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便直接朝着第二个蒲团走了过去。

  盘坐在第二个蒲团之后,这次我遇到的却是鬼谷脉之的又位强人,苏秦。

  遇到这家伙我不由有点儿忐忑,之前的孙膑好歹是兵家的人,或许不善口舌之战,然而这苏秦不样了,这家伙可是战国时期有名的外交家。

  外交家什么概念,专门负责给国家吹牛逼的,不过已经到了这步,我也没有办法了,不管怎么办,都必须要。

  “咦,孙膑哪儿你竟然只耽搁了这么点儿时间,小友倒是令我有些惊讶了!”苏秦看到我这么快到了他这儿,便是颇为惊讶的出声。

  听到这句话的我也是阵无奈,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的,不过心无奈,嘴还是要说点儿有用的。

  “前辈谬赞了,那是孙膑前辈谦让而已!”

  说完,空传来阵轻笑。

  “呵呵,你说别人谦让也算了,但是孙膑那家伙会谦让,开什么玩笑,行了,我们直接进入主题吧!”

  “我鬼谷脉传承众多,不知小友所为哪样传承而来!”

  听到面前苏秦的问题,我也是微微愣,直接回答:“为剑道而来!”

  而这个时候我也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七个蒲团的论剑只是个统称,看来并不是说来到这儿的定是为了剑道,看来这里面还有别的传出。

  “原来如此,既然为了剑道而来,那么只要你通过我这关,便可直接到盖聂师弟所在之处。”

  对于苏秦的话,我应该能理解,也是说,这七个蒲团并不用全部走完,我为剑道而来,那么我下关能直接进入下个关于剑道的考验之处?

  “小友,你既然练剑,可是钟爱剑道术?”

  面对苏秦的问题,我微微笑:“大势所趋,形势所迫,而有些东西,也并非定要钟爱,才能去视线,而偏偏钟爱的,也未必能实现!”

  我钟爱剑术?不,如果可以选择,我恐怕还会选择做个普普通通的人,完大学找个好的工作,然后我们家人过着那种不为吃穿而忧愁的普通人生活。

  现在的这切,我只能说,我并不想,但是却有不得不去做。

  而我这句话,说的也是个很现实的问题,试问这天下,有多少人现在所做的事情,乃是他心真正钟爱的?恐怕很少。

  普通人之的例子最多,或许是现实将个人逼了条最不想走的道路,但是他有不得不在这条道路直走下去,这便是现实,也是生活!

  这个时候,我看到苏秦似乎是陷入了沉思。

  “值得深思的个概论!”半天的时间,苏秦方才是直接出声。

  这个时候,我听着这句话,也是直接出声:“看来,前辈也有苦衷!”

  苏秦的口吻之,带着种极为认同的意味,而我更是听出了苏秦的些遗憾,想来苏秦自己走这条路,恐怕也是情非得已,虽然留名千古,但是谁又真正的知道这些伟人心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心酸。

  “小友很敏锐!我再问你,既然不钟爱,却又如何能够在这条道路之走的更远?强人所难已经有些说不过去,要在这强人所难之攀巅峰,岂不是根本不可能?”

  苏秦的话说完,我整个人也是陷入了阵沉思之,苏秦说的这话并不是没有道理,既然你对这行都不钟爱了,但是如何能够在这条路走到巅峰?

  心本又说膈应?这样的状态本不是最好,而我自己时之间,也是开始在这个问题面琢磨了起来。

  是啊!这样的情况,怎么可能走的更远呢?

  而随着我陷入沉思,不知道什么时候,苏秦的声音再度传来。

  “小友,你的时间不多了!每次考核只有刻钟的时间,还在还余下三分之!”

  刻钟是十五分钟,而现在竟然已经过去十分钟了吗?还有五分钟的时间?我心不由阵焦急,要是我回答这个问题不满意,岂不是要失败了吗?

  585盖聂二更!

  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额头之也是出现了些汗水,时间越来越紧迫。

  既然都不钟爱这东西,如何能够走入更高的殿堂?

  心思有所分歧,很难集,这点想必谁都是无的清楚,而我心同样是对于这样的问题陷入了个无矛盾的状态。

  如果自己无的钟爱了,那么?

  不对,这本身是个矛盾,算是你钟爱了,切难不成能够无顺利了吗?

