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么,没看我们余总都没有耐心了,赶紧请示去!”

  服务生点头哈腰地出去了,窦循才凑过来说:“还没和好呢?”

  余慕枫靠在沙发上,沉默的如同尊雕像。

  他副不愿多说的样子,窦循不得不施眼色让两个陪酒的小姐出去。

  “说说怎么回事?”窦循直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见得太多蒋蔚然和余慕枫两个人吵架了,过不了几天又都和好如初,反复几次下来,窦循都不愿再去在意他们之间的争吵了,往往没有多大意义。!!

  第014章:这是不能说话了

  余慕枫又给自己倒了杯酒,举起酒杯,咕噜噜地咽下去。水般,没了味道,滑过喉咙,余慕枫才感觉到苦涩。

  许是所有的苦涩都是后知后觉的。

  余慕枫笑笑,淡淡地说:“我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然不说原因,也不见我。”

  余慕枫能这么说,定是情况不容乐观,窦循收起玩世不恭的样子,说:“蔚然从来都是没心没肺的那个,是不是你同其他女人上床被抓了,而你自己浑然不觉。”

  余慕枫冷冷地瞅了他眼,拿起自己外套就要走。

  “我错了,行不行?”窦循知趣地拦住余慕枫,诚恳地道歉,“你没有派人跟踪她?”

  “派了,可是她很少外出,也不接触什么人,多半的时间都窝在家里。”余慕枫如是说,毫不隐瞒他真让人跟踪过蒋蔚然的事,他只希望蒋蔚然能安全,并没有旁的不好的目的,没什么见不得人的,说起来自然坦荡荡。

  窦循陷入深思,片刻他突然警醒般,说:“定是你跟踪她被她发现了,才生气不理你。”

  不得不说窦循想象力丰富,余慕枫觉得他不能再顺着窦循的思路走了,解决问题之前就会被带进沟里。

  余慕枫说:“我找你来就是个错误,你怎么能指望得上。”

  窦循并不生气,还很得意地说:“意识到了,我是天才,跟你这种凡人沟通必定不在个频率上。”

  余慕枫彻底无语,郁闷越发的堵心。

  余慕枫犹豫进退之际,风情万种的老板户雨柔端着两瓶酒就这么三步扭地进了包厢。

  “两位帅哥聊什么呢?这么愁容满面的。”户雨柔是个年轻的小寡妇,身边却从来不缺男人,连英俊潇洒的黄金单身汉窦循都跟她有过不止夜的交情。

  窦循第个迎上去,伸手去捏户雨柔的俏脸,说:“你来了我们就不愁容满面的了。”

  户雨柔避开窦循伸过来的手,把酒放在余慕风面前,打开之后为余慕枫斟满酒杯,含情脉脉地说:“余总,这酒算是我请的,不醉不归呦!”

  余慕枫端起酒杯,冲户雨柔举杯,又是干而尽。

  看着面前帅的塌糊涂的余慕枫,连喝酒都有独特的韵味,户雨柔心莫名地突突起来,她芊芊玉手挡在酒杯上面,余慕枫被迫停下倒酒的手,灯光下,余慕枫的眼光深不见底。

  “我来给你满上。”户雨柔从余慕枫手里夺过来酒瓶,又斟了满满杯。

  窦循在旁嘴角含笑,看好戏般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忍不住说:“雨柔,你不是以为蔚然不嫁给慕枫,你就会有机会吧?”

  户雨柔撒娇般坐在余慕枫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小声地说:“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这个人,夜就好。”

  余慕枫避开户雨柔凑过来的红唇,属于女性温热的气息散尽以后,余慕枫才说:“窦循更适合你。”

  窦循看热闹的不怕事大,补刀说:“鲍鱼吃多了,总要换换口味,吃口家常菜感觉很不错的。”

  “我们的余总可不是什么家常菜。”户雨柔连辩解都带着妩媚,收了收放在余慕枫脖子上的双臂。

  余慕枫猛地起身,把户雨柔横抱在胸前,就在户雨柔错误以为余慕枫会把她怎么样的时候,他却嫌恶地将她放在沙发上,薄唇紧抿,根本没有说话的打算。

  他的这举动,引发窦循哈哈的大笑,户雨柔的脸色很是精彩,会儿红会儿白的。

  窦循笑过之后,说:“谁不知道我们余总有多么专,你来挑战他,简直就是自取其辱。在他的心里只有个蒋蔚然。”

