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大口的喘着粗气,而我看到我爸整个人的额头之布满了汗水,甚至连面色都变得有些苍白。没有多少的血色。

  我连忙去问我爸怎么了?我爸罢了罢手,让我赶紧扶他进房间去休息。我微微愣,直接扶着我爸进了我的房间。

  “爸,你没事儿吧?”

  我再次对着我爸出声询问,我爸摇了摇头,让我先出去,他休息下好,看着我爸的样子,我心微微定,这可是我老爹,他怎么会害我呢?

  不行,等我爸好了,我还是要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29我爸的解释

  心念头定,我也走出了房间,看样子我爸消耗很大,得让他好好儿休息。

  出来之后,夏陌也没有多问我什么,吃饭的时候我都没去叫我把,而我爸这么坐,直接到了下午。

  天快黑的时候,我爸才从我的房间里面出来,再次出来的时候,我看到我爸的脸色好了很多。

  看到我爸出来,奶奶连忙去热菜了,正好我们也要吃晚饭了,我爸直接坐到了我的旁边。

  看着我爸的样子,我也是低声说道:“爸,对不起,我不该”

  不过不等我说完,我爸便是直接打断了我的话:“行了,这事儿不能怨你,当该的劫,逃不掉。”

  在我爸说话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眼神之也是有着抹歉意的神情,我心里面突然舒服了很多。

  说完之后,我爸也沉默了下来,我想着那些事情还是在只有我们父子二人的时候单独问他。

  不会儿,奶奶热好了饭菜端了来,吃了东西之后,夏陌直接回了房间,让我有事儿叫她。

  奶奶去厨房收拾了,而屋子里顿时只剩下我和我爸了,我爸坐在椅子面半闭着眼睛,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

  沉默了会儿,我还是率先出声:“对了爸,志叔家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我爸沉默了片刻随后出声告诉我,说早都去处理这事儿了,全部葬下了,没有操办任何的东西。

  闻言,我微微愣,这在村子里面很少见,不过不等我说什么,我爸便是再度跟我说,来不及了,没时间,不然还会出事儿。

  我的心脏猛然揪,对于我爸口的还会出事儿有些模糊,难不成说,现在不会出事儿了吗?

  我问我爸是怎么跟大家交代的?我爸转过头看向我,说他告诉大伙儿,村子招了东西,想要活命,只能听话。

  很明显我爸不想在这件事情面多说,我也没有多问,但是接下来的事情,我必须要问个清楚才行。

  站起身来,我看着我爸,出声说道:“爸,你跟我到房间来下,我有事情要问你。”

  随着我话音落下之际,我爸的眉头也是微微皱,很显然他没弄明白我想要干嘛,但是犹豫了片刻的时间,他还是站起身来,跟着我同走进了房间之。

  进房间,我爸便是直接看着我,问我有什么想说的,赶紧说。

  看到我爸这个样子,我深吸了口气,随后直接出声问道:“爸,你为什么要打散李癞子的魂魄?”

  在我话语脱口而出之际,面前的我爸豁然抬头,眼神之带着阵摄人的光芒,死死的盯着我。

  在那瞬间,我整个人犹如是被猛兽盯般,身子不由打了个冷颤,下刻,我爸那淡淡的声音传来:“你听谁说的?自己瞎猜?”

  我知道我爸在试探我,他试探我是不是猜的,然而,我既然决定了问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转过身,我直接将藏在床下的那件衣服取了出来,丢在了床。

  “你出去找桃树皮的那晚,回来的时候你赤着身,是怕我们看到你穿的衣服吧?”

  随后,我将那小片碎布取了出来,递给我爸:“看到没有,这是你在后山逃跑的时候被树枝带下来的,而我在门外的老鼠洞里面发现了你藏的衣服,这够不够?”

  说完,我直接将衣服丢在了边,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我爸,这会儿,我爸的眼神也是变得无的阴沉了起来,他并没有回答我。

  准确的说,现在的他,无话可说。

  “告诉我,为什么要打散李癞子的魂魄?指使李癞子糟蹋我娘的凶手是谁?为什么这些我都不能知道。”

  我压抑着自己的声音,近乎低吼着对我爸喊道,而我爸这么看着我,半天的时间没有说话。

  “半斤,有些事情,你知道了没有任何的好处,反而会将你置于危险之,你知道吗?”

