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银炉照破雪炭光(1/2)

加入书签

  106、银炉照破雪炭光

  能看出来洛水寒心意已决不需要再多说什么,小白又问:“总爷、顾影这些人难道不值得你信任吗?”

  洛水寒:“我当然不能只安排你一个人这一件事,对他们自然另有安排,现在只谈你——你愿意接受吗?”

  白少流:“您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不论我接不接受您都会这么做。我也考考洛先生,您的想法我都说出来了,那么现在您猜猜我的想法?”

  洛水寒:“那我可就说了,这件事对你有坏处吗?没有!会伤害别人吗?也没有!……实际上我没有强求你,等我死后即使想强求也是强求不了的。你可以去用这笔钱也可以根本不在乎,甚至拿到手再还给洛兮都行,这不违反任何道德标准。就算你自己不在乎,但财富在每个人手中还是可以去做很多事情的,你肯定也想做很多事?”

  白少流:“洛先生说的对,没什么好矫情的,拒绝也未必显得高尚,我接受!……其实你不给我这些,我也会尽量保护洛兮的,而且对洛先生你我一直只有感激,你是我的恩人!”

  洛水寒长叹一声站起身来绕过桌子来到小白身侧,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把小铲子交到他手里:“拜托你了!”

  白少流:“您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您的病情告诉洛兮了吗?还是早一点告诉她吧,时间不多了,让她有点思想准备。”

  洛水寒:“今天晚上我就会和她说这件事的,先开开心心吃顿晚饭吧,难得来这么多客人!我们该下楼了,其它人快到了!”

  风君子和萧云衣夫妇已经提前到了,正在楼下大会客室中和洛兮谈笑,阿芙忒娜站在一旁看着风君子,而顾影站在阿芙忒娜的身边看看阿芙忒娜又看看风君子。萧云衣扶着洛兮的肩膀站着,洛兮站在风君子的对面,整个客厅里只有风君子一个人坐着。

  风君子坐在椅子上,嘴里叼着一根香烟,洛兮站在他前面伸出一只手做打火状,手里却没有打火机。洛兮的动作做了半天,风君子的烟当然没点着,他一手拿下烟说道:“洛小姐,你的戏法不灵呀?”另一只手摸向裤兜正要去掏东西。

  萧云衣弯腰啪的一巴掌拍在他的手背上:“不许掏打火机,你就让洛兮给你点烟,有点耐心好不好?”

  风君子:“我不是掏打火机,用这个更方便一点。……洛兮,你慢慢来,别着急!”他从裤兜里掏出一根一指多长的象牙烟嘴,将香烟插在烟嘴里又叼上。

  原来洛兮前段时间一直和顾影学习法术,已经能够唤醒与“火”沟通的力量,这几天得到了阿芙忒娜的指点,火系魔法基本入门。学会施展火焰术的要领并不是四处放火,首先第一步就是要学会控制,在一个能控制的点上发出火的能量,点一根烟理论上要比发出一片火焰难多了,如果能成功基本上就算掌握合格了。

  洛水寒不抽烟,洛兮和顾影当然也不抽烟,所以整个洛园根本找不到一支香烟。今天风君子来作客,聊了几句洛兮就问他抽不抽烟,风君子说自己抽烟。洛兮又问他身上有没有带烟,风君子说带了,早就想抽但是没找到烟灰缸所以没好意思点上。洛兮听到这里眼神就一亮,想试一试自己新学的法术,就找来一个烟缸求风君子叼上一根烟。

  风君子也不知道她要变什么戏法,就叼了一根烟等了她半天,后来才看出来她要用空手点烟,也很有兴致的在那里等着。风君子叼上烟嘴后,萧云衣笑着对洛兮说:“你有什么手段就用吧,小心别把他的头发燎着就行!”

  洛兮抿着嘴鼓着腮帮子样子十分可爱,手指在风君子面前一弹,那根烟一下就着了。烟是着了但位置不对,不仅半根烟一起点燃而且是在这支香烟的中间,浓烟瞬间冒起把风君子给呛着了。洛兮很不好意思的说声对不起,却把一屋子人都逗笑了。

  风君子咳嗽几声摘下烟嘴,把这根没法抽的烟放到了萧云衣手中一个水晶烟灰缸中,又掏出一根烟说:“这根不算,你再点一根,注意了把烟头点着就行,不用那么夸张。……变魔术的时候控制手法的要领是注意力,不能分心,点烟就是点烟。……再试试,重点不是你用什么办法,而是你想做什么!”