  户雨柔不服气地说:“蒋蔚然虽然长得漂亮,可是不懂风情,不及我的十分之。”

  窦循知道户雨柔触了余慕枫的逆鳞,赶紧打圆场:“谁能跟你比呀?你可是号称从男人窝爬出去的。”

  这种话在户雨柔听起来更像讽刺。

  余慕枫捞起放在沙发上的黑色外套,端起刚才户雨柔斟满的酒,举杯,然后干尽。

  然后从皮夹子里拿出张卡,放在桌子上,酷酷地说:“今天多少钱我请,明天记得让人把卡送到我们公司。”

  出了酒吧的大门,夜风吹,让余慕枫的头有些发晕,他晃晃悠悠地来到车旁,摸遍了全身上下也找不到车钥匙。余慕枫捏捏眉心,怎么都想不起车钥匙放在了哪里?他干脆不在费劲的去想,直接仰面躺在车上,望着漫天的星星,眼角流下滴热泪,在相思成灾的深夜,变得刺骨冰冷。

  “余总,你怎么在这里?”赵甜甜以为自己看错了人,本来已经走了过去又折回来看仔细。

  余慕枫闻声使自己努力站直,看清楚了来人是蒋蔚然的好闺蜜赵甜甜,说:“公司有应酬。”

  语句之简短,让赵甜甜不免尬尴,突然有些不知所措,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掩饰眼下的尴尬。她说:“你喝了酒了,不能开车的。还是我送你吧?”

  余慕枫摇摇头,拒绝。

  赵甜甜却坚持:“要是让蔚然知道我看见你喝成这样还让你开车,非得不理我不行,你就当为了我们姐妹感情,做做好事行不行?”

  蒋蔚然的名字出现在他脑海里,足够余慕枫半天回不过神儿来。他怔住。

  赵甜甜就当他已然答应,从地上捡起他的车钥匙,径自上车。临上车前还不忘招呼余慕枫上车。

  余慕枫无奈摇头,尔后上了车。

  给读者的话:

  大家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欢迎留言,收藏。!!

  第015章:他的眼里只有个她

  等待鉴定结果的日子对于蒋蔚然无疑是最难熬的,她整日心思不定,做什么都无法集中精神,几乎每天都躲在房间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蒋翔安马上面临退休,工作却如既往的忙碌,根本抽不出时间来陪伴蒋蔚然。蒋蔚然已经很习惯了蒋翔安不在家的日子,只是心里挂着至关重要的事,脾气也变得浮躁起来。她觉得自己需要份工作,利用忙碌忘掉所有的烦恼。

  “帮我找份工作吧?我想出去工作。”蒋蔚然在电话里说这话的时候,赵甜甜和余慕枫在起喝咖啡。

  赵甜甜按住听筒,小声对余慕枫说:“是蔚然,她要出来工作。”

  余慕枫皱皱眉头,低声说:“你说你会帮他介绍。”

  赵甜甜按照余慕枫说的回了蒋蔚然,只是没有说定具体时间,挂了蒋蔚然的电话,赵甜甜问:“你能给她介绍什么工作?”

  余慕枫说:“她出去我也不放心,放在我跟前我才能照顾她。”

  赵甜甜搞不懂他们,余慕枫明明很关心蒋蔚然,包括现在约她喝咖啡,完全是为了从侧面了解蒋蔚然近来的情况,她说:“你的公司蔚然都知道,她要是想去的话,就不会拜托我帮她找工作了,你帮她安排的她不定会去。”

  “我知道,所以我帮她安排在个她不知道老板是我的公司就好了。”余慕枫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酸的厉害,他和蒋蔚然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样无奈了,还要靠着外人的帮助来维系?

  赵甜甜张了张嘴,没能将鉴定结果的事说给余慕枫听,内心也充满了矛盾。

  看着赵甜甜欲言又止的模样,余慕枫说:”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关于小然的事,不能跟我说吗?”