  “你爷爷所做的这切,都是为了能够让你活命,所以很多东西都瞒着你,想让你过平凡的日子,所以你知道的越少越好。”

  沉吟了半天的时间,我爸也是突然出声,对着我低声说道,我看到了我爸眼神之的无奈。

  而我爸提到了爷爷,也瞬间使得我整个人心软,我不知道这个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爷爷的确是走了。

  但我觉得这并不是隐瞒我所有事情的理由,我想要知道真相,不然我感觉自己整个人活在潭浑浊的死水里面样,什么东西都看不到,周围片黑暗。

  我发现自己迫切的想要得到答案,这种感觉让我有点儿窒息。

  “可是爸,你知不知道这种无所知的感觉,压的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我不知道前因后果,不知道切,我只能盲目的去瞎猜,甚至没有任何的结果。”

  我的话,再次使得我爸脸的表情微微变化,我相信,他能够感觉到我心里面的想法,我在等待我爸给我个交代,哪怕不是全盘托出。

  我爸微微叹了口气,这口气的感觉,好像我爸做了很大的个决定样。

  “十八年前,你爷爷从鬼门关将你的命捡了回来,当时梁先生参与了这件事情,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有得必有舍,有舍才有得,切都是要还的。”

  “而现在过了十八年,是该到了还的时候了,不过你放心,你不会有事的。”

  我爸淡淡出声,对着我说道,但是当我听到我爸最后句话的时候,我整个人却是瞬间感觉到我的心脏被人猛然抓了把。

  “爸,你别胡说。”

  我连忙出声,打断了我爸的话,现在爷爷已经走了,我身边只有我爸和奶奶了,我不希望他们其任何个人出现任何的岔子。

  我也输不起了,哪怕只是言语,我都在害怕。

  “呵呵,你放心,你老子没那么脆弱,至于你说的打散了李癞子的魂魄,只是不想让你接触太多,因为你越是接触的多,会彻底的陷入这趟浑水里面来,到时候你算是想要脱身,恐怕都难了。”

  “所以,你爸我个人可以搞定,你不要瞎掺和了,至于夏姑娘,我知道你小子对她有好感,但是夏姑娘注定不是平凡的人,你把你的小心思收起来。”

  “等这些事儿了了,我找人给你说个媳妇儿,结了婚再去大学,这事儿不稀。”

  对于我爸话锋转的这么快,我时间还真是有些不好接受,我感觉我爸有种故意扯开话题的感觉。

  我爸还是不愿意跟我说太多的东西,我紧跟着问我爸:“爸,娘的事情不是还没有解决吗?接下来应该怎么办?那个和我们作对的黑袍人是谁?”

  说道这个,我爸的脸色也是再度变得沉重了许多,随后他沉声告诉我,说我娘的事情他会处理,至于那黑袍人,我爸的猜测也是老尸匠,但是差距太大,还得等机会,看看那家伙的真面目再说。

  我爸嘴说的轻巧,但是我感觉到,我娘这个事儿,似乎并不好处理,而且夏陌说了,我娘这事儿绝对有人在暗作祟,那么这个人极有可能是老尸匠。或者说那个黑袍人。

  这会儿,我问我爸,知不知道梁先生什么来历?或者说老尸匠是什么来历?

  我爸的眉头皱,看着我问道:“你难道知道?”

  我来那名挠了挠脑袋,说道:“不是我知道,是夏陌告诉我的,她说老尸匠是湘西赶尸脉的人,至于梁先生,既然那老尸匠叫他师弟,肯定也是湘西赶尸脉的。”

  说完之后,我便是看向了我爸,发现他并没有说话,看来我爸应该也知道些东西,所以我的解释算是多余的。

  “半斤,你觉得那丫头绝对可信吗?”突然,我爸莫名其妙的出声,对着我问道。

  我的眉头皱,问我爸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但是我爸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再度问我,夏陌在我的心到底可不可行信?我只好点了点头。

  这时候,我爸笑了笑,说人心隔肚皮,凡事都要记得给自己留丝余地,别把退路堵死了,到时候算是想逃都来不及了。

  我爸的这番话说的我稀里糊涂的,我知道我爸暗指的是夏陌,同样也是在教我处事。

  “行了,很多东西都要慢慢来,时半会儿弄不明白,只有经历了才会知道。你好好儿在家休息吧,我还得出去。”

  说完,我爸也是直接起身,朝着房间外面走了出去。

  我连忙跟在我爸的身后,问他这大晚的,还要准备去哪儿?我爸看了我眼,出声说道。

  “去后山守坟,顺便等她。”

  我爸的话使得我整个人心凝,我爸说他要去后山守坟,而且还要等她,这个她无疑便是我娘了。

  可是我爸为何这么断定,我娘会去后山呢?还要特定的去后山等?

