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实回答,过后我会将你送你去投胎,免遭孤魂野鬼的罪。”

  在夏陌话音落下的瞬间,我看到李癞子脸的表情明显的有所变化,李癞子紧跟着出声:“你问!”

  声音还是显得有气无力的,给人种极其不舒服的感觉。

  “你昨晚到底是怎么死的?是谁害了你?”不过这时候,夏陌的话音却是将我所有的注意力都是吸引了过去。

  然而,在夏陌话音落下的瞬间,我却看到李癞子的面目骤然扭曲。

  23到底是谁?

  随着李癞子脸的表情变化,顿时间,我看到这家伙的身子竟然是开始不断的颤抖了起来。

  他好像是在恐惧样,双手哆嗦的同时,口竟然是传出了阵慌乱的自语声。

  “不是我,别杀我,不关我的事啊!”

  李癞子幽幽的声音不断的钻进了我和夏陌的耳,而此刻,我和夏陌都是极其不解的对视了眼,这李癞子的表现有些不正常啊!

  这其还真有些隐情,而此刻的夏陌也是轻喝了声,对面的李癞子魂躯微微颤。

  “李来,你已经死了,如果你不想遭受孤魂野鬼的痛苦,好好儿的回答我的问题,我会超度你。”

  随着夏陌的话语落下,这个时候,我也是看到对面的李癞子面色缓和了许多,那双只有眼白的瞳孔也是朝着我们盯了过来。

  这时,身边的夏陌再度出声对着面前的李癞子问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谁杀了你?”

  夏陌刚刚问完,对面的李癞子面容再度变得有些扭曲,不过片刻之后,李癞子还是出声,断断续续的对着我们道。

  “我已经说过了,是她,是那个女人,她来报仇了,她要杀了我,让我不得好死。”

  李癞子的话使得我皱紧了眉头,这家伙的内容根本不完整,估计是被昨晚的事情吓的不轻,现在连魂魄都已经有些六神无主了。

  不过我却是从李癞子的这句话里面抓到了个细节,他说他已经说过了?他跟谁说过?

  不等我多想,身边的夏陌再次出声。

  “她是谁?那个女人是谁?她为什么要杀你?”夏陌紧迫的声音紧跟着传出,然而,李癞子的脑袋再次开始摇晃了起来。

  “不是我,我是被逼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要糟蹋她的。”

  李癞子有些疯疯癫癫的声音顿时间传了出来,而在听到李癞子所说的话那瞬间,我整个人如遭雷击般,直接定在了原地动不动。

  反应过来的瞬间,我整个人竟然是忘却了面前的李癞子乃是鬼魂,不顾切的朝着李癞子冲了过去。

  “你个王八蛋,你说什么?你再说遍?”

  我口传出阵怒喝声,对面的李癞子赫然也是被我突如其来的这幕吓的不断的朝着后面退去。

  关键时刻,夏陌把拉住了我,对着我呵斥道:“李两你给我住手,你不想知道真相了?”

  夏陌的喝声使得我整个人脑袋稍微清醒了许多,但是我的呼吸依旧是显得有些急促,算对面的李癞子不说。

  但是九成九他口的女人是我娘,但是这家伙刚刚的话语竟然说他糟蹋过我娘?这个畜生,现在我恨不得让他魂飞魄散。

  我双目死死的盯着面前李癞子的魂魄,此刻的我心没有了任何的畏惧,是愤怒掩盖了这切。

  这会儿,身边的夏陌整个人低喝声:“不好!”

  话音落下的瞬间,我看到夏陌整个人直接掠出,随后陡然出现在了那李癞子魂魄的面前。

  我也注意到,李癞子的魂魄似乎是开始变得有些透明了起来,而夏陌手个印结出现,直接点在了李癞子魂魄的眉心处。

  李癞子那暗淡的魂魄终于是稳定了下来,片刻之后,夏陌再度回到了我的身边,告诉我说李癞子的魂魄本来有些受创了,刚刚被我这么吓,差点儿出事儿了。

  她让我接下来别激动,切事情等我们问出了真相之后再说。闻言的我心微微凝,对着夏陌点了点头。

  夏陌再次看向了面前的李癞子,沉声说道:“李来,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的魂魄有消散的迹象,如果你想要入轮回,最好给我好好儿的回答问题,否则我只会坐视不管。”

