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狸精转世,命中带煞,不仅对皇上不利,留在世上还会令百姓名不聊生!

  这倒好!他竟然将词全给改了!真是气死她了!

  “娘娘,你说贫道都还没说什么,皇上都气成那样了!若贫道真将娘娘的那套词用上,皇上不得要了贫道这条老命?!”轮慧道长嬉皮笑脸地解释道。

  “既然那么怕死,就不应该进这个宫门!”怡贵妃冷冷地威胁道:“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若你还不从本宫眼前消失,那你就永远别想从这儿走出去了!!”。

  轮慧道长听立刻转身就跑,银子虽然重要,可相比较起来,还是薄命最重要!!

  闻人影坐在床榻边上,握着水玲珑的手直没有松开,女人,不管你是天上的仙子还是地狱的恶魔,这辈子你注定都是我闻人影的女人!我不允许你从我身边逃开!绝不允许!!

  “你们都下去吧!朕想单独陪陪影贵妃!”闻人影轻声吩咐道。

  “那皇上千万要保重龙体!臣妾告退!”皇后率先退开了。

  丽贵妃和其她婢女也识相地跟着退出了门外,正当李公公也离开的时候,却被闻人影给叫住了。

  “临福!”闻人影冷冷地喊道。

  “奴才在!”

  “去月航庄将闻人弈给朕带进宫来!”闻人影轻声吩咐道。

  “是!奴才这就去!”李公公虽然感到纳闷,可皇上的话就是圣旨,他不得不听,也没有质疑的余地!

  月航庄离影都也有段距离,来回往返少说也得需要三个时辰。

  为了不让皇上等的着急,李公公便快马加鞭地来到了月航庄,到的时候副老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个别致的小院里,个八岁大的小男孩儿正在舞剑,个婢女在旁候着,时不时地为小男孩儿擦擦汗。

  小男孩儿身着袭绛紫色习武袍,乌黑的长发被紫色锦带紧紧地箍在头顶,额头方正,圆而饱满,浓眉大眼,括鼻薄唇,英俊的脸上少了丝孩子应有的稚气,却隐隐多了丝深沉。

  那名婢女首先看到了进门的李公公然后忙跪地行礼道:“参见李总管!”。

  闻人弈闻声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身看向了来人,他并没有行礼,也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定定地看着他。

  “殿下,老奴这次来是奉皇上之命,带殿下回宫趟的!”李公公笑着朝闻人弈说明来此的目的。

  “我可以选择不去吗?”闻人弈小小的年纪,但却有着大人的沉稳。

  “殿下,求您别让奴才为难,就跟奴才回宫趟吧!”李公公低头哈腰道。

  闻人弈沉默了两秒后,便率先朝外走去

  宫内御花园,正聚集着群女人,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

  “你们说这影贵妃的病还有的治吗?”周美人撅着嘴,副既关心又担忧的样子。

  “我看是够呛!”傅美人回道。

  “连太医都没辙了,接下来也就看她自个儿的造化了!”吴美人笑着应道。

  “刚进宫的时候就她个人独揽贵妃头衔,你们看还没得瑟多长时间就该命呜呼了!”李美人掩唇嘲笑道。

  “小声点儿这话要是传在皇上耳朵里,小心你的小命!”吴美人闻言立刻教训道,在这里面,她的年纪还算长点儿,心机自然也就稍微深点儿。

  “怕什么!这里就我们几个人,难道你们还会去告状不成?再说了,她都快成地狱鬼了,我惧她什么!过不了多少日子,皇上就将她忘的干二净了!”李美人口无遮拦地继续说道。

  “你们别说了!”旁的周美人不高兴地喊道:“我看影贵妃根本就不是你们想的那种人,你们就是啊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哼不跟你们玩儿了!”。

  第三十九章踏出鬼门关

  “切瞧这没大脑的,什么时候被人卖了都不知道!”李美人盯着周美人离去的背影然后不屑地冷哼道。

  “我看还是少说两句吧!这皇宫内,耳目众多,稍不留神就会踏入鬼门边!”吴美人沉着脸警告道。

  “你们看怡贵妃朝这边走来了!”林美人指了指前边的方向然后说道。

  众人回头看,确实是怡贵妃,于是相觑了眼便会意地全都散开了,谁都知道,这怡贵妃仗着有皇后和丞相撑腰,所以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她们还是先闪为妙,省的给自己找气受!

