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秽气腥风暗天起(1/2)

加入书签

  160、秽气腥风暗天起

  鲁兹年纪不大,能够得到福帝摩等教廷重要人物的赏识,短短时间就坐上志虚大主教的高位,必然有过人之处,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魔法修为高超。眼见他落在阿芙忒娜与白少流手中只有死路一条,临死之时竟然还有绝地反击之道,将阿狄罗与伊娃的丑闻说了出来,同时指认阿狄罗就是杀害王波褴的凶手,这一招太厉害了。

  小白脑袋里也嗡嗡响,真恨不得一刀下去割了他的喉咙算了,可现在再让他闭嘴已经晚了。这话一出口第一个有危险的人就是白少流,鲁兹刚才分明就是在告诉阿芙忒娜杀了白少流灭口。如果换一个与鲁兹一样心机歹毒的人,很可能会杀了白少流先灭口,再去逼问鲁兹这些消息除了鲁兹还有谁知道,鲁兹一死会不会被传开?

  世界上有一种人,在他们的心目中有一种东西比生命甚至爱情更重要,那是什么东西呢?荣耀?信仰?正念?小白也说不清楚。但是阿芙忒娜曾经打算与风君子同归于尽,小白知道她是这种人,鲁兹也知道。

  鲁兹抬出了阿狄罗与维纳家族的丑闻,试探着阿芙忒娜的反应,小白没有回头心里却很紧张,也全神贯注的感应阿芙忒娜的反应。阿芙忒娜震惊、惶然、困惑、怀疑、愤怒带着杀意,她的脑海里也一样混乱,很显然并不敢相信鲁兹的话,可有些念头忍不住往心里钻,她握剑的手已经发白,人却向后退了几步。还好,她并没有对白少流起歹念。

  白少流悄悄擦了一下冷汗,趁着阿芙忒娜目瞪口呆还没说话的时候厉声喝问了一句:“说什么你都是一死,临死还不忘拉垫背的,我告诉你,既然你说我是死灵法师,其实我还真就有你不知道的神通,你是不是撒谎我听得出来!我问你,王波褴与阿狄罗八杆子打不着,阿狄罗为什么要杀他?你要是不嫌死的太痛快,就继续编吧。”

  鲁兹早就想好怎么回答:“阿狄罗和薛祥峰在齐仙岭杀了海恩特,恰好被附近的王波褴看见。”

  白少流想也不想接着追问:“王波褴告诉过我在齐仙岭看见一个东方修行人上山,海恩特死后又看见一个西方人匆匆下山。……你既然知道这件事,要么是王波褴告诉你的,要么是阿狄罗自己承认的,要么——”小白说到这里语气顿了顿,又喝道:“要么那个人就是你!杀海恩特的不是阿狄罗,就是你鲁兹!”

  鲁兹摇头:“当然不是,我已经落在你们手里又何必撒谎?”

  白少流冷笑:“那你又为什么要刺杀我呢?这可赖不到阿狄罗头上!……答不上来了吧,我来告诉你吧,你知道王波褴是海天谷于苍梧的弟子,又知道于苍梧来到了乌由,还知道他会来找我算帐,于是杀我嫁祸于苍梧。这一招你已经不是第一次玩了,杀海恩特不就是想嫁祸风先生吗?怎么样,好不好玩?”

  鲁兹仓促之间还真没答上来,白少流又冷笑着追问道:“你的消息好像很灵通啊?请问暗中帮助你的昆仑修行人是谁?就是那个薛祥峰吗?”

  鲁兹:“我不想告诉你,你问也没用,但是,阿狄罗杀了王波褴是事实,他与伊娃通奸也是事实。”说话时他眼角的余光看着阿芙忒娜,心里也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他有些着急,自己这些话说出来怎么阿芙忒娜没反应?白少流知道鲁兹这两句话说的是真的,可是阿芙忒娜未必会相信,她不是没有反应,而是反应太强烈了一时之间竟呆立当场。

  白少流站了起来,看着一脸震惊的阿芙忒娜,没有说话施展了一个法术,那是他的移情开扉术,同时向鲁兹与阿芙忒娜发出,他们眼前出现了一幅场景,就是当初于苍梧在小白面前重现王波褴遇刺经过的场景。两人神色都是一变不知道小白想干什么,接下来又都明白了。

  “包围王波褴的一共有四名高手,一人正面阻劫,一人尾随而至,两人暗中出手。刺伤王波褴的是尾随而至的第二人,他受了海天谷法术苦海业火之伤。……能够调动这么多高手在乌由围杀一人,只有你这位主教大人,阿狄罗是协助你的神殿骑士,如果你下的命令他参加围杀是职责所在。……鲁兹,你不要再撒谎了,没有用的,告诉我都是什么人出手,你做此决定又是为了什么?在齐仙岭杀海恩特的人也有你,是不是?……你不用回答,我已经知道我的猜测全是真的!”

