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得更辛苦的是许年,他已经数将想捧腹大笑了,但却都被刘大军给捂住了。

  “为什么?为什么?这不可能,凭我的家世,权势,身份,外貌,我有哪样配不上你的?你为什么拒绝我?”罗允亮险些抓狂。

  叶梦芽皱着眉头,轻声接道:“因为我”

  “因为她已经有了男朋友!”道铿锵之声横声夺过了话头,像是道雷霆般,将罗允亮跟叶梦芽两个人劈得呆立当场。

  刘大军再想出手捂住他时,却已经晚了,他虽然有几分身手,可是使用水珠强化过自身的许年,却比他更有几分力气。

  见事已至此,刘大军长叹声,干脆的放手了,他早就看出来这小子对人家叶梦芽有意思了,所以他才会百般拦着他,谁料到他居然会这样找死。

  许年哪会顾及那许多,你罗允亮再牛逼又怎么样?老子本来就只有年不到的寿命了,为了女神,老子愿意做任何事情!

  带着这样的豪气,许年毫不畏惧的迎上了罗允亮诧异的目光。

  “是你?”罗允亮气得想要跳墙了,他在想,难道真的是天生八字不对吗?

  这小子什么身份?小小的个派出所民警,他罗允亮随便动根手指头就能将他碾为成肉粉。

  无论是家世,长像,权力,甚至是武力,这小子哪样比得上他罗家大少爷?

  可是他却就是这么堂而皇之的站了出来,用他那狂傲不羁的声音狠狠的在罗允亮脸上扇了个大耳光。

  罗允亮气疯了,叶梦芽却是呆住了,百句,千句想要反驳许年这个大色狼的话,最终却都没有能说得出口。

  为什么呢?为什么对上这个大色狼的眼神时,却没来由的感到阵安心呢?

  叶梦芽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平凡的年青人会给自己这样的感觉。

  许年像是只横空出世的座山雕,纵横捭阖,目空切,当着罗允亮,叶忠以及所有派出所同事的面,把将女神给搂在了怀里。

  姿式狂放,举止猛浪,整得群人目瞪口呆,更让罗允亮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痛,虽许年没扇他耳光,但是他却感觉被扇成了重伤。

  叶梦芽又羞又怒,想要推开他,却发现怎么也提不起力气来,这个神经质的男人身上似乎有种无与伦比的气息,让她的切反抗都死死的镇压住了。

  “我靠,你。他。妈是谁呀?”半晌,叶忠才从震惊之中回过了神来,操起条凳子便冲了过来,看那样子是打算直接拍死许年。

  对于叶大少爷说,拍死这么个苍蝇般的人物,他分分钟都可以摆平。

  许年也吓了跳,这个便宜大舅子身上所散发的气息比张兵浓烈十倍不止,就算是吃下两颗水珠许年也没有信心打败他。

  但是他没有退缩,做为个男人,在保护自己女神的时候,哪怕是死,也要站着死!

  这条凳子最终还是没有落下来,半路被脸色铁青的罗允亮给截了下来。

  “叶少,杀人是犯法的!”罗允亮不轻不重的点醒了叶忠句,然后径直离开了。

  叶忠狠狠的瞪了许年眼,然后‘啪’的声将凳子给摔了个粉碎,扭头追着罗允亮出去了。

  两人走,许年突然间感到脚都有些虚了,背后全是冷汗,叶梦芽还被他搂在怀中,红着脸不敢抬头。

  许年生怕再被她误会自己,连忙将她扶正,自己则退了步:“好了,没事了,他们走了。”

  叶梦芽抬头看了看许年,又迅速低头,飞快的离开了。

  众人面面相觑,许年则是哎声叹气的准备坐回去吃饭,这庆功宴还没开吃呢。

  小毛把将他的凳子踢飞,许年时不查,顿时摔了个四脚朝天。

  小毛威风凛凛的居高临下的指着他,骂道:“吃吃吃,你就知道吃,难道你真的想撸年吗?还不快去追。”

  许年愣神,看向了旁边的刘大军,刘大军翻了翻白眼,然后呶了呶嘴,示意他追去吧。

  许年终于如梦神醒,轱辘爬了起来,追着女神的香风而去了。

  满屋子的人终于放松下了崩紧的神经,然后边议论边开吃了。

  离开酒楼上了辆白色宝马,叶忠跟罗允亮两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车了启动了,罗允亮点了根烟,缓缓道:“查吧,这小子祖宗八代的资料我都想要知道知道。”

  叶忠点头:“罗少放心,这件事我会给你个交待的,我说了把妹妹嫁给你我就定会嫁的!至于那个姓许的小子,哼,捏死他岂不是跟捏死只蚂蚁般简单?”

