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所说的气海,气海在肚脐的三寸下方,又名为丹田,而现在我要做的,便是将天地灵气,吸收进入体内,顺着经络运转,然后凝聚在我的气海之。

  我控制着那些天地灵气顺着经络不断的朝着腹部下方移动过去,当这些灵气走到尽头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层阻碍。

  这阻碍并不算很强悍,我运用天地灵气冲击了会儿,便是将这层阻碍冲破了,而我也是看到了传说的气海。

  里面团乌黑,什么东西都没有,而当天地灵气涌入了气海之的瞬间,我便是感觉到了整个气海之,似乎是多出了抹亮光。

  这便是凝聚在气海之的天地灵气,而我迫不及待的不断吸纳周边的天地灵气,随后朝着气海凝聚了过去,气海之的那抹光点也是变得越发的壮硕了起来。

  笃笃笃!

  突然,房间外面传来了阵敲门的声音,直接将我的修炼打断,被打断之,那不断涌入身体内的天地灵气也是陡然滞。

  我感觉到胸口微微闷,睁开了眼睛,我的眉头皱了皱,此刻算不进入修炼的状态,也能够感觉到气海之那些天地灵气的存在,而我呼出了口气之后,便是起来去开门。

  外面的是米尘,他皱着眉头看向了我,问我怎么现在才开门?我看了眼米尘手提着的早餐,不知不觉,竟然是过去了夜?

  我在修炼状态之,完全是没有任何的时间观念,这才多久?我连忙笑了笑,说了句不好意思。

  但是这个时候,米尘的双目便是死死的盯着我,眼神之充满了难以言喻的震惊之色。

  “你,引气入体了?”

  看着米尘那惊讶的表情,还有微微张大的嘴巴,我也是点了点头,出声道:“昨晚,好像步注意引气入体了。”

  “你这家伙,你跟我说,你接触修炼多久了?你不是说才个月不到吗?”

  米尘难以置信的看着我,颇为吃惊的出声问道,我点了点头,连忙说的确是个月的时间不到啊。

  我可是在老家的时候,夏陌告诉我修炼的事情,然后给了我感应天地灵气的法门,我才开始尝试着去接触这切的。

  “你妹的,你知不知道,我感应天地灵气,足足用了大半年的时间。”米尘脸震撼的看着我,随后对着我出声说道。

  我微微愣,本来我以为我个月的时间已经足够久了,但是没想到米尘去告诉我他用了足足半年的时间?

  不过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这么大了,很好去理解法门之的些意思,米尘应该很小开始修炼了。

  “不对啊,你不是告诉过我吗?你没有吐纳之法才对的,怎么引起入体的?”米尘看着我,再次发出了他心的疑惑,不错,之前我的确跟米尘这样说过,这家伙才劝我加入第九局的。

  但是现在,我连忙摸了摸鼻子,说之前我也不知道,谁知道我爷爷小时候教过我首童谣,昨晚我感应到天地灵气的时候,便试了下,没想到竟然是引气入体的吐纳之法。

  对于我的这个解释,米尘显然是有些不怎么相信,但是米尘也没有多问什么,而是将饭菜放到了桌子。

  “行了,先吃东西吧!”

  见状的我连忙道了桌子旁边,别说这修炼还挺好费体力的,我感觉肚子有些饿了,吃东西的时候,米尘直接出声问我,有没有兴趣加入第九局。

  现在的我已经完全有资格了,只要通过第九局的另项考核,能够进第九局了,为人民服务。

  我想了想,对着米尘说这事儿我得好好儿的考虑下,不能这么草率,想来米尘也是看出了我的意思,随后笑了笑:“本来你小子挺对我的口味的,不过你没这意思,我不强求了,但是能帮你的,我还是会帮你,今晚我带你出去见识下,有些东西,进入了修道路,总要了解的。”

  我微微愣,不明白米尘说的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他要带我见识什么,但是我心不由开始期待了起来。

  74子夜古玩城

  因为米尘已经说了,进入了修炼道,必须要了解这些东西,所以我知道,米尘这是在帮我。

  而现在我刚刚步入了修炼途,正是需要个能够给我指引下方向的老师,我没提米尘这么主动的帮我,我心自然是感激不尽。

  白天的时间,我不愿意浪费丝毫,都是用在了修炼之,或许是因为刚刚接触修炼,我乐此不疲,反而觉得很有意思。

  而天黑之后,自觉的打开了门,走出了房间,看到米尘早已经等候在了外面,我看着米尘,问他什么时候出发?

