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尾。我那些朋友,可都好奇你这个神秘人物。个个的,都将你想的不像个人。”

  希家原本跟萧家是世交,希杰也算跟萧晟熟。

  不过饶是如此,希杰也没多大把握。

  萧晟那性子,向有些随心所欲,也让人摸不透。

  萧晟似是轻轻的勾起了唇角,浮起缕浅浅的笑容:“可以,将请帖送过来吧。”

  不错,从前自己是极少现身人前,保持神秘。

  可是现在,似乎也不需要了。

  他既然已经跟木可人领证儿,木可人也要正式现身于人前,让别人都瞧清楚。

  自己的妻子,不需要藏头露尾。

  萧晟答得这么干脆,希杰反而呆了呆,似是没想到。

  待他反应过来,顿时立刻说道:“听说,你身边还有个神秘美女,这次,也会带来吧。”

  萧晟失笑:“当然!”

  希杰心满意足,挂断了电话。

  他得意的对边希婉扬起头,做了个手势。

  “好了大姐,你那么点小心思,现在我这个弟弟,可是帮你约了你的男神。”

  希杰轻轻的笑,他笑起来,有些邪气,也有些孩子气。他头发故意染得红彤彤的,留得长,随意在脑后扎成马尾。

  谁不知道希家这个小少爷,是个恣意自我的人。

  希婉冲着自己这个弟弟笑了笑,她美丽的脸孔因为劳累而略有疲惫,可双眼珠子却忽而变得锐利。

  那个女人要是正式现身,倒是好了。

  最怕是直藏起来,自己使不上力气。

  希婉咬牙,恨不得将牙齿给咬碎了,心里流转缕愤怒。

  木可人的家世,自己也算是查清楚了。

  因为这女人遮遮掩掩,别的人还当她是什么极神秘的家世,捧得很高。

  要是知道木可人真实身份,还不就立刻沦为笑柄,分明是让人笑话。

  萧晟,到底是个极骄傲的人,绝不容别人将他瞧不起。

  可能萧晟是有意隐匿木可人那上不得台面的出生,有意包装下,不让别人知晓。

  不过,只要自己戳破了木可人的真面目,萧晟也丢不起这个人。

  这个极骄傲的男子,就好像天上的太阳样,光芒耀眼,又怎么能容得下自己有些许瑕疵。当他因为这个女人,成为个笑柄时候,萧晟是定会跟木可人分手的。

  定会!

  希婉已经了然那个女人的将来,她的唇角甚至禁不住浮起了那么缕浅浅的笑容。

  当然,希婉也不会那么蠢,自己出面戳破木可人的出身。

  这世上,有的是人,能为她所用。

  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到时候,自然也是有人出面帮她撕。

  高贵的小姐,是不必亲自做那么些个撕逼的勾当的。

  希婉轻轻的笑着,手轻轻摇曳玻璃杯中红酒。

  那不舒坦的心绪,方才是点点的平复。

  另边,萧晟温柔的捏着自家老婆的小爪子,温温柔柔的:“算不上朋友,不过是个圈子的人。我想,你跟我结婚的事情,应该让他们知道。这样呐,结婚酒席时候的礼金,也能多笔。”

  他给木可人算账。

  木可人朝着他笑:“好啊!”

  木可人觉得,萧晟说的多收些礼金,听上去很好的。

  萧晟眉宇柔情似水,老婆多好,什么都跟自己条心。

  想到这里,萧晟忽而心里失笑。

  原本他打算,等木可人到了法定的结婚年龄,自己就跟可人结婚的。不过,却让可人到底多等了两年。

  因为他要保障,自己有足够的能力,让切阻碍都不成为所谓的阻碍。

  当木可人嫁给自己时候,她已经不用受丝毫的委屈,丁点都不会有。

  因为,自己怀中这个女孩子,已经受过太多太多的委屈。

  如今,没什么能阻止自己跟木可人。

  他耳边,听着木可人轻轻说道:“老公,你记得我们第次见面时候的情形吗?”

