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我娘,她竟然又回来了?

  不过此刻的我娘又发生了变化,本来身的白色衣裙,已经布满了暗红的血色,浑身被阵阵黑色的雾气,最主要的是,我看到我娘的手,还有脸,似乎有着层白色的毛发般。

  我整个人彻底的僵在了原地,因为我想到了夏陌给我说过的个东西,白僵!

  难不成说,我娘已经成了白僵吗?

  但是不等我多想,下刻,我看到我娘乌黑的大嘴瞬间裂开:“你不是我的幺儿。”

  31我爸有问题

  嘶哑的声音自我的娘的口传出,顿时间,我看到我娘的面部开始变得扭曲了起来。

  下刻,身形竟然直接朝着我掠了过来。

  “你不是我幺儿,还我幺儿命来还我”

  随着我娘身形朝着我掠来的瞬间,阵阵充满了怨毒的声音也是自我娘的喉咙深处发出。

  甚至,我从我娘的身,竟然是感受到了股浓郁的杀意,我娘想要杀我?

  我的心说不出的震惊,这次,我的的确确的感受到了我娘身传出的那种杀意,这种气息将我整个人笼罩在其,如坠冰窟般的冰冷。

  我娘的瞳孔之,已经布满了血红之色,看起来格外的渗人,这短短两天的时间,我娘的变化简直太大。

  随着我娘靠近了过来,我也是看到她脖子那层白色的毛发越发的清晰了,我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快速跳动着,白僵,真的是白僵。

  这便是夏陌跟我说过的,白僵的皮肤面,会有层很细的白色毛发,这东西便是白僵的标志。

  而在我娘的周身,那些黑色的雾气显得更加的浓郁了起来,随着我娘靠近,我紧握着木棍的手已经开始有些颤抖了起来。

  我娘垫着脚尖朝我走进,猛然,股劲风自我的面前袭来,我娘的速度瞬间加快,快到我只能看到道残影,而我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

  手的木棍瞬间朝着面前猛然挥了过去,‘嘭’的声巨响顿时传出,我也是缓缓睁开了眼睛,朝着面前看去,但是下刻,我看到我的木棍直接砸在了我娘的脑袋之。

  但是却没有给我娘造成任何的伤害,我娘裂开了那张大嘴,我闻到那满是鲜血的口传来股剧烈的腥臭。

  那股气息传来的瞬间,我发现我手的木棍也被我娘把抓住,股大力传来,我整个人直接朝着面前个踉跄。

  不等我反应过来的瞬间,我便是感觉到了只手掌死死的掐住了我的脖子,股强烈的窒息直接传来。

  “死,全部都要死,害死我的,个都不留。”

  嘶哑的声音不断的自我娘的口传了出来,而此刻我除了害怕,更多的是震撼,我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喊了声:“娘!”

  我的声音很低,我娘的身躯颤,不过下瞬,我娘便是不断的摇头,嘶吼道:“幺儿被你们害死了,你不是我幺儿,你不是”

  随着我娘话音落下,我顿时感觉到自己脖子的力道都是变得更加的恐怖了起来,我脑子里面传来了阵眩晕的感觉。

  在这千钧发之际,我突然想到了夏陌给我的那张符篆,顿时将那符篆掏了出来,但是现在我发现自己连念口诀都没办法出声了。

  不过现在的这种情况,只能拼命,不拼只能等死,我用尽最后的丝力气,骤然出声。

  “太星台,应变无停,金刚伏魔,神鬼现形,金罡印,敕!”

  我将夏陌告诉我的口诀自口念出,随着我声音落下的瞬间,我手的符篆之,顿时发出了阵金光,直接朝着面前的我娘轰然击去。

  嘭!

  那金光陡然轰击在了我娘的腹部之,声极其低沉的闷响声传开,下刻,我便是感觉到自己脖子的那股大力消失而去。

  而我娘整个身形也直接朝着外面倒飞了出去,挣脱了我娘,我整个人趴在地,不断的咳嗽了起来,贪婪的呼吸着周围的空气。

  不过极其短暂的时间,我直接站了起来,随后直接看向了我娘所在的方向,此刻我娘身的那些黑气显得无的凌乱,应该是被刚刚的那符篆打的。

  然而,我却感觉到了我娘身的怨气变得更加的浓郁了起来,我娘豁然抬头,那双血红的双目死死的盯着我,我感觉到自己全身的汗毛都是在这刻竖了起来。

  夏陌给我的唯张符篆已经用了,现在我几乎没有了任何的反抗之力,我的心还是有些慌乱。

  左顾右盼的想要找到什么能够防卫的东西,但是什么都没有。

  而我再次看向我娘的时候,她已经再次垫着脚尖,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她的眼睛和嘴巴里面,竟然都是有着乌黑的鲜血流淌而出。

