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已经布满了汗水,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这时,我朝着梁朝生所在的位置看去,正好看到他脸淡笑的看着我,手拿着两个穿着怪寿衣的稻草人,手则是拿着根细小的银针。

  看着那根银针,我整个人心充满了恐惧,同时,我心更是不解,这到底是什么妖术?

  那银针扎在稻草人的脑袋之,竟然会在我的身发生这么诡异的事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种疼痛,现在想起来,我的身体都是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了起来。

  我看着梁朝生朝着我走来,我的身子连忙缩了缩。

  “小家伙,别害怕,我只是让你稍微感受下罢了,没事儿吧?”闻言,我并没有说话,而是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梁朝生。

  此刻,我心竟然是莫名其妙的升起了股杀意,如果可以,我会毫不犹豫的直接杀了面前的这个家伙。

  对于我散发而出的杀意,梁朝生似乎并没有半点儿的在意,而是直接出声,对着我道:“只要你好好儿的跟我合作,以后你再也不会尝到刚刚的那种痛苦,如若不然”

  说道这里,梁朝生将目光落在了他手的那根银针面,此刻那银针不断的被梁朝生的两根手指搓的滚动了起来。

  我的背脊之顿时升起了股寒意,此刻的我心陡然定,看着面前的梁朝生,沉喝道:“要我帮你可以,你们挖坟的时候我要在场。”

  对于我提的这个要求,面前的梁朝生顿时微微愣,我看到梁朝生的眉头紧皱了起来。

  “你在跟我谈条件?”

  阴沉的声音自梁朝生口传出,那双幽冷的双目盯着我,似乎是想要从我的脸看出点儿什么来样。

  我这么和梁朝生对视,看着梁朝生深思的样子,我露出了抹不屑的淡笑。

  “怎么?你还怕我能够翻出什么大浪?”

  说着,我也是从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的泥土,静静的等候梁朝生的回答。

  我看到梁朝生的瞳孔微微缩了起来,还在我身不断的打量,此刻的我并不觉得这家伙啰嗦,相反,我的心更加的沉重了起来,因为这是个行事无谨慎的家伙。

  算面对我这样毫无缚鸡之力的人,他都是要再三的确定保证样,这样的人,最为恐怖。

  最后,梁朝生紧绷的表情微微松,看着我笑道:“可以,到时候保证你在场,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较是整个村子唯的个知识分子,这银针可不能多用,次数多了,会把人弄成傻子的。”

  我看着梁朝生那张布满笑容的脸庞,但是此刻的他在我的心如同是个恶魔样,我能够听到那话语之浓浓的威胁以为。

  他是在警告我不要乱来,不然他的银针将会第二次,甚至第三次的插进稻草人的脑袋之。

  我深吸了口气,直接问他,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什么时候动手?

  梁朝生脸的笑容更甚,随后出声告诉我,说明天晚动手,而到时候让哦见机行事好。

  我点了点头,很明显,现在梁朝生并不愿意给我多透露任何行动的信息。我问梁朝生我怎么回去?要是被发现怎么办?

  他笑了笑,告诉我说我爸在后山守坟,刻不敢离开,至于夏陌,她因为和白僵战斗,受了重创,进入了深度疗伤的状态。

  所以不会有人发现我出来过,说完,不等我反应过来,我便是看到梁朝生的手指朝着我的眉心点。

  顿时我整个人便是仿佛失去了意识样,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正趴在奶奶的房间,也是我之前所在的位置,而之前发生了那切却是如此的真实,犹如身临其境般。

  但是当我使劲儿的回想之前我所在的那个山洞是什么地方?又是从那条路走到那山洞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脑子里面片空白,根本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连忙低头看了看自己身的衣服,面还有着些许的泥土,我心惊,这证明我之前的确是出去过。

  这个时候,我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夜空,然后看了看试讲,竟然已经凌晨五点了,距离天亮也快了。

