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然是直接朝着外面掠了出去。

  我娘深深的看了我眼之后,也是直接转身,直接朝着院子外面掠出,我爸张大嘴巴,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我的身子有些发抖,手的匕首直接掉落在了地,而我爸大步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你放了她?”我爸的声音之,似乎压抑着某种情绪。

  我抬起头看着我爸,最终还是颤抖着声音说道:“她是我娘,我不想看到她痛苦。”

  啪!

  然而,在我话音落下的瞬间,我爸巴掌直接朝着我扇了过来。

  27闯祸了

  我爸这巴掌重重的扇在了我的脸,我顿时感觉到脸颊传来阵火辣辣的疼痛,豁然抬头,我脸不解的看着我爸。

  此刻的夏陌也连忙前,将我把拉开,让我爸别生气。

  “你知不知道,她想要你死?”

  此刻,我爸看着我,撕心竭力的对着我大吼,而我心也是充满了委屈,对着我爸吼道。

  “那是我娘,是我娘,她已经死了,还要让她生不如死吗?”

  随着我话音落下的瞬间,我看到我爸欲言又止,想要说什么,但是终究没有说出口,最后化成了声轻叹。

  “哎!行了,进去休息吧,这儿我来收拾。”

  说完,我爸直接转身,朝着院子走去,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爸转身的那瞬间,我看到我爸整个人的背影都显得无的落寞。

  而看到这幕的瞬间,我本来心还充斥着的愤怒和委屈,都消散了许多,我知道,我爸或许是有着不得已的苦衷。

  夏陌也让我先去休息,我木讷的走进了房间,这时我看到已经休息的奶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屋子里面,那双有些浑浊的眼睛里面,带着丝泪花。

  “奶奶,你怎么还不休息?”我前去对着奶奶问道,其实我早感觉到了,爷爷去世的这段时间,奶奶整个人的精神都是变差了很多。

  奶奶看着我,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摸着我被我爸打的那半边脸,随后,奶奶有些无奈的声音也是传来:“我们虽然欠她很多,但是你别怪你爸,他是为了你好。”

  闻言的我微微愣,奶奶答非所问,而且这句话并不好理解,但是偏偏我听明白了过来。

  奶奶前面的那个她指的是我娘,后面自然说的是我爸了,正如我所想的,我爸有着不得已的苦衷。

  但是我实在不明白,我娘怎么会想要杀我呢?难道说她真的已经没有了点儿的感情?可我明明在她身感受到过感情的。

  难道说我放走了我娘,真的做错了吗?

  我浑浑噩噩的回到了我的房间,脑海之不断的回转着个个画面,有我娘在大之承受痛苦的样子,我爸打我时候的样子。

  而且,经过今晚的事情,我怎么感觉那黑衣人好像是在帮我娘样?的目的也是为了来救我娘,可是这家伙到底会是谁?会是老尸匠吗?

  想来想去,我发现我心里面乱糟糟的团,睡不着,索性我出了房间,去找了夏陌。

  出门的时候,我看到我爸还在外面收拾烂摊子,我也直接走进了我爸的房间,我看到夏陌正在打坐。

  看到我进来,夏陌也问我有什么事情,而我直接告诉夏陌,说有点儿事儿想要问他。

  “有什么问吧!”夏陌从床起身,随后看着我说道。

  我呼出了口气,看着夏陌,出声问道:“你从开始发现了老尸匠有问题,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

  问完,我双眼盯着面前的夏陌,希望她能给我个解释。

  闻言的夏陌面色陡然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沉吟了片刻,夏陌沉声对着我道:“当修道的人到达了定的境界之后,能够感应到周围的气场。”

  “如我刚到你们家门口的时候,感受到了你们家后山的气场有些特别,只不过有些看不透。”

  “而我之所以感觉到老尸匠有问题,是看到他的瞬间,感觉到他身股特殊的气息。”

  说到这里的夏陌微微停顿了下来,看向了我,心凝,我也是问夏陌是什么气息。

  夏陌沉吟了片刻,沉声说道:“尸气。”

  夏陌的话使得我心咯噔声,尸气?这个词语不用过多的解释,是尸体特有的气息,而且刚死的人似乎尸气并不明显,尸气随着死亡的时间慢慢增加的。

  这个时候,夏陌紧跟着出声告诉我,说老尸匠身的尸气,不是般的重,而且老尸匠已经收敛的很好了。

  夏陌说,这种尸气,几乎是要常年和尸体待在起才会产生的,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尸体。

  听了夏陌的话,我整个人心都是说不出的震撼,我问夏陌,要什么样的人才会拥有这么浓郁的尸气?

