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石殿之掀起,而那刻,我也是看到李雪儿的身形暴掠了出去。

  不会儿的时间,白色的烟尘消失,石殿之再度恢复了正常,而我也是看到,李雪儿的手掌死死的掐着林教授的脖子。

  而整个石殿之,却是少了两道身影,那是老包和尸王,老包那家伙竟然是带着尸王逃了?

  我心惊,那尸王的实力已经超越了先天境,逃出去之后,定然是翻大祸害。

  倒是这个时候,我看到林教授脸绝望的看着李雪儿,李雪儿的面色平静无,但是正是因为平静,所以才可怕。

  李雪儿似乎并没有半点儿的犹豫,顿时间,直接用力,将林教授的脖子捏断。

  虽然只是短短的个动作,但是却看得我心阵丹颤心惊。

  这李雪儿下手还真是没有半点儿的迟疑啊!

  杀了林教授之后,李雪儿将林教授的尸体丢在了地,而我见状,却是直接前,去将林教授的魂魄收了起来。

  噗!

  在这刻,我看到李雪儿身子个踉跄,口鲜血也是瞬间喷了出来。

  197审问

  我的心沉,果不其然,这战,李雪儿看似直稳占风,但是她也受了重创,甚至说,现在的李雪儿到了极限也不为过。

  我前想要扶住李雪儿,却又发现有些不妥,便出声问她情况怎么样?李雪儿摇了摇头,随后直接盘坐在了地,我虽然身伤势也挺重,但还是守着李雪儿。

  因为现在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那老包会不会带着那尸王折返,而要是这种情况,李雪儿能够恢复些实力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而李雪儿盘坐在地也是十多分钟的时间,便直接站起身来,这会儿我发现了李雪儿的面色红润了许多,看来伤势多少恢复了些。

  “你也恢复下伤势吧!”李雪儿看着我,顿时出声对着我说道,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不能矫情,我自己恢复点实力,对自己方才有利。

  我盘坐在地,也是恢复了十多分钟的时间,我看到了廖胖子不断的在我们进来的那地方摸索了起来,半天的时间,廖胖子面色阴沉的转过头。

  “不好,我们来的时候那条路行不通了,这应该是道反锁死的机关,只能进来,不能从这道门出去。”

  听到廖胖子的话,我的心微微沉,我明白廖胖子的意思,也是说,我们想要出去,必须要走另条路了。

  刚刚那老包带着尸王离去的时候,那家伙丢了暗器,所以并看不清他们离去的方向,现在想要在这石殿之找到出口,恐怕是需要不少的时间。

  我看向了李雪儿,她则是看向了廖胖子。

  “知道方向你能打开机关吗?”

  廖胖子的眉头微微皱,随后点了点头,说虽然不是百分之百,但是很大的几率。

  李雪儿看向了我,直接出声,说林教授和那老包既然是伙儿的,那么他肯定知道临时逃脱的方向,之前的老包逃脱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太急了,并没有来得及带林教授。

  导致这家伙被留了下来,而李雪儿毫不犹豫的将之杀了,好在我将这林教授的魂魄拘了起来。

  现在李雪儿看向我的意思,我立马明白了过来,那是从林教授鬼魂的口,得到这逃脱的那个路口方向。

  我直接将林教授的魂魄叫了出来,看到我们,林教授的眼神之顿时露出了阵恐慌,直接朝着面前的某个方向直接跑了过去,而我连忙将之抓住。

  “老混蛋,都这个时候了,还响着逃跑。”

  在我准备好好儿问翻这林教授的时候,我看到李雪儿直接出声:“不用问了,应该是那个方向。”

  李雪儿所指的,正是之前林教授这家伙逃脱的方向,我立马反应了过来,林教授这是种求生的本能,他第时间朝着那个位置跑了过去。

  也证明,他知道那个地方有生路。

  廖胖子连忙朝着那方向走了过去,这个时候,我看到廖胖子整个人趴在了那石壁之,然后用手开始敲击那墙面。

  敲了足足有几分钟的时间,廖胖子的脸方才是露出了抹喜色,连忙出声。

  “不离十了。”

  虽然我不知道廖胖子是怎么确定的,但是想来这家伙也是有自己的本事。

  随后,廖胖子整张脸都是变得极其的认真了起来,开始在这石壁之不断的敲打了起来,敲打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顿时,廖胖子直接将那石壁之的几块砖同按了下去。

  咔咔咔

  阵声响顿时在这石殿之响起,而廖胖子整个人也是直接退后,不会儿的时间,在我们的面前,便是有着道路口出现。

  “是这儿了,走!”