  “娘娘,这次影贵妃看来还真是凶多吉少了!”灵芝小声地朝怡贵妃说道。

  “连太医都没辙的病,那就证明阎王爷已经向她招手了,纵她有千般武艺也走不出这鬼门关!”怡贵妃冷笑道,韩若雪让你再跟本宫抢男人!这就是你的下场!

  “望她下辈子投胎千万别再跟我家娘娘抢男人了,因为自不量力的后果往往下场都会很惨!!”灵芝笑着说道。

  “其实没有对手还是很孤寂的,后宫剩下的那些,本宫都还放不在眼里呢!就让她们先自相残杀段日子,最后本宫再出场给她们收拾残局!”怡贵妃自视甚高地讽刺道。

  “娘娘英明!”灵芝忙随声附和道。

  承虞宫内

  云子雅因为的水玲珑的病情,所以直在屋内来回地走来走去,昨个还好好的,怎么今日就染上风寒了呢?!再说,小雪是习武之人,按理说体格应该不差,怎么说病倒就病倒了呢!

  “娘娘!”这时,小欣从门外小跑了进来。

  “怎么样了?打听到什么了没有?”云子雅见小欣回来忙上前拽着她的衣袖着急地问道。

  “娘娘,影贵妃这次的病很严重,就连太医都束手无策,听说还请了道士进来,不过好像也没见有什么起色!”小欣气喘吁吁地回道:“现在宫内都在传,这次影贵妃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云子雅闻言脸色惨白,身子颤,差点儿摔倒,嘴里还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么严重?”。

  “娘娘,你现在身子都还没好,的别人做什么?!”小欣忙伸手扶住云子雅然后劝说道:“就算她真的没有好转,那也是她自己的命,只能认了!”。

  小欣说着就抚着云子雅往内室的床榻走去,死了也好!娘娘也少了个对手呢!

  云子雅斜靠在床边,两眼无神,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不相信!她不相信老天爷会这么轻易地就把她带走!两年前的那场大劫,小雪都能大难不死,又何惧于这次的小病小灾?

  她在心中坚信,小雪会好起来的,定会好起来的!

  李公公带着闻人弈回到宫中后,便刻都没酮地直奔万秀宫来了。

  “皇上,人奴才已经给您带来了!”李公公俯身回禀道。

  闻人弈紧跟着李公公走了进来,这里的切还是那么的熟悉,这里曾是皇祖母住的地方,如今却被眼前这个男人给夺走了。

  盯着闻人影,闻人弈的表情却没有丝变化,因为他已经麻木了,两年前的他虽然小,但还是知道什么是谋朝篡位?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以前对自己很宠爱,自称是自己皇伯伯的人夺走了属于他的切!不!这里的切原本也不属于自己!

  “你们都退下吧!”闻人影朝李公公他们吩咐道。

  待屋内只剩下三个人的时候,闻人影朝闻人弈冷冷地命令道:“过来!”。

  闻人弈并没有动身,而是将视线从闻人影的身上移到了床榻上的人,当他看清那张令他朝思暮想的脸时,他的表情再也维持不了平静了

  闻人弈情不自禁地走近床边,脸上瞬间出现了惊喜怀疑等多种复杂的表情,直到最后确定才再也控制不住多年来的思念之情,嫩嫩的小掌握着水玲珑的胳膊然后‘哇’的声哭了出来,像是将多年来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样,“妈咪!”。

  直以来,闻人影都很好奇于小弈对小雪的称呼,他曾经问过她,她只是笑着语带过,如今看来根本就没那么简单,就算小弈再喜欢个宫女,两年过后了,他对她的感情也早已遗忘了,可是事情证明,他们之间绝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闻人弈哭了会儿见床榻上躺着的人并没有动静,于是抬起泪眼婆娑的脸看向了闻人影,“你把我妈咪怎么了?她为什么闭着眼睛?”。

  “她染了风寒,高烧直不退,连太医都已经束手无策了,所以朕才把你叫到这里,消听到你的声音后她能醒过来!”闻人影悲痛地看着水玲珑毫无生气的脸,然后痛心疾首的回道。

  闻人弈将视线又移在了水玲珑的身上,紧紧地攥着她的手他继续嘶哑地说道:“妈咪,你睁开眼睛看看小弈好不好?小弈好想回家小弈好想外公外婆,小弈还想吃妈咪做的鸡腿汉堡还等着妈咪带着小弈去找爸爸!妈咪你快醒过来,带小弈回家好不好?小弈不要待在这里!这里不好玩儿!他们都欺负我!”。

  滴泪水从水玲珑的眼角滑下,滚烫了脸颊,也灼热了枕头。

  闻人影看到了,他既兴奋又激动地朝门外大喊,“快来人!快来人!”。

  门外的人闻声忙推门而入,“皇上!”。

  “快传太医,快传太医!”李公公闻言忙点头离开了,皇上这么着急,难道是影贵妃不行了?唉!这么年轻就要走了看来还真是天妒红颜啊!

