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真人受业守清宁(1/2)

加入书签

  218、真人受业守清宁

  谁能杀得了黄亚苏?其实在重重保护下杀这个人很不容易但也不是不可能,小白认为以清尘之能就可以办到,但真正难的是出手之后能够脱身,更困难的是能够不暴露行迹。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局面,那就是警方至今没有清尘的详细资料,连她长什么样都不清楚,昆仑修行人如杜寒枫就算知道“杀手清尘”是谁那也就是心里明白,谁也没证据证明小白的道侣清尘就是那个杀手。

  假如有人现在抓住清尘这样一个少女交给警方,别说大家不敢相信,任何一个律师在法庭上都能为她轻松脱罪,所以要抓住清尘又能证明此清尘就是彼清尘,只能在她行刺时现场拿下。这种情况又导致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有人此时刺杀黄亚苏,只要被人发现,不管他是谁都会成为“杀手清尘”的头号嫌疑人。

  小白一念之间想到了这么多,还没有一个很好的打算,向梅野石施礼道:“多谢梅盟主点醒!”

  梅野石:“谢我?我只是在想那头驴会怎么说,做一个猜测而已。”

  白少流:“可是这句话确确实实出自您之口,非白毛所说。”

  梅野石转身看小白:“没想到吧?今日我竟会教你杀人。”

  白少流:“梅盟主有这么说吗?我只是听见一个人不会死两次而已。”他心中暗暗吃惊,梅野石的意思是让小白自己去杀黄亚苏,想想也是,如今还有什么人能在严密的重重保护下大大方方的接近黄亚苏,还能以最隐蔽的方式杀了有点修行根基的黄亚苏?只能是同为河洛集团最高层的白少流。

  梅野石叹了一口气:“不论怎么说,我其实就在教你杀伐,事实否认不了。……天下人称我三梦神君,你可知何意?”这位梅先生可真有意思,当初教清尘救人,今日又教小白杀人。

  白少流:“天下修行人称您为新一代神君,那是褒扬梅盟主的一统两昆仑相安红尘内外的功业。”

  梅野石:“说的没错,事实如此,但对于修行者来说,“神君”一词实无褒义,功绩也可成业力。当年守正真人无心,我师风君子不为,托大任于我,也是推大业于我,我却不得不担。……一统两昆仑之后,才听闻昆仑仙境中千年的传说。据说我的先祖上一代神君正一祖师,曾得上古仙人青帝化身所助,划两昆仑封昆仑仙境立三大戒安定世间,定千年功业亦杀伐无数,其修为超绝,居昆仑仙境竟两百年不得飞升。”

  小白瞪大眼睛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梅野石:“距今一千两百年有余,此前安定世间亦耗时百年,正是我志虚史上文明最盛之时,这些都是传说了,究竟如何已不可考。……还是说你吧,清尘可能是你的考验,真人眼中事无大小,唯有为与不为。”

  白少流:“多谢先生教诲,弟子谨记。”

  梅野石:“你为何自称弟子?”

  白少流:“我当以师礼待梅盟主,理应如此。”

  “理应如此、理应如此、理应如此。”梅野石笑着说了一连三个理应如此,摆手道:“你去处理你自己的事情吧,这两日我与三位神僧在乌由,不会起大风浪。”言下之意,小白要动手得快点,就在这两天。

  白少流:“知道了,请盟主与三位神僧自便,坐怀山庄上下皆听候差遣。……对了,您不去看一眼风先生吗?”

  梅野石:“我一定会去登门拜访,本想叫上你一起,你既然忙,我就自己去吧。”

  正在这时酒金刚走到山庄门前拿着手机道:“庄主,你家里的电话。”坐怀丘洞天中没有电话线和电线,连手机信号都没有,但是洞天外的山庄里各种通讯设施包括卫星电话都有,有什么事情立刻就会有弟子通报。小白接过自己的手机,是庄茹打来的,说家里来了客人,是萧正容和一名警官,一直在那里等他。

  小白一听就知道可能与清尘的事情有关,否则萧正容不会找上门,立刻与梅先生说了声失陪赶回家中。客厅里的两个人都穿着笔挺的制服,一样的英武不凡,一人穿着海军军装,是萧正容,他的肩章上比去年多了一颗星,已经是上校了。一人穿着警服,肩章上是一支银色橄榄枝和两枚四角星花,正是乌由公安局副局长二级警监常武。

  庄茹正不安的站在客厅中厨房的门口,陪着二位客人说话,神情有点紧张。清尘发杀人帖的事情一夜传遍她也听说了,看见穿警服的上门总觉得心里有点不踏实,这两人见小白不在家也不走,就坐在那里等,庄茹不得不给小白打了个电话。一见小白进门庄茹赶紧迎上来道:“小白,萧先生和这位警官找你,等了半天了。”

  白少流:“知道,他们找我有事。……常警官好,好久不见啊?你们怎么会到我家来?”庄茹见小白认识那位警官,稍微松了一口气。

  萧正容:“陪老常路过而已,顺便上楼来看看,不欢迎吗?”

  白少流:“哪里哪里,平时我想请都请不来呢,今天中午别走,一起喝两杯。……庄姐,你能不能出去买点菜,去远一点的大市场,买点好的。”

  小白让庄茹去买菜,分明是要她暂时回避的意思,庄茹眨了眨大眼睛神情很有些不放心,但还是倒好茶出门买菜去了。庄茹走后,小白也坐下道:“看见二位就知道有事找我,现在家里没别人,有话就说吧。”

  萧正容苦笑摇头:“小白,不是我找你,是老常有话要问你。”

  白少流:“常警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常武从衣兜里掏出一张打印纸,与小白今早所见的那张差不多,正是清尘的杀人帖,开门见山道:“不要叫我常警官,叫我老常。我说话不喜欢绕弯子,杀手清尘又出现这件事情你听说了吗?”

  白少流:“很轰动,我一大早就听说了,老常找我,是挨家挨户走访查找清尘的线索吗?”

  常武:“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的,我今天来就是希望你能帮个忙,你别误会,我没有任何意思说你和杀手清尘有关系。……我知道你控制了黑龙帮,最近又成了河洛集团的董事,在乌由明里暗中都很有势力,可能会发现一些线索。……而且我们警方怀疑,杀手清尘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就在乌由一带活动。”

  常武说话的时候小白用询问的眼光看了萧正容一眼,其实清尘是谁、她与小白是什么关系萧正容心知肚明。萧正容没说话轻轻摇了摇头,那意思是告诉小白常武怎么说就怎么听,不要谈别的。小白问常武:“既然警方没有清尘的线索,怎么肯定她最近一直在乌由呢?”

  常武又拿出一张纸,上面是缩印的志虚地图,还标注着很多地点和日期,他指着地图说道:“清尘以前作案没有规律,曾经每星期杀一人地点远隔千里,但是现在不同,最近三次发帖时间跨度一年多,可是这三个人都在乌由。所以警方有理由怀疑,此人最近一年就在乌由定居,就是我们不知道这人是谁?”

  小白装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噢!还真是这样!……假如,我是说假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