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能有作用。”

  看着米尘小心翼翼的将那隐身符收了起来,我连忙出声询问,这符还能回收利用?

  米尘笑了笑,说这隐身符的属性不叫特殊,时间过了会自动销毁,而没过能撕下来,留着下次继续用。

  我脸涨姿势的表情,而米尘也是掏出了手机,看来是要给龙队汇报了,我也没有打扰。

  至于第二天早,米尘将我叫了起来,说龙队那边来任务了,我们现在离开宾馆,先回湘西市里面,下站,是龙山!

  218龙山

  回到了的市里面,几乎是当天下午的时间,米尘便是再度接到了龙队发过来的任务信息。

  我们立马赶往龙山,龙山是湘西自治州下面管辖的个县城,我们坐了大巴车,乔装成了两名外地来的游客。

  为此,米尘这家伙还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条摄像机,沿路还拍拍风景生命的,这货真不是般的闲。

  不过不得不说,这样的伪装,显得更加的没有破绽。

  差不多三四个小时的时间,我们才抵达了龙山,而到了龙山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现在天才黑,而东临镇的那群半人半尸恐怕还没有处罚,因为干尸最少是要在子时,也是凌晨十二点之后才能出发。

  他们路如果是想要以赶尸的遮掩手段而来,那么肯定是速度较慢的,龙队叫我们提前来的原因,是战区先机。

  至少说,要在那群人来之前,我们熟悉下周围的环境,这样对我们来说也是很有利的。

  我和米尘到了龙山之后,便是出去在外面不断的旅游,还真是旅游,不过我和米尘都是经过了简单的乔装打扮,因为已经快入冬了,正常街的人都裹着厚厚的毛衣,甚至已经带了围巾了。

  我和米尘这是这样讲自己掩饰了起来,这个主意是我提出来的,最主要的是,我怕在街走着走着,突然遇到梁朝生,这特娘的多尴尬。

  毕竟这地方是梁朝生和方程周约定的见面地点,另点来说,如果那圣地真的是在这龙山,那么梁朝生不来都不行,要是途碰到该怎么办?

  淡定的打个招呼?我记得次,我们可打的直接分生死了,要不是梁朝生狡猾突然跑了,不知道还得纠缠到什么时候。

  现在要是碰到梁朝生,我可以保证这家伙会好不犹豫的对我们下杀手,所以多份谨慎也是正常的。

  转悠了两天,终于当天晚,我和米尘也是时时刻刻的注意到,有人开始进入龙山县的县城里面了。

  这次,这群人并没有以赶尸的姿态出现,每个人的身都是扛着个麻袋,很显然,这里不是东临镇,街道还准备好切等你来过。

  而这龙山可不样了,他们只能采取这种办法进入了龙山,这也是我和米尘几乎整天都在盯着那龙山县的入口所得到的效果。

  细数了下,总共是17七个,这次难不成那神秘的势力真的不继续派人前来了吗?几乎不用多想,我知道这个答案是否决的,那神秘的势力肯定是还有派出其余的人,正在暗盯着。

  而我们只要漏出什么马脚,或许会被暗的人给识破了。所以算们想要继续查探什么消息,还必须要谨慎。

  最后,我和米尘都是看到了这些人个个都是直接化整为零的进入了不同的宾馆酒店住了下来。

  恐怕他们此刻也是在等待面的命令,才知道下步应该是怎么去做。

  紧跟着,米尘将这边的情况给龙队汇报下,不会儿的时间,米尘的手机再次震动了起来,明显是龙队那边下命令了。

  而龙队的命令是让我们盯着这群人,只要他们能够找到那圣地所在的位置,那么我们便能够顺着瓜藤,找到那圣地所在。

  这才是我们跟踪这些人的真正目的,接下来的时间,似乎并没有多少事情发生,而我也是不断的去注意了,那些进入龙山的个个阴尸宗弟子。

  但是他们照常的吃喝玩乐,倒是无的开心,倒是弄得我和米尘两个苦逼了,有事儿没事的要出去转悠下,时时刻刻都得保证我们能够顺利的跟着这群人,找到圣地所在的位置。

  晚,米尘说他出去转悠圈,我在酒店里面等着可以了。

  等到米尘走了之后,而我心也是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因为我的心里面其实直都是有着另个想法,因为我自己有自己的计划,不想被别人知道。

