稍迟疑下。

  可是木云亭最后只会再找别人帮他破产脱壳,挖走小股东和股民的钱。

  当然这个结果,萧晟肯定也是明白。

  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是没必要说透了。

  关哥感慨,木云亭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将女儿嫁给了萧晟。萧晟这个女婿,可是处心积虑的,要将木云亭往牢里送。要是木云亭运气好,说不准明天的今天,就能吃上国家提供的免费牢饭了。

  挂断了电话,萧晟唇角轻轻吐出了口气,双眸子涟涟生辉。

  关哥不答,他自然也是懂得。他这位岳父大人,总是那么冷血抛弃自己不需要的东西,就算木云亭曾经再喜欢,他抛弃起来,也是点儿都不会手软。比如曾经的秦淑华,还有如今,那些没有利用价值的木家人,还有不够水灵的顾秀晶——

  等着吧,有好戏可以瞧。

  萧晟这么想着,穿好围裙,洗了手,下了厨房。

  等木可人回家时候,萧晟已经从厨房出来。

  他俊美脸颊透出了缕温柔:“老婆,回来了,晚饭我都已经做好了。”

  木可人吃了惊:“阿晟,你做的晚饭?”

  萧晟解下了围裙,温柔推着木可人的后背,将木可人推到了椅子上,还伸手给木可人肩膀揉揉。

  “老婆,你上天半,很辛苦的,哪里能让你再做饭。”

  木可人感动:“可是你每天,工作也很多啊。”

  现实里面的霸道总裁,哪里能跟小说里面样,整天都是情情爱爱的。她也知道,萧晟辛苦,心疼自己老公。

  耳边却响起了萧晟那暖人心脾的嗓音:“没有,老婆,我有空就做做饭,不知道多高兴,还顺便锻炼下自己厨艺。”

  看到老公这么可爱,木可人今天天的疲惫,也是扫而光。

  就算再疲惫,知道家里有个人,总会对自己呵护备至,那种暖心的感觉也是令人觉得说不出的舒坦。

  “对了老婆,今天第次去,有没有不习惯。”

  木可人温柔笑笑:“老公,我很好,很顺利啊。”

  就算是有些波折,可是最后都解决了,还有人帮忙。叶姐和司馨都很照顾自己,木可人也觉得很暖心。

  她伸手按住了肩膀上萧晟的手掌:“你呀,就别担心我了,你老婆能够应付的。”

  萧晟眼底忽而流转了缕幽光,他当然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萧晟口气都没见变下:“那就好。”

  他弯下身,吻吻木可人的头顶:“好了,吃晚饭了。”

  木可人看着萧晟的背影,想到了叶展眉的叮嘱,不觉略犹豫。

  再想,算了,不能打搅萧晟的积极性,至多自己少吃些。

  “煎鸡胸肉,蔬菜沙拉,沙拉酱用低热量。我问过叶姐,这段时间,你要保持身材,勤加锻炼,最好不要吃热量高或者容易引起水肿的食物。”

  萧晟含笑,将吃的奉送上。

  木可人咬了下叉子,水汪汪的看着萧晟:“你还去问叶姐?”

  萧晟伸手轻轻揉揉木可人的脑袋:“你知道的,我向是个做事很周到的人。”

  他用网,编织在木可人周围,无微不至的包裹着木可人,将木可人缠绕得死死的。

  “来,我陪你吃,也起顺便减肥,我觉得自己最近好像是胖了点了。”

  “有,有吗?”木可人无奈。

  “晚上你帮我量量腰围,用手。”萧晟双眸子透出了股子的水汽,平添了继续魅惑,暗时得比较暧昧。

  木可人假装听不懂,垂头:“呐,是你要陪我吃草的。”

  萧晟微笑,切了块鸡胸肉塞到了自己嘴了,不难吃。

  而且晚上可以吃可人。

  萧晟慢慢的咀嚼自己嘴里的肉,眼底禁不住流转了缕幽光。

  兽类,本来就是要吃肉的。

  办公室,聂小月小心翼翼的喝了口花茶,润润自己的嗓子。

  昨个儿,她熬了夜。

  聂昀看自己这么辛苦,也心疼。

  哥哥说自己虽然年轻,可总熬夜也不好,又特意让安婶准备花茶包,让自己上班时候泡杯,滋润下皮肤。

  聂小月喝了口花茶,任由唇齿间的玫瑰花香,就这样子轻轻的弥漫。而茶里面,又专门加了支茶包的蜂蜜调味,入口果真好喝了许多。聂小月熬夜的疲惫,也不自禁舒坦了几分。

  也没办法,这次戚姐催着他们快点儿交稿子,聂小月完成了后,又做了些细节的修改。

  对于这次自己发挥,聂小月还是满意的。

  就连熬夜的辛苦,似乎也是没那么难挨了。

  只不过,自己才来办公室,似乎就撞见了些令人不快的事情。

  “听说没有,咱们公司来的那堆模特,新来的那个青瞳,可不是省油的灯。”

  “那是,你当大家是瞎子啊,那天闹出那么大阵仗,都打人了,叶总监却出来,将这件事情给压下来。这叶总监,可是个厉害的主,是等闲能请得动叫得来的?”

  “也对,谁让人家脸好,有那么张极漂亮的脸,这人生,还不处处占便宜。”

  “听说她老公样子挺不能看的,年纪也大——”

  这么说,周围几个,顿时流露出心照不宣的神情。

  可不就是这样子吗?社会上这种事情也不少见。

  “哎呦,看来年纪轻样子漂亮,对自己也够狠的啊。对着丑男,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这个牺牲。”

  那讽刺的言语之间,其实隐隐有些酸味。

  毕竟在这权势面前,真能硬起骨头的人,又能有几个?

  有时候,只是价码不够多。

  “对自己狠又怎么样?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上位。像现在,不要脸的小姑娘多了去了,个又个接着就扑了过去!这竞争,还真的挺大的。”

  亦有人感慨:“你说现代社会风气怎么了?”

  聂小月越听越不对劲儿,木姐姐的老公挺帅的啊,自己还亲自参加了婚礼。

  真是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私底下这么说。

  而且还言之凿凿,说得好像是真的样,聂小月也是听得莫名其妙的。

  她其实也不大明白这些人,又没亲眼看见,也不知道谁提了提,个个就当真有这种事样来说。

  聂小月咬咬唇瓣,其实她向比较胆小,而且不善跟人争执。

  同事正常聊天的时候,她也是在边听得比较多。

  更不用说跟人争执了。

  可是她就觉得,自己要是不开这个口,仿佛就有些对不起木可人样了。

  聂小月深深呼吸了口气,忽而开口:“其实,事情也许不是传的那样。毕竟,这些都是谣言,谁也没见过青瞳的老公——”

  萧家那只狐狸,生得可帅了,还特别的宠老婆。

  “哎呦,这是见人家有权有势,赶着上着拍马屁啊。小月,你看着这么单纯,可是却也是咬人的狗不叫。”

  顾盼兮忽而开口,打断了聂小月的话。

  她可是记得,聂小月跟木可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