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股子的冷汗。

  这些天,他内心,心心念念的,可不就是这么些个事儿?

  没想到,还真的当众被叶展眉叫出来。

  王文俊下意识间,竟觉得自己好似被人扒光了衣服,暴露再众人面前。

  旋即,他反应过来,受刺激似的跳起来,仿佛是真被人冤枉似的,厉声说道:“叶展眉,你太过分了,张口就污蔑人。我不就是得罪你了,让你的人不能名正言顺做青野的设计师。”

  事到如今,他也顾不得身份差别,干脆撕破脸。

  叶展眉太狠了,要毁掉自己前程,他不能跟聂小月样装委屈不分辨。

  王文俊更寄希望于自己姑姑,能为自己做主。

  岂不知此刻,王蔷内心之中却忽而有些疑虑。她向对王文俊这个侄儿可谓是关爱有加,也相信是聂小月作妖。可她这的老总,不能是草包。王文俊是不是抄袭的,她不知晓,却看得出来,王文俊这次尚可的设计,和上次展露的风格相差颇大。这每个设计师,都是有自己独特的风格,不是那么容易改。再仔细想,聂小月这次的设计反而更上次的更像。

  瞬间,王蔷凭直觉察觉到了些不对。她脑子里迅速有个念头,自己这个侄儿不会有问题吧?

  怎么可能,王文俊这个侄儿在自己面前心高气傲的,甚至特别倔强,工作中也不让别人知道自己和他关系。

  她直觉得,王文俊是那种独立自强的性格。

  不会的,当初自己这个侄儿,可是拿过奖的,不是那种没才学的人。

  耳边,更听到了王文俊的求助声:“王总,你可得为我做主,这有的人就空口白牙的污蔑我!”

  王蔷目光落在了自己侄儿脸上,瞧见王文俊脸焦急,面颊之上竟似有些绝望之色。

  王蔷心肠柔了柔,压下了胸口那缕质问,下意识维护王文俊:“叶总监,你总不能空口白牙——”

  叶展眉斩钉截铁:“我自是有证据的——”

  王文俊冷汗津津,这怎么可能?他以为叶展眉见多识广认出来,可时间也无甚证据,故而他甚至厚着脸皮,向着王蔷求助。

  没想到,叶展眉居然真能拿出证据?

  这样子被步步紧逼的感觉,个星期前,聂小月也是品尝过的。可是如今,却似轮到了王文俊。

  叶展眉故作姿态,故意让自己助理假意找了阵,才将视频给翻出来。

  这是三个月前,她去欧洲看到小型秀场,其中有国际知名奢侈品公式的款未发行的新首饰,和王文俊的相似度达到了百分之八九十。

  “这款项链,因为些问题,稍稍延迟,不过差不多就是这个月,应该会正式推行上市。如果要是这时候,我们公司的青野系列,出现了这么件新品,你们觉得会有什么后果?”

  叶展眉这么说着,嗓音竟似有着几分严厉。可在场的人,都是可以理解的。如果真是出了这个事故,那后果简直是想都想。的声誉肯定会毁于旦,甚至于足以摧毁这个品牌所有的信誉度!这对于个走奢侈品路线的珠宝品牌来说,简直是致命的!

  就连王蔷,也被吓住了,面色变得十分难看。如果这件事情发生,足以摧毁她多年经营的事业!

  她甚至对王文俊生出了缕愤怒,自己哪儿对不起这个侄儿?为什么这个侄儿,居然是要这样子的害自己?

  叶展眉不屑笑了笑,如今展示的这切,足以彻底毁掉了王文俊!

  王文俊都呆住了,不可能的,叶展眉哪里能反应那么快,视频都准备好的。这肯定是叶展眉故意的!

  他顿时怒极,怎么能这么算计自己?

  瞬间,王文俊忍不住怒吼:“你们故意算计的,特别陷害我。”

  事到如今,他也不觉得,是因为自己抄袭才会落到这种地步,不然别人也算计不起来。

  只不过王文俊虽然副委屈样子,别的人却不这么看。

  无论怎么样,人家早在几个月前,就推出这个设计。而王文俊今天才拿出来,到底怎么回事,这根本就是明明白白的。至于这其中究竟有没人算计,这根本不重要,最关键则是王文俊险些就损害了公司的利益!甚至于影响到其他的忍。

  王蔷甚至有些无语,自己这儿侄儿,原本觉得他挺聪明能干的。

  她将王文俊拉入公司,虽然是有些自己的私心,可也是瞧中这个侄儿,有些实力在。

  没想到关键时候,王文俊这么烂泥糊不上去。都到了这份儿伤,王文俊还这么闹,除了丢人,还能有什么?