  心念头所过,而在我的面前,便是多出了道声音,方程周。

  我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方程周,顿时间出声:“方程周,现在有两条路在你的面前,供你选择。”

  “第条,好好的跟着我,第二天,那是背叛我,至于其他的我不去说了。”

  方程显然是有些纳闷儿,不怎么明白我说的话,而我则是再度出声:“现在,我会给你个机会,但是拥有这个机会的你应该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了。”

  “两,我跟你的时间不多,但是也不少了,我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方程周苦笑,随后出声对着我说道。

  “好,那我告诉你我的计划,我准备将你的魂魄放出去,然后去和梁朝生会合,如果他真要带着你去那所谓的圣地,那么你当是在前面给我把关,该怎么做你心里清楚。”

  “至于第二点,你将不会受到任何的限制,也是说你想怎么做都行,因为在放你走之前,我会解除掉你身的契约,这样你不受我的控制了。”

  “所以我说了,接下啦,得看你怎么办了!”

  其实这个决定听冒险的,而我赌赌在方程周的身,赌他会不会背叛我,如果没有背叛我,那么进入圣地之后,想必没有谁我们更有安全感。

  毕竟在我们的面前,可是有人给我们指点什么的。

  但是如果方程周背叛了我,和梁朝生见面之后,将这些事情全部都脱口而出,那么整件事情,恐怕便是不好办了。

  所以在想这个决定的时候,我心里面其实很纠结,怎么说呢,我感觉这次自己心里面的赌博,胜率不高。

  方程周生前的性格的确是差的要命,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我感觉到了方程周的改变,知错能爱,善莫大焉,而算方程周现在是鬼修,我同样是能够毅然决然的愿意带着他。

  方程周似乎有些震惊,没想到我竟然敢玩儿的这么大,要是和他接触了契约,他走了,那么彻底的摆脱了我的掌控了。

  “我能看做这是你对我的测试吗?”突然,方程周对着我出声询问。

  我听明白了方程周的话,因为他觉得我实在和她开玩笑,但是他没想到,我说的是真的。

  二话不说,我连忙要出了自己的舌尖血,然后开始接触我身和方程周的联系。

  片刻之后,我大松了口气,额头之布满了些许的汗水,接触契约虽然并不难,但是却听耗费自己的精力的。

  “方程周,还是我前面所说的,如果你愿意跟着我,我李两以后当你是兄弟,如果你选择逃,或者从新回到梁朝生的身边,那么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看着面前的方程周,顿时间出声说道,方程周在此刻,恐怕都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去吧,至于其余的故事该怎么编,那是你的事情了。”

  我对着方程周挥手,沉声说道,而且要是会儿米尘回来,看到这幕,恐怕是又要惹出麻烦了。

  方程周深深的看了我眼,随后整个身子直接朝着外面飘了出去,我深吸了口气,说实话,到现在为止,我心都还有些担忧自己的这个赌,会不会太冒险了。

  要是方程周真的投靠到了梁朝生那边,将这边的切都说出来,或许梁朝生会直接放弃此次打开圣地的机会。

  那或许会打乱这次切的部署,这部署可不单单只是我们第九局这边,还有其余人,这龙山绝对不会只是方的实力。

  因为龙队放出去的消息,可不只是淡淡针对阴尸宗的人,还有许多的修道界人士。

  是这两天,我都感觉到了龙山变得有些热闹起来。

  不会的时间,米尘回来了,而我则是已经将自己的状态全部都调整好了,我米尘带了点儿夜宵回来,我也将怀的小狐狸抱了出来,然后起喂它吃东西。

  吃东西的时候,我问米尘刚刚出去有什么收获没有?

  米尘摇了摇头,说收获没什么收获,不过感觉到这龙山似乎变得有些热闹起来了,来的人越来越多了。

  “其实我有些怪,要是湘西的人很多我还能够理解,但是在龙山的消息,谁传出去的?”

  我看着米尘,有些不解的出声询问。

  米尘的眉头紧皱了起来,沉吟了片刻,米尘出声告诉我,说他也发现了,所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问题反映给了龙队,看龙队那边怎么说吧!

  我心变得有些疑惑,难不成说,还有谁讲消息传了出去嘛?可是还有谁能够具体的知道龙山的事情呢?