  不可能,不管这条路是不是你心想要走的,但是路同样都布满了荆棘,只有披荆斩棘,方才能够够在这条路面走的最远。

  想明白了这点的我立马抬起头,整个人心豁然开朗,随后直接出声:“前辈这话本互相矛盾,个人算再怎么钟爱剑道,难不成这生在剑道之,并没有任何的羁绊吗?”

  “显然,并不可能,算是再好的天赋,在怎么钟爱剑道,在这剑道之,总会遇到难题,不可能帆风顺,如此说来,那么对于不钟爱剑道来说,却又如何存在走不远说?”

  “既然都存在困难,那便只能想办法跨过去,钟爱是如此,不钟爱也是如此!如果真要有个定义,那不妨认为不钟爱剑道,那么这困难会大分,也要多出分力罢了,前辈认为呢?”

  看着空,我直接出声将自己心的想法通过最直接的描述说了出来,现在我不敢确定还有多少时间,所以也懒得去用什么牛逼的辞藻修士,道理说出来,自然也明了了。

  “原来如此,算当初走了自己想要走的路,路恐怕依旧会出现许多的绊脚石,何尝和我走的纵横道不是样呢?”

  声轻悠悠的长叹之声传出,随即我感觉到眼前的白雾开始消散,而我心大松了口气,你妹的,这问题差点儿没回答出来。

  我到并不是认为自己多牛逼,很显然,不管之前的孙膑,还是现在的苏秦,他们考核我的问题,都是自己心疑惑的。

  而这并不代表两个古时候的伟人还不如我个人,这个说法是行不通的,毕竟任何人心都是有着自己的执念,而所谓执念,是或许在别人看来很容易想通的,但是自己却怎么都无法开窍。

  而这苏秦想要虽然在纵横道留下的很响亮的名气,但是心或许还带着许多的执念,应该是对于进入这道有些后悔,至于具体是什么,恐怕也他自己知道的。

  苏秦身长袍,看起来是很伤有着股无威严的气势,苏秦此人在战国时期曾经有六国的相印,足以证明此人的强悍之处,而现在我也是能够感受到股无形的威严。

  做过六个国家的宰相,这可不是般人能够办到的!

  “小友,我那盖聂师弟性情或许有些古怪,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苏秦将那剑道意志给我之后,便是直接出声提醒,对于苏秦的提醒我心颇为感激,但是与此同时,我也是在琢磨苏秦的这句话,盖聂的性情有些古怪?我对此人到是并没有多少的了解。

  对于这个人物的认识并不深刻,不过不管怎么样,都总要去面对罢了。

  “多谢前辈提醒!”

  当我从第二个蒲团退出来之后,看到眼前的五个蒲团已经消失四个,只剩下间摆放着个了。

  看来那个蒲团便是盖聂所在的关卡了,想起之前苏秦提醒的那句话,我不由微微沉重了起来,站在原地沉吟了片刻,我直接朝着那蒲团走了过去。

  到了那蒲团的面前,我盘坐了下来,和之前样,再度到了片白雾所在的位置。

  不过这次,这些白雾却是直接消散了,并没有拦住我视线的意思。

  而在白雾消失的瞬间,我瞳孔猛然缩,顿时感觉到股无凌厉的气势直接朝着我靠近了过来,而且这速度无的快速,我浑身的汗毛陡然竖了起来,几乎瞬间的时间,我身形爆退。

  与此同时,我体内的真元便是开始快速的运转而开,直接朝着面前的那股气息轰击了过去。

  嘭!

  声闷响传出的瞬间,我感觉到浑身的身躯都是颤,胸口发闷的同时,我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

  而当我身形落地的瞬间,我的眼神凝视着前方,在我面前十丈左右的距离,站着道披头散发的身影,此人身穿着件看起来无肮脏的衣袍,整个人好像是个乞丐般,甚至因为那无凌乱的头发遮挡,我看不到此人的真实面目。

  “盖聂?”

  我口低喝出声,带着丝疑问的同时,还有些不爽,毕竟不管怎么说,你都是个前辈,我刚到这儿,什么都没准备,给我来个偷袭?这完全不符合常理。

  “不堪击的废物,趁早滚蛋,这实力还想来获得传承?”