  叶展眉算计?如果王文俊不抄袭,能被人算计?

  要是自己真让王文俊掌管了设计部,还不将给毁了?

  而她耳边,却忽而想起了王文俊极恼怒急切的嗓音:“姑姑,你不能让他们污蔑我,我不能被他们给毁了!”

  王文俊急,顿时也是将自己跟王蔷的亲戚关系给嚷了出来。

  王蔷顿时脸都绿了。

  原本有些不知道的人,顿时拿眼看王蔷,流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难怪王文俊来公司就这么傲,而且王蔷还这么向着这个侄儿。

  王蔷纵横多年,第次这么尴尬,难得老脸热。王文俊这么嚷,自己这个领导,以后怎么在下属面前立委?

  她顿时厉声呵斥:“王文俊,不要胡说了,事到如今,你还狡辩什么?明天,你就递份辞职信吧。”

  对于这儿侄儿,王蔷已经是十分失望。

  她没想到,王文俊居然是欺骗了自己,口口声声,说那些设计当真是他完成的!

  可笑自己这么多年职业生涯,竟然让王文俊给忽悠蒙混过去。

  如今自己这么说,是给王文俊留了颜面。否则出现这种重大抄袭事故,本来应该公司辞退,而且完全不必负任何的责任!

  事到如今,王文俊闹出了这样子的事情,谁还会觉得,是聂小月抄袭他?

  其实这样子的事情,是摆明了的。

  这根本就是王文俊自己算计,闹出来的这档子事。

  至于自己这个姑姑,看在亲戚场份儿伤,王文俊辞职之后,帮他把这件事情压压。

  等这件事情风头过了,看还能不能帮王文俊找到份工作。

  虽然王蔷心知肚明,只怕也是没那么容易了。

  有这档子烂事,还有哪个公司,能正正经经的用王文俊这种人?

  只盼望王文俊运气能好些。

  可无论怎么样,自己对王文俊,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

  再怎么样,王文俊也该知足。

  可王文俊却并不这么想,他面颊轻轻的抖动,怎么也不能接受眼前的结果。他心知肚明,这件事情旦被认定,自己的职业生涯,那可都是已经毁掉了。

  王蔷让他正式递交辞职信,更给了王文俊莫大的打击!顾盼兮说了,如果出事,他这个姑姑会护着自己。那时候王文俊嘴里面没有说,可是心里面确实也是这样子想的。

  然而事实打脸,王蔷并没有。

  他没觉得王蔷仁至义尽,只觉得王蔷是特别的冷血,这是弃卒保帅,王蔷根本就是放弃自己了!

  这个社会怎么了?亲戚之间,居然也是这么冷血。

  可王蔷虽然薄情,王文俊也实在没什么筹码要挟自己姑姑。

  他下意识间,将目光望向了顾盼兮!

  毕竟这切,本是这个女人手策划的!

  王文俊甚至有些埋怨,若不是顾盼兮,有些事情,又何止于此?

  顾盼兮也被王文俊这样子的目光吓了跳,暗暗埋怨,这王文俊还真是个废物。

  没错,是她介意王文俊抄袭,可是没想到王文俊这么废物,连抄都抄不好。

  就跟小学考试带了课本儿进考场,而仍然是没有什么用样。

  顾盼兮也不觉得所谓抄袭,是什么大错,反而觉得这是因为王文俊比较蠢,连抄都抄不好!

  然而顾盼兮如今却紧张了,暗暗在想,王文俊这个蠢货,不会将自己给咬出来吧?

  他个大男人,能这么狠?伤害个帮助他的女人?哼,王文俊要是有担当,作为男人,他应该自己将所有的事情给承担下来。

  转念想,王文俊要是真咬了,自己可不也是会有些麻烦?

  而如今,王文俊确实也是犹豫了。

  他之所以犹豫,倒不是因为自己对顾秀晶有什么感情,而是因为如今王文俊还心存幻想。

  如果咬出了顾秀晶,自己岂不是当众承认了,他确确实实抄袭了?

  自己学了这么多年设计,又工作熬了这么些年,好不容易到了,难道这些付出,如今点用都没有了?

  这么想着,王文俊哪里能甘心?