  这个时候,夏陌看向我,出声问道:“你有没有察觉那老尸匠的口音并不是你们本地的口音?”

  我的眉头皱,夏陌不说我还没怎么去注意,而现在夏陌提醒,我整个人也是瞬间反应了过来,老尸匠的口音,的确不是本地的。

  而且恰巧,经过夏陌这么提醒,我还知道老尸匠那口音的地方,湖南那边,因为高的时候,在学校我喜欢看湖南台天天向,里面的主持人经常会说湖南话。

  “不错,是湘西带,而那带最为强盛的便是赶尸脉。”

  随着夏陌话音落,我的身躯都是不由颤,说实话,赶尸这个东西我并不是没听过,但直都以为只是传说。

  但是现在听夏陌的意思,这些东西,还真不是传说。

  “湘西赶尸术吗?”

  我低声自语,夏陌点了点头,说的确如此,只不过湘西赶尸也分很多支,而且并不是所有都是坏的,她虽然不确定这老尸匠是哪脉,但这老尸匠绝对不是好人。

  我沉浸在夏陌给我说的这切之,久久没有回过神来,但是现在的我还是有些不解,这老尸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而且梁先生既然叫老尸匠来,证明梁先生对老尸匠是信任的,难不成说,梁先生也有问题?

  对于我的问题,夏陌再度出声。

  “你别把赶尸脉想的太简单了,他们除了赶尸,还会炼尸,所以现在我基本可以确定,那老尸匠的目的,应该是你娘那具尸体了。”

  随着夏陌话音落下的瞬间,我整个人眼睛猛然睁大,难以置信的看着夏陌,惊呼出声:“你的意思,老尸匠想要炼制我娘的尸体?”

  夏陌沉着脸点了点头,说我娘现在恐怕已经距离白僵不远了,这才还是被压制了十八年的效果,可想而知,我娘是好的炼尸材料。

  我心沉,问夏陌白僵是什么东西,夏陌想了想,说人死了之后,如果遇到意外尸变,刚刚尸变之后的尸体名为行尸。

  是能够僵硬的行走,而行尸通过吸收阴煞之气,可变成煞尸,是梁先生和我娘现在的状态。

  但是煞尸之也分强弱,我娘明显梁先生强悍了许多,而当煞尸继续修炼之后,便是会变成白僵。

  白僵的动作和力道都会更加的强悍,而夏陌说根据我娘展示出来的实力,距离白僵必定不远了。

  我心的震撼无以言语,夏陌给我普及的这些知识可谓我以前从未听闻。

  “你也别怪叔叔生气,如果你娘真的变成了白僵,整个村子或许都将迎来场灾难,他也是太心急了。”

  这会儿,夏陌再度出声,对着我安慰道。

  我点了点头,随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看了眼还在院子里面忙活的我爸,本来我想要去找我爸说两句的,但是最后还是没去。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今晚我彻底的失眠了,看来我放走我娘的确是个错误,根据夏陌所说的,要是我娘继续变强,到时候恐怕没人治得了她了。

  她会继续残害村子里的人,这样迷迷糊糊的过了夜,天快亮的时候,突然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声穿透了整个村子。

  我整个人被这阵声音吓的直接翻坐了起来,我的心跳莫名的开始加速,股强烈的不安自心升起。

  我直接出了房间,看到我爸已经走了出去,夏陌也起来了,我爸的眉头皱成了川字。

  “哎,还是出事了。”

  我爸叹了口气,随后整个直接冲出了屋子,夏陌看了我眼:“走,!”