  “会不会是梁朝生?”

  下刻,我想到了某种可能,便是直接看着面前的米尘,惊呼出声。

  梁朝生,我们似乎直忽略了这个家伙,直以为他会藏着掖着,但是如果他也发现了局势有些乱了,所有将消息传出去呢?

  这种可能,并不是完全没有。

  219血月当空

  “看来这家伙或许也是想要破罐子破摔了。

  沉吟了片刻,米尘也是顿时间出声,闻言的我却是摇了摇头,米尘看向了我,赫然是想要我解释下。

  我想了想,也是直接说道:“你觉得,第九局和那个神秘势力的人起到了这龙山,对于梁朝生来说,有利有弊?”

  米尘几乎想也不想,出声说道:“当然是没有任何的利处了。”

  我笑了笑,再度出声:“那么梁朝生将消息传出去,说龙山有宝物出世,得到消息的道修定然都会前往龙山而来,这样自然有人牵制第九局和那神秘势力的人了,这对梁朝生来说,有利有弊?”

  当我说完之后,米尘整个人也是恍然大悟般。

  “原来这姓梁的竟然打的是这个主意,看来我们小觑这个家伙了,到时候于混乱之,他对于圣地的了解肯定是个绝对的优势。

  这个优势,是任何方势力都不具备的,在这样的优势之下,那么梁朝生的成功几率更高了。

  “这事儿我的尽快给龙队汇报下,让龙队那边做好心理准备!”

  米尘沉声说道,我点了点头,这点倒是毋庸置疑,毕竟早做准备,那么胜算也是要多些。

  接下来的时间,我和米尘还是继续监视阴尸宗的那些人,这些人依旧是没有什么动静,而龙山县似乎也变得无的热闹了起来,我和米尘也发现,来的这些人,大半都是道修,看来,梁朝生的消息传的很开。

  这家伙现在说不定正躲在暗处,敌人在暗,我们在明,这点使得我和米尘每步行动都是无的小心谨慎,出门更是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

  如此又是过去了近个周的时间,而随着夜幕降临,我发现今夜似乎前几夜更加的冷了,为此我还问了下米尘,有没有感觉到。

  米尘的回答是入冬了,越来越冷这不是正常的吗?对此我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感觉到了,似乎并不是米尘所说的这么简单。

  晚的时候,我和米尘都是相互轮流着监视情况,而到了凌晨的时候,正在监视的我突然发现天空之出现了个红红的东西。

  这东西圆圆的,看起来像月亮,之所以说像月亮,是因为我从来没有看你到过红色的月亮,所以第时间是否决了这是月亮的可能。

  可是过了会儿的时间,我发现不对,这东西还真是月亮,而且还是红色的,我连忙叫醒了米尘。

  米尘到了窗户边,盯着天那轮红色的玄月,眉头紧皱了起来,米尘几乎没有半点儿的犹豫,直接给龙都发了个短信过去,将我们这儿的情况汇报了下。

  而没想到的是,龙队竟然立马回信了。

  “红月现,数日之内,将血月当空,届时便是时机。”

  看着龙队回过来的信息,我和米尘对视了眼,虽然龙队没有直接说什么时机,但是我和米尘也几乎猜到了,这所谓的时机,绝对是和那阴尸宗的圣地有着绝对密切的联系。

  我和米尘深吸了口气,这红月恐怕不只是我们发现了,我感觉到股股气息在龙山之弥漫了出来,似乎都是在注意天空之的红月。

  某处山林之,个隐秘无的山东口,道身穿黑袍的身影负手而立,抬头看着天空之的月亮。

  “等了几十年了,终于等到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了,我阴尸宗的仇,我会点儿点儿的全部讨回来的。”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直都没有出现的梁朝生,此刻的梁朝生嘴角泛起了抹阴冷的笑容,那双目更是闪烁着阵疯狂的精光。

  在这个时候,又是道身影出现在了梁朝生的身后,此人双脚微垂,整个身子都是悬浮在了空。

  “师尊的霸业定然无人能阻。”

  这身影出现,便无攻击的低着脑袋,对着面前的梁朝生躬身说道,这人正是那方程周。

  此刻的方程周已经好梁朝生会合了,对于方程周的话,梁朝生沉默不语,这么直直的盯着天空之的红月。

  方程周的眼神之有着些莫名的情绪不断的闪烁,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而沉默了叙旧的时间,方程周再度出声。

  “师尊,请你原谅徒儿。”

  说着,方程周竟然是直接对着梁朝生跪拜在了地,梁朝生几乎头也没有回,这么站着,淡淡出声对着方程周问道:“哦,你何错之有,让我原谅你?”

