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索道红尘逃劫苦(1/2)

加入书签

  041、索道红尘逃劫苦

  顾影有些感兴趣的看了小白一眼,似乎对他说出的那番话很赞许,微微沉吟着说道:“不能完全说是幻想,应该是他们对这个世界的信仰!其实人都是有信仰的只是自己不明百,他信仰的不是上帝,而是冲破所有压抑纵欲的世界,那个世界就是他的天国,隐藏在灵魂中。你说怎么解决?也许可以去看一个心理医生,也许可以去修道参禅。”

  白少流:“你在西方待过,在过去古代的时候,人们拿这种人狼都怎么办?”

  顾影:“当成黑暗生物,人道消灭!”

  白少流打了个寒战:“杀了算了?这也算人道?”

  顾影:“确实血腥而且没有人性,其实应该有别的办法的。你有空就多帮帮他吧,比如我每天早晨练习的这种方法对他可能有些效果,面对大海调整呼吸,将整个精神融入到海天一体再慢慢的收回来,能体会到那种奇异的力量沟通,但它却不会把你控制。”

  白少流:“很神奇啊?你能不能仔细说一说,比如心法口诀之类的?”

  顾影:“心法口诀?这套仪式不讲究这些。我不必仔细说,他学过那种仪式,应该能听明白的。”

  白少流:“那我把他领来,你亲口告诉他不是更好吗?”

  顾影的脸色一寒:“那是你的事情,我没兴趣和那种人打交道。”

  白少流:“行,不打扰你就是了,我自己跟他说去。”

  顾影看着白少流像是在思考,过了一会才说:“你和那种人打交道也要小心,如果他真的堕落,就很难挽救了。”

  白少流:“堕落?”

  顾影:“灵魂的堕落,也是一种仪式,它可能是自发的,在错误的力量唤醒之后。说你能听懂的——他信仰的不是上帝,但还不清楚自己在追求一种什么样的存在方式。假如有一天,他想要的是女人、金钱,你说这个人会变成什么?”

  白少流:“很多人都想要这些呀?我也想赚钱娶媳妇,没觉得自己的灵魂堕落了。”

  顾影轻轻的瞪了小白一眼:“我们说的不是一个意思,是人就有欲望这不奇怪。但是彻欲望底控制灵魂,操纵所有的行动,连动物都不会这样!经过这种仪式可以获得更强大的力量,等于把灵魂出卖给魔鬼,所以称之为堕落。”

  白少流:“还真有鬼呀?”

  顾影:“我说的魔鬼不是你说的鬼!魔鬼潜伏在心中,潜伏在欲望里,当欲望膨胀毫无节制的控制整个灵魂时,魔鬼就占据了人心,人就堕落成黑暗的生物。没有获得超常力量的人,一样也会堕落,否则世上不会有监狱,宗教中也不会有地狱。”

  白少流:“明白了,说来说去又说回去了,不就是发疯吗?只是疯狂的形式不一样!咦,你刚才所说的吸血鬼又是怎么回事?”

  顾影:“他们的信仰就是——永生!”

  白少流:“永生也不算鬼呀,东方大陆还有道士修长生呢。”

  顾影:“为了永生不惜一切,放弃光明,可以牺牲其他人的生命,这就是灵魂的堕落。道士会为了长生杀人吸血吗?会不惜一切吗?我知道其实许多人修一世长生不可得,只是为了一种感悟超脱。”

  白少流:“道士当然不会了!……不谈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你说你没有太多的办法帮那个狼人,那么洛小姐……”

  顾影打断他的话:“洛兮不会有任何问题,你就放心好了!这么和你解释吧,我就像一个老师教学生做题目,正确的答案只有一个,我可以教给她。有人做错了,错误的答案却有很多种,我这个老师也不可能都清楚那些人是怎么错的?”

  小白心中道:“我要把人领来给你看看你又不愿意,当然不知道别人怎么把题目做错了。算了,不问你我还可以去问白毛,白毛本事那么大肯定有更好的办法。”口中却说:“谢谢你了顾小姐,打扰你这么长时间真不好意思!”

  顾影:“很久没有和人说这些了,你不必客气,是你因为担心洛小姐才会来找我的,所以我才对你说了这么多。现在放心了?”

  白少流:“放心了!对了,洛小姐的行程你都清楚,她今天出不出门?”

  顾影:“今天洛小姐不出门,前几天太累了需要休息。怎么,你有事想请假?”

  白少流:“是的,我想去马场看看。”

  顾影:“又去看你那头驴?请假不要问我,你给罗部长打个电话,应该没问题。”

  “那个洛水寒,恐怕活不了太长时间了,他自己心里也清楚。听你说他现在做的那一切,很明显是在安排后事,你这个小傻子还没感觉出来,亏我刚刚还夸你聪明,真的需要好好练练了!”这是在马场的草坡上,白毛对小白说的话。

  小白差点叫出声来:“你说什么?洛先生要死了!”

  白毛鼻孔出气:“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人总会死的,除非他能飞升成仙。你好好想想,如果他不是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有些事用得着那么急吗?”

  白毛说的话很

  有道理,小白仔细回想了洛水寒回国之后的所作所为,也不禁渐渐醒过味来,看来洛先生可能真的时日无多了。洛水寒的身子怎么样白少流不清楚,但他的气色确实很不好,而且自从他回国之后的心态也不对,让人感觉很是苍凉。小白心中也不禁有了苍凉之意,不仅仅是为洛水寒,也是为洛兮——如果这是真的,这位纯真的少女不久就要成为无依无靠的孤儿了。河洛集团庞大的财势可能会保障她的衣食无忧,同时也能将她卷入人间种种险恶的陷阱。

  白少流来找白毛本想请教修行道法,怎么谈起了洛水寒的生死?事情是这样的——

  小白请假打车来到马场,有工作人员专门陪着他打开黑驴的马厩,一面还以好奇的目光不住打量这位养驴的贵宾。白毛看见小白就问:“你来取我的血,怎么连个瓶子都不带?”

  因为有他人在场,小白以心念答道:“怎么一见面就惦记这件事?今天不放你的血,试验结果明天才出来,如果见效下次就要放血了。”口中同时说:“我给你带花生米了,五香的,一共两斤多,全部放在食槽里面了。”

  工作人员瞪大眼睛道:“白先生喂它吃花生米?那也不用炒熟啊!还是五香的?生的就可以了!畜生的口味哪有这些讲究?”

  小白笑道:“我这头骏马可不是一般的畜生,你没发现它的与众不同。”

  工作人员:“发现了,早就发现了,我从来没见过与它一样的马。……白先生要骑马吗?我这就去准备缰绳和马鞍。”

  白少流:“不用了,我就带它出去溜溜。”说完一招手,带着白毛走出马厩,就和溜狗一般,看得工作人员目瞪口呆。马场中有不少人正在练习骑术,忽然看见有人领着一头驴背手走过,纷纷侧目,有人一走神差点没从马上摔下来。小白从骑马场中走过,身后留下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