  夏陌对着我说道,我看得出来,夏陌的脸色也无的沉重,而我心也大概猜到,这事儿或许跟我娘有关。

  这会儿天刚刚微亮,我跟在我爸的身后,快速的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到了地方,屋子的外面已经围了很多人。

  这是李大志家,我记得志叔在镇子给人看工地,是夜班,家里面是志婶儿还有阿婆起带孩子。志叔每天早才回来。

  我们挤了进去,顿时间,看到志叔整个人跪在地,整个人已经哭的没有了声音。

  而整个屋子血淋淋的片,两具尸体横躺在屋子间,甚至我看到志婶儿的尸体被分成了两半。

  看得人心阵发寒,村长还没到,我爸连忙去将志叔扶了起来,问道:“大志,你先起来。”

  “孩子,孩子不见了,孩子”

  志叔整个人无眼神之充满了呆滞,六神无主的说道。

  而我此刻盯着屋子之那几个稀疏的黑色脚印,整个人脑袋好像轰然炸开了样。

  是我娘,真的是她,我放走了她,却害死了志婶儿还有阿婆,现在连志叔的孩子都不见了。

  这切,都是我闯的祸。

  28竟然是我爸?

  我发现自己突然有些接受不了眼前的这切,是我,都是因为我放走了我娘,才造成了这切的。

  自责,无尽的自责涌了心头。

  我的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身边的夏陌似乎看出了我的变化,连忙抓住了我的手,随后用只有我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

  “你别多想,有些东西,叫做命,躲不掉,逃不过,既然现在事情发生了,证明这村子当该有劫。”

  夏陌的话钻进了我的耳,我有些木讷的看着夏陌,问她是不是真的?夏陌认真的点了点头。

  但我的心并没有好过,不会儿,村长也到了,看着这幕,村长都是被吓的不轻。

  “找,都去找孩子!”

  村长对着大伙儿吼道,所有人都回家去取电筒,志婶儿和阿婆死了,志叔的家的孩子还不见了。

  “走!”

  我爸走到了我们的面前,沉声说道,随后我爸直接朝着前面走去,我被夏陌拉着跟在我爸的身后。

  路,我爸都没有说话,但是我能够感觉到我爸身的情绪显得无的沉重,我和夏陌跟在我爸的身后,路无话。

  然而,到另外我家的门口,我发现我爸竟然直接朝着我家后山走去,我颇为疑惑的跟在身后。

  直接到了我娘的坟前,但是当看到我娘的棺材之际,我心猛然惊,棺材盖子什么时候盖了?

  不是被掀开到了边吗?我看向我爸,如果说有人来盖了棺材盖子,那肯定是我爸的可能性较大。

  但是此刻,我爸整个人眉头紧皱,看着面前的这幕,低声喃喃:“果然回来过。”

  随着我爸话语落下的瞬间,他整个人直接跳进了棺材坑里面,下刻,我爸直接把掀开了面前的棺材盖子。

  随着棺材盖子掀开的瞬间,我整个人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看着棺材之的幕。

  此刻,在我娘的棺材里面,竟然是静静的躺着个岁多的婴儿,最主要的是,这婴儿面色铁青,全身没有半点儿的血色。

  这孩子可不是志叔的孩子吗?竟然在我娘的棺材里面?而且看这个样子,恐怕已经死了。

  “爸,现在该怎么办?”我再次的意识到,放走了我娘是多么错误的个决定,而现在我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我爸的身,志叔家的事情没办法挽救了,但希望后面能够阻止事态的发展。

  “能怎么办?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带回去你志叔看最后眼吧!这劫,看来是逃不过了。”

  我爸叹了口气,幽幽的出声说道,随后我爸将棺材里面的婴儿抱了起来,我心说不出的难受,个好好儿的生命,这样没了。

  而这切,还和我有直接的关系,我爸抱着死婴朝着志叔家走去,当志叔看到死婴的瞬间,个大男人,直接昏死了过去。

  随后个个人都是看向了我爸,问我爸孩子是在哪儿找到的?这个时候,我爸愣了愣,将村长叫到了边。

  我爸不知道和村长说了什么,我看到村长整个人面色骇然,连身子都是开始有些颤抖了起来。

  这会儿,我爸走了过来,看着我说道:“两,你先和夏姑娘回去。”

  闻言的我微微愣,有些不明白我爸为什么突然让我和夏陌先回去,难不成他留下来要干嘛?