  方程周整个身子直接匍匐在了地,瑟瑟发抖的同时,直接出声说道:“师尊,其实,其实是李两派我来的,他希望我能够在师尊的身边做他的眼线,现在李两已经是第九局的人了。”

  “而且李两之前其实和我种下了契约,他为了让师尊相信,在前几天才接触了契约,是想让我帮他做事,想要以此来对付师尊。”

  方程周颤抖着声音直接对着梁朝生说道,而梁朝生的嘴角,却是泛起了抹得意的笑容,转过身来,看着方程周。

  沉吟了片刻的时间,梁朝生方才是对着方程周询问道:“哦,那你怎么不听他的?要是成功了,他想必会给你不少的好处吧?”

  梁朝生说完,那方程周也是抬起头来,脸狠厉凶光在脸浮现,咬牙切此的说道。

  “师尊,那家伙可是亲手将我害死了,事后甚至还强迫我,让我和他结成契约,做了他的小鬼,虽然他多次利诱我,想要我安安心心的跟着他,但杀了我的这个仇,这辈子都忘不了。”

  “而师尊你不同,师尊你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身边,教授了我那些本事,我对师尊是感激,而对那李两是仇恨的,我怎么可能听那个家伙的,要是可以,或许我早逃了。”

  “现在既然已经找到了师尊,那家伙还自以为是的接触了契约,我自然要将杀我的仇给报回来。”

  说完之后,方程周抬起头,看着梁朝生,那双眼睛里面却是布满了真诚,梁朝生此刻也是死死的盯着方程周的那双眼睛,似乎想要从里面看出些东西。

  这地方顿时陷入了片寂静,过了好会儿的时间,梁朝生方才是伸出了手,将面前的方程周扶了起来。

  “好徒儿,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

  “师尊,其实你早知道了吧?只不过直没有说而已,而我直没说,也是怕李两这家伙还在我的身留下什么手段,经过这几天,发现确实是没有了之后,徒儿这才说出来,还望师尊见谅。”

  方程周对着梁朝生抱拳,再度出声,对着梁朝生说道,而这个时候,梁朝生也是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要是你来告诉了我,那可不是我所希望的样子了。”

  方程周脸也露出了脸的笑容,此刻连忙出声:“对了师尊,这次第九局来了不少人,咱们先进去,我在好好跟你说,师尊这次,势在必得,谁也阻止不了。”

  说着,方程周和梁朝生也是朝着山东之走去,隐约间,传来了阵低沉的声音。

  “师尊,我感觉这僵尸身的气息怎么这么恐怖啊?这得到了什么境界啊?”

  “这个你不用去管,到时候你能见识到她的威力了。”

  “”

  顿时,这地方再度陷入了片寂静。

  我和米尘又在龙山县待了三天的时间,而第三天夜幕降临的时候,更多的人进入了这龙山县之。

  随后,米尘收到了条短信,是龙队发过来的。

  “我们已经抵达龙山,时刻等候命令!”

  看到这条短信的我和米尘都是从对方的眼神之看到了抹震惊,龙队他们已经到了龙山吗?我和米尘时刻都在关注着进出的人,竟然是没有发现龙队他们的到来。

  看来龙队他们掩藏的真不是般的深。

  而到了第四天晚,在那漆黑的天空之,再度有着轮月亮当空,而这月亮,却是片血红之色。

  通体血红,像是被鲜血浸染了样。

  220诡异圆盘

  随着这血月当空浮现了出来,顿时间,我也是感觉到,整个龙山之,似乎都是被股诡异的气氛笼罩在了其。

  阴冷,这种阴冷并不是普通天气寒冷的那种,也并不是阴气的那种阴冷,而是种令的人汗毛都不由竖起来的那种冷。

  这种感觉,使得我的心都是升起了阵不好的预感,那是有事情要发生了。

  随着这血月浮现的瞬间,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