  突然,我心再次升起阵预感,今晚,还要出事。

  30守坟变故

  而且如果我娘真的出现在后山,那么尸变的梁先生还有那黑袍人也极有可能出现在后山,那么我爸个人显然不利。

  所以我考虑了片刻的时间,便是直接对着我爸出声:“我也要去。”

  刚说完,我爸便是紧皱着眉头问我:“你要去?”

  我很是确定的对着我爸点了点头,随后我爸也是无奈笑,出声说道:“既然你想去,跟着吧!”

  看着我爸,我再次出声,让我爸叫夏陌,夏陌的本事不容小觑,有她在,我们这边多分保障,这样也减轻了我爸身的压力。

  对此,我爸并没有拒绝,说叫叫,我也直接去敲了门,夏陌很快出来了,我简单的跟夏陌说了下,她答应了。

  随后,我操起了根顺手的棍子,和我爸起前往后山了。

  后山片漆黑,此刻我看到后山空,我竟然发现空浮现了层暗红色的雾气,这东西我之前看到过次,那是我爷爷出事的那晚。

  我去梁先生家里面给梁先生拿东西回来的时候,也是看到了这副场景,现在竟然又出现了。

  我拉了拉身边的夏陌,问她知不知道天那些暗红色的雾是怎么回事?夏陌的眉头皱了皱,说估计是我娘葬在后山,这十多年的煞气弄出来的。

  点了点头,到了我娘和爷爷的坟旁边,我爸让我们随便找个地方坐着,而我爸也是直接到了我爷爷的坟前,坐在了石头面。

  我微微愣,这是守坟?好像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只是在这儿坐着,只不过这后山到了晚,真的挺冷的。

  夏陌也直接盘坐了起来,我看着爷爷的坟墓,好在爷爷自从下葬到了这地方之后,没有闹出什么岔子了。

  不然这情况恐怕还会更加的棘手,转悠了会儿,我还是到了我爸的身边,问他怎么这么肯定我娘会回来?

  这时候我爸看向了我,对着我出声,说相当于她的屋子,终究还是会回来,听了我爸说的话,我的心微微愣,怎么感觉我爸的解释有些不明不白的呢?

  不过不等我多问,我看到我爸转过了头去微微闭了眼睛。

  接下来的时间显得有些枯燥,我爸和夏陌都不说话,是在这而静静的守着。

  这守,竟然是到了快半夜。但是我们后山依旧是没有半点儿的动静。我甚至都怀疑是不是我爸搞错了。

  我问了下我爸,他让我别着急,不过在我爸刚说完,我从后山这个地方便是看到,我们家的灯好像在闪闪的。

  发现这个问题的我眉头紧皱了起来,我连忙将这个发现告诉了我爸,闻言,我爸整个人站起身来,朝着我家的方向看去。

  下刻,我爸整个人面色陡然大变,低喝声:“不好,计了。”

  随着我爸话语落下的瞬间,他整个身形瞬间朝着我们家所在的方向跑去,这会儿的夏陌也连忙到了我的身边。

  “走,跟!”

  夏陌声轻喝,我还没反应过来,我爸竟然已经走远了,夏陌这么叫,我连忙跟在了身后快速的朝着我们家跑去。

  路,我心有些慌乱,刚才看我爸的表现,知道家里面出事了,难不成是我娘去我家了吗?

  家里面可是奶奶个人,我心不断的祈祷,奶奶你千万不能出事啊!

  气喘吁吁的到了我家,我看到我爸整个人定在了院子里面,身躯颤抖着看向了前面。

  而当我随着我爸的目光看过去的瞬间,我整个人骤然崩溃,直接跪在了地,发出了声撕心裂肺的嘶吼。

  因为在我们家大门口的房梁之,吊着道身影,是奶奶!