  罗允亮点点头,想了想,终于还是没有将许年有可能得到了玄黄符的事说出来,他想要看看那小子的真实实力。

  至于叶忠,他罗允亮从来没有放在眼里过,对他来说,叶忠这种人物只不过是条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狗而已,偶尔丢块骨头给他,他就得兴奋得摇尾巴了。

  第17章交心之谈

  纯文字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宝马低鸣的吼叫着,朝市区方向奔去。

  离开云中酒楼右转时,会有片樟木林,高大的障木让这里变得极为幽静,是些情侣幽会的最佳地

  叶梦芽背影清绝的走在障木的树荫下,夕阳的余辉斜照在她的身上,将她的影子拉得很长。

  许年离着她有三米距离,亦步亦趋,隐隐的,他能闻到叶梦芽身上那种好闻的味道,指间,还残留着刚刚搂她时的香气,那是纯纯的女儿香。

  两百米障木林,眨眼之间走完了,许年在阶梯旁边坐下,轻轻拢了拢头发,动作自然,却是媚意横生。

  许年厚着脸皮坐到了她旁边米处,他到是想坐近点,但是怕她又误会说他是色狼。

  许年静静的陪着她,看阶梯下个小女孩儿跳皮筋,欢乐的笑容在小女孩儿的脸上绽放着。

  “知道吗?我从来没有跳过皮筋,也没有玩过象皮泥,积木之类的玩具,从我很小的时候起,我就住在私人别墅里,进出坐汽车,在私人游泳池里游泳,在高墙大院里独自拉小提琴,我的家人从来不会问我喜欢什么,要什么,他们只知道让我学什么,做什么,我的切都是身不由已,后来长大了,叛逆了,离开了那个家,我以为我自由了,可现在我才发现,有条无形的线,从开始就直紧紧的拉着我,操纵着我的切,影响着我的人生”

  叶梦芽轻轻的说着,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倾心述说。

  许年没有开口,成了个最专业,最忠实的听众。

  “呼,有的时候,我在照镜的时候,我都感觉不认识自己了,我这生都仿佛是为了那个家而活的,我的学习,我的生活,我的工作,现在是,我的爱情,这些我似乎都做不了主,那根该死的无形的线,从头到尾都紧紧的桥我,把我耍得团团转,呵呵,可笑我还以为自己自由了,真是愚蠢啊。”

  许年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勒住了似的,变得难受了起来。

  她想要的仅仅是自由而已,有那么难吗?

  滚你。妈。的束缚,滚你娘的家世,滚你大爷的包扮婚姻,老子是女神守护者,老子就在颠覆这切!

  许年心中咆哮着,眼中火焰大甚,两步跳下阶梯,悄悄的跟那小女孩儿说了两句什么,然后小女孩呵呵笑着点头,接着飞快的离开了。

  许年回过头来,把拉住诧异的叶梦芽,将她拖到了捆在树上的象皮筋面前。

  “干什么?”叶梦芽心中微动,但却装着傻,鼻翼有些发酸。

  “去他爹的束缚,干他娘的命运,今后你喜欢做什么,你就去做,再有人敢对你说半个不字,看老子不把他卵蛋打爆!”许年掐着腰,面对夕阳,狂傲得踏糊涂。

  看着这个放肆到无法无天的男人,叶梦芽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仿佛是断了线的珠子,颗颗的滴落下来,胸口仿佛是被大石头压住了,压得她几乎喘不气来了。

  再没有顾及,再没有隐藏,叶梦芽靠在这个男人的肩上,哭得撕心裂肺了起来。

  夕阳西下,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只有那被风吹得调皮晃动的皮筋在欢快的弹动着,仿佛有个漂亮小女孩儿在上面欢笑着跳舞。