  闻言的李癞子顿时间对着夏陌点了点头,而我为了避免自己忍不住,直接将脑袋转到了边。

  “告诉我,这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从头给我说起。”夏陌低沉的声音传出,而我也竖起了耳朵,想要听听这李癞子到底是怎么解释的。

  这个时候,李癞子方才是颤颤巍巍的出声,说这件事情,要从十八年前说起。

  十八年前的某个夜晚,个人突然降临了李癞子的家里面,让他帮忙做件事情,给他百块的酬劳。

  这百块放在十八年前,九十年代的时候,绝对是笔巨款,所以当时李癞子几乎没有半点儿的犹豫,直接答应了。

  然而,事后当李癞子知道,收了这百块钱,让他要去做的事情,竟然是糟蹋具女尸。

  当时李癞子想要拒绝,但是他看到这具女尸生的漂亮不说,还有百块钱,李癞子当时三十来岁,又没碰过女人,火气正旺。

  几乎没怎么犹豫,直接办事儿了,事后,李癞子收了钱,但是却被那人警告,说这件事要是说出去,他得死。

  李癞子胆子小,这么将这事儿憋在了心里面十多年的时间,本来时间长,李癞子也没去在意。

  但是没想到,昨晚那个女人竟然来找他复仇了,他本来以为是噩梦个,但当自己下身血红片的时候,他才知道这切根本不是梦。

  李癞子说,当时他的身体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被那个女人直接吊在了自家的房梁,然后那个女人在下面死死的抓着他的双脚。

  他这样死了,再说着这些的时候,李癞子的魂魄再度有些黯淡起来,看来真的是被吓的不轻。

  “你口的那个女人是谁?”夏陌再次沉声询问,但是令我和夏陌都没有想到的是,李癞子竟然是对着我们摇了摇头。

  说他不知道,他从来没有在村子里面见过那么漂亮的女人,不过他只记得,当时乌漆嘛黑的,被带到了个地方,事后他也不知道那具尸体倒地去了哪儿?

  李癞子的话使得我和夏陌都是紧皱起了眉头,李癞子怎么可能不认识我娘?这家伙不是直都在我们村子里面生活吗?既然如此,又怎么可能没见过我娘呢?

  对此,夏陌却是再度出声:“你确定你妹见过那女人?那个女人不是李家村的人吗?”

  但是,我们得到的结果还是样,李癞子还是说了他不认识,从来没有在村子里面见过那女人。

  这也说明了,李癞子口的这个女人,不是我们村子的,但是我娘怎么可能不是我们村子的呢?而且我娘既然嫁给了我爸,李癞子怎么可能没见过?

  在我准备问李癞子关于我娘的事情,身边的夏陌却是率先开口了:“好了,现在你只需要告诉我们,是谁指使你做的这切?说完,我助你转世投胎。”

  夏陌的问题使得我心猛然震,对,之前李癞子直在说这件事情是有个人指使他去做的,那么这个人是谁?

  这家伙又为什么要指使李癞子去做这切呢?他的目的何在。

  我和夏陌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李癞子,等他将这个人的名字脱口而出。

  “这个人”

  然而,在李癞子刚刚张口的瞬间,道火光瞬间朝着李癞子激射了过来,这道火光的速度快无。

  “不好!”

  身边的夏陌已经在第时间反应了过来,但是还是慢了步,在夏陌整个人掠出去的瞬间,那道火光也直接击打在了李癞子的身。

  下刻,李癞子的魂魄也是直接在我们的面前彻底的消散了,这是魂飞魄散了,连轮回都是已经没有了机会。

  唰!

  在李癞子魂魄消散的瞬间,声轻响自旁边的草丛之传了出来,我和夏陌几乎同时间朝着那声音传来的地方看了过去。

  道黑影也是直接闪而过。

  “是谁?”随着声低喝自口传出,夏陌整个人瞬间暴掠而出。而我也连忙掏出了身的电筒,直接打开,朝着那黑影追了去。

  很明显,这个家伙早躲在暗处了,而在我们要从李癞子的口得到关键信息的时候,他竟然出手了。明显是不想让我们知道真相。

  夏陌和黑影的速度很快,很快我被甩开了,而且我发现,黑影逃离的方向竟然是朝着我们家的位置。

  快到我们家的时候,我的身形顿,因为我打着电筒,看到身边的颗树枝面挂着张碎布,这好像是衣服的碎布。

  但不像是夏陌的,难不成是那个家伙留下的?我连忙将碎布收了起来,随后继续朝着前面追去。

  不会儿,到了我们家院子的门口,我看到夏陌气喘吁吁的站在我家院子门口,四处的张望。

  我去问夏陌什么情况?夏陌紧皱着眉头告诉我,对方的速度很快,等她到了这儿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踪影了。

  闻言的我心沉,跟丢了?