  我暗自咽了口口水,整个人却是有些手足无措。

  “完了完了,难不成这么被我娘杀了吗?”我心急成了团,然而,在我娘不断朝着我靠近的瞬间,声爆喝从院子外面传来。

  “孽障,还不住手。”

  我整个人身子震,是我爸的声音,随着声音落下,我看到院子外面,我爸的身影瞬间俯冲而来,我看到他的手,印结开始不断的变换。

  而我娘整个人双手举起,张大嘴巴发出了声低吼,也朝着我爸迎了去。

  两道身影碰撞在起的瞬间,我爸和我娘都是猛然后退,空发出了声低沉的闷响,这会儿,又道身影出现在了我们家院子的门口。

  是夏陌,夏陌喘着粗气,显然也是路跑回来的,看到夏陌的到来,我娘的脸顿时露出了阵挣扎。

  最后,我娘没有选择继续缠斗,而是直接转身跃,跃过了我们家院子,消失在了夜空之。

  我爸和夏陌顿时到了我的身边,问我怎么样?我摇了摇头,说没事儿,不过哦好在他们来的及时,不然保不准了。

  这时候,夏陌连忙出声,说她感应到金罡咒的气息,知道我这边出事儿,第时间回来了。

  原来夏陌追出去之后,并没有追到我爸,而我爸说他被人引到了另个地方,意识到自己计了,第时间回来了,好在没有来迟。

  闻言的我心凝,看来这切并非是偶然,仿佛是有人在暗牵着我们的鼻子在走样。

  这种被人牵制的感觉,最为被动。

  “不好,后山有危险。”

  这时,我爸陡然出声,随着我爸话音落,他整个人再次朝着后山掠去,让我额夏陌在家看着奶奶。

  看着我爸急匆匆的出去,我的手伸在了半空,准备叫住我爸,却停住了,我知道,我爸担心爷爷的坟墓被动,所以才这么迫不及待的赶往后山的。

  夏陌扶着我进了房间,休息了会儿之后,夏陌坐到了我的身边,看着夏陌的眼神,我总觉得夏陌好像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我问夏陌有什么想说的说,现在也没有别人。

  果不其然,在我说完之后,夏陌便是叹了口气,随后看着我问道:“李两,你有没有发现你爸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没有?”

  我被夏陌的话给吓了大跳,难不成她发现了李癞子的魂魄是我爸打散的不成?

  不过不等我说什么,夏陌便是再度出声:“之前,我去追他,是他故意将我甩掉的。”

  夏陌语出惊人,我实在是有些难以置信,夏陌的意思是,之前我让她去帮我爸,但是我爸却故意将她甩掉了?

  “我知道这样猜忌你爸有些不对,但是我已经发现了好几次了,我总觉得他的行迹有些可疑,但是我又抓不到任何的证据,只好跟你说了。”

  我能够看出夏陌眼神之的真诚,本来这事儿是我家的,跟她半毛钱关系没有,而且现在涉及到我爸,她能够当着我的面说出来,也是很不容易的。

  看着夏陌,我问她还觉得我爸哪些地方可疑?

  夏陌显然是有些惊讶,或许是没有想到,他质疑我爸的时候,我竟然没有露出什么特殊的表现。

  不过犹豫了片刻,夏陌便接着出声:“首先,你爸是个深藏不漏的人,但是在之前,他为什么不自己解决你爷爷的事情?偏偏要让明知道有问题的梁先生来处理?甚至后面还引来了个老尸匠。”

  “其次是次去挖你爷爷的坟,你真的觉得只是为了尸开口?让你爷爷告诉他点儿什么吗?这些明明在棺材里面能办到的,他却要跑到后山深处,证明他在隐藏。”

  “再有点,是我最为怀疑的,你记得我招魂的那晚吗?我们刚回来不久,你爸到了,而且恰巧没穿衣,虽然黑夜之我并没看清那人穿的是什么衣服,但你爸的表现,却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听了夏陌说完的这些,我整个人心惊,不得不说夏陌真的是个极其聪明的人,我是因为发现了我爸的衣服,这才知道是他打散了李癞子的魂魄,但是现在夏陌却全靠推理。

  而经过夏陌这分析,我也发现,我爸身的疑点,竟然这么多。

  这不由让我再次想起了我爷爷留给我的那张布条,面写着让我不要相信任何人。

  “你想知道真相吗?”