  提及初遇,萧晟眉宇忽而平添了几许温柔,眼神温柔得都快要滴出水来了,他轻声细语:“当然记得。”

  “你才不记得呢,你以为,我十二岁时候,才第次见到你。其实,才不是——”

  木可人轻轻的抬起头,眸色如水间,有那么丁点小小的失落。

  “我九岁时候,跟妈妈起来过市的。我还去过你家,那时候你家真的很大,很大,大得像宫殿样。我还第次去这么漂亮得房子,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

  萧晟脸色渐渐变了,盯着木可人,充满了惊讶。

  “我知道,其实,你不喜欢提起以前的事,尤其是你小时候的事情。所以,我以前都没有告诉你。不过现在,我们是夫妻了嘛。”

  木可人知道的,小时候,萧晟受过很大很大的伤害。

  若是别的人触及萧晟内心伤口,那么萧晟也许就会变脸。

  可如今,对着木可人那盈盈眼波,他慢慢的平复心口翻腾的情愫,对木可人温柔的笑:“那你跟我说,抱歉老婆,我都记不得了。”

  “其实,那天我妈并不高兴,我记得是奶奶逼她去的,去厨房做糕点。她不放心我,带着我去,而且我那时候也能帮她忙。那时候,我家生意也还没做起来。本来我是来北京暑假旅游的,不过,却被送到你们家。”

  萧晟心想,那个女人貌似因为老家关系,很喜欢吃粤式糕点的。不过那个女人嘴刁,做得不正宗,不会入口。

  秦淑华别的不说,这做粤式糕点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他心里叫的那个女人,其实是他亲生妈妈——

  他盯着木可人单纯温柔的脸庞,忽而内心生起了股子的疼意。

  那时候,自己众星捧月,是天之骄子。而木可人呢,是个厨娘的女儿,是帮佣。而且,自己点印象都没有了。

  那个时候自己,是真正眼高于顶的啊,多不懂事,也不知道有没有欺负自己的小媳妇。

  第031章初遇

  “你家真的很大,在别墅区,还有私人游泳池和温泉。那天天上放着烟花,都是为了你。因为,那天是你十二岁的生日。我也不知道你们家是做什么的,只觉得到处富丽堂皇,好像来到了另外个世界。”

  木可人脸颊红潮微退,仿佛还记得那个时候的梦幻感觉。

  萧晟故意破坏气氛:“嗯,十二岁,很重要,正好是小学毕业的岁数。”

  “讨厌,别的我不记得了,不过你生日礼物我印象好深刻。你十二岁的生日礼物,是架私人的飞机。我们好多人,都看着,那辆飞机好招摇的停在草坪上。我都看呆了,感觉自己好像在看电视剧。”

  木可人深深的呼吸了口气,是呀,真的想做梦。

  因为,那天自己所见到的,是自己辈子都没见到过的。

  不对,就算是做梦,她那小脑袋瓜里也幻想不出自己没见过的东西。

  萧晟让司机停了车,携手带着木可人逛公园。

  既然是叙旧,当然是他们两个人最好。

  况且,他难得需要平复下自己的心绪。

  那时候他小时候,自己最后个和父母起过的生日。

  他下意识捏紧了娇妻的手掌,又缓缓的将手指头点点的松开。他那双眸子,忽而柔情如水。

  除了木可人,没谁能触及他的逆鳞。

  “不准笑我,小时候,我很喜欢看漫画,想要在天上飞,个人飞来飞去。”

  萧晟坦诚自己当年还是个被日漫荼毒的小学鸡。

  男孩子嘛,第是喜欢踢球,第二就是想天上飞。

  只不过别的普通孩子,十二岁生日收到的是飞机模型,而自己呢,收到的是小型私人飞机。外加,个有执照的开飞机机师。

  那时候,每个人都对他展露和善笑容,自己是所有人中心。

  家世好,样子也出挑,人聪明,成绩也是很出色。

  就是那种出身比你好,人比你聪明,令人发指还比你努力的存在。

  多少努力穷人咬牙切齿,暗暗酸有的人不过仗着出身好,不用做什么就拥有切。

  却不知这样子纨绔是心存善良,愿意等等你,缩短那么点点人生差距。

  那种聪明又努力的富家子,加上高,那才是永不翻身。

  “老公,然后那天,我就见到了你——”

  萧晟已经不记得了,不过默默回想当时的情形,大约也是勾勒出彼时的画面。

  大概是惊艳,将自己当成天神。

  难怪,后来自己流露于那沿海小城,可人对自己那么的好。

  只不过这过去之事,许是终究不可追——

  “你对着你妈妈,说咸汤圆好吃,然后转眼,你就副很嫌弃的样子,还悄悄拨开扔到边。我看到你丢汤圆,扔到个小姐姐很漂亮的裙子上了。你明明有看到,却不提醒,还幸灾乐祸。”