  时间,在这刻凝固了下来。

  轻轻抱着叶梦芽,许年这个时候的心情相当的平静。

  大话虽然已经放了出来,但是面对未来,许年的心里真的是没有点儿底啊。

  潜伏在暗处的蚊子精是个问题,现在又出现了叶忠跟罗允亮两个让人头疼的大包,尤其是罗允亮,看那样子貌似背后有着非常牛逼的背影,这种人是他许年惹不起的啊。

  不过现在已经惹了,再没有回头路了,唯能够做的,就只有拼命的提升实力了。

  许年已经打定的主意了,改天就去鹅公景找许仙,怎么也得放它两管子血来写黄符先,想必许仙的血做出来的符肯定特别给力。

  另外就是香珠了,香珠现在就是许年对抗罗允亮,蚊子精的本钱,必须要凝结出更多的水珠才行。

  就在许年暗自思考着对策的时候,叶梦芽抽泣声慢慢的停了下来,许年的肩膀上已经湿了大片了。

  “对不起,失礼了”叶梦芽咬着红唇,感到很不好意思。

  “没事,给你”许年大咧咧的递过张纸巾。

  叶梦芽接过静静的擦干眼泪,女人都是水做的,但是哭过之后,她却感觉真的是好多了。

  “今天,谢谢你啊。”叶梦芽抬起头,认真的看着许年,言词真诚。

  “没事,举手之劳嘛,哈哈。”许年豪迈得踏糊涂,能被女神这么认真的感谢,死了也够了。

  “罗允亮跟我哥不会轻易放过你的,你要小心啊。”叶梦芽咬着红唇,说到叶忠,她便是阵发自肺腑的厌恶。

  那个哥哥对她从来都只有索取的,从来都不会考虑过她的感受,如今居然更是过份,居然拿她的终生大事来做与罗允亮之间的交易筹码!

  “放心吧,不管是你哥哥还是罗允亮,他们敢亮剑,我便敢杀了他们!”许年说得很平静,点也没有吹牛的意思。

  俗话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他许年连脑袋都敢别在腰上玩儿的人,还会怕那两个世家子弟?惹毛了许年的话,他肯定会制两斤炸药炸掉他们老窝的!

  “他们的势力很可怕的哎,算了,给你说这些也没用”叶梦芽心中暗自打定主意,等火姐过来就让她出面帮他帮,凭她的实力保他命是不成问题的。

  “哈哈,你也不用担心,今天你也看到了,我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许年自信的冲着叶梦芽笑了起来。

  叶梦芽轻笑,很快,她没再提这个话题,两个人就坐在台阶上,看着西斜的夕阳,聊聊所里的些趣事。

  不知不觉得,两人之间那种尴尬气氛到是消失了,偶尔两人对视眼,均是会心笑。

  回到家里的时候,许年却是感觉阵头皮发炸,那个塑料女神张开双腿正在肆意的朝笑着他。

  许年翻了翻白眼,然后找了把菜刀将它劈成了碎片沫子,小毛在旁边笑得没心没肺的。

  第二天,许年没有去所里报道,刘大军说了,放他几天假。

  许年趁机去了菜市场买来了鲜新的猪血与黄纸,然后风风火火的练起了黄符来。

  许年还没有写过毛笔字呢,用起来极为别扭。

  铺开黄纸,沾上猪血,许年想了想,然后凝神聚气,念叨着玄黄符上的口决,片刻之后,个歪歪斜斜的古篆‘猪’字便成形了。

  许年拿起来,小心的吹干了上面的血渍,股淡淡的力量在符纸上荡漾。

  许年深吸了口气,两指夹符,喝道:“天地五行,为我律令,大力符咒,急!”

  符咒贴在左臂上,顿时,股淡淡的黄光在许年臂上散出,像是在他的皮肤外面形成了层两厘米厚的保护膜。

  “嘿嘿,真的行啊,老子真是个天才!”许年得意得不得了,随意挥动着手掌,那股突然间多出来的力量让他感觉很爽。

  “可惜就是这猪血太弱了,看来还是得去找许仙借点血才行啊!”

