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7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此刻,我看到宫装美妇的身边,那白玉清也是多打量了我眼,这个时候,白玉清直接出声。

  “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面对白玉清的问题,我微微愣,难不成她还记得我?我可是记得,次在拍卖会的门口,她并没有多看我眼。

  “哦,是吗?”

  我笑着出声。

  而此刻,那宫装美妇却是连忙出声:“玉清,不得对李盟主无礼!”

  闻言,那白玉清也是连忙低下了头!

  经过介绍,我也是知道,这宫装美妇便是这白竹舍的宗主,名叫白莲!

  之前白蛟便是给我介绍过,这白竹舍的弟子,几乎都是孤儿,领养回来之后,全部都姓白!所以白竹舍从来不对外收弟子,都是从孤儿院领养天赋较高的女弟子回来。

  “李盟主,不如前往宗内休息片刻?”

  白莲出声对着我说道,闻言的我却是摇了摇头,出声道:“多谢白宫主好意,我们前来南省是为了个个打击抗天者的据点,我们还要前往下个据点,不劳烦了!”

  此刻白竹舍的危机解除,我自然是没有在这里多留的意思!

  对此,白莲也并没有过多的挽留,只是对我们的帮助表达的感谢,随后我们直接离开了白竹舍之。

  离开之后,我们又回到了巨蟒族,今天这战,已经足够了,是时候该休息下了!而且我们这般行径,肯定是会受到抗天者的关注!这点,才是我担心的!

  第635章血海之中

  回到了巨蟒族,所有人都进入了修养的状态,而接下来的几天,我并没有让道盟的人高调的出去继续灭抗天者的据点。!

  要知道我们来到南省不过数天的时间,已经连续的击垮了抗天者三个据点了,这对于抗天者来说,应该算是个极大的打击。而这样的情况,我也觉得应该休息下了,不然要是真的被抗天者的人盯住,那有些难说了。

  而且现在我们已经灭杀了抗天者两名悟道境,下面的修士更是好几百!

  抗天者总部,这是某处无神秘的位置,其蕴含着无数黑气,这里,仿佛幽冥之地,其有着阵阵阴冷之气弥漫出来。

  而某处大殿之,有着道身影正跪在地,整个人匍匐着,甚至能够看出,身子有些颤抖。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抗天者的三长老!

  “田野,你可知罪!”

  淡淡的声音自大殿之荡漾而开,而三长老颤抖的身躯却变得更加的厉害,很显然,他心恐惧,而且不是般的恐惧。

  “尊尊,属下知罪!”

  声音断断续续的出声,三长老甚至连头都不敢抬,因为他清晰的明白,眼前的这位,可是如何的强悍,只要个念头,或许能够直接将他灭杀于无形之。

  “第次,狐族之内,虽然失利,我念你带回了半的精血,可以原谅你,但是这次,你如何解释?我抗天者这么多的精英,都折损了!”

  声音,仿佛是带着种来自远古时候的那种沧桑,却给人种无匹霸道的感觉。

  “尊,属下罪该万死!”

  三长老几乎是不敢有半点儿反驳的意思,唯的话,除了在认错之外,便是在不断的认错,足以说明,这家伙的是有多么的恐惧。

  “死?你以为死了之后,便能够将你身的罪过赎清吗?”

  空的声音不断的传出,但是却并没有看到人影所在,而在这个时候,三长老整个人开始不断的在地磕头了起来,甚至不敢动用半点儿的真元,没会儿的时间,那额头之,便是有着块血痕浮现了出来。

  死,并不可怕,但是他怕的是,生不如死!要知道,这点儿都不是开玩笑,因为只要这位个不高兴,那自己真的有可能生不如死。

  面对这样的问题,田野不敢赌,点儿都不敢!

  “尊,还请给属下个机会,属下必定会戴罪立功,请尊给属下个机会!”

  那充满了悲哀的声音不断的从那三长老田野的口传了出来,而整个漆黑的大殿之,却是陷入了阵沉寂。

  这种沉寂,使得那三长老甚至大气都不敢出,因为他不知道,那位尊到底是在想些什么,是想要让自己死?还是让自己生不如死?亦或者说,是要让自己戴罪立功。

  他的心跳不断的跳动,而且速度很快,这切都是因为紧张才造成的,要知道,能够让名悟道境巅峰的强者露出这样的恐惧,那是何等的令人惊骇。

  这种沉寂足足持续了好几分钟的时间,田野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下刻,这漆黑的大殿之也传来了阵淡淡的声音。

  “戴罪立功?且给你最后次机会,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段时间,冥神神荼,郁垒两位尊者正在试图将九幽冥第的那些修罗和修士结合,这样能增强修士的战斗力,虽说会有些负荷,但我相信你为了能够为抗天者服务,不会在意这些的!”

