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随后是夏陌的娇哼声:“行了,正经点儿。”

  “现在你能控制老鼠,控制着去宿舍楼里面等着!”

  我连忙收起了心思,老鼠嗅觉为最,听觉次之,最后才是视觉。

  我感觉到我的面前灰蒙蒙的片,不过有嗅觉在,我的速度很快,准确的说,是老鼠的速度很快。

  直接控制着老鼠到了宿舍,这会儿天还没有黑,我便是控制这老鼠钻进了宿舍楼之。

  便是静静的等待了起来,而夏陌让我在宿舍里面到处乱窜,要做好个老鼠的本分,别还没查探到什么东西,被朱思梦发现了,那情况有些不好了。

  无奈的我只能控制着老鼠不断的字啊宿舍里面窜来窜去的,好像是找食物样,而不知道窜了多久,天色暗淡了下来。

  步入了黑夜,夏风微拂,而在宿舍的外面,却传来了阵轻微的脚步声,我的神情微微凝。

  韩岱良终于来了!

  141窥视

  随着脚步声传出,不会儿的时间,我便是看到道身影出现在了宿舍的门口,因为老鼠的视线并不算很好,所以此刻我看的不是很清楚。

  那身影在门口停顿了片刻的时间,方才是再度踏步,朝着这宿舍之走了进来,岁当这道身影走近之后,那视线方才是逐渐的变得有些清晰了起来。

  此人正是韩岱良无疑了,此刻通过老鼠,我也是看到了韩岱良的面容之露出了阵沉重的表情。

  韩岱良进入了这宿舍之后,便是警惕的看向了四周,下刻,我看到韩岱良的手,出现了张赤红色的符篆,而随着这符篆出现的瞬间,韩岱良冷喝了声。

  “风火无形,戾气无踪,追!”

  随着韩岱良声音落下的瞬间,韩岱良手的那符篆也是顿时间直接拍在了地面之,道红光升腾了起来,竟然是直接朝着楼掠去。

  看到这幕的我心陡然大惊,酒店之内将情况给夏陌汇报的同时,我也是连忙控制着老鼠,快速的朝着楼窜去。

  直接到了二楼,我也是看到韩岱良朝着二楼的某处跑了过去,而在韩岱良的面前,便是之前的那道赤红色光芒。

  这符篆应该是种寻觅气息追踪的符篆,而此刻的我没有再靠近,静静的躲在某个角落,仔细的静候了起来。

  嘭!

  猛然,我听到声闷响自前面的房间之传了出来,还有声凄厉的惨叫声。

  那是朱思梦的声音,而我更是聚精会神的等候了起来,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切,想要前,又生怕战斗余波伤及到我。

  现在的我可是只货真价实的老鼠,要是被那恐怖的战斗余波碰到,那真的会命呜呼的。

  想到这里的我丝毫不敢怠慢,随后,又是阵战斗的响动声传来,我看到韩岱良的身形瞬间子那房间之内退了出来,身的衣袍无风鼓动。

  而此刻的我心也是无的骇然,这韩岱良所表现出来的实力,竟然如此的恐怖?

  如此我感受到的气息,绝对还在夏陌之,而现在几乎已经可以肯定,夏陌的怀疑是正确的。

  韩岱良的确有问题,韩岱良这身的实力,别说是从校长跑过来了,算长跑几千米,也不至于气喘吁吁。

  到了这等境界,完全可以自由的控制自己的气息,只要不是倾尽全力的去战斗,消耗太大的情况之下,气息根本不可能乱。

  我连忙控制老鼠缩到了个角落,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因为在此刻,我看到道血红的身影自宿舍之暴掠了出来,那长长的头发这么肆意的飘飞在了身后,声令人发寒的嘶吼传出,那朱思梦直接朝着对面的韩岱良扑了过去。

  “孽障,找死不成?”

  韩岱良的面色沉重无,陡然只见也是勃然大怒,沉重的声音传出,我看到韩岱良的手,竟然是出现了根乌黑的杆子。

  这乌黑的杆子出现的瞬间,我几乎本能的倒吸了口凉气,因为那杆子看起来,像极了人骨,最主要的是,这杆子出现的瞬间,那面竟然是有着阵令人惊恐的黑色雾气浮现了出来。

  那些黑气隐隐的有着凝聚出颗颗极其细小的骷髅头浮现。

  不说别的,这东西看不是什么名门正派该有的玩意儿,而是属于那些邪门儿外道的。

  我将这切给夏陌汇报之后,夏陌的面色也瞬间变得无的沉重,沉吟了片刻的时间,夏陌连忙出声对着我说道。

  “继续拉远距离,尽量保护老鼠的安全,今晚我们能够得到更多有用的消息。”