  风君子的这番话说得洛兮若有所悟,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我再试一次,这可不是魔术,是魔法!”

  风君子笑:“好好好,是魔法,管它魔术还是魔法,你把烟点好了就行。”说完又把烟嘴叼上。

  洛兮这次没像刚才那么大的动作,伸手轻轻一指,只见那根烟的最前端突然一亮,风君子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烟点头道:“很好很好,你家不用买打火机了!”

  阿芙忒娜和顾影对视一眼也暗自点头,洛兮现在的火系法术威力不大但掌握的已经很精妙了,学会唤醒能量的同时最重要的技巧就是如何去控制能量,风君子刚才提醒洛兮的最后一句话也可以视作是一种口诀。风君子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非要把魔法说成魔术!

  此时会客室的门口传来鼓掌声,拍巴掌的当然是小白,他和洛水寒走进来也恰好看见了这一幕,心中也

  很佩服洛兮,他自己还没学会这一手呢!他的能耐要比洛兮大多了,但各人所学之法巧妙不同,原先顾影上课的时候小白也听过,后来白毛讲了巫祝入门,看来自己也需要试一试了,回家先找个人点更烟试试!

  这时门外有人道:“灵顿侯爵来了,马上就到门口。”

  洛水寒:“风先生,风太太你们先慢聊,洛兮,和我去迎接一下。”

  时间不大,洛家父女领着灵顿侯爵走进了会客室。灵顿侯爵英俊高大,举手投足都显得风度翩翩仪表堂堂,不论往哪里一站都是人们注目的焦点。然而他面带微笑走近客厅的时候却在进门处站住了,目光只看向一个人,他没想到风君子也在这里!所有人都站着很有礼貌的向他点头示意,只有风君子一个人坐在那里叼着根象牙烟嘴吞云吐雾,旁边还有一个女子捧着个烟灰缸。

  风君子一抬头,看见门外走进的灵顿侯爵正盯着自己,也觉得自己的样子不够礼貌,摘下烟嘴站了起来冲洛水寒道:“洛先生,这位就是……?”

  洛水寒:“来自斯匹亚王国的普尼斯灵顿侯爵。”

  风君子就像突然反应过来一样,烟嘴交左手,大步迈向前去伸出右手,非常热情的说道:“失礼了失礼了!上次我在机场碰见侯爵先生还以为你是卖花的呢!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灵顿侯爵!幸亏今天在洛先生这里又见到了,向你隆重道歉!”

  洛兮好奇的问道:“怎么回事呀?侯爵先生怎么会是卖花的?”

  灵顿侯爵此时已经恢复了一惯的风度,伸手与风君子相握,和颜悦色道:“一点小误会,风先生上次在乌由机场认错人了。”

  风君子却握着他的手继续解释:“不是认错人了,是根本不认识!上次我在乌由机场下飞机看见这位先生拿着一束花拦住了某位小姐的去路,那位小姐转身从另一个方向走了,我就以为灵顿侯爵是卖花的。看人看走眼了真不好意思!”

  灵顿侯爵心里这个气啊!风君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当着阿芙忒娜的面灵顿侯爵本来是想展示一下自己的魅力,毕竟有一个私人接触的场合不容易,可是风君子一开口把他在机场碰一鼻子灰的事说了出来。

  这时萧云衣走了过来站在风君子身边打招呼:“侯爵先生你好,我是风君子的夫人萧云衣,初次见面深感荣幸。”

  灵顿侯爵:“原来是风夫人,结识您这样美丽的夫人也是我的荣幸!”

  萧云衣却问了一句:“请问您以前与我丈夫没有见过面吧?”

  灵顿侯爵点头:“是的,在机场那一次就是打个照面,今天是头一次正式见面。”

  萧云衣:“那你怎么会认识他?洛先生还没有介绍,您开口就叫他风先生?”她这一句话问的很讲究——既然以前没见过,怎么一见面就认识?

  别说灵顿侯爵,就连小白也觉得萧云衣比看上去精明多了,一句话就能听出破绽来。灵顿侯爵硬着头皮微笑着解释道:“以前虽然没有见过风君子先生的面,但也是久仰大名!”他这一句话明显有问题,风君子并非灵顿侯爵这种世界名流,如果第一次见面就能认出并开口招呼,那只能说明他曾经打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