  本来以为能够在李癞子的身得到些线索的,但是这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却将线索直接给我们断了。

  这家伙到底是谁?难不成他是十八年前指使李癞子的幕后主使?我摸了摸手的碎布片,心暗道:放心,你逃不掉的。

  24我娘是谁?

  这时候,我和夏陌起进了屋子,发现奶奶竟然坐在大堂里面,我微微愣,问奶奶怎么还不休息?

  奶奶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她看了我眼,说家里面个人都没有,她睡不安心。

  我心颤,奶奶的话语之透着股莫名的担忧和悲凉,随后我问奶奶我爸是不是还没有回来?

  在我话音落下的瞬间,外面顿时传来我爸的声音,我爸让我赶紧取出帮下忙。

  我连忙跑了出去,发现我爸的身背着大捆不知道什么树的书皮,而我爸光着身子,身全是汗水。

  我爸白天不见了,现在才回来,竟然是去弄这玩意儿?我将我爸身的东西接了下来,问他这是什么?

  “桃树皮!”我爸直接出声对着我说道。

  皱了皱眉头,我爸也不知道哪儿弄了这么多的桃树皮,我爸让我去取个大木盆过来。

  找来之后,我看到我爸将这些树皮全部的浸泡在了装满水的木盆里面,弄完之后我爸进屋了。

  我也连忙跟在我爸的身后,问他今天下午都去了哪儿?我爸看了我眼,说这下午,跑了周围好几个村子,才找到了这些桃树的树皮。

  当我问到我爸弄这些桃树的树皮来干嘛的时候,我爸的脸色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沉默了片刻,我爸直接朝着我吐出了两个字:“有用!”

  具体的,我爸似乎并不愿意多给我透露,而夏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癞子的魂魄被人打散,所以情绪有些低落。

  我敲了敲门,传来夏陌的声音,她让我进去。

  我推开门走进房间之后,发现夏陌坐在床发愣,我前,只好对着夏陌安慰道:“行了,你不用自责,这事儿跟你没关系,怪对方太过狡猾了。”

  闻言的夏陌眉头皱,对着我出声道:“李两,你知不知道,我们马能知道真相了,怪我,都怪我太大意了。”

  我连忙告诉夏陌,这真的跟她没有关系,再说了,我们不是同样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吗?

  如李癞子竟然没有见过我娘,所以他连自己糟蹋的是不是我娘的尸体都还不知道?这些都是线索。

  安慰了会儿,夏陌总算是好了点儿,随后我让她好好的休息,说明天我想去村子里面打听下关于我娘的事情。

  看到夏陌点了点头,我方才是走出了房间,但是回到我的房间之后,我整个人却是有些睡不着了,实在难以想象,是我们这样个普普通通的小村子,竟然会发生这么多诡异的事情。

  我将衣服兜儿里面的那块碎布取了出来,紧皱着眉头观看,幕后指使那李癞子的家伙,到底是谁呢?

  而且现在我的心里面,却是再次想起了李癞子之前的句话,在夏陌问他的时候,他竟然说他已经说过了?

  我心升起了个大胆的想法,那是在我和夏陌之前,是不是已经有人招过李癞子的魂魄了?要不然我找不到另个理由来解释李癞子所说的那句话。

  如果真要让我猜测个人,我心第时间想到的是我爸,现在我能感觉到我爸有些深不可测。

  招魂这个东西夏陌会,说不定我爸也会,而且可能性极大,如果真的是我爸已经招过了李癞子的魂魄,那么说不定我爸已经从李癞子的口得知了真相。

  我是不是可以找个时间问问我爸呢?毕竟现在李癞子已经魂飞魄散了,这个线索算是彻底的断掉了。

  想着想着,股睡意传来,我也是暂时将心里面的这些东西放了下来,我的心有着太多的疑惑。

  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彻底解开,所以只能慢慢来,现在我们几乎肯定了李癞子糟蹋过的女儿是我娘,但是这家伙竟然说之前从未见过?