  木可人盯着萧晟,简直要伸手戳萧晟的胸口。

  惹,萧晟有些汗颜,这就有些尴尬了——

  他还以为自己是后来堕落了,想不到小时候就这么坏。

  老婆,现在你老公已经是改邪归正了。至少,是绝对不会让别人看见,不喜欢什么也不会写在脸上。

  “而且那碗汤圆,是我妈妈做的。”木可人再补刀。

  萧晟心脏还跳了跳,原来还是丈母娘煮的,那还真是凉凉。

  “那时候还小,不懂事。”萧晟辩解,有着强烈的求生欲。

  “不对,那时候我比你还小,都知道不能浪费粮食,好孩子不能说谎,男孩子不能弄脏女孩子的裙子。看到你这种样子,我真的好气。妈做的汤圆可好吃了,你却嫌弃偷偷扔在地上。”

  萧晟轻轻的想,学了又怎么样?说到底,他的出身,是不可能让他那时候懂什么叫节约。

  书本上教的东西,听听就算了。

  再者,自己那时候上的并不是公立小学,而是专门的贵族学校。小学时候,他已经开始学外语,跟木可人的课本根本都不样。

  萧晟都能想象出,那时候九岁木可人气鼓鼓的样子。

  他忍不住汗颜,原来自己在老婆眼里的印象居然是这么的差。

  “那天去你家,我们四点就出门,五点就在厨房里面忙,做了好多点心。妈妈偷偷给我塞了几块点心,让我垫肚子。不过后来,我还是饿得厉害。”

  萧晟渐渐明白了,忽而苦笑,他都能想象得到,九岁的木可人盯着那晚咸汤圆吞口水。

  秦淑华本来不应该带孩子过来,可是张雅菲这个婆婆却不好相处,定挤兑了秦淑华。萧晟虽然不知道详细,不过也是能够想象得出来。

  看着自己偷偷丢掉了汤圆,木可人定在想,真的好气哦。

  “本来,我真的很讨厌的,不过——”

  她的手缩着在萧晟的手中,脸颊浮起了红晕。

  “那天,有个漂亮的小姐姐,她的枚很漂亮的钻石胸针不见了。因为他们不认得我,觉得我莫名其妙来这儿,所以,个个的认定是我干的,要我拿出来,不然要报警。那枚胸针,应该很贵很贵——”

  萧晟渐渐有些印象了,记得似乎有这么件小风波。

  那天,谢涵带着枚限量版的胸针,来参加自己的生日宴,后来却不见了。

  木可人成为众矢之的,其实很简单,不是因为别人不认识她,也不是因为她莫名其妙来这儿。

  其实原因只有个,是木可人那寒酸的衣着,她看就是个小厨娘,不属于这个光鲜亮丽的世界。

  难怪自己居然不记得,只因为他望过去时候,木可人已经不知道被谁推倒在地,裙子和脸上都是草地上的泥巴,脏兮兮。

  “这些都是后来,妈妈给我说的。那时候,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耳朵不好,本来带着助听器。到了你家,有个阿姨说我这样子很怪,让我摘下来。我感觉周围的人推我,对着我大喊大叫,似乎很厌恶我。可是我,我根本都是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心里面,真的很害怕——”

  她被摔到了地上,真的很疼,委屈的泪水珠子颗颗的落下来,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满了自己听不到的尖锐声音。

  除了委屈,木可人还很害怕。从小她胆子都不大,都没见识过这种阵仗。

  而她这样子摔到了地上,也根本没有人扶她把。

  周围的人都觉得她是个脏东西,敬而远之。木可人不但身上脏,而且还是个小偷。

  然而正在这个时候,却有双手,将她坚定的扶了起来。

  木可人盯着萧晟,没有说下去。无论如何,萧晟应该想起来了。

  因为扶起她的人,就是那个极俊美的少年郎,聚光灯下的天之骄子,这次宴会的主角。

  就算萧晟脸上有着淡淡不耐烦,可是还是伸手扶起了她。

  而且,只有萧晟伸出了手。

  萧晟内心百感交织,深深呼吸口气,对着木可人说:“我记起来了。”

  第032章烙心之语

  萧晟内心百感交织,深深呼吸口气,对着木可人说:“我记起来了。”