  然而,对于我的话,那披头散发的人并没有任何的回答,直接罢手,便是嘴不满的出声。

  对于这幕,我更加的不爽了,而且眼前的盖聂给我种不样的感觉,虽然也是神魂,但是这盖聂的神魂分身似乎要强悍许多,这是我有些不明白的。

  而我感受着胸口的那阵郁闷消散了去,方才是超前步,直接出声:“你连论剑都没有进行,这般否定个人?我现在很怀疑你的人品,怎么会放在这里把关!”

  现在,我或许也没有想那么多,是单纯的感觉到心有些不爽盖聂这家伙的行为,便是直接出声将心的不爽给吐了出来。

  而在我刚说完的瞬间,顿时盖聂的身躯猛然定,整个人猛然转过头,朝着我看了过来,虽然我无法对视盖聂的眼神,因为被头发遮挡住了,但是我能够感觉到,头发下面的那两道目光,要是想要杀死我,或许只是在个念头之间罢了。

  “小子,你知不知道说这种话的后果是什么?”

  冰冷的声音从盖聂的口传出,而我心咯噔声,这才猛然反应了过来,想起了之前苏秦对我说的那些话,你妹的,完犊子了,这家伙的性情简直不是般的古怪。

  这会儿我才感觉到自己的措施似乎有些不恰当,但是想要挽回点儿什么,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你不觉得你这么否定我,有些不恰当吗?先前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直接偷袭?你还真不拿自己当前辈啊!”

  我语气好了很多,不像之前那般,而我的话语,也是希望让这家伙能够摆正自己的身份,不要跟我个晚辈见识。

  而这个时候,盖聂却是冷笑了起来,随后出声:“小子,你这话简直可笑,要是在生死刻的战场,你还要前辈让你不成?要是对方是你的仇人,恨不得用最短的时间杀了你。”

  “如同你在战场,你会对修为你低,修炼天赋不如你的敌人手软吗?达者为师,你的实力较强,不也是前辈吗?”

  面对盖聂的这番话,我突然愣,有些哑口无言,的确,如果真的是那样的情况,那么我恨不得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多杀几个人,所以谁还会理会说什么前辈不前辈的事情?

  我看着面前的盖聂,直接出声:“我认同你的话,但是现在并非生死战场,既然鬼谷脉设立了这个考核,那么应该在我没有通过考核的情况之下再议论这个问题,所以准确的说你的道理,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随即我反应了过来,盖聂虽然说的在理,但是眼下的环境不样,鬼谷脉既然选择了考核,那总不能人进来,以生死战斗的情况来判论。

  “那好,你选择了守之道,我且来问你,你小子这点儿实力,能守护要你想要守护的东西吗?”

  面对盖聂的问题,我眉头皱。

  “实力是慢慢变强的,没有任何人生来有着那守护切的力量,而我还会变强,至少要不断的变强!”

  我的声音落下,顿时间,面前的盖聂也是直接大笑了起来,随后直接对着我出声。

  “可笑,在我看来,你这点儿实力是太弱了,要是名入道境现在想要杀了你最在乎的人,你该怎么办?你能怎么办?”

  听到盖聂的声音,我感觉到此刻的盖聂似乎情绪变得有些狂躁了起来,我不明白盖聂是什么原因,但是我知道,现在的这个情况,或许不能继续再让盖聂恶化下去,不然对于我来说,可是极度不利的情况。

  想到这里的我深吸了口气,看着面前的盖聂,也是利用机会,直接将这个话题转移开了。

  “你说我弱?我不承认,我进来之前在石剑面看到了两个名字,你还有李慕白,我知道李慕白既然在石剑留名,那么他肯定是通过了考核,得到了这鬼谷脉剑道的传承,而在前面,我遇到了李慕白的分身,我在同等的境界之,杀了他的分身。”

  “既然我能战胜李慕白同等境界,那为何我不如李慕白?所以他能通过考核,我自然也不是绝对不能!”

  我希望自己说道这些话能够将盖聂现在的情绪转移开,刚刚聊到那件事情的时候,我感觉盖聂无的激动!

  而我也再次确定了,这家伙的性格真的很水古怪,而要是继续让他的情绪变得狂躁下去,我也不知道这盖聂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出来,所以我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缓解下。

  果不其然,在我说完,我感觉到盖聂身的情绪并没有继续恶化。

  而这个时候,盖聂朝着我走了过来,我顿时感觉到自己的面前有着股沉重的压力随之朝着我靠近了过来,这种感觉,真的有种令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而在我心无凝重的时候,剑灵的声音直接在我的脑海之传开。

  “主人,这家伙的神魂好凝实,这根本不像是已死之人。”

  听到剑灵的话,我整个人心也是猛的震惊,剑灵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说,盖聂这家伙并没有死?