  夏陌的声音传来,我也是点了点头,连忙控制这通灵鼠朝着个细小的老鼠洞钻了进去,这里,正好可以看到那韩岱良和朱思梦的战斗,同时又极为的隐秘。

  而且这里能够感受到的战斗余波,也是极其的小。

  与此同时,夏陌却再度出声告诉我,术法无正邪之分,要看你所用在什么途径之,所以有正邪之分的,只是人心。

  不过随后夏陌又连忙补充说道:“不过有的邪术的确是能够影响人的心神,使得本来并没有异心的修道者变得邪恶无。”

  我明白夏陌的意思,有的道术虽然不属于正派的道法,但是只要布影响人的心智,修炼的人用在正途面,也并不是不可以的。

  再度将心思放在了那韩岱良和朱思梦的战斗之,朱思梦身的气息变得无的恐怖,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朱思梦对于这韩岱良的杀气,似乎对于我和夏陌更加的恐怖。

  周身的那些阴煞之气几乎是没有半点儿的停顿,直接朝着对面的韩岱良毫无遗漏的轰击了过去。

  韩岱良自身的实力纵然也是无的恐怖,但是在这般恐怖的攻击之下,竟然落入了下风,主要的原因,则是那朱思梦有着这宿舍之下的大阵拥护。

  有了大阵的帮忙,朱思梦身的阴煞之气取之不尽,但是韩岱良却是不同了,他体内的真元消耗之后,也不会源源不断的恢复。

  “孽障,真当本道不是你的对手不成?本道不发威,你当本道是病猫。”

  韩岱良低沉的喝声传出,从韩岱良的声音之,我也是听到了阵难以言喻的愤怒。

  这家伙只都是被朱思梦压着打,现在被压着打了这么长的时间,估计也是有些愤怒了,顿时间,我看到韩岱良整个人身形猛然后退了大截。

  然而,对面的朱思梦却是并没有丝毫在意韩岱良的话。

  “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死,你要死!”

  朱思梦那嘶哑的声音不断的传来,声音之携带者股滔天的恨意,而这个时候,我很是好,怎么没有看到朱涛那家伙的身影。

  他不是最喜欢凑热闹的吗?怎么这个时候却不见了?

  不过这家伙在不在无所谓,我最主要的目的是盯着韩岱良,看看这韩岱良到底是有着什么东西瞒着我们。

  “凭你,想杀我?你能拿到还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吗?”

  然而,对于朱思梦那充满了愤怒的声音,韩岱良的嘴角却是泛起了抹淡淡的讥讽,似乎对于朱思梦并没有半点儿的在意。

  我看到韩岱良手的印结开始快速的变换而开,而在韩岱良的面前,那根人骨之,还是有着股股更加浓郁的黑气弥漫了出来。

  我心再度沉,这韩岱良有鬼。他自身体内,似乎还蕴藏了阴煞之气,而且这阴煞之气并不他体内的真元弱。

  因为要激发那人骨法宝,真元可是不行的,必须要使用同样属阴的阴煞之气才行。

  那些阴煞之气快速的自人骨之冒出,竟然是在韩岱良的面前凝聚出了道人形的虚影。

  不错,是人形虚影,难不成是韩岱良养的小鬼?

  我的心掀起了惊涛骇浪,这韩岱良还真是个邪门歪道,这家伙竟然还养小鬼?不过下刻,我便是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应该并不是小鬼。

  因为我看到那黑色的人影那空洞的眼神之,竟然是没有半点儿的神色,算是鬼,也应该有些鬼修的神色,并不可能是这个样子。

  这人影出现的瞬间,直接抓起了空悬浮的那人骨法宝,随后朝着对面的那朱思梦暴掠而去,手的人骨法宝竟然猛然砸落了下来。

  而此刻,我看到韩岱良的嘴角掀起了抹冷笑,手却是出现了张符篆,暗自运转。

  142葬尸之所

  令我有些不敢相信的是,朱思梦似乎是处于种癫狂的状态,浑身那血红色的群肆意的飘飞,狰狞的面孔更是恨不得直接将韩岱良生吞下去样。

  我再次察觉到了今晚的朱思梦似乎是有些不对劲,算他对于韩岱良有杀心,这很正常,毕竟韩岱良是来灭她的。

  但是这种癫狂,和我们昨晚的那种察觉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这使得我有些纳闷儿了。

