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了间。

  “怎么?难道凭你们三个?还想杀了本尊。”

  血魔尊看到我们这边的装填,顿时脸也是有着抹冷笑浮现了出来,很显然,对于我们现在的这种姿态,他很是不解,但是毫不客气的说,我们真的是想要杀他,点儿都不是在开玩笑。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之前你不是觉得你们工氏部落无敌吗?现在,你看看还是不是之前的那种局面?”我的声音传出,与此同时,我看到那血魔尊的面色也在此刻瞬间冰冷了下来,因为下方的战斗,他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到。

  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他没有办法改变,因为眼前这个家伙虽然实力并不及他,但是的确很难缠,他唯能做的是需要点时间,将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击杀了,然后再去将所有人击杀,这样虽然无法挽回局面,至少算是个两败俱伤的情况。

  反正血魔族成长的速度较快,这般等量交换至强者,对于血魔族来说,其实乃是个不错的情况,对此,他并不担心。

  “桀桀桀,算是暂时杀了我工氏部落,但是等到本尊脱身,便是你们这群人族灭亡的时候。”

  他的笑声之,仿佛是带着种极为阴冷的杀气,他已经是将自己的族人全部都置之度外了,那切血魔族的生死,对于他来说也不重要了,血魔族,不愧是个嗜血的种族,这种心境,简直不是般的恐怖。

  与此同时,对面的帝辛前辈二话不说,赫然是已经再度出手,这个时候,竺沁凝控制着魔神蚩尤的身躯,也是直接朝着那血魔尊扑了过去。

  下刻,我的身形也直接消失在了天空之,手的血色长剑直接高举而起。

  “剑罡决,给我斩!”

  道数百丈长的剑罡在天空之浮现了出来,甚至在这剑罡之下的我,变得极为的渺小,渺小的好像是个蝼蚁般。

  看到这幕,我的心泛起了阵阵激动,血魔尊。

  我终于能够和血魔尊战了,虽然是和别人合力,但这证明了我的强大,但是我同样知道,现在的我,还不够,还需要更加的强大,这样才能够让血魔尊,都忌惮我。

  三道攻击朝着那血魔尊轰击了下来,这家伙面色愤怒无,他手的血色镰刀直接朝着帝辛前辈的三柄巨剑斩了过去。

  股恐怖无匹的气浪直接在天地之传开,而后我看到帝辛前辈的身躯爆退,但是因为抵挡了帝辛前辈这恐怖的击,那血魔尊的背后,也重重的被魔神蚩尤拳轰击了。

  他身后凝聚出来防御的那些血魔气在这个时候快速的溃散而开,他的身形个踉跄。

  而我在天空之凝聚的剑罡也是在这刻瞬间彻底的朝着他碾压下来。

  顿时间,他只能用手的那血色镰刀抵挡,但是这次凝聚出来的血魔气,却并没有多少。

  铛!

  声巨响传出的瞬间,那血魔尊的面色陡然大变,他手的血色镰刀也是在这刻发出了阵阵剧烈的颤抖,很显然,他并没有料想到,我的攻击竟然还能够为他造成威胁。

  要知道,我们三个的实力都不过是在重道身巅峰的境界,并没有跨入二重道身。

  但是本身的战斗力,却已经超越了普通的重道身境。

  所以,感受到这切的他脸也不由变得略微沉重了起来,不敢再有丝毫的怠慢,这样的情况之下,怠慢只会让他不小心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第809章血魔尊的悲哀

  “很好,看来,你们三个还真有点儿本事。”

  血魔尊从阵阵血魔气之踏步走了出来,他的神色之前更加的凝重了,而后,阴沉的声音也传了出来,说实话,相对于现在来说,我更希望这家伙之前轻视我们的样子。

  毕竟那样的情况之下,对于我们的战斗来说,乃是更加有利的。

  而现在,他已经警惕了起来,这足以说明,他在战斗之,将会百般的小心谨慎。

  “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慢慢儿体会吧!”