  奶奶整个人吊在房梁之,准确的说是奶奶的尸体。随着股风吹来,奶奶的尸体跟着摇晃,身边的夏陌将我拉了起来。

  我朝着奶奶走进,看到了奶奶那张苍白的面庞,还有伸的长长的舌头,而在院子里面,却是布满了黑色的脚印,这几乎成了我娘出现的标志。

  “为什么,为什么”

  我再次趴在了地,拳头不断的拍打着那坚硬的地面,没有察觉到丝毫的痛感,甚至拳头布满的鲜血。

  我爸句话也不说,阴沉着张脸,随后朝着奶奶的走去,将奶奶放了下来。

  “两,过来扶你奶奶进屋。”

  我爸淡淡的声音传来,我站起身来,走到了我爸的身边,我看到我爸脸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眼神之,却有着道摄人的精光隐隐散发。

  我知道,此刻的我爸,怒了,只不过他将心的怒火隐藏了起来,等待个时间的爆发罢了。

  我和我爸将奶奶抬进了房间之后,夏陌跟着进来,因为夏陌要给奶奶换衣服。

  出了房间之后,我整个人再也控制不住,抱着脑袋哭了起来,我爸拍着我的肩膀,让我别哭,哭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

  “爸,是不是我娘弄死了奶奶?”我转过头,看向了我爸,沉声问道。

  我爸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随后出声,告诉我,说背后还有人在搞鬼,这件事情在十八年前注定了不会善了,只不过预想的更加棘手罢了。

  听了我爸的话,我整个人心沉,我突然感觉这切会不会都是因为梁先生?十八年前的事情他有参与,至于我爸和爷爷,他们没道理将事情恶化才对。

  “欠下的债,终究要还,我们李家是如此,别人也不例外。”

  这时候,我爸的声音再次传来,但是这次,我却是在我爸的声音之听到了抹冰冷的气息。

  不会儿的时间,夏陌从房间里面出来,她说奶奶的衣服换好了,我和我爸进去,看到奶奶已经变得体面了很多。

  “娘,你安心去,有我在,不会让您孙子有事的。”

  这会儿,我爸走到了奶奶的面前,直接朝着奶奶跪下,随后我爸站起身来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爸,你要去哪儿?”

  我连忙跟了出去,对着我爸喊道,我爸转过身,面若冰霜的看着我,道:“你在家看着你奶奶,别乱跑。”

  说完,我爸直接转过身,朝着外面走去,而我看着我爸离开的方向,竟然是路沿着我娘留下的黑色脚印去的。

  我心震,我爸这是要去找我娘?夏陌站在我的身边,让我别担心,我爸自保的实力是有的。

  但是我心的担却没有半点儿的减弱,随后我看向了夏陌,问他能不能去帮帮我爸?我心里面放心不下。

  要是我娘和那黑衣人还有梁先生在起,我爸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

  不过我刚说完,夏陌便是皱着眉头看向我:“我要是走了,你怎么办?”

  闻言的我心微微暖,说他们的目的肯定是为了害奶奶,现在奶奶已经死了,而我娘看样子也逃了,想必不会回来了。但是放我爸个人,我真的不放心。

  夏陌犹豫了好会儿,随后递给了我张符篆:“你将这个拿着,要是有什么意外,将这东西丢出去。”

  然后夏陌教给了我句口诀,说完之后,夏陌也直接朝着外面掠去,正是我爸离开的方向。看到这幕,我心里面方才是放心了许多。

  我转过身朝着奶奶的房间走去,这个时候我心没有半点儿的害怕,只想多陪陪奶奶。

  陪会儿奶奶,我又会走出门,看看我爸和夏陌有没有回来,但是个多小时过去了,还是没看到我爸和夏陌的身影。

  再次回到了房间,我看着床躺着的奶奶,低声自语:“奶奶,你说我们家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会发生这么多令人无法接受的事情?”

  我们不过是个普通的再普通不过的家庭罢了,但是夜之间,全部都变了,甚至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我真想知道,十八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才造了今天发生的这么多事情。

  但是奶奶现在什么都回答不了我了,爷爷走了,现在奶奶也走了,我只剩下我爸了。

  在我脑海之不断的回想着这些事情的瞬间,外面突然传来了声闷响,我身子抖直接从凳子站立了起来。

  嘭的声,又是身闷响,我心跳开始变得有些急促,但还是抄起了身边放好的棍子,走出了奶奶的房间。

  而当我站到门口的瞬间,瞬间看到了院子里面站着的道身影,我心几乎本能的咯噔声。

  ?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