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次我在阴葬天坑之抓了不少的凝魂草,现在还剩下20多株,所以消耗了三株对于我来说,还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而且当时在拍卖会的时候,我并没有将这东西拿出来拍卖,我觉得这玩意儿可是有价无市的,留着总卖了好,不过等我实在是没有灵石的时候,也不妨可以考虑弄些出去卖。

  “呼!总算是好了!”

  从床站起身来,我单手翻,嗜直接出现在了我的手,而我随着我呼唤剑灵也是在脑海之和我对话。

  以前的我总感觉自己脑海之在想些什么,剑灵都知道,但是自从弄了那什么契约之后,那种感觉消失了,倒是我随时都知道剑灵在想写什么。

  “主人,契约生成之后,我无法主动和您对话,只有您同意了之后,我才能和你对话!”

  这个时候,剑灵也是对着我解释了下,我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过来,不过这样才是我想要的结果。

  收起了长剑,我也是直接踏步走出了这房间之,打开门的瞬间,我顿时看到在我的门口站着两道身影。

  而在我出现的瞬间,二人的俏脸之,顿时浮现出了抹惊喜,随后我看到二人似乎都是要朝着我扑了过来。

  不过看到黄小仙的动作,夏陌也是微微顿,最后黄小仙的身子扑进了我的怀。

  “你这小混蛋,差点儿没吓死我!”

  黄小仙的拳头在我的胸口锤了下,顿时传来了幽怨的声音,我有些尴尬的看了眼夏陌,发现此刻的夏陌将头转向了边,但是刚刚夏陌脸的那焦急之色却不是佯装出来的。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我这不是好好儿的吗?”

  我微微松开了黄小仙的身子,虽然这也是个绝色佳人,但是或许是因为夏陌在的原因,我并没有以前那么放得开!

  “你还好意思说,你知不知道,你整整昏迷了半个多月!”

  黄小仙退后了两步顿时出声对着我说道,闻言的我心也是阵惊讶,这么久?

  “小仙姐说的没错,你昏迷了17天,要是你再不醒过来,我恐怕要违背那前辈的话,前去找师尊了!”

  旁的夏陌也是点了点头,顿时出声说道,夏陌还是以前的样子,脸的表情很少,但是我能够看出她眼神之的担忧。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随后出声:“让你们担心了!”

  随后我也出声问夏陌,她口的那前辈是谁?而黄小仙也是告诉了我,说之前她去找过尹老了,尹老说这是我的个劫难,必须自己度过,所以黄小仙也是拦住了夏陌前去找她的师尊。

  说道夏陌的师尊,我次在青城宗见过,乃是个绝对强悍的人物。

  “对了,现在道盟的情况怎么样了?”

  想到了道盟,那天我彻底的昏死了过去,所以对于道盟的情况,我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黄小仙看了看我,随后出声对着我说道:“走,去议事大厅说!”

  461奇怪的人

  461怪的人

  到了议事厅,我看着面前的黄小仙,而这个时候黄小仙和夏陌也是径直的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在我心有些疑惑的时候,黄小仙也是笑了笑,出声道:“你昏迷的这段时间,我哪儿有心思去管理道盟的事,直接全权交给了那郑秋,我告诉他,只要不是道盟生死存亡的事情,不用来找我!”

  说完,黄小仙也是摊了摊手,告诉我说她已经传音郑秋了,会儿到,我有什么想知道的,直接问郑秋是了!

  我点了点头,看来黄小仙这甩手掌柜做的我还专业,坐在议事大厅里面等了会儿,郑秋便是到了。

  “见过盟主,二位姑娘!”

  到了议事大厅的郑秋对着我和黄小仙二人行了礼,郑秋乃是个明事实的人,虽然面前的三人都很年轻,但是每个的实力,都足以碾压他了。

  所以,面对眼前这三位的时候,郑秋知道最起码的尊重,那是对于实力的尊重!

  “郑护法,听说我不在的这段时间,直都是你在帮忙打理道盟的事宜?”