  原来,是那个小家伙。

  那时候,他多少有些洁癖的。再怎么样,萧家总是被打理得干干净净。

  所以握住了木可人手掌时候,萧晟就已经有些后悔了。

  有些脏呢,把自己干干净净的手都弄脏了。

  他本来想立刻就松手,却忽而发觉,自己掌中的小手轻轻的颤抖。

  那个女孩子直垂着头,都不敢抬头见人。她脸上的表情看不清楚,可是颤抖的小手却透出了内心的害怕。

  那时候萧晟也没多大,对女孩子没什么感觉。

  这男孩子,总归是更喜欢找男孩子块儿玩儿的,有着相同的兴趣爱好。

  就连谢涵,可能比起其他的女孩子稍微亲近点吧,不过也是没多亲近。

  他也还是第次握住个小女孩子的手掌。

  很小,却没有想象的那么软,因为木可人经常到厨房帮秦淑华做事情。

  萧晟忽而心底多了缕怜悯,并没有松开手。

  那时候,谢涵看到萧晟出头,立刻就说不追究了。说到底,谢涵是怕他生气,生气因为枚钻石别针,坏了萧晟生日宴的气氛。

  说真的,萧晟最开始扶起那小厨娘也是这么想的,可那刻,他忽而改变了主意。

  他坚持要查,说家里有摄像头,可以查录像。

  不过,说不准那枚钻石胸针不是被人拿了,掉了也不定。

  萧晟边让家里保安检查录像,边让人去谢涵去了地方找找。

  那时候他才十二岁吧,已经显得很成熟,有条理。

  他的父母纵容他,没有阻止,可是不知道怎么,神色却是有些说不出的诡异。

  当然后来,萧晟明白了。

  很快,从沙发缝隙里面,找到了那枚钻石胸针。

  其实那枚钻石胸针很有可能是被人偷了,可是偷了的人害怕了,就扔在了沙发缝隙,假装是谢涵不小心掉了。

  这切,都是在十二岁的萧晟计划之中。

  其实摄像头也有死角,也不见得能找出真相。

  只不过谢涵身边的小孩子,就算偷了胸针,胆子肯定没那么大,吓吓就被吓住了。

  谢涵脸色不怎么好看,谢涵很聪明,她也想到了。不过谢涵不舒坦,这样子来,表面上是谢涵无理取闹了,掉了胸针却闹成被人偷了。

  其实就算不是木可人拿的,萧晟为什么定要查清楚扫她脸面呢?自己都说了,不追究了。查不清楚,木可人固然洗不清身上污秽的嫌疑,可这个身份的女孩子,也不可能出现他们的生活圈子,既然如此,有个小偷的嫌疑,又能有什么影响呢。

  这笔帐,萧晟应该会算的,可是萧晟还是这么做。

  甚至等找到那枚钻石胸针,萧晟才松开了手。

  谢涵不动声色的来到了萧晟身边,先说了声谢谢,然后细声细气的说:“阿晟,你手脏了,去洗洗手吧。”

  温和而有礼貌的少女甜美嗓音,却有着股子对木可人的嫌恶。

  只不过,谢涵却也是隐匿得极好极深。

  而那时候,九岁的木可人,在萧晟松开手的瞬间,却蓦然怅然若失。

  不过现在,她这位萧太太,双手被萧晟握住,还握得很紧。

  萧晟心忖,原来可人就是当年的小女孩。

  可能自己跟可人是天生的缘分吧,自己那时候连脸都没看清楚,却不由自主为她心软,想要为她主持公道。

  平心而论,小时候自己虽然不像现在这么坏,可也不是日常见义勇为的。

  他很庆幸自己那时候为木可人出头,所以留给可人个高大光辉的形象。而不是那个在可人肚子饿时候,让可人看见自己扔了她亲爱妈妈煮的汤圆的作死样子。

  萧晟惊魂未定,暗中松了口气,定格得很完美。

  不过,若是如此,自己依稀还记得,之后还有个小尾巴。

  “那天,是你帮我洗清嫌疑,找到那枚钻石胸针。我好半天,才回过神,妈妈找到我,很担心。我们准备走了,可我想应该对你说句,谢谢。然后,我就去找你。我还不知道怎么开口,你就盯住我。”

  木可人心里甜甜的,那是自己最美好的回忆之。

  “萧,萧少爷。”

  “噗!少爷?你叫得好土。”

  感觉至少穿越到了民国。

  少年无所谓:“你叫我萧晟就好。”

  那时候,她小心翼翼的缩在了墙角。

  因为逆光的关系,她能看到萧晟,萧晟却不大能瞧的见她。

  她向胆子很小,柔柔弱弱,总是垂着头,不敢抬头见人。

  因为她耳朵有病,听不大清楚别人说话,又生于那么个奇葩的家庭,更怕生了。

  不过那时,她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