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他心拈来身入棋(1/2)

加入书签

  254、他心拈来身入棋

  约格:“意味着他将永远离开神圣教廷的中枢,消失在那个古老的国度。以他的心性,绝对不能容忍被射穿脚踝的耻辱,而白少流就在乌由,他如果不动手就不是福帝摩。”

  教皇:“福帝摩不是阿芙忒娜,白少流也不是风君子,如果形成一场正面冲突,我们现在还没有组织远征军的实力,在这一番大战损失之后,我们没有把握在遥远的地方彻底战胜昆仑修行人。”

  约格:“陛下你多虑了,福帝摩已经成为神圣教廷需要割除的毒瘤,福帝摩与白少流的冲突不会波及到这神圣教廷。”

  教皇:“你这是借刀杀人,福帝摩他很强大,虽然在那一场决斗中失败,可白少流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如果牵动昆仑的其它门派高手参与,很有可能演化成一场全面冲突。”

  约格:“我不清楚福帝摩安插在神圣教廷中的势力还有多大,还有多少人,如果不经过这样一场冲突,没有办法彻底消除。福帝摩到志虚,不会演化为神圣教廷与昆仑修行人之间的全面冲突,而会是他自己势力与白少流的盟友们之间的一场冲突。……我们虽然消灭了教廷之外的黑暗势力,却还没有清理教廷内部的危险,神圣教廷需要一个全新的将来,这是一个机会。”

  教皇深吸了一口气,有些震撼的说道:“你的想法如此激进大胆,甚至超过了我的预计,如果你事先征求我的意见,我可能不会同意的。……也许我是真的老了,而你希望看见的是个全新的将来,其实教廷内部存在的问题我一直都有察觉,但是处理起来一定要谨慎。这么做会极大的巩固你个人的地位,却可能削弱整个神圣教廷。”

  约格:“陛下的担忧我也曾考虑,可是我不如陛下您这么有威望,将来我控制不了教廷内部的这股势力,所以才考虑借用昆仑修行人的力量清理我们内部的毒瘤。……依陛下你看,福帝摩会是屈居人下之人吗?他到了志虚之后会怎么做?”

  教皇搭下眼皮想了想答道:“在那个遥远的地方,这位大人一定会设法建立自己的独立王国,召集潜伏在神圣教廷中的势力聚集到乌由。”

  约格:“陛下英明,我也是这么想的,福帝摩个人再强大并不足虑,值得担忧的是他隐藏在神圣教廷内部的势力,我们很难一个一个的去清理,现在有机会,让他自己把这些人集合起来,然后我们利用昆仑修行人的力量一举扫除。”

  教皇:“我的观点,只要这些人还忠于神圣教廷,能为我所用,就尽量为我所用,而你的想法是把他们彻底清除。也许都有道理吧,可是这样一来,等于放弃了神圣教廷在志虚大陆已经建立的根基。”

  约格:“那倒未必,神圣教廷在志虚大陆的对手是昆仑修行人,此举可以消弱对手的力量同时清理内部的毒瘤,是一举两得。……最好的打算,不要等到昆仑修行人获得彻底的胜利,最关键的时刻我们自己动手,这可以让邓普瑞多大人去做,神圣教廷从中能够获得最大的利益。”

  教皇:“那么最坏的打算呢?”

  约格沉吟道:“那就如教皇陛下所担忧的,神圣教廷在志虚大陆取得的一切可能需要重新开始。但是我认为,丧失一块本不属于我们的领地,能够换得我们自身的团结与稳定,也是值得做的事情。……当然,最好不要出现这种结果,我也有把握避免。”

  教皇长叹一声:“约格,这是你我之间第一次在重大问题上的分歧,我有我的想法,你有你的做风,既然选择了你继承神圣教廷的精神领袖地位,我应该支持你,你还是需要按照你的风格来做。……事已至此,希望你一切谨慎,并且主动与邓普瑞多大人沟通。”教皇的想法与约格不一样,但是却选择了支持他。

  约格:“我会一切谨慎的,今天就会去找邓普瑞多大人沟通。”

  离开教皇的私人书房后,约格来到最高神学院图书馆一间小阅览室中找到了邓普瑞多。邓普瑞多看见约格,开口很直接:“首先恭喜约格大人升任枢机红衣大主教,这意味着神圣教廷未来的希望!你来找我,是为了福帝摩的事情吗?”

  约格很谦虚的答道:“神奇睿智的圣邓普瑞多大人,我的来意您已经知道了,就是为了福帝摩的事,我将他贬为志虚大主教,教皇陛下有不同意见,不知您怎么看?”

  邓普瑞多:“我能理解陛下的想法,但是不论从我的角度还是大人您的角度,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明智的决定。……只有让他远离神圣教廷的中枢,你才能真正控制神官议会,而我也认为他不再适合掌握教廷的龙骑军,去志虚也许是一个命运的归宿。”

  约格若有所思的问:“那么您认为这是一个什样的归宿呢?”

  邓普瑞多:“如果他知道自己怎样才能避免犯错,那将是一个令人欣慰的归宿,如果他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那将是一个令人惋惜的归宿。……我唯一感到担心的是,神圣教廷在志虚大陆传播上帝福音所做的一切努力,会毁于此人之手,上帝的子民会再度陷入迷茫。”

  约格:“您的担心与教皇大人是一样的

  如果福帝摩真的令我们惋惜的话,您愿意去志虚大陆处理一些事情吗?”

  邓普瑞多:“你放心,如果真有必要,于公于私,我都义不容辞!……约格大人,我能给你提个建议吗?”

  约格:“请讲!”

  邓普瑞多:“福帝摩大人任志虚大主教的消息,你应该立刻通知昆仑修行人,同时也单独通知那位情圣骑士与主教杀手白少流。”

  约格笑了笑:“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明天我就将拜访特伊城堡。”

  邓普瑞多看着他,似乎想从他的笑容中看出点什么来,过了片刻点头道:“以枢机红衣大主教的身份,在这个时间到特伊城堡做客,我佩服你的胆略!”

  就这样,约格来到了特伊城堡,他随身仍然带着两个无敌战阵,平常就是随从的打扮,那是他手下最精锐的私人卫队,所有的职责就是负责他一个人的安全。听说是神圣教廷的新任枢机红衣大主教来拜访,特伊城堡中刚刚与教廷大军做战的人们对他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可白少流却下令开门迎接。

  一进张灯结彩的特伊城堡,约格就觉得气氛怪怪的,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隐藏着敌意,空气显得有些紧张,他的卫队也感觉到这种气氛,不自觉的也在紧张戒备。约格好像根本不在乎,风度翩翩笑容可掬,一进大厅首先和伊娃打招呼:“美丽的女士,您还是如此魅力四射!在这里见到你是我的荣幸。”一抬头又看见了连亭,又向她示意道:“连亭小姐,我们又见面了,您的容颜比当初更加动人!”

  夸女人长的漂亮,是阿拉丁人的习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