  突然,夏陌再度出声,闻声的我整个人豁然抬头,盯着面前的夏陌,看着夏陌那鉴定的眼神。

  我能够感觉到,夏陌并没有骗我,深吸了口气,我也是对着夏陌郑重的点了点头。

  32棺材下的正主

  我看到夏陌的脸,露出了抹淡笑,看着我出声道。

  “我们去后山,悄悄的跟过去,有些东西,始终是藏不住的。我还不信了,总会露出马脚。”

  夏陌黛眉深锁,眼神之闪烁着阵精光,说完之后,夏陌也是直接看向了我。显然是在询问我的意思。

  沉吟了片刻,我也是直接对着夏陌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我走进了房间看着奶奶的尸体,心暗道:奶奶,我出去会儿回来。

  下了决定之后,我和夏陌直接起身离开了我家,朝着后山走去,路我们走的小心翼翼,因为要注意前面会不会出现我爸的身影。

  路,我再次看到了我们家后山的空,那朵暗红色的云雾,这时候,夏陌显然也注意到了,随后出声对着我道。

  “其实那东西有点像传说的血煞,这东西要凝聚成功需要较苛刻的条件,当时你爸在身边,我也没有多说,这东西虽然跟你娘不脱开关系,但绝对没这么简单。”

  随着夏陌声音落下,我连忙出声问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说,凝聚成这血煞,除了我娘,还需要其余的东西?

  “至少我觉得,你爷爷下葬的那地方,有些古怪。”

  说完这句之后,夏陌便直接陷入了沉默之,而且随着我们逼近后山,夏陌连忙对着我做出了禁声的动作。

  我只好暂时放下心的这个疑惑,缓缓的朝着后山靠近,不会儿,夏陌示意我们躲到边。正好可以看到我娘和爷爷的坟墓所在。

  但是当我们躲起来之后,我却发现后山都没有看到我爸的身影,难不成说我爸又像次样,也躲了起来吗?

  夏陌示意我别着急,我们先等会儿再说,于是我和夏陌便是在这地方静静的等候了起来,但是好半天的时间,别说人了,整个后山连其余的声音都没有,死般的寂静。

  我正准备问夏陌我们是不是又被我爸甩开了的时候,却看到夏陌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后山的深处。

  这时,夏陌低沉的声音也是紧跟着传了出来:“后山深处有动静儿,过!”

  说完,夏陌直接起身,朝着后山的林子走去,我连忙跟在夏陌的身后,同前往。

  而当我们接近了后山林子的边缘,果然是听到了林子之传出了阵低沉的声音。

  “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到这声音的瞬间,我的身子便是顿,直接僵在了原地,因为这是我爸的声音。

  “桀桀桀,我可什么都没做,这是你们家自己造的孽,可不能赖在我的头。”

  然而,当我听到第二道声音传出的瞬间,我心已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因为这真声音,竟然是梁先生的声音?

  梁先生不是死了吗?那么现在说话的这个人是谁?

  我心充满了难以置信,但是更多的则是不解,我看向了身边的夏陌,示意她我们能不能再靠近些?

  夏陌却是皱着眉头对着摇了摇头,用只有我们二人才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再近容易被发现了,先听听什么情况再说。”

  闻言,我也是点了点头,夏陌说的不错,要是我们打草金蛇了,那肯定什么都黄了。

  这会儿,我爸的声音也是再度传来。

  “你应该谁都清楚,如果不是你们在后面添油加醋,不可能这么早出事儿的。”

  我爸的声音之,充满了股阴沉的感觉。

  “李臻,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自作孽,不可活。”在我爸刚说完的瞬间,我便是又次听到了梁先生的声音。

  “哼,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话。”

  这次,直接传出了我爸的声冷哼,话音落下,我听到了阵阵沉闷的声音传了出来,这是梁先生和我爸交手了?