  这家伙竟然没有死?他活了多长时间?

  不过片刻,我便是缓和了下来,也不是没有可能,或许这家伙的实力强悍呢?要知道在黎族的那蚩后,想必也是活了不少的时间,所以算盖聂活着,我也只是短暂的惊讶罢了。

  “哼,李慕白?那家伙心本有缺陷,你跟我提他?要不是怜悯,我根本不会让他过去!”

  586我就是规矩

  586我是规矩

  听到盖聂有些冷笑的声音,我心也是微微愣,这算什么话?怜悯?

  不过我却有些好笑,这么明显的破绽都能露出来?

  随后我看着面前的盖聂,沉声道:“听你这么说,李慕白是不是也不合格?你自己却放任他通过?如此大的纰漏,你又如何有资格来评判我太弱?”

  我直接凝视面前的盖聂,他竟然说李慕白的通过乃是他怜悯李慕白?这点简直是让我觉得可笑。

  “混账,我做事还用得着你指手画脚吗?我说你太弱,那太弱了!”

  面对我的话,只见那盖聂却骤然爆喝出声,整个人瞬间出现在我的面前,感受着周边传来的这股压力,我拳头微微紧握,大爷的,这家伙的脾气简直不是般的古怪。

  动不动来了这么出,简直是喜怒无常,完全摸不清楚到底哪句话会将之激怒。

  这让我心里面很是郁结,这样下去,我还如何跟这个家伙继续聊下去?

  而且这考核的时间本来很短,要是会儿时间过去了,对我来说岂不是很不划算?

  想到这里的我顿时看着盖聂出声:“我希望你不要浪费我的时间,这关的主题是论剑,而不是战斗,要是会儿考核的时间浪费掉了,我是不是可以抗议,你久久没有和我进入正经的论剑话题?”

  我感觉到盖聂这家伙完全是不正经的在胡扯,而这样下去的话,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好处,如果这只是盖聂浪费时间的表现,那么我恐怕计了。

  此刻,我脸正色的看着面前的盖聂,这家伙此刻却是大笑了起来,弄得我阵疑惑。

  片刻的时间,盖聂方才冷声告诉我:“小子,从我对你说第句话的时候,已经论剑开始了,而这里没有时间限制,切都由我来决定,如果在我耐心消失之前你还没有说服我,那么我会将你强行驱逐出去!”

  听到盖聂的这些话,我方才反应了过来,原来这地方和之前的规矩并不样,而且根据盖聂所说的话,这地方完全由他做主?

  大爷的,这让人很是无语了,因为面对这犹如失心疯般的盖聂,我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理由去说服他,而且这家伙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

  “所以,我想放谁过去,放谁过去!”

  在这个时候,盖聂还继续出声,听到这句话的我顿时愣,之前我在这盖聂的心肯定已经留下的不好的印象了。

  说不得这家伙要给我使绊子,这让我很是郁结。

  “你所谓的论剑,是我来到这里偷袭我,然后说我太弱?如此,那我想要知道,你认为,什么才是不弱?”

  深吸了口气,我尽量将自己的情绪调整了下,随后看向了盖聂出声对着盖聂询问。

  而盖聂的身子顿,终于没有直接发怒了,而是盯着我看了好会儿,随后直接出声。

  “小子,别说我没给你机会。”

  随着盖聂话音落下,顿时间,他单手挥,在我的身边便是有着个木偶人浮现了出来。

  这木偶人是个普通的木偶人,而这木偶人的距离在我和盖聂身边十多丈的距离。

  此刻,盖聂也是再度出声:“现在,我们如这是你很重要的个人,而你的目的,是为了守护他,我则是为了杀他,如果在百息之内这木偶人无恙,那么我便好生和你说道说道!”

  盖聂话音落下的瞬间,我整个人已然消失在了原地,下刻,我看到对面的盖聂也是和我同时间动身,看来我的选择是明智的。

  和盖聂玩儿,完全不能按照常理出牌,而他本身实力无的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