  床边的闻人弈也站起身来,然后朝身后的婢女吩咐道:“赶紧去端盆凉水进来,还有去熬点儿退烧的药!”。

  “是!”灵儿和其他几个婢女领命快速地离开了。

  还没有炷香的时间,所有的人都完成了任务,敷毛巾的敷毛巾,喂药的喂药,忙忙活活半个时辰过后,水玲珑的烧还真的退了

  第四十章场梦吗

  “皇上,影贵妃福大命大,这烧终于是退了!”太医小声地说道。

  “连个孩子都不如,都给朕退下!好好回去面壁思过去!”虽然水玲珑的烧是退了,可是闻人影还是气不顺。

  几个太医闻言忙拿起自己的药箱,溜烟便不见了踪影,他们啊早就等这句话了!

  “临福!”闻人影朝李公公叫道。

  “老奴在!”

  “将他送回月航庄吧!”闻人影看着床边的闻人弈然后轻轻地吩咐道。

  闻人弈闻言脸色大变,快速地站直身子后朝闻人影怒吼道:“我不回去!我要陪在妈咪身边!”。

  “这可由不得你了!”闻人影冷冷丢下句然后回头斜视了眼李公公,“还不快动手!”。

  “是!”李公公听令忙走上前,奈何闻人弈从小就习武,他根本就擒拿不住,正当他着急的满头大汗时,身前的殿下突然静止不动了。

  往回看,原来是皇上出手点了他的岤!

  “我不回去,我不要回去!妈咪妈咪!”闻人弈就这么眼眶含泪,依依不舍地被几个太监拖走了。

  “这件事情,谁都不准向影贵妃提起!若是让朕知道,这件事情不小心被谁泄露了,那可不是死这么简单了!”闻人影朝屋内其余人冷声威胁道,包括直都在的灵儿。

  “是!”众人异口同声地低头回道。

  “好了,这里就交给你们了,等她醒来后,记得到御书房通知朕!”闻人影冷冷的丢下句话后便大步离开了,他不是不想留在这里等她醒来,而是他害怕害怕她会突然记起以前的事情,他害怕她那双充满了仇恨的眼睛,他更害怕从她口中说出满不在乎的话语!

  “恭送皇上!”

  影贵妃退烧这件事很快便在宫内传开了,无非是有人欣喜有人忧

  紫萱宫内,灵芝看着那满桌子的菜然后又回身看向紫檀椅上直没有说话的怡贵妃,“娘娘,你多少也吃口吧!这么点儿事您也犯不着跟自个儿的身子过不去啊!”。

  怡贵妃斜靠在椅子上,咬牙切齿地盯着地面,那双怒气冲冲的黑眸都快将地面烧出个洞来了,双手可劲儿地揉搓着手中的丝帕,最后薄薄的丝帕终于抵抗不了外力的破坏而光荣地撕成了两半。

  怡贵妃看着被自己撕坏了的丝帕,心中的那股无名火更甚,用力地将它丢在地上然后可劲儿地抬脚踩着

  “娘娘!饭菜待会都要凉了,你还是先吃点儿吧!”灵芝也看不下去了,这娘娘到底是在跟谁过不去啊!

  “你给本宫闭嘴!那个贱人居然没死,本宫哪还有心情吃饭?!”怡贵妃气愤地袍袖挥,然后高声喊道:“撤了,撤了!通通给本宫撤了!”。

  “娘娘你总不能因为个贱人而虐待自己的身体,您要是也病倒了,拿什么去跟她斗啊?!”灵芝苦口婆心地继续劝道。

  “呸呸呸什么病倒?你诅咒本宫是不是?!”怡贵妃胡搅蛮缠地骂道。

  “娘娘,奴婢不是这个意思!”灵芝闭了闭眼睛然后回道,“这次没死算是她命不该绝,可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我们也只能面对了”。

  “什么叫她命不该绝?早在两年前,她就应该下地狱!让她的小命活到现在已经是阎王爷对她法外开恩了!”怡贵妃继续张牙舞爪地大吼大叫。

  “娘娘,你要是真的很生气,那就打奴婢两下出出气,气大伤身,你可千万要保重身体啊!”灵芝凑近怡贵妃然后心疼地说道。

  娘娘的脾性她是知道的,小的时候娘娘很善良,每天都是副天真无邪的样子,长大后爱上了现在的皇上,也就是当时的影王爷,或许是天公不做媒,竟让当时的皇上看上了她家小姐,对鸳鸯也就这么被生生地拆散了!