  虽然我并没有看到和我爸说话的到底是不是梁先生,但是声音极像,而此刻的我更是想到了爷爷刚过世的那两天,我爸和梁先生在起合作,都显得那么的自然。

  这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演变成这样的后果呢?

  紧接着,便是战斗的声音,次次沉闷的撞击,战斗持续了片刻,林子之,便是再度安静了下来。

  “李臻,别说你杀不了我,算你杀了我,现在的局面,也已经不是你能够控制的了,那女人已经成了白僵,助我降服了她,我自然会离开李家村,不会影响你的事情。”

  这时候,梁先生的声音再次传来,而听到这话的瞬间,我也是开始猜测。梁先生和老尸匠是我娘背后的操控者。

  但是似乎现在我娘变成了白僵,也超出了他们预想的结果了,梁先生和老尸匠并不能过顺利的降服我娘,而是需要我爸的帮忙。

  “你痴人说梦,梁朝生,你控制那女人害死了大志家,又害死了我娘,你觉得这件事情我会跟你这么算了吗?血债血偿,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我爸冰冷的声音自林子深处传了出来,而且这次的声音之,我明显的听到了抹淡淡的杀意。

  我爸对梁先生露出了杀意,他想要杀了梁先生?

  不过我爸刚刚说完,梁先生便是大笑了起来:“哈哈哈,李臻,你估计太高看你自己了,要是李苍贤还在,他说这句话还能震慑到我,但是你不行,你真以为没有你帮忙,我和我师兄解决不了那白僵吗?”

  “你错了,没有你,我们样能行,不过我倒是很好,你怎么阻止白僵在村子里面的霍乱,等白僵玩儿高兴了,我和师兄再动手也是不迟的。”

  说完,梁先生再度传来了阵得意的大笑之声,这短短的几句对话,我整个人心无骇然。

  先不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是梁先生和之前的那种转变,是天翻地覆样的。

  梁先生在村子里人缘不错,除了他是整个村子唯的个裁缝之外,他的为人也很受人待见,但是现在,却截然不同了。

  不过现在我基本可以确定的几点,梁先生没死,而之前夏陌也说过我娘的背后有人在作祟,看来这人也是梁先生和老尸匠了。

  如此说来,那黑袍人肯定是老尸匠了,或许之前我在车站接的老尸匠根本不是真面目。

  “梁朝生,你这是在给自己增加业障,村子里面的人是无辜的,你为何要将他们牵扯进来?”

  我爸明显是被梁先生的话激怒了,整个村子,那口是百十来口人啊,要是真的因为白僵全部遭殃了,那得是怎样的幅画面?

  想到这里的我顿时控制自己不要继续想下去,再度将注意力集了起来,今晚看来我和夏陌是来对了。

  我爸刚说完,梁先生的声音也紧跟着传来:“李臻,我也算是你半个长辈了,你觉得你跟我说这话,不可笑吗?”

  “十八年前,你们做的又是什么?你跟我说业障?只能说,事情发展都今天这步,全部都是因为你们李家,要不是因为你们,整个村子会直平安下去,所以,算有业障,也不会加在我的身。”

  梁先生的声音之,带着抹讥讽,而我整个人却也是更加的好了起来,十八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你知道,这切都可以避免的,都可以的,只要你配合,切都会以很好的结局收场的,你为何要作乱?答应你的肯定会给你,为何你偏偏等不及了?”

  我爸的声音之,充斥着不解,疑惑,我感觉到我爸有种无奈,他也想要从梁先生的口得到答案。

  “呵呵,李臻,你真以为你做的切都那么天衣无缝吗?非也,好歹我你多活了几十年,你想要瞒过我的眼睛,那你真是太天真了。”

  听到这儿,我和夏陌对视了眼,都是从对方的眼神之看到了无震撼的神情,听梁先生这话的意思,我爸还真的有问题,是不知道梁先生所暗指的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事罢了。

  这次,我爸直接陷入了沉默之,没有半点儿声音传来。

  “怎么?无话可说了吗?李臻,你的野心,不是般的大啊!要不是如此,也不会牵扯这么多的事情来,十八年前我出手相助,目的是为了得到这绝佳的炼尸材料。”

  “但是你呢?你却不顾我感受,甚至都不通知我声,将坟动了手脚,你想让我的东西给你的东西当养料吗?”

  “这样,时机成熟,你爸棺材下的那位正主倒是功成了,而我要的这具尸体,尸煞被吸收的干二净,化为堆白骨,我苦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