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们两大龙城还是要碰头的。万年前的那次碰头会我有参加了,当时海龙的龙皇带着个小鬼头也叫费尔南德斯,不知道是不是和你所说的这个所谓的龙王费尔南德斯维亚尔是不是同个小鬼头。”

  万年前还叫人家小鬼头,现在还叫人家小鬼头?两人大汗,这个畸形龙够古老,那个费尔南德斯威亚尔也能活!

  第九十三回错误的战争

  防备龙王的降临整整持续了天,诺亚方舟号上的众人神经也紧绷了天。仿佛进行了艰苦的持久战般,身心皆疲。还没喘口气,忽然个在方舟船尾值班的牛头人迎着夕阳,发现了水面的异样,马上吹响了呜呜的海螺警报声。

  老刘和几个圣阶瞬间就赶到了船尾,只见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飞来个巨大的饼子。不错没说错是飞,不说游,是因为这个大饼子,已经脱离了海面的海水。等近了才发现是那个昨天晚上逃跑的牡蛎。老刘还正在狐疑,这个该死的贝女怎么又跑回来的时候。

  那个饼子状的巨型牡蛎飞的更近了,迎着夕阳人们发现,那个牡蛎竟然是被个只有刃八的人抗在肩上的,这下可摔碎了不少人的眼镜。

  再近些众人显然发现了那个家伙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恐吓诺亚方舟号要来算账的龙王费尔南德斯维亚尔。只见他距离诺亚方舟还有上百刃的时候,就将巨大的牡蛎,丢了上来。

  在精神紧绷的前线,任何点擦枪走火的举动,都可能引发场巨大的战争。在诺亚方舟号上的众人看来,毫无疑问龙王费尔南德斯维亚尔这是“算账”的攻击前兆。个巨大似饼子的牡蛎,就这样引来了场旷古烁今的大战。而且是那种让人津津乐道的人龙大战。

  “啪啪啪。”三发地精新研制的信号弹升空,这是老刘发出了总工命令,这就是趁敌立足未稳,没来得及喘口气狠狠攻击之。

  龙王费尔南德斯维亚尔其实有点冤枉,好不容易忙活了天,逮到那头巨型牡蛎。顺着自己留下的气息来找到了诺亚方舟号,准备将那个巨型牡蛎‘放下’,喘口气呢。谁曾想接着就遭遇到了空前密集的火力打击。

  这股袭击武器品种之多,力量之大,速度之快,方位之广,活了近万年的老龙也没见过。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武器有地精炮弹,枯木卫士丢出的巨石还有三刃长的海王战弩的弩矢,也有碎如砾石的喀秋莎蜂巢小箭矢,空中精灵高阶射手的精金箭羽,水下大白鲨的锐利冰箭。甚至还有恐鸟那巨大的鸟粪袭击。

  面对这种空前打击,慌了神的费尔南德斯维亚尔赶紧给自己加持了两个瞬发低阶防御结界,正想施展魔法还击。

  砰砰被老刘施展了加速度的蜂巢箭矢,先发先至。打在老龙的结界上,弹起阵阵魔法光晕闪闪,如同烟花在空中炸开般绚丽多姿。紧接着击到的是诺亚方舟号上的地精魔导大炮炮群打来的,经过老刘精确制导的魔法炮弹。如同上次的打击样,这次老刘更是练顺了手,三十个普通五六阶魔晶制作的魔法炮弹弹裹着个八阶魔晶制造的主炮级的炮弹,狠狠的撞击在老龙荡漾的结界上。

  轰轰殉爆的大批魔导炮弹,直接震碎了,龙王费尔南德斯维亚尔紧急布置的防御结界。后继的海王战弩也跟了上来,这种特制的加了精金的弩箭,是破魔法防御和破物理防御的至宝。

  砰砰四根魔法箭同时射入老龙看似毫无防御的躯体,诺亚方舟上的众人大喜。可是接下来老龙身前,突起的个透明战甲直接将高速行驶的弩箭挡住,强大的惯性将掺入精金的箭矢都折成了两半。

  龙王费尔南德斯维亚尔被撞击的后退了几步,来不及后怕,紧接着的后面第二批魔法炮弹又袭来。根本来不及再刷防御结界。

  没有了魔法结界防御,轰轰炮弹在老龙身上炸开。

  “嗷”老龙显出了真身,显然被打急了,般圣龙以上的龙族在战斗时很少显出真身,虽然那样他的战斗力更加强大。可龙族强大的身躯藐视切的魔法物理防御攻击,让所有种族都黯然失色,这也是支撑所有龙族骄傲的本钱,能让他们这么做。