  而我爸却还没有从后山回来,我的脑海之,全是之前所发生的事情,而此刻,我心却是有些好。

  梁朝生既然有如此直接威胁我的手段,为什么不敢拿出来用呢?这个手段,完全是可以彻底的制住我,以此来威胁我爸。

  难不成说,梁朝生知道用我来威胁我爸没有作用?想了好会儿的时间,我真的只能想到这样的个可能。

  我再次回想起了那短短不足十来秒的痛苦,那种感觉,令的人心颤栗,简直连想都不愿意去想了。

  没有点儿睡意,索性我将心的事情放下,盘坐在了旁,开始按照夏陌给我的那本引气法门,去感受周边天地之间的灵气。

  这坐是直接到了天亮,但是我并没有半点儿的收获,我知道这个东西是急不来的。

  我先是看了眼奶奶,发现并没有什么情况,然后出门洗漱了番。

  在我刚好弄完之后,我爸从后山回来了,他的脸色沉重的可怕,问我昨晚出什么事儿没有。

  我连忙摇了摇头,说没事儿,不会儿,夏陌也从房间里面出来。

  我爸直接走进了奶奶的房间,说先给奶奶入土为安,但是我爸说并没有给村子里面的人通知的意思。

  现在天色还早,没人,我爸让我找袋子将奶奶的尸体装起来,直接带到祖坟,葬在爷爷之前的那个位置。

  我爸并没有多说什么,我也不问,找了个袋子,我爸直接将奶奶的尸体装了进去,然后扛着奶奶的尸体朝着祖坟走去。

  将奶奶下葬之后,我和我爸直接回了家,爷爷走后,奶奶也走了,顿时整个家显得空荡荡的。

  我爸让我自己弄饭吃,他要去休息下,晚还得继续守坟。

  途我看了下夏陌的脸色,红润了很多,我问夏陌还有没有事?夏陌告诉我,她也算是痊愈了。

  对此我总算是放心了很多,这天过的还算快,也没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

  天快黑的时候,我爸便是起身,准备朝着爷爷的坟墓走去,但是刚走到院子门口,道黑影瞬间自夜空之浮现了出来。

  见状,我爸整个人瞬间掠出,朝着那黑影追了去,在我爸身形消失的片刻,夜空之竟然是再度有着两道身影。

  其道身影身形直接化作道残影,朝着夏陌冲击了过来,正是那白僵,夏陌的面色骇然,对我说了句小心,夏陌的身形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而看到这阵容的瞬间,我心也是陡然已经,看来梁朝生是准备动手了,白僵将夏陌整个人直接缠住。

  而剩下的最后名黑袍人也是骤然朝着我掠来,这家伙速度快不说,实力也无的强悍。

  我几乎来不及反应,他便是直接手抓住我的衣领,将我整个人都是提了起来。

  我看准和黑影的眼神和老尸匠有些不同,所以我判定,这家伙是梁朝生。

  下刻,我感觉到自己的周身传来股劲风,这黑袍人在抓着我的领子,或者说将我整个人夹在胳膊下,快速的消失在了我们家院子。

  我听到身后传来夏陌的喊声,但是此刻的她恐怕是脱不了身。

  再度出现的时候,我发现已经到了爷爷的坟墓面前,这时,黑袍人露出了他的样貌,是梁朝生。

  梁朝生二话不说,开始挥起来锄头挖爷爷的坟墓,片刻的时间,我便是看到了爷爷的棺材。

  而看到棺材的瞬间,梁朝生快速的避开,让我去打开棺材板,将爷爷背出来,放到十米开外。

  这会儿,我心来不及犹豫,因为我看到梁朝生的眼神无凌厉,这种情况,不能触他霉头。

  我将爷爷的棺材打开,顿时看到爷爷无端详的睡在棺材里面,说来也怪,我记得爷爷下葬的时候,明明面目狰狞的。

  我看着那隔得老远的梁朝生,直接下去将我爷爷从棺材里面背了起来,我惊骇的发现,爷爷的尸体并没有半点儿僵硬的感觉,反而非常的软,只不过身体片冰冷罢了。

  我将爷爷的尸体放好之后,再次回到了梁朝生的身边,此刻我发现爷爷的棺材已经被他从棺材坑里面取出,看来这家伙也是深藏不漏。直接个人将棺材弄了起来。

  而梁朝生此刻则是不断的挖着下方本来属于爷爷的棺材坑,面容之尽是兴奋的神色。

  铛!