  不过看着我爸那坚定的眼神,我最终没有说什么,因为放走我娘便是我不听我爸的话做出来的傻事。

  我和夏陌直接回了家,路,夏陌突然开口:“这事儿有蹊跷,我感觉有人在背后作祟。”

  夏陌的声音使得我身子定在了原地,我连忙问夏陌是什么意思?夏陌紧皱着眉头看着我,说我娘应该没那么快会害人。

  很明显,有人故意想要让我娘再短时间内变得更强,夏陌这么提点,我整个人也瞬间反应了过来,夏陌口的这个人,很有可能是老尸匠。

  当然,也有可能是黑袍人,现在我们不敢百分百去确定老尸匠是黑袍人,唯的共通点是梁先生的尸体。

  除此之外,黑袍人似乎和老尸匠并没有半点儿的共通之处。

  “说实话,你们家的这趟浑水,有点儿深。”

  突然,面前的夏陌露出了抹无奈的苦笑,对着我出声说道,闻言的我问夏陌是不是后悔跟我来我们村儿了?

  夏陌摇了摇头,说这便是因果,她也逃不掉,注定要来趟我们家的这趟浑水,所以后悔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行了,先回去等你爸。”看到我沉默不语,夏陌也是陡然出声,我们回了家,回家等了会儿,我爸还没有回来。

  途我出来两个厕所,准备回房间的时候,我却看到在门脚下面似乎塞着坨东西。

  那地方似乎是个老鼠洞,我之所以注意到这东西,是因为我看这东西的颜色有些熟悉。

  我直接拉了出来,这是件衣服,面有股子汗味儿,我将衣服打开,看样子,这衣服应该是我爸的,我的眉头紧皱了起来。

  直接将衣服收了起来,跑进了我的房间,进入房间之后,我将衣服平铺在了我的床,然后从我的身掏出了块碎布出来。

  这碎布正是那晚,夏陌找李癞子的魂魄被打断,逃跑的那黑衣人留下的。最主要的是,这碎布的颜色,竟然和这件衣服模样。

  而且我在下衣摆看到了个缺口,将手的这碎布片合了去,我心颤,完全吻合。

  我整个人僵在了原地,爷爷过世后,整个家我和我爸两个男人,这件衣服明显是个男人的,除了我,那是我爸的。

  而且最主要的是,平时我还看到我爸穿过这件衣服,只是以前凭借小块碎布片,根本看不出来罢了。

  这样说来,那晚在暗将李癞子的魂魄打散,之后逃离的是我爸?而不是另有其人?

  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我摇了摇脑袋,使劲儿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着眼前的切并没有半点儿的变化。

  可是我心布满了疑惑,我爸为什么要要打破李癞子的魂魄?他不想让我们知道李癞子告诉我们的答案?

  而我爸告诉我,他招李癞子的魂,在最后李癞子被人救走了,也是他骗我的,其实我爸根本知道当初是谁指使了李癞子糟蹋我娘的尸体的?

  我的脑子片混乱,完全弄不清楚这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我爸在隐藏着什么?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爷爷留给我的那个布条,他让我不要相信任何人,之前我将我爸忽略了,现在我突然想起来,这里的任何人,是不是也有我爸在其?

  今晚这突然发现的事情将我本来以为捋的很清楚的线给我彻底的打乱了,我爸到底想要干嘛?他还能让我去相信吗?

  那么我还能相信谁?我还能找谁帮忙?

  我个人,根本不可能在这趟浑水之活下去,夏陌?她我又能相信吗?

  呼!

  深深的吸了口气,我慢慢的让自己平静下来,我在想,我要不要揭穿我爸,或者说再次私下问下我爸?

  他真的会害我吗?想到这里的我死死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我发现越是想,我的脑袋里面会传来阵疼痛。

  现在,我连我爸都无法去相信了,我感觉到了阵无助。

  笃笃笃!

  突然,阵敲门的声音传来,我整个人猛然惊,快速的将床的衣服全部塞进了我的被窝里面,我心跳加速,真庆幸刚刚顺手锁了房间门。

  藏好了衣服之后,我去打开了房间门,看到夏陌站在了门口,她问我在干嘛?我摇了摇头,这时候夏陌告诉我,说午了,我爸还没有回来,我们要不要?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摇了摇头,说不用了,到时候我爸自然会回来了。

  夏陌的眉头皱了皱,我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夏陌,迟疑了半天的时间,我突然出声:“夏陌,我能相信你吗?”

  随着我话音落下的瞬间,面前的夏陌明显微微愣,片刻之后,夏陌的脸露出了个淡笑,对着我出声:“你觉得我要害你?”

  我看着夏陌那清澈的眼神,心却是莫名的升起了股安定,这时候,我听到外面传来声响声。

  我和夏陌直接冲了出去,看到我爸整个人趴在桌子面,大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