  头长达二十多刃的淡蓝色巨龙,出现在众人眼前。他长满铁翼鳞片的两支后腿踏在水面上,如同站在陆地上。宽大的五指之间长满了鳍状物,显然是几百万年,已经适用了海洋的生存法则。前两只利爪跟人类的手臂差不多,在与两臂平行的地方长着对蝙蝠似地翅膀。和翼龙肉翼以及飞龙局部鳞化的翅膀不同,他两只大大的翅膀和大部分的身躯覆盖了厚厚的闪着宝石光泽的鳞片。

  章鱼保罗说湛蓝巨龙水系龙族在湛蓝龙城权势最大,也最好辨认。巨大的耳朵和鼻端上的独角是它们的特征。蜥蜴似地的大嘴,后面长出了个尖角骨板所构成的防护性头冠。他的颈部到背部直延伸到尾部都有尖锐的鳞刺做防护。

  他的鳞片在金灿灿的落日余晖照耀下,闪烁着诱人的宝石蓝光。刺眼的是有些地方黑块,紫块。显然是刚才被魔导巨炮打中的地方,个别地方甚至露出滴滴血丝。庞大而不停起鼓的胸腔,显然说明他的主人非常生气。

  因为处在恼怒状态的他,部分耸立的鳞片发出细碎的爆裂声。隔着老远的老刘都闻到了,使的空气中充满臭氧与沙石的海腥气味。

  “你们是找死,竟然让伟大的湛蓝巨龙受伤。”愤怒的费尔南德斯维亚尔已经不记得到底是多少年没受过伤了。他开始呜咽着龙语魔法,时间天地变色,风起云涌。

  按照既定方案,众人都准备在第二批魔导炮弹炸开时,冲上去,因为懒龙布希的出现发生了意外。

  “该死的小南希,你发疯了,老叔还在这里呢,快停下你可怕的魔法。”

  费尔南德斯维亚尔显然已经,气急的快要昏了,根本没有听到只有刃二的小龙的呼喊。而这面的众人都有没有,按照既定计划冲上去。

  切失败尽在不言中,巨龙发出的龙语魔法,不下于任何个普通智慧生物圣阶的禁咒,因为传说所有的魔法起源都来自龙族。

  懒龙布希眼看阻挡不急,只要这个暴怒的这个费尔南德斯维亚尔的龙语魔法砸下来,在场的没有几个能活下来。

  “嗷”又声龙吼在诺亚方舟号上响起,虽然龙威不大,声音也不很响亮。显然愤怒的费尔南德斯维亚尔注意到了甲板上正在跳脚的懒龙布希,眼见要轰落的魔法,也丢到了远处的海面。

  “该死的人类竟然还敢掠夺伟大的巨龙后裔,你们全部给我死去。”只见费尔南德斯维亚尔的只龙爪张,将正在跳脚的黑龙布希抓走。

  扑的声龙息击来,这个龙息显然是将老刘附近的几个人作为目标。老刘要逃跑容易,因为它有强大的精神能,可以将自己拉着急速闪躲。可是要让他同时照顾周边的几个人显然为难这个只有七阶的小弓手了。没有多考虑,老刘用强大的精神能,将几个人击飞,自己正要闪开,龙息已经铺扑面而来。好在只是沾到它的边缘地带不是中心。就是这样,老刘也像是坐了火箭飞车,被击飞有几十刃,才掉落地面。老刘仪表翩翩的外衣被烧了个精光,只剩下件透明的蛛丝内甲挂在身上,竟然没烧掉。

  这些都不是重伤,老刘的重伤在于可怕的内伤和精神力受创,他们才是老刘目前面临的巨大威胁。他的眼睛开始模糊,头像是被犀牛撞击了般,神智开始不清。内脏碎裂而大吐血,反而显得无关紧要了,它们可以治疗,因为老刘又生命泉水。可怕的灵魂创伤,让老刘仿佛又觉得自己回到刚从那架卡50直升机跳出来的那刻,火热烧心烧肺的气浪,朵海蓝的降落伞!

  耳边传来熟悉的几个女人的哭喊,她们到底没有听话,毁掉传送阵。

  难道我就这样匆匆结束来此世遭?不我不甘心,我还有爱莎辛蒙美人鱼,许许多多的面孔在老刘跟前闪过,他们还需要我的诺亚方舟保护,我还有去大陆走走逛逛的美好愿望没实现,甚至连美好的生活都内享受几天。

  有道是心不甘,余气不断。老刘发觉自己受伤的灵魂,又回到了诺亚的那个魂台,自己原本强大的灵魂体,竟然出现了许多碎片,在四处游荡,想要寻找出口,飞往不知在何方的天堂。老刘怎能让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逃脱,他拼命的吞噬每个妄图逃跑的灵魂碎片。

  随着老刘将自己的灵魂碎片慢慢的吞噬完,老刘的灵魂更加坚固了。原来老刘的灵魂像是个大胖子,现在有点肌肉男的形态了,虽然小,但是精悍多了。

  老刘在诺亚魂台战斗,这面外面的战斗却已经停了下来。

  “小南希,你看看老子是谁。让你停下,还不停!”懒龙布希嚣张的站在巨龙费尔南德斯维亚尔的爪子前,大喊!