  看到郑秋,我点了点头,出声对着郑秋询问,在我说完,郑秋则是连忙抱拳,对着我道。

  “回禀盟主,之前黄姑娘说盟主正处于疗伤阶段,她需要护法,所以将道盟切事物交给属下打理。”

  闻言,我心也是暗自松了口气,同时有些欣慰,郑秋在管理面的能力的确是不俗,而且对于道盟或者说对于我的忠心也是可见的。

  “这段时间,辛苦郑护法了!”看着面前的郑秋,我也连忙出声慰问。

  “这是属下应该的。”郑秋再度对着我抱拳。

  而我这个时候也是让郑秋直接找个地方坐下,别站着了,等郑秋坐下之后,我便再度开口,对着郑秋询问。

  “郑护法,这段时间,不知道道盟现在是什么局面?可有那抗天者的消息?”

  连将我心的疑问说了出来,而郑秋的脸也是微微变得严肃了起来,随后跟我汇报。

  经过这战,道盟应该算是战成名了,消息传了出来,而因此也是引来了诸多的投靠者。

  紧接着,郑秋给我汇报了道盟这战死伤的人数。竟然死了五十多人,听到那个数字,我的心还是不由阵悲痛,不管怎么说,这些人都是在维护道盟的战斗之丧生的。

  而且这个数字,占据了道盟弟子人数的三分之。本来道盟的弟子经过发展,也才百多个,这下竟然死了五十多个。

  在我的询问之下,郑秋告诉我,说伤亡的人,家有家属的已经发了慰问补贴,然后是这段时间,道盟新添了近百人,而且其有十人都是凝婴境的实力,更甚至,有着三名二气凝婴境。

  “还有个三气凝婴境的强者!”

  说到最后,郑秋的语气微微顿了顿,随后对着我出声说道。

  闻言的我心微微惊,因为我没有想到,竟然还有名三气凝婴境的强者加入我道盟?连我自己都是有些诧异,而这个时候,郑秋也是直接出声。

  “对了盟主,那钟先生说,你要是出关,希望你能单独见他面!”

  听到郑秋的这句话,我的眉头也是微微皱了起来,随后我看向了面前的郑秋,问他对于这位钟永相怎么看?

  而在我问完,郑秋自己都是眉头微微紧皱了起来,沉吟了片刻的时间,郑秋出声:“既然盟主问,那属下说实话了!”

  顿了顿,郑秋也是紧跟着出声:“属下当时见到那钟先生的时候,第感觉是此人的身,有着股浓郁的怨气,当时属下还吓了跳!”

  “而且,钟先生到了之后,点名的要见盟主你,我只好告诉他,盟主在闭关,而后我给他安排了个住处,之后我没怎么见过那钟先生了,因为他吃饭都是有人给他送过去,基本不出来。”

  听到郑秋给我说完,我的心也是微微愣,光是听郑秋这么说,这钟永相似乎是有些怪异,但是郑秋有给我说,他在此人的身,并没有感受到对道盟的敌意。

  既然郑秋的这么说了,那么证明此人进入道盟,应该是有着什么目的,但是又没有对道盟的敌意,这个时候,我心也是微微好了起来,这钟永相到底是来道盟做什么?

  个三气凝婴境的强者,来我道盟,又会有什么样的目的呢?

  这个时候,我看向了面前的郑秋,随后出声:“郑护法,你现在去通知那钟先生前来见我!”

  不管怎么说,个三气凝婴境,都值得我去拉拢,不过这之前,我也必须要弄明白,这家伙的些底细,贸然的相信名三气凝婴境,并不是什么好事。

  “对了,等我见过了这钟先生之后,新加入道盟的凝婴境,我都要见面!”想到这里,我也连忙对着郑秋说道,说完,郑秋方才是下去了。

  “我们要不要回避下?”看到郑秋离开之后,旁的夏陌也是直接出声,对着我说道,闻言的我笑了笑,对着夏陌摇了摇头。

  “不用,正好你们也可以帮我看下这位三气凝婴境的强者,三个人起看,总我个人要强!”

  说完之后,我便是坐在议事大厅之等待了起来。

  没会儿的时间,郑秋便是带着名满是胡须的年男子到了议事大厅之,看到这男子的瞬间,我的眉头紧皱了起来,这人给我第眼的感觉是沧桑,无的沧桑。

  而正如郑秋所说,此人的身,有着股极为强烈的怨气,准确的说,用杀气来形容或许会更加的强烈。

  这是不知道到底什么事情,使得这位三气凝婴境的强者这般怨恨,而且看这人的年纪,竟然不大,应该也是在四五十岁这样的年纪,这种年纪到了三气凝婴境,这等天赋也并非寻常。

  但是这样位强者,却显得这么的落魄,其定然是有所原因。

  “盟主,这便是钟道友!”