  米尘看了看时间,说现在还不是时候,得等到子时。

  我微微愣,还弄的这么神秘,非得是子时的时候才能去吗?这个时候,米尘顿时给了我张卡。

  “这是面给你派发下来的奖金,20万。”

  本来我准备伸手去接住那张卡的,但是却被米尘的声音给吓了跳,二十万?不是说好的五万吗?怎么变成了二十万了?

  我看着米尘问道,米尘笑了笑,说本来是五万的,但是这次情况不样,从孙老头儿口炸出现的消息太大了,这牵扯到了七十年前的阴尸宗。

  所以对于这种重磅的消息线索,面绝对加倍奖励,于是有了这二十万了。

  对于米尘的解释,我虽然震惊不已,但是还是伸手接过了这张卡,出声说道:“那啥,会不会有点多啊!”

  米尘露出脸的无语,随后看着我说道:“你收着吧,这可是你应得的,而且会儿我带你去见识下之后,你会发现,你身的这点儿财产,真不算多。”

  对于米尘的话,我有些疑惑,不知道这家伙说的是什么意思,接下来只有两个小时,我倒也没有再去修炼,而是做到了米尘的面前。

  我问米尘,进入修道之后,先是引气入体,那么接下来又是什么样的境界?

  米尘微微愣,随后对着我惊呼出声:“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我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说我是真的不知道,十八岁之前,我过的是普通人的世界,根本没有想到,我会接触到这个神的世界。

  而且之前我直都觉得这些都是假的,直到我自己碰到,才知道,原来不是假的,只是自己并没有遇到罢了。

  米尘点了点头,随后方才出声对着我解释。

  “感气,引气这算是修炼最基本的阶段吧,你现在算是引气初期的实力,这是根据你体内气海之的灵气还衡量的,灵气越多,证明你实力越强,而但你到了引气巅峰的时候,那么可以尝试冲击下个阶段的实力了。”

  我眼睛眨不眨的盯着面前的米尘,不想错过他给我讲的任何点,此刻的米尘再度出声,对着我解释。

  引气之后,便是筑基,这筑基很好解释,是将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的纯净,铸以后继续修炼,变得更加强大的基石。

  筑基也可以称之为洗髓,共分九重,随着每次的提升,人体内的杂质会变得越少,而筑基九次之后,方能够进入那传说的先天之境。

  说道这里,我感觉到了米尘的眼神之透着股向往的神色,甚至股灼热,看来米尘并没有达到先天,而从他的眼神之,我知道,米尘对那先天之境,应该是颇为向往的。

  准确的说,应该每个修炼之人都渴望能够进入更高的境界,说完之后,米尘看向了我,说暂时我先知道这些行了,因为我现在距离先天还有着很远的距离。

  我点了点头,米尘能够给我讲这些,我已经跟感激了,随后我问米尘,现在是筑基几重?

  米尘微微愣,对我也没有隐瞒,而是直接出声:“我现在筑基五重,钻石筑基期的时候,想要进入筑基后期,凝聚真元,恐怕还需要些时日。”

  米尘的话让我眉头皱,我问米尘凝聚真元是什么东西?米尘罢了罢手,说刚刚忘了给我解释了,这凝聚真元是筑基境界之的个分水岭。

  当修炼之人达到了筑基六重,便可以冲击筑基七重,进入筑基七重之后,体内的天地灵气能够转化成为真元,真元较之天地灵气更加的浑厚凝实,威力同样是更加的大。

  我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原来这其竟然是还有这么多的讲究,对此我之前无所知,要不是米尘给我说,我还真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了解这些。

  这个时候,我的脑海之莫名的浮现出了夏陌的身影,因为我深刻的记得夏陌离开的时候说的那句话,她说她救了个废物出来,她为我爸感到不值得。

  我能够感受到夏陌对我的失望,要不然她也不会那么气愤的直接离开。

  如果现在夏陌站在我的面前,我能够堂堂正正的告诉她,我不是废物,没有让她失望,而且我还会自己去寻找我们家的真相。

  不管我们村子的人消失去了什么地方,我爸在什么地方,我都要知道真相,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找到我爸之后,我还要他告诉我关于我娘的事情,不管是生是死,我都有权利知道,我娘到底是谁。