  跟着小姐进宫后,她才发现,后宫并不如人们想象的那么光鲜亮丽,里面到处都充满了陷阱与杀机,为了在这璀璨的皇宫内学会生存法则,她家娘娘吃了好多苦!忍辱负重了那么多年,终于等到了影王爷篡位,然后才登上了怡贵妃的宝座,虽然比皇后的位置少些,可皇上还是很宠娘娘的!

  “出去出去!你们通通给本宫滚出去!”怡贵妃推了灵芝把然后愤愤地转身回到了内室

  万秀宫内

  床榻上的水玲珑不断地摇着头,眉头时而紧皱,时而松开,那样子痛苦极了

  梦中的她仿佛站在个悬崖边上,不知谁从后面推了她把,然后她就直直地往下坠,深渊深不见底,耳边的风呼呼的刮过,冰冷而刺骨

  突然,好像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可回头却又看不到人影,她有些抓狂,双手不停地乱舞

  “娘娘娘娘”

  山谷中突然传来了声刺耳的笑声,使她头痛欲裂,捂着耳朵她想要隔绝掉外音,可最终仍徒劳无功

  刺耳的笑声突然不见了,转而变成了个孩子的啼哭声,影影约约,若隐若现,她想要听的更清楚点儿,可是声音突然又断了。

  “娘娘娘娘,你醒醒!”灵儿爬在床伴不停地摇着沉睡中的水玲珑,刚才听到娘娘说话了,所以她便开心地过来了,可是过来之后,就见到娘娘不停地摇着头,手也开始乱挥,她知道娘娘这是又在做噩梦了。

  混沌的梦中,水玲珑觉得自己快要崩浪,周遭的声音时而转换,时而停摆,时而高亢,时而低鸣,她想要挣脱出去,可是身体好像突然被紧紧地禁锢着,越挣扎越紧,越紧越窒息,就当她以为快要断气的时候,双眸子缓缓的睁开了

  “娘娘娘娘,你终于醒了,你吓死灵儿了!”见水玲珑睁开了眼睛,灵儿又是激动又是开心地哭叫着。

  “我刚才听到孩子的哭声了”水玲珑气若游丝地说道。

  “娘娘,您定是做噩梦了,没事了没事了”灵儿安慰道:“娘娘,你饿了吗?灵儿去给你熬粥喝!”。

  “我想睡觉!”水玲珑轻轻地说了句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娘娘!”灵儿吓了跳,然后快速地抬手摸了摸水玲珑的额头,察觉热度已经完全下去了,这才放下心来。

  第四十章试探

  御书房内

  闻人影正在批阅奏折,门口的李公公突然走了进来,然后朝案桌后的闻人影回禀道:“皇上,刚刚万秀宫传来消息,说影贵妃已经醒过来了,只是因为疲乏又睡了!”。

  “知道了!”闻人影眼睛没有离开奏折,声音低沉地回道。

  “那皇上今晚想召哪个妃嫔侍寝?”李公公趁机小心翼翼地问道,虽然跟随皇上很多年了,可他还是猜不透皇上心中所想。

  “朕今晚累了”闻人影轻轻地回道。

  “奴才明白了!”李公公点点头然后退出了御膳房。

  次日晌午过后,云子雅见外面太阳和煦,自己的身子也基本上好了,于是便来到了万秀宫,她实在是的小雪。

  “云贵妃吉祥!”正收拾屋子的灵儿见云子雅从外走了进来,于是忙行礼道。

  “免礼吧!”云子雅笑着挥了挥手然后问道:“你家娘娘可醒着?”。

  “嗯,醒着呢!”灵儿点头回道。

  云子雅走进内室,见水玲珑斜靠在床头正在百万\小!说于是笑着走近。

  “小雅!”早就听到外面的声音了,水玲珑兴奋地喊道。

  “这是怎么了?我病刚好,你就倒下了!”云子雅坐在床边然后蹙眉说道:“无缘无故怎就染了风寒了?”。

  云子雅之所以染上风寒是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