  廖胖子沉声道,李雪儿也是毫不犹豫的直接朝着前面走了去,我们行人再度启程,不过这次却是少了林教授几人,至于这石殿之的那些外国人,我们更加没有任何的义务去理会了。

  任由这些人自生自灭。

  路,我们不断的前进,我们在地下转悠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却是到了之前所在的那个石殿,也是那七口棺材的地方。

  到了这个地方,那我们便是自然能够找到出去的路了,其实路,我能够感觉到杨雄对着我欲言又止,我不知道这家伙想要说什么,我猜测,他来到这罗布泊的目的肯定是没有达到。

  对此,我也没有问,毕竟现在这种情况完全不样了,我们所面对的危险简直是难以想象的,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杨雄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肯定是需要继续前进,或者怎么样。

  不过李雪儿,我暂时心还有个疑惑,我感觉到,之前老包叫我们交出的东西,并不是我帮方程周得到的那煞珠,而是另外的个东西。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东西在李雪儿的身,我也没有多问,我怕触及到李雪儿的隐秘,要是这个女人突然发疯的要杀人灭口,我还真招架不住。

  索性假装不知道,这对我来说,绝对是有益无害。

  至于廖胖子,他同样是没能如愿,他来是为了找到他爸的痕迹,甚至他爷爷的痕迹。

  “你别灰心,找不到你爸的痕迹或许也是件好事,说不定他并没有生命危险。”

  我这话是安慰廖胖子的,这个时候,身边的杨雄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看着廖胖子出声问道。

  “次和我们起来的那位姓廖的兄弟是你父亲?”杨雄这么问,廖胖子整个人面色愣,陡然对着杨雄问道。

  “你知道我父亲?他没事儿对不对?”

  但是廖胖子问,我看到杨雄的脸色变了,我心咯噔声,看来廖胖子的父亲是真的出事儿了。

  “我不想骗你,次我们进来走的是另条路,你父亲在我们的队伍算是高手,林老给他的报酬应该很高。”

  “途我们遇到了个类似于祭坛样的东西,林老让你父亲去试探,结果他整个人这么在那祭坛面融化了。”

  随着杨雄说完,我看到廖胖子整个人脸也是瞬间变得片煞白。

  廖胖子言不发,其实我知道,他的心里面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此刻被杨雄说出来,他整个人还是说不出的那接受。

  这个时候,我感觉到廖胖子整个人身的力气仿佛都是被抽空了样,我们返回的途,他同样是没有说句话。

  而等我们钻出了那盗洞,麦提依旧在帐篷之等着我们,当看到我们只回来了这几个人,麦提也没有多问,因为他知道,这种情况,死人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只有那直被绑着的外国人,脸震撼的看着我们。

  “这个人交给我处理吧!”

  不等我们这边说话,廖胖子便是直接朝着那外国人走了过去,这个时候,我知道廖胖子这家伙想要发泄,将心对于林教授的恨都发泄出来。

  本来我想要说什么的,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这个时候阻止廖胖子的话,这家伙肯定是会翻脸的。

  廖胖子将那外国人带着离开了帐篷,不会儿的时间,我便是听到阵惨叫声传了出来,当廖胖子再次回来的时候,这家伙的拳头面被吓鲜血包裹。

  我也不知道这些鲜血是他的还是那个外国人的,但是总的来说,我感觉到廖胖子身的压抑好了许多。

  在麦提的带领之下,我们开始按照原路返回了,这路,我们并没有遇到什么别的情况,只不过在离开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眼这罗布泊。

  准确的说,或者是那地下的那个神秘古城,那真是楼兰的古城吗?可是我怎么感觉到里面充满了诡异,那十二具巫师骨骸。

  还有那神秘的狰狞图案,那铁管子下方,到底是什么东西?