  我低沉的吼声传出,与此同时,我手早已经准备好的个古印猛然朝着这血魔尊丢了过去,古老的印结在空,仿佛是留下了阵阵极为苍生的感觉,顿时间,直接朝着面前的这血魔尊掠去。

  他的瞳孔微微缩,因为此刻,他再度感受到了身后股凌厉的劲风传来,不得不说的是,这血魔尊终究是血魔尊,他的能力,还是现在的我们要强悍些。

  只见他拳朝着混沌印轰击了过来,而后直接转身,道血红色的残影出现在了天空之,而后他的身躯也猛然间朝着对面的那家伙暴击了过去。

  顿时间,我看到了他手的血色镰刀之,数道血色的刀刃瞬间轰击而出,直接朝着帝辛前辈轰击了过去。

  最后,他猛的转身,目光则是对了魔神蚩尤的身躯。

  轰隆隆

  当那血红色的拳罡和混沌印冲击在起的瞬间,股恐怖的战斗余波轰然间在天地之传开,而后空间被轰击出了道道令人心惊的痕迹,至于在另边,帝辛前辈的三柄巨剑直接和那三道血红色的刀刃冲击在了起,而后,空间破碎,帝辛前辈也是不敢怠慢,身形不断的朝着后方退走。

  与此同时,我看到了那血魔尊毫无畏惧的直接朝着魔神蚩尤冲击了过去。

  看到这幕的我心沉,竺沁凝那边怕是要顶不住了。

  想到这里的我单手挥,在我的身后,尊百丈高的身躯直接出现,他浑身透着股玄黄的气息,极为玄妙,这是我的道身,而在道身的手则是紧握着个巨大的磨盘。

  混沌磨本来随意大小,现在被捏在道身的手,依旧是显得极为的庞大,道身直接轮着那混沌磨,然后朝着那血魔尊砸了下去,这击,算是些斩道境巅峰,恐怕也会被轰击成重伤,不敢硬碰。

  果不其然,在感受到这边传来的劲风,那血魔尊的身形速度也减缓了许多,与此同时,我看到他猛然转过头脸怨毒的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对此我则是并没有丝毫的理会,手的攻击也变得更加的凶猛了起来,随着那混沌磨轰击下去的瞬间,我手的嗜血剑直接飞掠了出去。

  在空直接化作头凶猛的夔牛,携带着山体碎裂的气势,朝着那血魔尊撞击了过去。

  吼!

  血魔尊低吼了声,手的镰刀直接朝着魔神蚩尤斩了过去,与此同时,拳朝着那混沌磨冲击了过来。

  面对那血色的镰刀,我看到魔神蚩尤仰天怒吼,他的身躯之无数的魔气在汹涌而开,对于那血色镰刀,他没有丝毫的退避,竟然是直接手朝着那血色镰刀抓了过去。

  空手接白刃,而且还是这种强者的攻击。

  竺沁凝手那四枚符篆已经是开始飞速的旋转了起来,给人种极为妖异的景象。

  嘭

  声天地位置在震动的轰鸣声传开,道涟漪在空激发,而血魔尊的拳头也是直接和混沌磨冲击在了起,与此同时,在混沌磨之,条金色的巨龙直接浮现了出来,然后死死的将那血魔尊的拳头缠住。

  吼

  而在这同时间,魔神蚩尤身躯之的魔气暴涨而开,直接将那血色的镰刀死死的抓住,我看到那血色的镰刀甚至已经在魔神蚩尤身躯之画出道道白白的痕迹。

  要知道,那可是魔神蚩尤的身躯,然而,他依旧是没有半点儿放手的迹象。

  在这个时候,我看向了另边,只见帝辛前辈面前的三柄巨剑在这个时候直接融合在了起,三剑化作柄巨大的长剑,这长剑更加的恐怖,在面,我竟然感觉到了丝极为浓郁的危险味道。

  而那长剑在空猛然击出。

  咻

  传出声令的人耳膜都微微阵痛的声音,而后长剑似乎消失在了空,准确的说是进入了空间之内,这击的速度,竟然已经是快到了这样的地步吗?

  而那血魔尊的面色陡然大变,他似乎也是感觉到了这击的致命程度,不断的挣扎,似乎是想要挣脱开来,但是这样的情况,怎么可能让他得逞呢?

  体内的真元尽数的汹涌而出,魔神蚩尤那边再度大吼声,甚至我看到了竺沁凝的面色已经变得有些惨白了起来。

  很显然,这种情况之下,她也是承受着那种恐怖的力量。

  轰隆!

  声巨响,却是那血魔尊身躯之的血魔气轰然爆炸而开,而后我和魔神蚩尤的身躯不断的朝着后方爆退了出去,竺沁凝自然也是不例外,血魔尊挣脱了,这家伙的力量还是太恐怖了,而这个时候,我也是看到空道剑尖浮现了出来,很显然,这个家伙虽然挣脱了我们的束缚。

  但是帝辛前辈的攻击已经到了,他避无可避。

  手的血色镰刀直接朝着那巨剑斩了下去,然而,现在的他刚刚挣脱了我们的束缚,身的力量根本没有办法快速的凝聚出来。

  铛!