  “王总,我真的是被冤枉的。”

  王文俊显得特别的固执:“我电脑被人黑了,这个设计,根本不是我做的,是有人黑到我电脑里面,把我设计窜改了。”

  王文俊故作镇定,假装无事,居然还真让他给编出了个理由。

  而王蔷在边可是气坏了,王文俊居然还不依不饶,继续这样子的丢人现眼!

  他是把在场的人都当成弱智!

  王蔷忍不住呵斥:“王文俊,你从这办公室里面滚出去!”

  王文俊对自己姑姑是特别的不理解,王蔷应该帮着自己,相信自己的话,质疑是叶展眉算计,将抄袭的设计稿,硬塞进来的。怎么王蔷就这么不懂事呢?姑姑真的是老糊涂了!不,她也不是老糊涂,就是想要自保吧。这有的人,就是这么自私,遇到了事情,就是想着先保住自己!

  王文俊面色也不好看,可他告诉自己,他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我为什么要滚,凭什么聂小月能说不是自己的稿子,我为什么不可以?你们根本就是双标,根本就是欺负人!”

  王文俊脸色特别的难看,他是真觉得自己受了委屈。

  叶展眉忍不住好笑:“王文俊,你少在这儿偷换概念!你是聂小月这种扭扭捏捏的小丫头,被人偷换了稿子,还能不吭声?再说,实力就是实力,有没有抄,你心中有数。拿出你以前的作品,以及聂小月的作品,就能比得出来,究竟上次设计图是谁的作品。这风格,可是骗不了人。也不用等到明天交辞职信了,我看今天,就可以将你给公司开除!”

  这个王文俊,简直是不知好歹!

  就连边的王蔷,也是格外的无语,这个侄儿真是太傻了,都惹了这么大祸,居然还这样子的闹,这不就是自己找死吗?

  她本来想给王文俊说说话的,可是看到了王文俊这样子的作死,她什么说话的欲望都是没有了。只怕自己跟王文俊说话,反而被这作死的货拉下水。

  王文俊厉声:“叶展眉,你别以为,自己可以手遮天!”

  正在这时候,道别扭的老人嗓音,别扭的响起在众人的耳边:“怎么,这次评选,有些争议吗?”

  只见名银发蓝眼的老人,就这样子在助理簇拥之下,来到了会客厅。

  他虽然中文还算流利,可咬音终究是有些古怪。

  然而王文俊却也是顿时眼神亮!

  “这位,是r?”

  瞬间,他眼神有缕幽暗,旋即顿时浮起了缕决绝!无论怎么样,自己定要为自己争取,他怎能因为这般,自己变不做珠宝设计师?

  “r,这里正在发生起欺凌和不公平事件!个小小的实习生,根本没有丝毫的才华,却在权贵运作下,抢走了我的作品。他们,甚至对我进行了污蔑,想要将我彻底封杀!”

  王文俊这种说话,简直是让在场所有都刷新了三观。

  谁也是没想到,王文俊居然能够这样子的无耻,这种话,都是能说得出来。

  王蔷眼前阵阵发黑,简直是要给晕过去。事到如今,她只后悔件事情,刚才为什么不叫保安,将王文俊给硬拉出去。

  错了,自己根本不该让王文俊来!

  “王文俊,你给我住口!”

  王蔷简直是要给气疯了。

  然而王文俊却假装没听见:“先生,个没有任何学历和工作经验的实习生,是不可能设计出好的作品,这是常识。可是这里的每个人,都无视这个常识!”

  冲着他微微笑:“这当然是常识,只不过,我希望你错误的形容词,不是用在我可爱的最小的小徒弟身上。”

  聂小月已经是有些激动的站起来,来到了老人的身边:“老师,您来了。”

  第136章相互攀咬二更

  聂小月已经是有些激动的站起来,来到了老人的身边:“老师,您来了。”

  瞬间,王文俊呼吸微微窒,仿佛是听到了耳光打脸的声音。

  老师?不可能的。他脑海飞快的否认了这种可能性,只因为倘若是真,自己岂不是极可笑?

  然则事实的存在,绝不以王文俊内心想法为转移。

  只见眼前的微微笑,伸手有几分慈爱的抚摸过聂小月的发丝。

  “月,你几年不见,设计风格更加成熟了。老师,真是很为你感到骄傲!”