  那道淡淡的声音传了出来,而那三长老的面色也是陡然变,但是此刻的他却不敢有半点儿的反抗,没有,有任何的反抗,或许等待他的是另外个更加令人无法承受的结果了。

  所以他只能躬身应道:“多谢尊!”

  没错,不但不能反抗,还得多谢,这便是生存的元祖,想要生存下去,那必须要习惯这样的原则!

  “神荼,带田野下去,试试能不能融合头修罗,然后让他的实力提升到入道境!”

  大殿之再度传出了那道声音,随着声音落下,名全身包裹在黑袍之的身影出现在大殿之,这道身的黑袍有些不样,仿佛全部都是由那浓郁的黑气所凝聚而成的,看起来却更加的让人心生忌惮。

  “跟我来吧!”这道声音到了三长老的面前,随即出声,声音之,携带着股难以言喻的阴森恐怖,九幽冥地,那可是传说的九幽啊!

  “是,神荼尊者!”

  三长老的眼神之闪过了抹淡淡绝望,他并不是不知道神荼和郁垒最近在搞的那些东西,是将九幽冥地之的些强大修罗,强行的和抗天者的修士融合,这样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提升修士的实力,但是,三长老更清楚的是。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这个人,变成了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了,这并不是他想要的,但是却也不是他能够拒绝的。

  三长老跟着神荼的身后,不断的朝着大殿的深处走去,而在他们离开后不由,大殿之,无数的黑气不断的在大殿之弥漫了出来。

  而随着这些黑气不断的凝聚,在这大殿之,竟然是有着颗绝大脑袋,这脑袋看起来无的渗人,他双目怒睁,其似乎是带着种强烈的不甘心般,而在遮掩的情况之下,那张看起来无狰狞的面孔,便是平添出了种诡异。

  三长老跟在神荼的身后,不断的朝着前面走去,而走着走着,突然阵那非人般的惨叫声直接钻进了那三长老的耳。

  听到这种惨叫声,三长老整个人心无奈的叹了口气,此刻算是他想要改变主意,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可能。

  不错,没有任何的可能了!

  而随着不断的前进,那种阴森,低沉,嘶哑,同时携带着尖锐的惨叫声变得愈发的清晰了起来,而此刻的三长老低头朝着地下忘了过去,那里有着头头无狰狞的凶手,不断的想要冲出下方的那血海。

  那是真正的血海,乃是由鲜血堆积而成的,其头头凶兽的脑袋不断的挣扎,似乎是想要从那血海之逃离出来,但是不管他们怎么努力,终究是没有办法冲出那学海之,这点,不用怀疑。

  这些,便是修罗?

  “神荼尊者,这下面的那些东西,是修罗?”三长老随即是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了身边的神荼,而在这个时候,神荼停顿了下来,嘶哑着声音。

  “没错,这些,便是修罗!”

  说完,神荼并不搭话,继续朝着前面走去,而那三长老只能是跟在,身后,他心还有些疑问,那是为什么不用这些修罗和自己的身体融合呢?

  而随着继续前进之后,三长老整个人方才是发现了个问题,那是,越是往前面,里面的那些修罗凶兽,似乎便是会更加的恐怖,凶残些。

  此刻,看着那些修罗的神情,三长老整个人心也是升起了抹难以言喻的忌惮之色,没错,真的很忌惮!

  他隔着老远,都能够感觉到那些修罗,那种想要吃了自己的目光,自己可是实实在在的悟道境巅峰,距离入道,也不过只是时间问题罢了,但是是这样的名强者,他竟然从这些凶手的身,感受到了真正的忌惮?