  声轻响,他手的血色镰刀直接被击飞,而后长剑冲击在了他的身躯之。

  噗!声轻声入耳的闷响传出,我的眼睛猛然睁大,暗红色的鲜血顺着那巨剑不断的流淌了出来,虽然长剑只是进去了并不多的距离,但是至少将这血魔尊给击伤了。

  此刻,血魔尊的面部不断的扭曲,他身血魔气暴涨而开,随后发出声惊天的怒吼,那巨匠直接被他从身体之阵了出来。

  帝辛前辈猛然爆退,大口鲜血喷出,很显然,这击,他同样是承受了定的伤势。

  而我的眼睛则是死死的盯着那血魔尊,他身爆发气息持续了十多秒的时间,而后收敛了下去,而看准了时机的我嘴角掀起了抹冰冷的弧度。

  “是现在。”

  随着我声音落下的瞬间,空道血光闪过,却是潜藏在空间之多时的夔牛,而后血红色的长剑之,道夔牛身躯猛然冲击而出,目标则是那家伙的腹部,正是被帝辛前辈件击穿的位置,与此同时,那血红色的嗜血剑则是选择了那血魔尊的眼睛。

  两道攻击,在这致命的刻,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嘭!

  夔牛的身躯直接冲击在了那血魔尊的腹部,本是流淌的鲜血在这刻更加的快速了起来,与此同时,在那血魔尊无法相信的目光之下,嗜血剑直接穿过了他的右眼。

  啊

  凄厉的惨叫声在天地之间传开,听得我都是感觉到头皮有种发麻的感觉,而血魔尊的只手已经死死的将嗜血剑抓住了,很显然,想要利用嗜血剑,将他的脑袋搅碎,已经是没有可能的。

  我手的剑诀变动,顿时间将嗜血剑抽了出来,在这个时候,我们三道身影也是再度在空暴起,而后我双手之,黑白两股力量直接在空凝聚,化作个巨大的黑白圆盘。

  黑白大道之力,将这家伙最后的力量削弱。

  大道之力直接朝着血魔尊碾压了下去,这刻,我不再出杀招,真正的杀招,不管是竺沁凝控制魔神蚩尤发出,还是帝辛前辈发出。

  我只需要给他们提供定的机会行了。

  血魔尊的面色骇然大变,他发现,自己身的血魔气在这个时候,竟然在不断的削弱?这简直是要命,要知道这本是千钧发最着急的时候,但是这种受血魔气削弱,无意识在宣告着他的死亡。

  吼!!!

  声怒吼冲身后传出,魔神蚩尤两只拳头之遍布了黑色的魔气,竺沁凝控制魔神蚩尤的攻击,几乎是没有半点儿花俏的感觉,每击都是致命的,拳拳到肉的感觉。

  而血魔尊此刻连忙拳轰击而出,朝着魔神蚩尤对了去,但是他自身的血魔气根本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全部调动,好像,他的实力被削弱了。

  嘭!

  咔擦!

  接连连声脆响传出,而后血魔尊的遍布变得无的扭曲了起来,以为他的手臂,竟然被这击,直接冲击的断裂而开了。

  “不可能,你们不能杀了本尊,不可能,给我死”

  血魔尊不断的摇头,整个人犹如魔怔了般,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这切,但是这切又是如此的真实,算是他不相信,也是确确实实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在另个方向,柄充满了杀气的巨剑已经朝着他斩了下来,这击,他同样是无法躲避,甚至必须去接受这必杀的击。

  第810章镶龙城之危

  第810章镶龙城之危

  眼睁睁的看着那巨剑朝着他的身躯碾压了下来,但是他现在的确是连避开,都已经没有了能力。

  噗呲

  巨剑砸落而下,这次的目标显得更加的明确,赫然便是那血魔尊的脑袋,而随着这声闷响传出的瞬间,那血魔尊的脑袋也是在这刻瞬间化作团碎肉,鲜血溅射而开。

  整个脑袋都是被帝辛前辈这击直接轰击的粉碎了,生机也瞬间黯淡了。

  看到这血魔尊彻底的被击杀之后,我也常常了出了口气,旁的帝辛前辈捂着胸口,很显然,能够击杀这血魔尊他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这边的竺沁凝面色也显得片惨白,刚刚控制这魔神蚩尤的战斗,显然是让他超出了些许的负荷了。