  顿时,阵刺耳的声音传来,这种声音,好像是锄头挖到了石头样,这时,我看到梁朝生快速的刨动了起来,我连忙去看。

  在梁朝生的脚下,竟然是有着口石棺浮现了出来。

  看下面

  41棺聚血煞

  看着下方出现的那石棺,我的心也是充满了震惊,这下面,竟然是口石棺?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次看到石棺这种东西,然而,这并不是最让人惊讶的,我看到在那石棺的周边,那些泥土竟然是呈现出阵暗红色的样子。

  我突然想到了次在爷爷棺材下面浸透出来的那些鲜血,后来这些鲜血沉入了泥土之。

  让我颇为怪的是,那石棺面,竟然是没有沾染半点儿,石棺面倒是很普通,极为的光滑,并没有任何的修饰。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面前的这口石棺,心里面却是生出了种极为古怪的感觉,仿佛这棺材之,有着股力量在牵引着我样。

  我看向旁的梁朝生,发现他的双眼之似乎冒着阵精光。随后,梁朝生兴奋的将那些泥土弄开,整个石棺的棺材盖子都是露了出来。

  而此刻的梁朝生也直接将那锄头扔到了边,随后只手掌直接搭在了这石棺的棺材盖子面。

  看到这幕,我的身形连忙后退,现在的我根本不知道这石棺之到底是什么,也不清楚开棺之后,会是怎么样的场景。

  所以,我选择站远些,只要能够看到棺材里面的切行了。

  随着梁朝生的手搭在了棺材盖子,我也是看到梁朝生整个人面色之,有着青筋浮现,仿佛是想要打开这棺材盖子,极其费劲样。

  而梁朝生还在不断的用力,我听到那石棺之传来阵咯咯咯的声音,闻声的我心凝,梁朝生将石棺撼动了?

  在我心震撼的同时,那阵咯咯咯的声音却是越发的响亮了起来,我的心脏明显开始加速。

  说实话,擅自答应来背走爷爷的尸体,我心充满了许多不确定的因素,当然,其最重要的点,便是不想承受那种非人的痛苦。

  其次,对于爷爷棺材下面的东西,我的心同样不是般的好,这位正主,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此刻,我眼睛死死的盯着那石棺之,此刻我看到那石棺的棺材盖子已经开始缓缓的被梁朝生抬了起来,露出了丝很小的缝隙。

  而在这缝隙出现的瞬间,股恐怖的气息陡然自其瞬间冒腾了出来,我的瞳孔缩,那仿佛是股气流,而且还有颜色,这颜色看着无的诡异。

  竟然是那种乌黑的暗红色,同样也是血色。

  而那梁朝生同样也是没有料想到会突然出现这幕,顿时间,我看到梁朝生的身形被这股气息逼的瞬间爆退。

  而且这气息来的太过突然,梁朝生整个人直接个踉跄,蹲坐在了地,看起来极为的狼狈。

  看到这家伙吃瘪,我想笑,但是又不敢。

  梁朝生连忙爬起身来,再次走到了石棺的旁边,这次,我看到梁朝生整张脸都是彻底的紧绷了起来,他围着棺材转悠了圈。

  下刻,这家伙竟然直接转过头,看向了我。

  “你过来!”

  梁朝生指着我,顿时沉声喝道,闻言的我顿时惊,心暗道声不好,这老家伙这个时候竟然还惦记着要拉我。

  不过当我对梁朝生那凌厉又带着威胁的眼神,我只好踏步朝着梁朝生走去,走到了梁朝生的身边,我问他加我来干嘛?

  梁朝生指了指面前的这石棺,随后直接出声说道:“跟我起开棺。”

  随着梁朝生话音落下,我差点儿没被吓的跳起来,刚刚那气息的强悍我已经见识过了,连梁朝生都是会被这恐怖的气息逼退,这家伙竟然让我来和他起开棺?

  这不是将我往鬼门关推吗?我顿时摇头拒绝,说我根本承受不了棺材里面那股气息的冲击,这完全是让我送死。

  但在我说完,看向梁朝生的时候,我看到这家伙的嘴角之泛起了抹冰冷的笑容。

  “那么,你是选择冒险搏呢?还是选择痛不欲生。”

  梁朝生那带着股戏蔑的声音自口传出,然而看着梁朝生脸的笑容,我整个人身躯却是猛然颤。

  我面色微凝,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梁朝生,但是我心紧骂了这老家伙祖宗十八代了,妈的这个老王八蛋,看来是吃定我了。

  “好,我跟你起开棺。”

  我几乎是摇着牙关,出声对着梁朝生说道。梁朝生也是露出了脸意料之的表情,随后让我将手搭在石棺的棺材盖子面,会儿直接用力,用自己最大的力气。

  说完之后,梁朝生也是将双手搭在了棺材盖子面,随后,我看到梁朝生开始用力,而我自己也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要是被这家伙看出来,恐怕后果只会更加的不堪设想,我顿时发出了全身的力气,和这梁朝生开始将这棺材盖子抬开。

  刚刚那阵咯咯咯的响声也是再次传了出来,下刻,我能够感觉到这石棺的棺材盖子正在缓缓的升。

  而我也开始做好了准备,要是棺材之的那阵暗红色血气冒出来,我估计便是要被这恐怖的血气给轰击的倒飞出去。

  但是随着这棺材盖子不断的被我和梁朝生抬起来,我竟然惊骇的发现,并没有出现之前梁朝生所出现的那种情况。

  “喝!”