  这会儿,面前走动的那神荼终于是停顿了身形,随即直接只手朝着下方的头修罗凶兽抓了过去,那凶兽不断的在神荼的手挣扎了起来,而看到这幕的三长老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有些不受控制。

  太恶心了,这修罗的身,仿佛是到处都是腐烂的地方,而之前所看到的那些脑袋,才是较完整的,而此刻看到的修罗凶兽,它的身,皮肉烂了好几个地方,里面看起来鲜血淋漓,而最主要的是,这凶手竟然表现处理无鲜活的生命。

  好像这是看起来无致命的伤,对它来说并没有半点儿的影响般。

  “你和它融合吧,只要成功,你有着极大的几率,进入入道境!”

  神荼那似乎并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传了出来,而三长老整个人则是暗自吞了口口水,他怕,他是真的怕,他看着眼前的这东西,心不是般的忌惮,那样子,实在是有些骇人。

  他竟然要和这么恶心的东西融合?

  三长老心已经是开始后悔,然而,不等他多说半句话,神荼单手挥,顿时下方的血海之,仿佛是有着个空洞浮现了出来,周围的血水都不断的汹涌,但并没有进入那空洞之。

  神荼二话不说,直接把抓住了那三长老的脖子,朝着那血海之丢了过去,与此同时,神荼看着手的那修罗凶兽,嘴角却泛起了抹无嗜血的笑容,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我的宝贝儿,快去享受属于你的猎物吧!”

  说吧,神荼手的修罗凶兽也直接朝着下面的那血洞之丢了过去,随着那修罗凶兽进入那血洞之的瞬间,那些血水直接蜂拥了过来,将那血洞封住。

  陡然,那凄厉的惨叫声自那血洞之传了出来,正是那三长老的声音。

  然而,周围无数凄厉的惨叫声在此刻传了出来,直接是将那三长老的惨叫声掩盖了过去,切归于平静,不,准确的说,是那三长老的惨叫声,似乎和那些惨叫融合在了起,而后混合在其,分不清了!

  神荼冷漠的看了眼那血海之,好像刚刚进去的并不是个悟道境巅峰的强者,而是条小虫子般,直接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那种冷漠,看得人浑身都是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与此同时,在巨蟒族之,处洞府之内,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传了出来,却是我正在竺沁凝的帮助下,不断的以那金蚕蛊毒淬炼自己的血脉之力,而全身的真元都是被我收了起来,等于我是以自己的血肉,去承受这样的蛊毒!

  不过对于这种痛苦,我却是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因为我以前真的基尼了太多这种类似的痛苦了!

  我的心毫无波动,直接出声,对着身边的竺沁凝喊道:“继续,加大金蚕蛊毒!”

  随着我声音落下,不光是竺沁凝,还有站在旁的黄小仙黛眉都是轻皱,不过最后,竺沁凝手的印结还是变换了起来!

  第636章找到了二更!

  于此同时,我紧咬着的牙关整个人再度倒吸了口凉气,手死死的抓住面前的块石头,下刻,那石头直接被我捏成了粉碎。

  而在这个时候,黄小仙的身子坐到了我的面前,玉手直接将我的双手抓住。

  黄小仙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出言‘挖苦’我,而是默默的抓着我的手掌,言不发,看着我的眼神之,甚至是带着抹不忍。

  但是只是瞬间的时间,她眼神之的那种情绪便是直接收敛了起来,因为这是个残忍的修炼界,要目不断的变强,要么直接被淘汰,甚至是在战斗之陨落,失去切。

  这点,同样身为修炼者的黄小仙和竺沁凝自然无的清楚,所以她们对于我想要不断变强的心理,同样是无的理解!

  下刻,我感觉到我体内的血脉之力竟然是开始变得活跃了起来,察觉到这状况的我心陡然喜,随即惊呼出声!

  “继续,加大力度!”

  面对我的要求,竺沁凝显得很是无语,随即看向了黄小仙:“小仙姐!”

  黄小仙无奈的看了我眼,随即淡淡出声:“听他的!”

  听到了黄小仙的话,竺沁凝也是直接继续加大了金蚕蛊的力度,下刻,我体内的血脉之力仿佛是在此刻变得无了起来,其股隐藏极为深的能量也是不断地开始爆发了出来,顿时间,我浑身的毛发不由舒张而开。

  阵阵炙热的气息不断的从我的毛孔之散发出来,我整个人直接盘坐了起来,手的印结不断的变化,而竺沁凝和黄小仙也站起身来,离开了我些距离,站到边静静的看着我,眼神之却是有着阵阵担忧的神色,而我则是忘我的进入了修炼的状态。

  我的血管似乎在此刻都变得粗壮了许多,而其想血液更是无快速的流动了起来,其种极其炙热的能量正在酝酿,我身的皮肤在此刻也不断变得种通红,那种感觉,好像是我的血液都全部到了我皮肤的表面般。

  看起来都是显得有些颇为诡异的感觉,而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自己整个人心都是掀起了种恐怖的好战之意。

  吼!