  鲁兹聪明可小白也不笨,用这种方式推断了事情的经过,阿芙忒娜的脸色缓和了下来,看来她相信白少流说的话,是阿狄罗奉命执行任务,鲁兹下的命令,至于杀那个昆仑修行人的具体经过小白已经向她展示了。小白可没提阿狄罗与伊娃的事,虽然他知道那是真的,可是维纳家族自己的丑闻关他什么事?在阿芙忒娜的面前还是少说为妙。

  白少流说话时面对阿芙忒娜背朝鲁兹,躺在地上的鲁兹脸色渐渐阴沉起来,这时阿芙忒娜突然喝了一句:“小心!”挥手一道白色的光柱从天而降,竟然是冲着白少流。

  如果换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恐怕无论如何都会以为阿芙忒娜是对白少流出手,因为某种原因要杀他灭口。阿芙忒娜一动小白也动了,却不是冲着阿芙忒娜,而是大惊失色从怀中

  取出一根树枝带着一片碧绿的青光回头就挥了出去,碧光四散的同时小白的身形已经飞到了天上。

  怎么回事?白少流看见阿芙忒娜对自己动手,却没躲没闪,因为在阿芙忒娜心里没有感应到任何恶意,她出手是在救他。与此同时一股危险的杀意带着绝望的气息从身后弥漫开来,那是鲁兹的心念,小白不明白鲁兹已经被制服丧失了反抗能力,怎么还会有这种情绪突然爆发?

  可是已经来不及回头,他回手就挥出了润物枝。这枝二尺来长的奇妙法器携带在身上不方便,小白一般把它留在坐怀丘,今天特意带着是因为白毛的提醒。白毛听说他要来杀鲁兹,又详细询问了鲁兹这个人的修为如何,听说鲁兹可能会黑魔法,就算是大宗师七叶对黑魔法也不是很了解,想来想去也许走的是阴邪一路的修行法门吧?润物枝能够凝聚天地山川灵气润化万物,同时也专破污秽阴邪。

  也幸亏这头驴的提醒,否则今天白少流不死也得伤半条命,因为他挥出润物枝的同时鲁兹“爆炸”了!不是扔出什么魔法炸弹来,而是躺在地上的血肉之躯自爆,发出“扑”的一声响血肉碎骨飞溅,立即化成一阵腥风血雨带着难闻的臭味迅速腐烂成黑色的迷雾,将整个棒槌礁都吞没了。这种法术倒有点像武侠小说中描写的天魔解体大法,白少流隐约猜到这可能是一种极厉害的黑魔法,以牺牲自己为代价。

  腐臭的黑雾大爆发瞬间吞没棒槌礁,幸亏小白及时挥出了润物枝,碧光似乎是这黑雾的克星,光芒洒过之处黑雾瞬间散开,在白少流与阿芙忒娜所站的这个方向冲开了一个缺口。青光冲开黑雾也就是短短几秒钟,随即就被浓的化不开的腥臭黑雾包围,但此时小白已经飞到了天上。他不会飞,而是顺着从天而降的白色光柱升上去的,阿芙忒娜施展的这个法术小白见过,想当初她在神之审判法术的攻击之下救走清尘也是这么干的。

  小白在天空中被一股力量提着,张牙舞爪惊魂刚定,就见一道银光落在黑雾中央,紧接着一片火海升起,熊熊烈火将黑雾燃烧的干干净净,整个棒槌礁上生长的杂草灌木也是完完全全一寸不留,棒槌礁真的成了光溜溜的礁石棒槌。

  火海熄灭之后,棒槌礁寸草不留,岩石表面是难看的斑驳之色,四下散发着一股难以形容的焦臭味。鲁兹不见了,他连灰都没有留下,原本躺着的地方现在插了一把银色的十字长剑,是阿芙忒娜在空中抛下长剑,发出了一个大范围的火海术。再看阿芙忒娜,漂浮在小白身后的高空,背后六只羽翼展开,一只手凌空虚抓,无形的力量远远的提住了小白。

  小白在空中也没闲着,一见火焰灭去棒槌礁一片狼藉,接连挥舞润物枝,一片片碧绿的光雨洒下,礁石上肮脏的痕迹渐渐退去,空气中难闻的腥臭味也被驱散。这时他就觉得身子一轻,翻了个跟头又落了下来,原来是阿芙忒娜松手了。

  “白少流,谢谢你!你手中的树枝十分神奇,能够克制黑魔法,否则我们今天都得受伤。鲁兹已经死了,但他还没有消失,他将自己变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