  “你个没教养的小家伙,你家大人没教你,小孩不能乱叫大人的名字?小南希可不是你叫的知道不?”巨龙对于不管是什么人的后代都会给予足够多的照顾,因为他们的后裔太稀少了,所以从另方面来说,巨龙才是最团结的种族。无论是海龙还是广义上的陆地龙族。

  “靠,你这个没教养的小南希,仔细看看老子,好好回忆下,想不起来,今天定磨掉你鼻子上的那不多的角。”

  “额?”费尔南德斯维亚尔将小龙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瞅了瞅。

  “小朋友你怎么知道我的角被磨掉了些,啊磨掉了角,磨掉了角,你是那个坏叔叔布希?”

  费尔南德斯维亚尔将布希往天空丢,身体后撤了至少百刃。好在头飞龙将布希接住了。

  “哈哈,还是我的小南希记性好啊!快万年了也没忘记我这个叔叔?”

  “你这个恶魔怎么还没死?你今年万多岁了吧?”费尔南德斯维亚尔显然有点怕怕布希。

  “我怎么会死呢,哎不过到你家想参观下,谁知道迷了路,逛了几年,受到海元素侵蚀很严重,给叔叔抽点走怎么样?”

  “我看你这样挺好,省的你恢复实力后去拐骗小朋友的宝贝。你怎么和这帮野蛮人掺和在起?”

  “这不是搭船回发蓝吗?哎,刚刚你把我的船长,个龙息喷死了,你要赔给老子条湛蓝巨龙,让他带我回发蓝。”

  “那是他们自找的,刚才为什么先攻击我?我可没想杀人,我昨天还见他受过龙神亥伯的祝福救过他,谁知道他现在竟然带着这么多的人攻击我?让高贵的费尔南德斯维亚尔受伤,这可是几千年没发生的事了。”

  “不是你先攻击的?”

  “我什么时候先攻击了?”

  “你不攻击,那个巨大的饼子牡蛎怎么砸向诺亚方舟的?”布希说

  费尔南德斯维亚尔有点哭戏不得:

  “咳咳这人老了,扛着二十刃长的大家伙,肯定有点累,我想先放到你们大船上的甲板上,可能动作有点粗鲁罢了。”

  “我草,我们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打了场错误的战争!”布希大叫!

  甲板上的众人更是泪奔!

  第九十四回龙族秘辛

  不多说了,请【收藏】!

  分割线

  老刘伟大的灵魂吞噬工作刚完成,就在耳边听见:

  “浩然,浩然,你醒醒啊,醒醒啊!你死了我也不活了!”爱莎撕心裂肺的声音叩在老刘的心扉。

  老刘的身躯虽然,刚刚喝下生命泉水但是因为受伤过重,不是会半会就能好的。不过老刘的意识已经清醒了。

  好嘛,请醒了,就看到那个老龙在海面上张牙舞爪,当然不能让他痛快。记精神攻击过后,附带着辛蒙丢在甲板上的个精金匕首,也被老刘强大的精神力所带动飞速射向老龙脖子下的逆鳞。

  老刘的攻击是瞬间完成的,只见老龙刚抱头嗷的声发出痛苦的喊叫,接着就被把武器戳中了,这个不是别的东西,是把精金合金的武器。逆鳞是所有巨龙最软弱的部位,好在的是老龙低下脖子,偏移了点位子,否则真有可能戳进去。就是这样,飞速攻击的匕首还是掀掉了费尔南德斯维亚尔脖子下的几片龙鳞。

  动了龙族的逆鳞和要了他的性命是模样的,堂堂湛蓝龙城的水系龙王竟然在这个诺亚方舟前屡遭攻击,还差点被咬了性命。这是老龙不能接受的,威胁龙族的存在,就要消失,这是湛蓝巨龙的信条。

  “嗷”巨龙猛的扑上诺亚方舟号大肆破坏,碗口粗的精金栏杆竟然被这个暴怒的巨龙击断,攻击其它地方,反而没啥效果,更是让老龙费尔南德斯维亚尔痛的难受,接着清醒了点。

  “是谁,刚才是谁暗算于我,我绝对誓不罢休,说不说,不说我让你们所有人陪葬。”老龙伸手抓过正在护卫在老刘面前的牛头人奎罗加和章鱼保罗。老龙死也没怀疑在晕厥状态的老刘才是真正的凶手。