  这点我想要在明天白天的时候去求证下,所以得早点睡,休息好了明天才能够继续办事情。

  而当我进入睡梦之的时候,我再次做了个梦,这次梦里面竟然是梦到了我爷爷,爷爷死了好几天了,这还是我第次梦到爷爷。

  在梦里,爷爷依旧是死的时候那副狰狞的面孔,他面色铁青,死死的盯着我,好像很是愤怒。

  我心很是不解的问爷爷怎么了?爷爷盯着我,嘶哑出声:“我不是让你跑吗?你怎么不听话,怎么不听?你知不知道,这样你会没命的。”

  听了爷爷的话,我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要跑?谁会害我?

  爷爷不断的摇头,脸不争气的看着我,口不断的重复着,让我跑,跑的越远越好。

  最后直到爷爷消失,我整个人猛然惊醒,从床翻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个时候,我竟然是发现我的身,已经出了同冷汗,我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亮了。

  现在的我是怎么也睡不着了,索性我直接爬了起来,我听到外面传来了阵阵低沉的声音。

  连忙走出去,我看到把手里面拿着个木锤子,在不断的捶打他昨晚浸泡过的那些桃树的树皮。

  我走到了我爸的面前,看了我眼之后,我爸再度忙活了起来,我问我爸要不要我帮忙,我爸说他自己来可以了。

  我只好点了点头,去洗漱,不会儿的时间,夏陌也起床了,我去告诉夏陌,会儿我们起去村子。

  这会儿奶奶让我们赶紧弄好吃早餐。我和夏陌吃了东西之后,说我们要出去转转,到了村子里面,大多人都坐在外面晒太阳。

  因为这大六月的天儿,早的太阳是很舒服的,到了午有些晒人了,热得慌。

  本来十八年前的事儿,应该找个年轻点儿的人问,因为年轻记性也好些,但是往往老人更喜欢摆龙门阵聊天儿的意思。

  我看到位本家的叔公正在抽旱烟,和凑了去,我将兜儿里面准备好的烟卷儿取了出来,这都是爷爷留下的。

  “叔公,您试试这个!”

  我将烟卷儿递给了这叔公,顺便给他点。

  这叔公很欣然的接受了,抽了口烟卷儿之后,还点了点头,说这玩意儿还不错,是劲小了点。

  “晃眼,李臻家娃子都这么大了,该去媳妇儿了吧?听大伙儿说你小子能考大学,争口气,咱们这村子可还没出过大学生呢!”

  这会儿,叔公看着我,笑着说道,随后又感叹爷爷走的早了些,还说爷爷人不错什么的。

  闲聊了会儿,我也是直接出声,对着叔公询问:“叔公,你能不能给我说说我娘是什么人?”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当我问及这个话题的时候,叔公的眉头微皱,看向我的眼神之有着丝不解。

  “你这么大了?你爸他们没跟你提过?”

  看着面前的叔公,我摇了摇头,说我只知道我娘是难产死的。

  叔公叹了口气,说我娘的确是难产死的,不过村子里都没人见过我娘,因为我娘是死在外面的。

  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我整个人心震撼的无言以对,我娘死在外面的?那怎么可能?我们家后山葬的是谁?可不是我娘吗?

  这时候,叔公再度出声,说我娘是我爸在外面打工认得的,不过回来的时候只抱着我回来,听说我娘是生我的时候难产走了。

  而且因为我娘是在医院死的,还被火化了。

  我爸途也没带我娘回来过,所以村子里的人都不知道我娘是什么样子,听叔公说,之后我爷爷带着我爸还家家的门。

  说在我成长的这段时间,麻烦大家别提我娘的事情,免得对我的成长造成影响。

  听着叔公说完这些,我心震惊的不行,连边的夏陌都是紧皱着眉头,和我对视了眼,我想此刻的我们心想法是样的。

  我娘葬在后山,现在叔公却告诉我,整个村子都没人见过我娘?如果我娘被火化了,那么后山的那位又是谁?

  心震撼的同时,我还有意思期望,叔公了年纪了,说不定记性不好,给记岔了。

  我告别的叔公,找了两位婶儿问了下,但是令我完全没想到的是,得到的答案竟然是和叔公样。

  他们没见过我娘,我娘在外面生我难产死了,还被火化了。

  确定了这个答案之后,我的心难以平复,我从未料想到事情竟然是会有这么大的个转折。

  甚至村子里的人连我娘的名字都不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