  李雪儿所说的这下面镇压着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这些都是此行在我心深深埋下的疑惑。

  只不过这疑惑暂时应该是解不开了,至于这地方,我并不想回来了,如果说真要回来,我至少要拥有自保的能力。

  不过现在这所谓自保的能力,我还真不好衡量,之前我觉得先天境的实力已经很强悍了。

  但是现在,我并不这么认为了。

  李雪儿和那尸王的战斗,让我知道,先天境,并不足以保住自己。

  那古城下面,说不定是还有着别的东西,这些东西会不会那尸王更加的强悍,这些我都不得而知。

  如果有天我真的感觉自己有了足够的自保之力,我还真想回来看看,这古城的下面,到底还有着什么样的秘密。

  回到了的罗布镇,我们选择在这地方歇天,气氛有些沉重,杨雄的状态也不是很好。

  而我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将自身的伤势彻底的恢复过来。

  半夜,我感觉到自己的伤势恢复了许多,而我睁开了眼睛,手却是多出了个玉瓶,这里面装着的是林教授的魂魄。

  而我相信,这林教授知道的,肯定我多。

  198背后的势力

  我深吸了口气,林教授是李雪儿杀的,但是她并没有取林教授的性命,并不是李雪儿想不到,我相信,她只不过是不想取罢了。

  而我将林教授的魂魄囚禁起来,之想要从这家伙的口得知些此行罗布泊的隐秘,还有林教授他们想要得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过我拿着这林教授的魂魄,想了半天的时候,还是没有现在审问,因为我怕这涉及到李雪儿的些隐秘。

  现在我们还没有分开,至于李雪儿让我得到了林教授的魂魄,恐怕也是种默认。

  虽然李雪儿似乎是默认了我可以从林教授的口得知些我所不知道的东西,但难保没有其他的意外。

  要是李雪儿觉得找不到借口杀人灭口,用这样的方式让我知道她的秘密,然后杀人灭口呢?

  其实想到这儿,我感觉自己有些想多了,不过为了谨慎,我还是没有对林教授逼问。

  第二天大早,我们启程返回了,我们赶到新疆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而在这机场,我们也算是彻底的和李雪儿分道扬镳了。

  至于廖胖子也没有跟我们道儿,最后还是我们来时的三人起返回,飞机,杨雄同样是没怎么说话。

  我看的出来杨雄的情绪有些低落,当飞机抵达贵阳的时候,已经是晚了,我直接回到了我租房子的地方。

  至于杨雄,他让我先回去休息,过两天打电话给我,支付我另半的佣金。

  对于什么佣金,我并没有在意,我觉得杨雄给我的钱已经不少了,不过这次能够活着回来还真是不幸的万幸。

  回到了租房子的地方,我整个人躺在了床,这次罗布泊之行,个月左右的时间,完全像是在做梦样的,而好在现在安全的回来了。

  我也是发现,此刻我的心里面方才是彻底的踏实了起来,回家了,那放心了。

  我还是没有急着去理会林教授的事儿,直接闭了眼睛,踏踏实实的睡了觉。

  当我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早的凌晨,我坐起身来,深吸了口气,然后去厕所洗漱了番。

  再度回到房间,我的手方才是将那装着林教授魂魄的瓶子取了出来,将门窗之贴好了符篆,以防这家伙逃脱。

  方程周也被我叫了出来,我方才是将林教授的魂魄再次放了出来。

  “林教授,别来无恙。”看着面前那脸惊慌的林教授,眼珠子不断的转悠着,似乎是想要逃。

  我也直接出声:“别费劲了,四周的路都被我用符篆封锁了,你想逃,可没那么容易。”

  随着我话音落下,我方才是看到林教授的眼神之有着抹绝望浮现,看来他也是放弃了逃遁了。

  “说吧,怎么样才肯放了我?”那双眸子看着我,我依旧是能够从其感受到种阴冷。

  闻言,我微微笑,便是直接道:“放了你?你的想法也太天真了,接下来,我问的每个问题,都如实的回答我,如果有半点儿的隐瞒,你将失去投胎转世的机会,明白吗?”