  “钟道友,这便是你直要见的盟主!”

  郑秋带着那钟永相到了议事大厅之,也是出声介绍,而在这个时候,那钟永相却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我,随后出声:“你是道盟的盟主,我看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脸的表情并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我能够听出的是,这钟永相口吻之的抹失望,这家伙似乎对我的期望挺高。

  而在钟永相话音落下的瞬间,旁的郑秋眉头皱:“钟道友,请你说话自重,道盟代表的可是我们整个道盟!”

  很显然,对于钟永相的口吻,连郑秋都是感觉到了丝不爽,随后颇为愤怒的出声,但是对此,我却是微微罢手。

  “无妨,钟道友继续说!”

  听到我的话,那郑秋方才是冷哼了声,随后站到了边,而后那钟永相也是看向了我,出声说道:“难道我说错了吗?区区个元丹境巅峰罢了,我还以为多大的本事,算了,这道盟不待也罢!”

  这次,钟永相似乎更加的肆无忌惮,直接出声,说完之后,罢手便是要转身离去,而那旁的郑秋则是无的愤怒,看着钟永相。

  “钟道友,你过分了!”

  然而,钟永相似乎根本没有理会郑秋的意思,径直的朝着外面走了出去,这个时候,我的眉头微微皱,随后出声说道。

  “你信不信,你要是踏出了这道大门,你踏入四气凝婴境的希望,可以说等于零,你神魂之的缺陷,或许再也没有机会得到弥补了!”

  随着我声音传出的瞬间,那钟永相的脚步也是微微滞,身形瞬间停留了下来,随后,转过身看着我,那眼神之却是布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看到看到这幕,我也是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而这切,都是刚刚黄小仙传音给我的,她看出了这钟永相身的缺陷,而钟永相的神魂之,似乎存在着某种很严重的疾病。

  至于其余的东西,恐怕得这钟永相慢慢说出来了!

  “你怎么知道的?”

  钟永相死死的盯着我,用那极度疑惑的声音对着我询问,而这个时候的我站起身来,随后出声说道:“你想知道?和你样,我其实也想知道,你为何会到我道盟来?”

  说完,我脸淡笑的看着面前的钟永相,这个时候,钟永相微微叹了口气,随后看向了身边的郑秋,还有夏陌和黄小仙二人。

  看到这幕,我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随后直接出声让郑秋先下去忙,至于夏陌和黄小仙也是暂时离开了这议事大厅。

  我自然是丝毫不怕这钟永相会不会突然对着我出手,因为算他突然出手,黄小仙也来得及制止这个家伙。

  “好了,现在没人了,你可以说说你为何会找到我道盟了?甚至还点了名的要见我!”

  我看着面前的钟永相,顿时出声询问!

  462目的

  462目的

  随着我声音落下,我的眼睛便是死死的盯着面前的钟永相,因为此刻,我必须要用心的去查探,这家伙到底有没有在说谎!

  这个时候,面前的那钟永相微微叹了口气,脸那冰冷的表情也是彻底的变成了种无助。手机端

  “我是个老人家介绍我来找你的!”

  随着钟永相说完这句话的瞬间,我也是微微愣,因为钟永相的这句话,实在是有些令我想不明白了。

  竟然是名老人家介绍他来找我的?这老人家是谁?而且为什么要他来找我呢?这很令人费解了!

  我看着面前的钟永相,皱眉出声:“老人家?能不能说具体点?”

  而这个时候,钟永相也是出声将远远本本的事情告诉了我,说他本不是黔贵省的人士,乃是个宗门的天才弟子,年轻的时候,他的心人被宗门的少门主强行糟蹋,而得知了事情的他准备暗杀了那少门主。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那少门主的身边有着个护卫,当时他只能落荒而逃,逃脱之后,改头换面,准备在自己提升了足够的实力之后,前去报仇。

  而这流浪,是整整二十多年的时间,这二十多年,他无数次在生死之徘徊,但是好在自己天赋不俗,现在已经到了三气凝婴境的实力。

  然而,这对于自己想要报仇,似乎还差了些,也是说,他的实力不够!