  在场众人,心思各异。

  木可人内心当然只有纯粹的祝福,最初的惊讶过后,木可人又觉得这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小月这么优秀,当然会有个极好的老师。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名师出高徒吧。

  木可人内心,自然也是开心的。

  然而别的人,内心世界自然是丰富和复杂了。

  尤其是王文俊,他感觉像被雷劈了样,整个人都呆住了。

  聂小月嘴够严的啊,她怎么能做到这样子的沉得住气,硬是句话都没多说。工作时候,聂小月从来没有炫耀过自己的师门。而就算上次聂小月被污蔑,她也是没提自己背后有这么个国际大靠山。

  他原本以为,聂小月的靠山,就只有叶展眉——

  要是早知道聂小月的背后,还有这位r,他怎么会听顾盼兮的话,对聂小月下手,污蔑聂小月?

  他能这么傻吗?

  别说聂小月确实是有真才实学,就算聂小月真抄袭,王文俊也是绝对不敢多说些什么。

  瞬间,王文俊可以说是悔青了肠子。

  在场的人,心情最复杂的,要属聂小月的上司戚芬了。戚芬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本来自己是欣赏聂小月的,也花了心思拉拢聂小月。不过上次聂小月出了那档子事情,她觉得风险太大,故而便隐忍下来。

  哪里想得到,聂小月居然是的徒弟。她不是滋味,隐隐有些后悔,要是自己直支持聂小月,也许,就不是这种结果了。

  “小月她的兄长,作为外交官,曾帮我处理过桩小纠纷。并且,与我提及,他的妹妹喜爱设计,可性格内向。等我遇到小月时候,她才十二岁,不过很有天赋。这几年间,小月也直学习,时而将自己作品发给我,让我给予指导意见。所以,小徒的能力,应该不需要质疑。”

  番话,解开了众人内心的疑惑,难怪聂小月初来,就有这样子的成绩。

  外交官聂家?这个名字,刺激了众人的神经。如果经常看新闻联播,应该能听到报导。

  聂小月的才华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聂小月的家世!

  方才感慨聂小月低调的人,如今忍不住再次感慨聂小月的低调。

  以聂小月的身份才华,难怪叶展眉居然这么照顾!

  叶展眉唇瓣慢慢的吐出了口气,将众人神色尽收眼底,更有些了然这些人如今的心思。这些人,恐怕不会以为,自己支持聂小月是因为这个女孩子的能力吧。是聂小月老师,对叶展眉而言,也是意外之喜。

  不过如今,叶展眉更不介意利用这个机会,搭上,开拓下整个r品牌的销路。

  她忽而想笑,恐怕在如今这些消息暴击下,能保持颗平常心的,也只有个木可人吧。

  至于王文俊,脸色已经是彻底的铁青,面色隐隐有些扭曲。

  而当的目光落在了王文俊身上时候,明明对方已经是个老人,可是王文俊不知怎么了,竟不觉打了个寒颤。

  “王先生,你说小月是抄袭了你?”

  王文俊无言以对,此时此刻,他哪里还敢说这个,是真没张眼吗?

  耳边,却听到缓缓说道:“其实你跟她,都参加过木叶杯的设计赛,我记得r王虽然是没有名词,不过却拿道了优秀奖,可是,小月拿的是第三。她那时候,年纪毕竟还小,不够成熟。”

  意思就是,如果再锻炼阵子,说不准聂小月能拿第了。

  王文俊怔怔的听着,竟有些消化无能。作为国际性质的比赛,那时候他能在木叶杯之中,得到八个名额的优秀奖,他直觉得这是自己的骄傲。可是如今,王文俊怎么也是没想到,聂小月居然是这样子的厉害!原来,她就是那时候迟迟未曾人前露面的设计师兰心。

  这些暴击,已经打击得王文俊连愤怒都没有了。

  自己可当真是作死,居然是招惹了这样子的人。

  股子绝望,涌上了王文俊的心头。

  忽而王文俊想到了什么,仿佛是抓住了根落水的稻草。

  “r,叶总监,其实,其实我根本是被人胁迫,不得不抄袭。我,我也是迫不得已,我是受害者!”

  没错,自己原本没有想过窃取聂小月的作品据为己有,是别人安排的,将东西塞在了自己手里。

  而他,只是没挡住诱惑——

  他话开口,旁的顾盼兮脸色顿时变了,迅速失去了血色。

  果真,王文俊毫不犹豫的将顾盼兮给咬出来:“是顾盼兮,她给我个盘,里面有聂小月的作品。她还说她有安排,不会有事,会让聂小月有苦也说不出。这切,都是这个女人算计的!”

  不错,就是这个顾盼兮,是她引诱自己,拿自己当枪,故意算计。

  而自己,根本就是时糊涂!

  顾盼兮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