  随着我话音落下,我看到对面的林教授身躯也是猛的颤,这家伙想来也是非常的明白我的话所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看着林教授,脸有着似笑非笑的笑容浮现了出来。

  顿时间,我也是看到林教授的脸,有着抹苦涩的笑容,看来他也是认命了。

  其实对于林教授这种人,让他魂飞魄散点儿都不为过,这家伙的手想必也是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性命了,此行我便是清二楚。

  “你问吧,我知道的,都会回答你!”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这林教授也不是个不识趣的人,不过面对魂飞魄散,我想谁都会变得无的理智。

  我想了想,决定从最开始问起。

  “罗布泊下面,到底是有着什么秘密?那古城真的是楼兰古国吗?”

  问完之后,我看向了面前的林教授,因为接下来,我便是要听这家伙的解释了,林教授想了想,直接出声告诉我道。

  “不错,那罗布泊下面正是楼兰古国,当年楼兰古国夜之间消失,便是沉入了那望无际的荒原底下,也正是干枯了的罗布泊下面。”

  “那地方被称为地狱之眼,其有着令人惊骇的奥秘,根据我所知道的,传言但年楼兰古国夜之间彻底消失,关乎场惊天的祭祀。”

  说到这里,林教授停顿了下来,而我心脏也是陡然紧,因为林教授这家伙说的这些东西太过吓人。

  惊天的祭祀?整个楼兰古国的人?

  “祭祀,你的意思,整个楼兰古国的人都是祭祀品?”我心抱着丝不相信的看着林教授,出声对着他询问道。

  然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林教授竟然对着我点了点头:“不错,当年我的祖有人便是彭加木队伍之的教授,这个信息似乎是彭加木得到的,至于那什么双鱼玉佩,其实当时彭加木手根本没有,他只是在古城之见到过双鱼玉佩的图案,说以才将双鱼玉佩的消息传了出来。”

  我发现,林教授跟我说的这些,的确是些更加骇然的消息。

  整个楼兰古国夜之间消失,这个答案和李雪儿所说的样,应该并没有错,而至于林教授所说的祭祀,难不成整个国家的人都用来祭祀了吗?

  想到这点,我的脑海之莫名的开始浮现出个想象,那是在铁管子下面,到底是祭祀着什么样的东西,竟然需要这么多的血肉去祭祀?

  与此同时,我莫名的回想起了那石门之的诡异图案,那个狰狞的头像,难不成那下面祭祀的是那头像面的怪物吗?

  心充满了震惊,我再度看向了面前的林教授,出声对着他询问:“你们此次千万罗布泊,目的是什么?是不是为了得到某种东西?”

  林教授几乎没有半点儿的犹豫,便是直接出声告诉我,说不错,他们此行前往罗布泊,的确是为了其的个东西。

  但是具体是什么他不知道,因为这整个行动都是老包在负责,而次他们只不过是先头部队罢了,为的是查探下罗布泊下面到底是不是有着古城的存在。

  确认了之后,他们返回去准备了些时间,感觉更加有信心之后,方才是再度返回,准备进入其,得到那所谓的东西。

  “那你们进入其算了,为何牵扯到了杨雄?甚至后面还有李雪儿也跟着去了。”

  我心不解,再度出声对着林教授询问。

  林教授想了想,说最开始,他们不知道古城的具体位置,而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杨雄。

  这会儿林教授告诉我,说杨雄的祖似乎经历过丝绸之路,所以传下了张古老的地图,这地图便是指引着他们找到楼兰古国位置的东西。

  因为楼兰古国消失之后,曾经很多人去找过,但是在那望无际的荒原之,根本难以确认那楼兰古国真正的位置。

  要不是杨雄手的地图,他们也是很难确定,而杨雄提供地图,他的目的便是要起跟着,为了在楼兰古国之找到种东西,但具体是什么东西,杨雄连他们都没有告诉。

  这使得我更加的好了起来,这杨雄到底是想要从那古城里面得到什么?

  不过这个都不重要,现在我想知道李雪儿到底是怎么会在他们的队伍里面。

  说道这个问题,林教授便是苦笑了起来,随后出声说道:“这个我也纳闷儿,你口的李雪儿他在我们这儿姓倪,听起来和李同音,不注意根本听不出来,而她和我们是个组织的,谁都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背叛,要不是她悄悄的偷了杨雄的玉佩,我们根本不知道。”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震,有些不敢相信林教授所说的话,李雪儿竟然是他们个组织的?

  不对,组织?他们身后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