  “小南希息怒,误会,纯属误会,都停下,都停下。我让他们赔偿你箱子珠宝如何?”费尔南德斯维亚尔听了虽然有点眼睛发亮,可没答应,但是也停下了攻击。

  “好了好了,实在不行再加两箱。这是他们的极限了。哎来趟大海也不容易啊!懒龙布希背着费尔南德斯维亚尔向老刘竖着两个指头,意思是我也要两箱,否则免谈。

  老刘刚才动弹,可喜坏了爱莎几人,忙拉住他告诉他事情的原委。老刘哭笑不得的看着费尔南德斯维亚尔在甲板上大肆破坏,好在布希拦住了。

  “行,我代表诺亚方舟号,支付赔偿你们的损失,两箱贝箱珠宝。”老刘忍痛的说。注意是你们,大家没在意,但是布希明白了就行。

  懒龙布希背后的两个指头变成了个大拇指,马上欢天喜地的跑到已经变身为人形的费尔南德斯维亚尔跟前说

  “小南希啊,他们答应赔偿你两箱子珠宝做精神损失,好吧?这可是他们路子,好不容易和海族交换的。咱们龙族不屑于抢,那些小爬虫的东西,但是他们送上来的可不能拒绝。否则眼见着珠宝从自己眼前消失,这可是我们龙族最大的原罪。”

  “不行,精神损失两箱差不多,但是我的汤药费误工费龙鳞补偿费这些都需要赔偿。否则我就带走这两个小东西,给我龙城守门千年。”

  奎罗加眼冒金星,千年?我的骨头渣子都不知道丢哪去了,还千年!你以为人人都能像你们这些巨龙那么变态活的那么长久?

  “那不行行,让他们再给你加上把精金匕首怎么样?那可是真正的精金啊,全大陆也没有几把哦!”

  “好,好,好!就这么说定了!刚才伤我的那个东西是不是你说的精金匕首?”

  “不错”

  “我说呢,普通的烂刀破剑不可能伤害我的,他们这有几把?我们都要收缴了,这东西放在他们这太危险。小孩子可不能玩这么危险的武器,你说是吧?”

  “恩,是要收缴。好像有四把,我们每人两把如何?”两人唱和的说。

  “不行,我三你,两把是赔偿我的,另外两把我们才能均分。”

  “你那部分我也分辛苦费,要不是我,你怎么能知道那是精金制品?”

  “我可以拿点珠宝补偿,精金匕首绝对不能给你两把。”两个巨龙竟然不顾在场的众人,吵闹着分战利品了。众人大汗!老刘示意众人抓紧收拾下,能藏起来的赶快藏起来。

  “好侄子,把也行,你要给我抽掉侵入我身上的该死的大海元素。”

  “到幼龙期!没问题,不能再要我的珠宝补偿!”

  “圣龙期。”

  “幼龙期。”

  两笼继续争吵着!老刘趁机将打断的精金,让枯木卫士偷偷的给接上去,用蛛网先绑起来,可别被老龙发现了就惨了。等老龙走了再让矮人给焊接起来。不着痕迹的喷洒了点稀释生命泉水,红柳立刻成片的攀爬上来将整段护栏掩盖在绿荫之下。

  老刘将费尔南德斯维亚尔和布希引导到了草场上,摆上了桌椅板凳。

  “你这个小南希不尊老爱幼!“

  “是你为老不尊在先,你趁着我小,竟然拐骗我磨掉了半个龙角!”众人大笑,这绝对是千古秘闻。

  “是你笨蛋,谁不知道龙角对龙的重要性,是你自己答应据给我的,又不是我动手的?”

  “要是你动手,估计现在早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不和你扯淡,马上给我抽到圣龙水准,要不抽到圣龙期,我开着这个紫铜破船,路赶往湛蓝龙城,让他们路宣扬费尔南德斯维亚尔是个半角龙,还是个笨蛋,自己锯下来的了。”

  “你个为老不尊的老混蛋。”

  “怎么样?叔叔的作风优良,只是将事实说出来罢了。”

  “算你狠,圣阶就圣阶。弄完以后,你们抓紧滚蛋,否则我见到你次,打你次。”费尔南德斯维亚尔怒吼道。

  “行,小南希,你以为我想来这大海逛啊!你以后要是去大陆,我见到你次也打你次!”

  “你敢!过两年我要去公干,你打试试,看整个龙岛其实是龙之大陆不将你撕碎了。”

  “公干?难道那东西又出现了?”布希难得有认真的时候。

  “恩,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只是陆地的兄弟传来的消息。”

  “好吧,你要是因为这事去陆地,我不打你就是。”

  “却你以为我去陆地你就能稳胜?别忘记了,如今我也是当年父亲龙王系的级别了,你才是个小破龙级别的幼鸟!”

  “哼到时后你就知道了!快给我抽,我还要回去睡觉,都紧张宿了!累!”

  “老叔,你还是那么懒!”

  “别废话!”

  “额,”

  老刘等人纯属陪角,点插话的机会也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