  眼看着那两道攻击轰然之间碰撞在了起,股肉眼可见的涟漪陡然在楼道之浮现,股气浪陡然掀开。

  而我却惊骇的看着那韩岱良的身形直接被砸落在了地,随后口鲜血喷了出来,面色之,更是带着股难以置信的震惊。

  “孽障,借助阵法,你竟然强悍到这般地步。”

  对于朱思梦的实力,韩岱良简直不敢相信,睁大了眼睛,盯着那发丝飞舞的朱思梦。

  “死,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朱思梦那双空洞的眼神之,再度开始有着那乌黑的鲜血朝着外面冒出,阵撕心裂肺般的丝毫自朱思梦的口传出,随后,我看到朱思梦整个人直接朝着韩岱良这边暴掠了过来。

  与此同时,我看到韩岱良手猛然拍地面,他的面容之,带着阵慌张的神色。

  而此刻,我心也是再度肯定了,朱思梦对于韩岱良的杀心和仇恨,远远对我和夏陌强了太多。

  我看到韩岱良的身形猛然从地面之弹了起来,随后竟然直接朝着我这边爆射了过来,不过我看清楚了,韩岱良的眼睛直都是死死的盯着楼梯。

  他想要逃了,这家伙竟然也不是这朱思梦的对手吗?这才交手没多长的时间,他选择了退。

  可想而知这朱思梦是有多么的强大,准确的说,是这朱思梦借助了大阵之力,实力使得这韩岱良都不是对手。

  朱思梦自然是毫不犹豫的朝着下面追击了过去,我连忙控制着老鼠,跟着二人的身形追击了下去。

  眼看着二人直接到了楼,顿时间,股浓郁的黑气直接在那楼道的大门前浮现了出现,朝着韩岱良包裹了过来。

  “这韩岱良危险了,竟然贸然个人前往宿舍楼之,而且我感觉到,在楼,朱思梦控制阵法的能力似乎更强了。”

  我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夏陌,但是夏陌却是依旧紧皱着眉头,并不说话,显然是在沉思着什么。

  片刻,夏陌淡淡出声:“未必,不要轻易的小看任何人。”

  夏陌的话使得我微微愣,夏陌对于这韩岱良,似乎及其的谨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不过这个时候,我注意到韩岱良看到面前的道路被堵,整个人面色也是阵难看,手出现了张符篆。

  “天罡地煞,气震乾坤,破!”

  随着声音落下的瞬间,韩岱良手的那符篆也是陡然之间直接朝着对面的那大团阴煞之气轰然暴击了过去。

  化作股赤红色的光芒,陡然砸落在了那阴煞之气面。

  轰隆

  声爆响声陡然传开,那团黑气顿时被炸出了个巨大的空洞,而韩岱良几乎没有半点儿的犹豫,直接朝着朝着门口暴掠了出去。

  但是因为刚刚停顿的那刻,身后的朱思梦也连忙追击了过来,这个时候,道阴煞匹练自朱思梦的手暴击了出去,直接朝着那韩岱良的背后轰击而来。

  这次,那阴煞匹练几乎没有半点儿的悬念,直接轰在了韩岱良的背,顿时间,我看到韩岱良身子个踉跄,甚至猛地喷出了口鲜血,但是这家伙却是没有丝毫的在意,只是心的想逃逃脱。

  不会儿的时间,韩岱良的身形便是消失在了眼前,应该是逃出了宿舍了,而朱思梦身形悬浮在空,身的阴煞之气仿佛是在此刻变得更加的浓郁。

  我能够感觉到,在朱思梦的身有着股滔天的怨恨正在升腾。

  啊

  声几乎能刺破耳膜的叫声传出,声音之带着无尽的不甘和愤怒,我看到朱思梦身子疯狂的在宿舍之乱窜。

  我控制着老鼠,躲在个角落,这股气息,使得老鼠的身子莫名的不断发抖,这是恐惧,种本能的恐惧。

  “我会杀了你,定会杀了你!”那种恨入骨髓的声音自朱思梦的喉咙深处传出,听的在酒店的我都是感觉到身的汗毛微微竖了起来。

  我并没有急着离开,反正也不费神,便是准备继续躲在这里面,不会儿,我看到宿舍的门口,有着三道身影换换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朱涛,而在朱涛的身后,跟着两道目光呆滞的人影,我心陡然惊,这是朱涛迷惑来的两名学生。

  我几乎本能的看向了身边的夏陌:“夏陌,救人!”