  但是随着他慢慢的修炼,到了三气凝婴境巅峰的瓶颈,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神魂似乎受创了,准确的说,乃是因为自己强行突破凝婴境的时候,造成了神魂之的创伤。

  而这也是意味着,他的神魂受创,那么自己也无法进入那四气凝婴境,甚至更高的境界。

  他踏遍了很多地方,为了寻找能够弥补神魂的稀有宝物,甚至加入过好几个大宗门,但最终都是无所获。

  无奈的他只好继续寻找,而在前段时间,他遇到了名老人家,那老人家句话是道破了他身的缺陷,这使得钟永相好像是看到了丝的希望,当场给那老人家跪下了,丝毫没有三气凝婴境强者该有的傲气。

  而那老人家微微笑,只是出声告诉他,想要修复自己身的创伤,只能前来黔贵省的道盟寻找道盟的盟主。

  钟永相说,在那老人家说完之后,竟然是在瞬间的时间,没有了身影,钟永相待在原地久久无法反应过来,他可是三气凝婴境的实力,能够在他面前诡异般消失的,那得什么实力?

  回过神来的钟永相只能是按照那老人家的说法,找到了道盟,本来他对我是满怀期待的,但是看到我的瞬间,他眼看破了我的实力,个连元婴都没有凝聚的小娃娃,怎么可能帮助他恢复?

  而在他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他身的创伤也是被我直接道破,这才使得他再次停留了下来。

  听到钟永相口气将这些说完,我也是露出了抹淡笑,看着面前的钟永相,随后出声:“所以,你来找我,是为了让我帮助你恢复你神魂之的床,好让你在修炼的路继续走下去?”

  看着钟永相,我也是淡淡出声,钟永相说的这些事情虽然是有些荒谬,但是说的时候,我仔细的观察了钟永相,连剑灵也同观察,确定钟永相并没有说谎!

  “没错,这是我此行的目的!”钟永相点了点头,丝毫没有隐瞒的直接对着我出声。

  看着钟永相那迫切的眼神,我也算是多少了解了下钟永相,应该是个心直口快的人,而且本身心并没有什么心机。

  至于他身存在的那些怨恨和杀气,恐怕是这么多年心直都想要报仇,所以累积下来的东西,这种仇恨,说实话,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生死大仇。

  而钟永相能够这般隐忍二十多年的时间不忘,足以说明此人的心性乃是极为稳重的,但是二十多年的时间,对于个背负深仇大恨的人来说,还是有些长了,这也导致了钟永相迫切的提升实力,所以自身的神魂受到了创伤。

  “对了,你说的那个老人家长什么样子?”这个时候,我看着面前的钟永相,随后出声对着他询问。

  而当我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钟永相整个人竟然是瞬间紧皱眉头,露出了副冥思苦想的样子。

  整整想了好半天,钟永相无奈的出声:“之前没在意,现在仔细去回想,我竟然忘了那老人家的样貌了!”

  我心阵无语,本来我心多少有些猜测,谁会无缘无故的朝着我这道盟介绍人,我第时间想到的是尹老,随后想到了我爷爷。

  但是不管是谁,他都是为了我好,想要让我将这钟永相留在身边,毕竟只要钟永相恢复了自己神魂之的缺陷,那么他会在第时间突破自己的桎梏,抵达四气凝婴境,那样的话,我道盟将会再多名强者!

  所以我可以肯定的是,钟永相口的那名老者,知道我现在的切情况,才会将钟永相朝着我推过来!

  深吸了口气,随后我看向了面前的钟永相,淡淡出声:“没错,我的确是能够让你身的神魂伤势痊愈!”

  听到我的话,我明显的看到面前的那钟永相整个人都是瞬间变得无的急迫了起来,整个人身子有些颤抖,看着我的眼神之,充满了热切。

  “请不!求您帮我!”

  此刻,钟永相对着我抱拳,直接低下了脑袋,随后出声对着我说道,看到这幕,我的心也是不由微微惊讶,这家伙,当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才。

  之前对我不屑顾,但是现在却是完全不顾自己的身份,对着我低头。

  不过我并不能过这么轻易的让他得逞,想要将他永远的留在我的身边,或者说留在道盟,不能够操之过急!

  “不过,我为什么要帮你!”

  我看着面前的钟永相,随后淡淡出声询问。

  听到我的话,钟永相整个人豁然之间抬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