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9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铅球般沉往平地之下,天气明显地转凉。

  我向着横亘前面,从沙里冒起的列沙岩形成的长丘奔过去,炊烟正从丘后袅袅升散。

  血在着。

  采柔!假设你仍在生,我会救你出来,,假设你已死了,我将为你报仇雪耻,以他们的鲜血洗刷你所受的侮辱,再将你的尸骨带回去,葬在采柔丘上。

  两枝大笨矛到了我左右手里,往丘顶冲上去,再下去时,便是浴血决战的时刻。

  第十三章 净土之冬

  大黑紧抓着我,伏在怀内,使我体会它目睹采柔被掳的愤激。

  我们终于来到丘顶。

  年加的整队千里驼壮观地横烈在丘圾下的沙原上,只是没了他们的真正主人。

  在十多个帐幕旁,有大约百多名沙盗和同等数目的战马,分作三堆,围着篝火,取暖进食,喧哗喝骂,分外使人感到他们刚杀完人那种冷血和好胜。

  却见不到采柔。

  难道采柔正在其中个帐幕里,给他们“嗨”!

  声厉喝,骑着飞雪像卷风般往下扫去。

  众沙盗先是呆,但不愧经验丰富的战士,立时提起永伴身侧的武器,向我迎来。

  大笨矛全力出击,挑刺扫,戮。

  当先而来的四名沙盗,两个咽喉中矛,两人被刺中心窝,往后抛跌,跟着而来的十多人亦无幸免。

  我冲破了封锁,来到了中间的帐幕,持矛挑,深藏入沙的帐幕整个挑了起来。

  里面除了毡被杂物外,空无人。

  矛轻摇,帐幕迎头向冲来沙盗盖去,登时将五名沙盗罩在其中。

  我跃马而起,避过了后面潮水般涌过来的攻击,落到帐幕罩下处,大笨矛连闪,将帐下的五人逐了结。换了平时,我定会手下留情,但为了采柔,我的愤怒仇恨已不容许我如此做。

  左矛挑,另个帐幕应矛而起。

  依然是空帐。

  矛影满天。

  六个人打着转飞跌开去,我保证没有个人可以再有气息的站起来。我杀红了眼。

  逢人便杀,见帐便挑。

  当我挑起最后个帐幕时,身后所有沙盗都倒在血沙上,以他们的生命偿还无可恕宥的深重血腥的罪孽。

  采柔躺在帐内。

  右手紧握着贞节卫匕首,雪白的大腿露了出来,明显地有扭伤瘀痕,衣衫仍算完整,但胸前仍渗着可怕的鲜血。

  我手足冰冷。

  呆坐在飞雪之上,直至大黑从怀里跳下马去时,我才如梦初醒,跃落地上。

  我明白了,采柔在重要关头以贞节卫保持了清白,代价是她的生命。我走到她身旁,跪了下来。

  她的胸口仍微动着,

  她还末死!

  我狂喜叫道:“采柔!采柔!醒过来,你不能死去,我是兰特!大溅兰特!”

  采柔的眼球在眼帘内颤动着,却没法睁开眼来。

  我知道死神正徘徊在她左右,心中动,抽出魔女刃,将她轻移少许,把宝刃放在她背下,让她的脊骨压着。

  这宝刃既能使我疲劳尽按,或者也可以把采柔从鬼门关处扯回来。

  我想从她手里将贞节卫拿走,但是她的手像把锁般,休想可将贞节卫挪动半分,可见她自杀时的决心。

  我在她耳透轻唤道:“采柔!采柔!我是兰特,我是兰特!”

  采柔右手松开,贞节卫滚落毡上。

  我用贞节卫将她胸前湿透了的血衣挑开,只见左||乳||间有道伤口,幸好稍偏离了心脏的位置,否则早已气绝。

  她的脸色因大量失血,白得怕人,我从飞雪背上的革囊中取来刀伤药,为她治理伤口。

  当我为她扎布带时,采柔低呼声,微微张开眼来。

  我大喜若狂,叫道:“采柔是我,我是兰特!”

  采柔软弱地道:“大溅!”跟着像是记忆起什么似的,震道:“年加先生他们”泪水涌出。

  我伸手为她抹去热泪。

  采柔道:“大黑!”

  大黑忙将头凑上来,伸出大舌舐在采柔的脸上。

  采柔惊喜地道:“大黑!”

  我见她精神逐渐转好,忍不住问道:“你觉得怎样?”

  采柔皱眉道:“很痛!我背上是什么东酉,原本我很冷,忽然问背脊热了起来,很舒服,点也不冷了。”

  魔女刃果有奇效,使我心中稍为笃定,可是我仍不想受了重伤的她太费神,吻了她脸蛋后,在她耳边道:“小宝宝,睡觉吧!睡醒后,切都会不同了。”

  采柔便像是这世界上最乖最听话的婴儿,合上长而弯挺的睫毛,不会熟睡过去。

  我环目四顾,片漆黑里,沙盗剩下的三堆篝火,亦如点起它们的人般,踏进最后的存在归途,红光渐弱终至个不留。

  听着!

  采柔!

  明天切都会不同了,热爱和平的年加和他的净土伙伴都人死不能复生,大黑头上多了道疤痕,可能永远再长不出毛来,我的肩上亦添加了责任,要为年加将珍乌石送带他的大公爵,但你将会活过来,享受到我加倍输给你的真爱!