  和米尘聊了有会儿了,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米尘连忙站起身来,随后出声说道:“差不多了,现在赶过去,正好是子时。”

  我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和米尘起出了酒店,这个时候我也意识到了距离我大学开学还有两个月的时间,直在宾馆住下去不是个办法,而我得想办法租个房子。

  因为算我开学之后,也不方便住宿舍了,我还得修炼,宿舍里面肯定是不能住的,不然我不成了怪物了吗?

  这件事情等过两天得处理下,现在先跟着米尘起,这家伙给我的惊喜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和米尘打车到了贵阳的古玩城,说实话,贵阳的古玩城并不是很出名,因为黔贵代并不怎么盛行玩古董什么的,但是我知道,米尘之所有带着我来这儿肯定是有着原因的。

  下车了之后,米尘直接带着我走进了古玩城之,这会儿已经十二点了,整个古玩城根本没有几个人,依稀的几人在街道之走动。

  我看到米尘的眼睛不时的朝着周边瞟来飘去的,我皱着眉头跟在米尘的身后,不知道这家伙是想要干嘛。

  “这地方我还真没来过,所以有些不熟悉,得找找。”

  虽然十二点了,但是很多的古玩店都还开着门,而且我读书的时候隐约的看到过报道,古玩店里面很多的东西都来的不明不白。

  说白点儿,是从地下挖出来,盗墓贼弄出来卖的,而这种活儿般都是在晚交易,所以很多古玩店都开的很晚。

  白天反而开门的没那么早,我跟着米尘路走进了古玩城的深处,这个时候,我看到米尘的眉头微微紧皱了起来。

  “咦,不可能啊,没道理啊,每个城市都有才对的。”

  眼看着整个古玩城都已经快要到了尽头了,但是米尘似乎并没有找到他要找的东西,这时候,我终于是问米尘到底在找什么?

  米尘摇了摇头,而我也四处打量,看到了个小门脸,这门脸有些古怪,周围都是很新的建筑,而且看起来听高端豪华的,唯独这小门脸看起来无的寒酸。

  “这门脸儿怎么做生意啊?”

  我连忙指着门脸儿,对米尘问道,而米尘的眼前却是亮。

  “原来在这儿,的确是有些寒酸了,进吧!”

  75怪老头儿

  额,我显然是没有从米尘的话语之反应过来,这家伙直要找的是这地方?这也太那啥了吧?

  “我说怎么找不到,原来这么的不显眼,还怕别人看到还是怎么地?”

  说着,我看到米尘已经是踏步朝着前面走去,而我连忙跟脚步,问米尘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儿?

  我们找了半天,是找这么个小门脸儿?

  显然我是有些不明白,希望米尘给我解释下,随后米尘转过头看着我,出声对着我说道:“这你不知道到了吧?这东西叫道坊,怎么说呢?好像是普通人的超市,你懂了吗?”

  “也是说,我们修道之人需要的东西,只有在道坊之才能够买到,而且价格出乎般的贵,这道坊虽然谁破烂了点儿,但是我们可以进,主要是带你见识下世面。”

  我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我知道米尘说的是什么意思,如说画符,我暂时不知道画符,但是我能够清楚,画符需要很多东西。

  而这些东西般的地方根本找不到,我之前还很好,要到什么地方去弄这些东西,原来还有专门的坊市。

  也水米尘口所说的那道坊了,不过我很好,米尘是怎么知道这地方是道坊的?我问米尘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区别。

  “看来你还不傻,来,你注意看那面的牌匾。”

  米尘转过头,指着这小门脸面的那块破旧牌匾,这玩意儿看起来真不是般的破,像是块烂木雕刻的样,而在那牌匾面赫然是有着三个漆黑的大字。

  爱买买!

  这三个字着实是让我吓了跳,够葩的,字面意思也再好理解不过了,是说,你爱买买,不买走的意思,这倒是可以看出来,这门脸的主人,真不是般的随性。

  不过米尘指给我看的地方赫然不是这三个字,而是在那牌匾的左下角,那里有着个小小的符。

  “那似乎是个繁体字?”