  又练了两个小时的毛笔字,这黄符总算是练得有有那么丝模样了。

  看了看外面的太阳,许年想了想,最后还是出门了,临出门前让小毛好好的修行玄黄符,他发现这小子的天份也不错,至少在他的指导下都能理解书上的含义。

  只不过小毛太贪玩儿了,不留神他便溜出去了。

  找房东借了辆摩托车,许年路跟路人打着招呼,然后朝着鹅公景的方向弛去。

  之前许仙所在的山洞里果然已经空荡荡的了,许仙已经搬走了。

  无奈之下,许年只好拿出许仙给他的蛇牙,轻念了声许仙教给他的咒语,然后将蛇牙抛到了半空。

  那莹白如玉的蛇牙被抛起来之后,关没有落下地,而是悬浮在空中,半响之后,朝着更高的山上飞去。

  许年连忙跟上。

  鹅公景是古文镇乃至整个县都是最大的山区了,几十座大山连成片巨大的山脉,许多的山林都是人迹罕至的,许仙隐居在这里也不怕被人发现。

  朝山里走了大约小半个小时,蛇牙终于停在了个被林荫笼罩起来的山洞,如果不是有蛇牙带路,许年肯定无法找到这里。

  没有怎么犹豫,许年大步走了进去,幽黑的山洞在手电筒的照射下显得有些阴森。

  “谁?居然敢来打扰我的清修,难道是想死吗?速速离去,否则蛇爷决不手软。”

  许年翻了翻白眼,大声道:“大哥,小弟许年来看你了。”

  山洞中响起声轻咦,然后许年便听到阵山摇地动,紧接着,道黑中带赤的巨大身影便出现在了许年的面前,正是许仙。

  第18章小箭宗

  纯文字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只是,现在的许仙跟上次许年见到的有了很大的差别,上次见它,许仙只不过七约有七八米,身粗二三十厘米而已,但是现在,它的直径却是直接长到了米,身体更是达到了恐怖的十米。

  “这,靠,难道这家伙吃了激素吗?”许年忍不住嘀咕了起来。

  “哈哈哈,是兄弟你啊,许久不见,你到是变了不少啊,我感觉你的身体变得更加的结实了,比普通的人强身体强度强了不是星半点啊。”许年的到来显然令许仙感到很高兴,笑声不断。

  许年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自从吃了水珠几次之后,他明显的发觉自己的力量更大了,甚至手臂上的肌肉也更加的结实了。

  他也没有多想,想来这切都是香珠的功劳吧,只是不知道香珠可不可以改变他脑子里的毒瘤。

  “呵呵,大哥你的变化更大啊,身体足足大了圈呢,咦,这是什么?”许年指着许仙脖子下三米处两个微微凸起的地方疑惑的道。

  “哈哈哈,这都得感谢兄弟你啊,要不是你帮我取出身体里的那块石头,我肯定没办进步得这么快,你也看到这鼓起的小包啦,哈哈,这是哥哥我最得意的地方,你知道现在我的修为到了什么地步了吗?”许仙显得很兴奋。

  许年诧异的摇了摇头。

  “哈哈哈,九百年了,天啦,我都不敢相信啊,自从你从我体内取出了那块石头之后,我的修为简直是日千里啊,身体的变大是个特征,不过最重要的是我腹下的这个小包,它们就是我进化的像征,只要能踏破千年修为的门槛,我就能从精怪进入妖孽级了,到时候你看到的就不再是条蛇,而是条蛟龙了,哈哈哈”

  许仙笑得很畅快,整个山洞都在簌簌发抖,话唠如它,这种好消息憋在心里都快憋成内伤了,现在见到许年,它是再也忍不住了,像是爆豆子般爆了出来。

  许年先是诧异,随后便是高兴了起来。

  许仙越强大,他就越有安全感,而取它的鲜血练符,那力量也不知道会增加多少啊。

  “恭喜啊大哥,很快你就可以修成丨人形了啊。”许年由衷的祝福了起来。

  “是啊是啊,修成蛟龙之身就可以幻化成丨人形了,幻化成了人形,我也就可以去报我的大仇了。”许仙的话突然变得冷了起来,整个山洞的温度都猛的降了许多。

  “大仇?大哥还有仇人吗?”许年到是有些诧异了。

  “呵呵,兄弟,你难道没听过句话吗,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仇杀,我虽然只是精怪,但是却也是智慧生物,当然也是有仇恨的了。”

  “那大哥有什么仇呢?说来听听。”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妻儿被杀了而已!”许仙嘴上说得轻松,眼睛里却是猛的凶光大露。

  许仙无法接话了,这何止是大仇啊,简直就是不死不休的绝世深仇!

  许年完全可以理解,要是有人杀掉他的妻儿的话,那他肯定杀上门去,灭他满门的。

  许仙能忍了这么久,已经算是相当的不易了。

  “好了,不说这个了,兄弟今儿你找上我,该不会是为了来祝贺我吧?我感觉你身上也有故事发生哦。”许仙到也放得下,撒脱得令许年震撼。

  苦苦笑,许年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道了出来。

  听完许年的遭遇,许仙尾巴猛然拍,喝道:“敢爱敢恨,果决担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