  低沉的吼声自我的喉咙深处散发了出来,下瞬间,我感觉到自己整个人浑身的经脉都鼓动了起来。

  嘭!嘭!嘭!

  阵阵沉闷的响声,直接从我的身体之传了出来,而我整个人都感觉到我全身充满了种神的能量。

  我的眼睛陡然睁开,下刻,我瞳孔之散发出了阵猩红的颜色,连我的呼吸都变得有些炙热,阵阵白气冒了出来,与此同时,我感觉到体内传来的那种沉闷无的响声。

  “血脉之力,抵达巅峰了吗?”

  我心有些狂喜,巅峰的血脉之力,此刻我要是再度激发血脉之力战斗,恐怕是真正的半步悟道境,都是没有丝毫的畏惧。

  只是,凝婴境和悟道境之间的察觉,完全不是血脉之力可以弥补的,毕竟,那可是能够调动天道之力的恐怖存在。

  不过,我相信,要是我的剑道意志能够抵达巅峰,或许我还能勉强的和悟道境的强者战,只是剑道意志可是堪道的存在,并没有血脉之力这么好提升。

  然而,这切,我已经很满足了!

  此刻,我感觉到全身莫名的燥热,这种燥热,需要平复,随即,我看向了面前的黄小仙和竺沁凝!

  黄小仙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便是准备转身离去,随即对着身边的竺沁凝出声:“小凝妹子,你看着这家伙,我出去有点儿事儿!”

  “啊”

  闻言的竺沁凝似乎还没有从黄小仙的话里面反应过来,而下刻,我的身形便是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黄小仙的身前。

  “个,都别想走!”

  我的嘴角泛起了抹邪笑,随即出声,将黄小仙那柔软的身躯揽在怀,顿时声轻哼直接从黄小仙的喉咙深处传出,那悟道境的实力在这刻,仿佛是没有了半点儿的作用。

  身边的竺沁凝此刻方才是反应过来,顿时间准备转身,却是直接被我拉住。

  “我说了,个都别想走!”

  把将竺沁凝拉了过来,随即朝着洞府之的那床榻走了过去。

  冥火直接自我的身体之冒腾了出来,将这整个山洞包裹,顿时间,三人身的衣襟都是在这刻直接化为了灰烬。

  此处省略万字之多,自己脑补!

  娇哼之声在洞岤之充斥着,还有那令人有些面红耳赤的画面!

  良久,娇哼之声变成了那有些吃力的呻,当我将体内的炙热火气消除,之后,二女的脸都是带着阵潮红,神色有些疲惫的睡了过去。

  而我也抛开了脑海之切的杂念,将二女抱在怀,沉沉的睡了过去。

  此刻,天华宗之内,某处神秘的大殿之,块破碎的玉片顿时闪着阵阵光亮,而那光亮却是无诡异的血红之色。

  察觉到这幕,大殿之的那长老此刻却是猛然之间反应了过来,睁开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那玉牌之,下刻,这老者的脸,泛起了抹冷笑。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终于现身了!”

  话音落下之际,陡然间,这老者抓起了那破碎的玉牌,朝着外面掠出,直接出现在了某处主殿之。

  “宗主,有信了!”

  看到冲忙冲进来的老者,主位之的年男子面色有些不悦,毕竟身为名长老,行事姿态,都必须要注意。

  “什么有信了?”

  年男子淡淡出声,而此刻,那老者也是连忙出声:“宗主,之前抢夺我宗门至宝悟道菩提子的那家伙,而且还杀了我宗门之内的弟子,事后我们众长老秘法祭奠,只要那家伙出现在定的范围之,便是能够感应到,现在,我们感应到他的存在了!”

  “如果我猜的不错,此人,在南省之内!”

  随着那长老话音落下的瞬间,那年宗主面色也是变得阴沉了起来。

  “此话当真?”

  “当真!”

  那长老掷地有声!而此刻,宗主长长的吸了?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