  但是夏陌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根本来不及了,在夏陌话音落下的瞬间,我看到朱思梦整个身躯直接朝着朱涛身后的两道人影飘了过去,两只手直接抓在了二人的头顶。

  在二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我便是看到两大奥身体开始不断的抽搐了起来,而整个身躯竟然是开始干瘪了下去。

  我陡然倒吸了口凉气,好生残忍恐怖的手段。

  不到分钟的时间,我看到那两名学生竟然直接变成了皮包骨的尸体,我心跳有些莫名的快速。

  亲眼看到了这个过程,虽然短短的分钟时间不到,但是这对于心灵的冲击,远远不是看到两具干尸那么简单。

  朱思梦身的黑气似乎又变得浓郁了几分,而朱涛也感觉到了朱思梦的情绪,便是出声询问。

  “姐,你怎么了?”

  然而,朱思梦直接转身,对着朱涛说道:“你不用管,只要每天给我带两个人过来行了。”

  说完,朱思梦朝着某个方向掠去,朱涛缩了缩脖子,也没有多问,直接朝着宿舍楼赶去,朱涛去的是楼,而朱思梦去走向的是楼的某间宿舍。

  我将这切告诉了夏陌,便是直接控制着老鼠,朝着朱思梦消失的地方移动了过去,而当我到了间宿舍之后,感应到里面传来阵淡淡的气息,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朱思梦在这门的后面。

  我看到门底下有个门缝,深吸了口气,便是直接从那门缝之钻了进去,进入这宿舍的瞬间,里面同样是四张床,其余的并没有什么不样。

  然而,在我控制这老鼠的身子移动到宿舍间的那瞬,只长满了长长指甲的手掌猛地从地下伸出,随后把将老鼠的身子抓住,顿时老鼠发出阵阵叽叽叽的声音,我也开始控制这老鼠的身子不断的挣扎的起来。

  噗!

  最后声闷响传出,我的感官失去了所有的联系,我整个人心脏也仿佛是猛然跳,额头之出现了同冷汗。

  老鼠被那手掌捏爆了,虽然对我来说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因为通灵之术,我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如同被捏爆的是我样。

  我连忙站起身来,直接告诉夏陌,那宿舍里面有古怪,那只手掌是朱思梦的,我不知道朱思梦是不是发现了老鼠的端倪,所以才出手的。

  夏陌罢手,黛眉紧紧的皱着,沉吟了好会儿的时间,夏陌方才是看着我,出声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说的那间宿舍,应该是朱思梦尸体所在的位置,也是她的葬尸之处。”

  143意料之中

  夏陌的话音落,我整个人心脏微微顿,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点,根据夏陌所说,那地方还真的有可能是朱思梦尸体所在的地方。

  不然朱思梦的鬼魂怎么可能进入那宿舍之,因为尸体所在之处,也是她的鬼魂最好的居住之所。

  不过我的脑海里面立马想到了另个问题,如果是朱思梦的尸体真的是在那宿舍下面,那么为什么受害是我们宿舍的人?

  反而那宿舍里面的人个都没事儿呢?我看着夏陌,将自身的疑问说了出来,但是下刻,夏陌便是淡淡笑,出声对着我说道。

  “你说要是第个出事的是埋尸体的那宿舍的人,她的尸体是不是有很大的风险被发现?”

  闻言,我整个人恍然大悟,是了,要是那个宿舍出事,而且正好又在楼,那么经过段时间的推敲,肯定会有人想到地下有东西这个可能,说不定会挖开,发现了朱思梦的尸体了。

  这个时候,夏陌再度出声,说道:“再说,第个死的是朱涛,还是朱思梦的弟弟,我甚至怀疑,是朱涛死了,才彻底的将朱思梦唤醒,不然朱思梦没有道理不保护自己的弟弟的。”

  夏陌的眉头涠洲,淡淡的声音传出,我想了想,的确,朱思梦其实对朱涛这个弟弟很重视。

  而且朱思梦对朱涛,明显是有意识,而且深深的记得,算朱思梦变成了鬼,也不至于害死自己弟弟。

  那只有个可能,朱涛的死或许并不是朱思梦所能控制的,而是另个人,这个人会是谁?朱思梦背后的那个家伙?那个将朱思梦养起来的邪道。

  如此说来,那岂不是说,此人在我们的身边,不然如何悄无声息的害死朱涛?

  想到这里,我背脊不由微微寒,这个人在我们的身边?他是谁?

  我看向了夏陌,这会儿的夏陌似乎也在沉思,不过不知道她到底是在想什么,不会儿的时间,夏陌直接出声。

  “行了,今晚这样吧,你先回去,等消息吧!”

  微微愣,我问夏陌等什么消息?夏陌微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