  我同样感觉到身体之的力量阵亏空,血魔尊的陨落,几乎是已经奠定了这场战斗的最终结局了,下方的工氏部落,无数的血魔族子弟正在想要逃命,但是面对实力强悍出不知道多少倍的斩道境强者,他们根本没有多余的机会。

  这又是场单方面的屠杀,不过我并没有去理会,我将竺沁凝还有帝辛前辈拉近了小世界之,他们需要些时间恢复身的伤势。

  夜幕降临,但夜色之,同样是充斥着种极为浓郁的血腥味,这场屠杀,足足持续了天的时间,这座城池,袁山海并没有守护的意思,我们在解决了工氏部落之后,都是选择了返回。

  而返回到了罗甸城,整个罗甸城进入了大幅度的修养之,这连续几次的战斗,罗甸城可以说是取得了很好的战果了。

  但从另个角度考虑,不能将血魔族的人逼的太紧了,现在这种情况,要是继续不顾切的对付血魔族,那么引起了血魔族那边的暴怒,很可能会给罗甸城引来灭顶之灾,到那个时候其余的地方不定是有人能够前来支援。

  所以这点,袁山海想必也是异常的清楚。

  这段时间,我们也暂时进入了修养,半个月之后,我已经准备离开罗甸城了。

  长时间在这罗甸城待着也不是办法,准确来说,在罗甸城的前方,最为大的敌人是工氏部落,之前怀氏部落要是被灭掉,工氏部落会在第时间填补来。

  但是现在工氏部落也被灭了,短时间之内,相信血魔族那边也抽不出多少的力量,而我则是要继续去寻找我爷爷的下落了。

  来到神界也有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了,但是对于爷爷的下落,我却还是浑然不知。

  这样战火连天的状况之下,我自然是更希望我们家人彻底的团聚,而现在,也只剩下我爷爷了,要是爷爷能够和我们待在起,那么想来我算是战斗起来,都会感觉到踏实很多。

  城主府内,袁山海带着罗甸城的几个斩道境同在此,而帝辛前辈则是在旁的椅子面坐着,其余人,暂时都在我的小世界之。

  “李道友,这两场的战斗,诸位功不可没,袁某人定会将这切都记载在城史之,以供后人景仰。”

  袁山海看着我,抱拳出声,在我几天前跟他提出要离开的时候,他留过了,而我则是委婉的给他说了下我要离开的情况。

  得知我的事情,袁山海也没有继续留我们了。

  “袁城主,后会有期。”

  我对着袁山海抱拳,出声说道,而袁山海也是顿时抱拳。

  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有着道身影窜了进来,直接对着袁山海跪拜下来。

  “报告群主,我们探子最新的消息,血魔族此次发动对镶龙城的攻击,传言,其出动了两尊血魔尊,好像,是铁了心要将镶龙城覆灭。”

  听到这探子的汇报,袁山海的面色陡然大变,而我心也是微微沉,镶龙城,那可是盖聂前辈守的地方,两个血魔尊,盖聂前辈个人肯定是不能应付,之前盖聂前辈来到这罗甸城的时候,已经给我说过了,镶龙城之只有他个二重道身的强者守护。

  很明显,这次的血魔族是冲着镶龙城去了,也是冲着盖聂前辈去的。

  “情况属实?有没有具体时间?”

  袁山海面色也颇为沉重,看着那弟子,连忙出声询问道。

  毕竟次盖聂前辈可是因为这罗甸城的安慰,从镶龙城赶过来了。

  “情况属实,我们的探子发现血魔族的踪迹时,据说距离镶龙城只要四天的路程了。”

  那探子再度出声,闻声的我心沉,看向了帝辛前辈,陡然出声:“帝辛前辈,我们现在出发。”

  本来这次离开罗甸城,我已经向着要前往镶龙城那边走趟的,而闲杂这样的情况,更加确定了我要去镶龙城的想法了。

  而且现在情况紧急,似乎根本等不了多少时间了。

  “李道友,我等也同前往。”

  这个时候的袁山海也连忙出声,他显然也是较着急镶龙城那边的情况,说实话,要是镶龙城真的处理事情,那么镶龙城周边的许多小城池,想必也是会跟着遭殃了。

  唇亡齿寒的道理,很容易让人想明白。

  “袁城主,现在罗甸城这边需要人,我倒是觉得你应该留下来。”

  我看着袁山海,无认真的出声说道,闻言的袁山海也是顿时间沉默了下来,他的眼神之闪过了抹挣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而后,我和帝辛前辈直接出发,手早已经有了地图,而我和帝辛前辈在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