  我低声喃喃,米尘点了点头,说的确是个繁体字,是道字的繁体,而且在字体的下面还有个太极的图案,这也是每个道坊的标志,只要找准了这个地方,证明这是道坊了。

  我点了点头,这时候米尘也让我先别废话了,带着我先进去见识下。

  不等我说话,米尘便是直接拉着我走进了这道坊之,而进来之后,我却是发现这里面个人都没有,而且这看起来真不像是个什么道坊,因为这里面,我也买有看到摆放任何的东西。

  连这里面的灯光都是有些发黄,给人种不怎么舒适的感觉,因为看不大清。

  “喂,有人吗?”

  米尘看了看这里面没人,也是顿时间喊了声。

  “声音小点儿,我耳朵不聋。”

  在米尘话音落下的瞬间,顿时声略显嘶哑的声音突兀的在我的身后响起,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直接将我给吓了跳。

  我和米尘也是同时转身,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顿时我便是看到在我们的身后,竟然是有着个老人家坐在摇椅之,手拿着把破旧的扇子,对着自己不断的扇着。

  这老人家头乱糟糟的头发,双眼微微闭着,身穿着套皱巴巴的山装,最主要的是,此刻这老人家竟然还在挖鼻孔,这副形象,真不是般的雷人。

  “额,老人家,你是这儿的掌柜?”

  这时候,我身边的米尘也是连忙出声,对着面前的这老人家出声询问,这老人家眼睛也不睁,继续挖着自己的鼻孔,随后出声说道:“怎么?你还看到第二个人了吗?”

  虽然没有直接回答,但是这老人家的话已经非常的明显了,他是这个地方的掌柜。

  “额,好吧,那怎么没看到你这儿摆放东西啊?我们是来买物件儿的,都没摆出来,我们怎么看啊?”

  米尘再度出声,对着面前的这老人家问道,而我则是言不发,开始不断的打量面前的这老人,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老人似乎有些特别。

  你说他形象不好,邋遢,但是他给人的感觉却没有那种令人讨厌反感,反而有着种我捉摸不透的感觉。

  “要什么直接说。”

  老人家还是没有睁眼,而是淡淡出声,对着米尘回答,米尘的眉头皱,我看出米尘似乎是有些不高兴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顾客,但是这老人家的态度的确是有些不好了。

  我怕米尘发火,连忙拉了拉他,示意他这不过是个老人家,有什么我们好好儿说。

  我看到米尘点了点头,随后脸淡笑的出声问道:“你什么都有吗?”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有没有?”老人家再度出声,而且我感觉到老人家的语气之已经有了丝不耐烦。

  “我说小子,你直盯着我个老头子看有意思吗?我他娘的又不是大姑娘,你这什么怪癖啊?”

  刚说完,我便是看到这老头儿手的扇子微微顿,随后出声对着我说道,而且这老头儿从始至终,都是没有睁开过眼睛,但是这家伙怎么知道我在看他的。

  我连忙转移了视线,说了声不好意思,这个时候身边的米尘也是干咳了两声,随后出声说道:“黑曜精有吗?”

  看着米尘那略带调侃的眼神,我虽然不知道这黑曜精是什么东西,但是却知道米尘没什么好心思。

  啪!

  然而,在米尘话音落下的瞬间,块婴儿拳头大小的黑色石头出现在了面前的桌子面,这石头出现的瞬间,我便是隐隐的察觉到这石头里面似乎是有什么极其炙热的能量。

  “五百万。”

  随后,老头儿那淡淡的声音传出,而我也发现身边的米尘似乎不动了,我连忙转过头去看,发现此刻的米尘张大了嘴巴,眼睛死死的盯着桌子面的那块儿石头。

  半天的时间,米尘方才是反应了过来,顿时间出声说道:“我曹,真有。”

  说着,米尘便是准备伸手去拿那块儿黑色的石头,但是却被老头儿的声音打断。

  “别动,现金,刷卡还是支票啊?”

  米尘的手顿时停顿在了原地,随后有些不自然的缩了回来,然后摸了摸鼻子,讪讪笑:“那啥,前辈您别生气,我跟您开个玩笑。”

  米尘这说,那直没什么动静儿的老头儿却是顿时翻坐了起来,随后双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