  大元首现在知道了我紧蹑在他背后,以后要找他便更困难了。

  我也增多了新的仇敌,就是“沙漠之王”杜变和他的沙盗,我不知这次袭击是蓄意的计划,退是沙盗惯性的残暴,若是前者的话,夜狼人便难脱关系了!

  股从深心处涌出的恐惧,又再填满我的神经,我记起了玛祖大祭司七百年前写在预言上的预言!

  “人将活在悲伤和屈辱里,直至持着圣剑的伟大骑士,在千里驼的引领下,越过连云峰,踏入净土,以他伟大的心胸,高超的智慧不世的锦,无尽的哀伤,使果实重新在泥土中茁长出来,河流回复清澈,生命回复快乐,他会订立大地的新制度,确立和平幸福。”

  莫非宿命终要将我卷进了净土的严冬去,我是否真是那会把春天重新带到这乐土的人?

  我在采柔身边跪了下来。

  假设真有股超越人类的力量存在着,我愿意臣服在它的意旨下,遵照它的安排行事,只要它不将采柔从我的手上夺走,只要采柔以后再也受不到伤害。

  采柔呼吸平匀,酣睡过去。

  我不敢睡,因为沙盗随时会来,这处的死者武技平庸,没有像杜变那种人物,所以杜变仍未死,随时会来。

  我将撑帐幕的粗棍收集起来,用绳索扎了个能在沙上滑行的担架床,在上面铺了厚厚的羊皮毡,再将采柔小心地移放其上,让她压着魔女刃,在她上面再盖上毛毯。

  她天不好,魔女刃便不会离开她的背脊片刻。就是“沙漠之王”杜变。

  当晚午夜,我们继续行程。

  本来我还想在绿州耽上几天,待采柔伤势进步好转,可是想到沙盗随时会来,实是不宜久留。

  夜行晓宿,三十天后,采柔已可和我共坐千里驼之背,大黑反成为了滑架床的拥有者,威风八面地让飞雪当它的御骑。

  没有个地方比沙漠更孤寂荒凉,在晚上幸而还有星辰作伴,当然还有怀内蜷缩在厚毡内的玉人,搂着她便像拥有了整个原野,整条长河,在这里,连思忆绿野河湖也是种负担和痛苦。

  这夜天气寒冷,东北风狠狠地刮着,冰寒彻骨,大黑在毡内瑟缩团,灵敏的鼻藏在大尾的厚毛里,我也不时打着哆嗦,只有飞雪和千里驼们木无表情地默默前行。

  若非天上星辰,我们将会完全丧失了方向,甚至乎时空的概念。

  近天光时,我们越过了沙丘和烁石平原的交界处,景色开始又有变化。

  东块西块的奇岩怪石,由地上冒起,点缀着这干旷的平原。

  第二天晚上,才走了四五里路,我们发现自己到了片由百头和卵石构成,混杂着红缘白,甚至紫色的平原,道乾涸了的河壮遗痕,仍清晰可辨,地势开始高低起伏。

  采柔高兴地在我怀襄道:“净土快到了,这不是年加先生说的‘彩石平原’吗,看!那尖山定是年加先生称为‘奔月山’的山了。”

  她的身体仍然虚弱,不过康复神速,每日都见好转之象,说起话来也不须喘气,我心中感谢着魔女遗给我的宝刃。

  愈接近净土,我便愈想念华茜和公主,隔着了这可怕的大沙漠,便像和她们切断了任何联系,像是活在两个完全隔离没有通路的世界那样。

  四天后,我们穿过道峡谷,更确定了净土在望。

  大黑不甘寂寞,跳下滑架,和飞雪昂然并进。

  支持我的体力已到了透支的限度,近四十天来我不但要照顾大黑和采柔,还要学年加般打理由数十只千里驼组成的庞大队伍,所以我休息了两天后,才继续行程。

  地上的彩石消失了,代之是黑色和灰色的板岩,空气里少了尘屑,使人

  正午时分我们进入净土边缘的疏林区,人畜这时实在走不动了,唯有压下快速攀过“捕火”山脉的渴望,停下来休息。

  我和采柔大黑挨坐起,呆望着耸立前方的净土名山“捕火”,憧憬着后面的世界,我们进入净土时,看到的会是秀丽的山河?还是被战火蹂躏了的焦土?

  飞雪骄傲地离群吃草。

  雪白的驹体,点大漠的尘屑遗痕也没留下来。

  采柔看上去除了脸色苍白了些和比前消瘦外,亦再没有曾受重伤的痕迹。

  鸟儿在树枝间鸣叫追逐,片生机。

  采柔心情大佳,哼着闪灵小调,大黑则好梦正酣,不时四足微颤,喉咙呜呜作响似说着狗儿们独有的梦话,也似在给采柔作着伴奏。

  年加的声音在我心中响起道:“净上的确是这世上最美丽的地方。”“九山十河恩宠的土地。”“到今天我才相有神的存在。”

  想起年加的脸容,我肃然仰首向天,心中起誓道:“采柔康复了!我决不会食言,假设你真选定了我,我也不会逃避,当我离开净土时,净土将告别了严冬,进入她的春天!”

  大剑师传奇700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