  声轻喝自梁朝生的口传出,我感觉到手的棺材盖子猛然颤,竟然是被梁朝生这个家伙瞬间掀了起来。

  石头做的棺材盖子,而那棺材盖子被掀翻的瞬间,我和梁朝生二人的眼睛都是瞬间朝着棺材之看去。

  当看到眼前这幕的瞬间,我和梁朝生两个人的眼神之,都是布满了难以置信的震惊,因为在这石棺之,竟然是充斥着那种暗红色的血气。

  不错,整个棺材里面都是这样的诡异血气,连梁朝生的眉头都是紧皱了起来,他的双眼微凝,死死的盯着棺材之。

  而我自然是不懂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沉默了片刻的时间,梁朝生终于是低声喃喃。

  “棺聚血煞?好大的手笔,好大的手笔啊!”

  我能够听出梁朝生的声音之有着阵说不出的惊讶,他显然也是被眼前的这幕给震惊到了。

  至于什么棺聚血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但从梁朝生的口,我知道这东西应该不是什么地摊货。

  而我也是看着棺材之的这些血气,这些血气在棺材之不断的流转,将整个棺材都是填满了。

  犹如条条灵蛇般,在棺材之纠缠着,而刚刚梁朝生便是在这东西的手吃瘪的。

  而且,此刻的我能够从棺材之的这些血气之,感受到股及其磅礴的力量。

  我看着这些血气,心却是升起了阵疑惑,怎么之前梁朝生自己开棺被这些血煞攻击了,而我和梁朝生起开棺没有呢?

  我看了看自己的身,想要看看是不是我的身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但是看了好会儿,我发现并没有。

  而且梁朝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拉我来起开棺,这家伙难不成知道这棺材之的某些玄机吗?

  在我心闪过种种猜测的时候,我发现棺材之的那些血气开始有变化了。

  流动的速度似乎变得加快了起来,而随着那些血气加快,我的眉头陡然皱,因为我发现在这些血气的下面,似乎哈有东西?

  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这可是棺材,装死人的,怎么可能只装这些血煞呢?我目不转睛的盯着棺材之,想要看看棺材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42棺材中的我

  身边的梁朝生似乎也是在关注棺材之那流动的血煞,这时,我看到梁朝生的脸,有着抹阴冷的笑容出现。

  “这么多的血煞之气,还真是笔诱人的财富啊,我是不是还得多谢你们李家?”

  此刻,梁朝生自言自语的出声说道,而我根本不去接这家伙的话,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过片刻的时间,我便是看到梁朝生的手,多出了个玉瓶。

  这玉瓶出现的瞬间,我的心便是微微愣,这家伙又想干嘛?

  不等我多想,我看到梁朝生的手,再度出现了张符篆,取出这符篆之后,我看到梁朝生直接伸出根手指,将那玉瓶的底部戳破,而后将手的那符篆贴在了玉瓶之。

  梁朝生手的动作开始不断的变换,口也是不断的念念有词,阵忙活之后,我看到梁朝生直接将手的那玉瓶对准了石棺之。

  “收!”

  声轻喝传出,顿时,我发现那玉瓶之竟然是传来了股吸力,而那棺材之的血煞之气也是快速的朝着玉瓶之蜂拥了过来。

  看到这幕,我整个人心都是猛然惊,这他娘的老王八蛋想要将这些血煞之气全部收走?

  虽然我不怎么清楚这血煞之气是什么玩意儿,但是我知道,这东西要是落在了梁朝生的手,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此刻的我已经顾不得那什么痛不欲生的威胁,整个人直接朝着梁朝生扑了过去,准确的说,是梁朝生手的玉瓶。

  “你个老王八蛋,给我住手。”

  我口低吼声,我现在心只想阻止的这梁朝生,但是这家伙似乎早对我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