  赵甜甜连忙否认:“怎么会,我知道的刚才都说给你听了。你知道,从结婚以后蔚然很少出门,也不去诳街,我根本没有什么机会见到她的。”

  余慕枫默认地点头,事实确实如此。这就令他更加的担心了。

  “外面有关你们结婚事传的很不好,你知道媒体都是怎么报道的吗?对蔚然很不公平。”赵甜甜为蒋蔚然打抱不平。

  余慕枫没有花费时间来平息这场风波,起初他以为根本就不用,蒋蔚然的脾气他自以为很了解,三五天就会过去的,到时候,他们可以把事实摆在他们面前,狠狠地甩胡乱报道的媒体的脸。这场风波竟有愈演愈烈之势,影响到了公司的股票。尽管如此,余慕枫还是更看蒋蔚然的心情,第时间惦念着的还是她。这是这份苦心,蒋蔚然可以感受的到吗?余慕枫自问。

  余慕枫说:“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不会让小然受到影响的。这段时间我希望你能好好替我陪陪小然,她的心情非常不好。”

  “放心吧,这个不用你说,我和蔚然是最好的姐妹。”赵甜甜说这句话时的神情飘忽,是说给余慕枫听得,更是说给自己听得。

  余慕枫把该了解的都了解了之后,见赵甜甜再也不能提供给他新的信息,就告辞了。

  看着余慕枫大踏步地走出咖啡厅,赵甜甜内心怅然若失,只能冲着他高大的身影发呆。脸上的不舍目了然,赵甜甜明白,余慕枫于她而言就是水中月,镜中花,即便她再怎么努力,余慕枫的眼里只有个蒋蔚然,只要有蒋蔚然的地方,就没有了其他人的价值。

  赵甜甜还清楚的记得大二的那天下午

  那天下午,天阴沉的厉害,片刻的功夫就下起雨来,金融系的教室外,等着许多手里拿伞的女孩子,这些女孩都是得知了余慕枫今天没有带伞,突发奇想地来撞大运的。她们居然在走廊里排成了长长的排,场面颇有些壮观。

  而余慕枫得知这切,反应超级冷淡,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般。

  那时,余慕枫和蒋蔚然已经确认了恋爱关系,只是没有对外公开,连赵甜甜都是后来才得知的。

  赵甜甜那天也想鬼附身般,不受控制地参加了送雨伞的行列。

  她的小心思早就有了,在蒋蔚然的面前她只不过隐藏的很成功,到现在蒋蔚然可能都没有发现吧?

  她自认身世不比蒋蔚然,她要的东西没有人会放在她面前,她要努力去争取。

  集聚了莫大的勇气之后,赵甜甜在余慕枫出现的刹那,竟然被击的溃不成军,他甚至不敢让余慕枫看见她的脸,恨不得把脸埋进泥里。看见他的时候他才明白,有两种人天生注定就是云泥之别,很不幸她是后者,余慕枫就是飘在她上空那朵无比绚烂的云。深深地自卑困扰着她,她万分纠结的隐在人群后面,不甘心使她不肯离去。

  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余慕枫从他身边点点走远。

  疯狂的女生群追过去,余慕枫对她们视若无睹,这让赵甜甜的心稍微得到慰藉:余慕枫并不是只对她个人冷若冰霜。

  蒋蔚然来了,是冒着雨来的,并没有带任何雨具。

  余慕枫冷若冰霜的脸瞬间融化,他冲蒋蔚然笑的是那样灿烂,至今赵甜甜还记得那笑,在她看来比美人笑,还要倾城倾国。

  这或许就是余慕枫的性格,等不到他要的,他宁可放弃最好的选择。他和蒋蔚然相拥着冲进大雨里,完全不顾周围的唏嘘片,仿佛天地之间只有他们二人。

  赵甜甜庆幸,她没有让余慕枫看见她的脸是最好的选择,至少每次站在蒋蔚然的身边的时候,可以看见他,偶尔还可以说上两句话。

  这样的知足陪伴了她好几年的时光,是当初的隐忍,换来今日单独喝咖啡的机会吧!赵甜甜不禁感慨万千。不管余慕枫为了什么目的,只要能看见他,赵甜甜内心将会无比欣慰。

  爱的这样卑微到底是值得还是不值得?赵甜甜曾无数次在无眠的深夜反复问过自己,最终也没有答案。因为只要她想到放弃,她的心就会如抽丝般,尖锐而细致的疼痛。

  赵甜甜静静地坐在窗前,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目光穿不透眼前的黑暗,看不见将来的光明,她比谁都渴望自由!!

  第016章:我们才是个世界的人

  “离开他吧!他不是爱你的,至少不会像我这般全心全意的对你。”赵甜甜身后传来个熟悉的男声,打断了她的沉思。

  这声音熟悉到不用回头,赵甜甜都能知道他是谁,以及说这话时的表情。赵甜甜说:“这是我的事,不用你来管。”

  “呵呵,”男声笑的幽冷,笑完了,他又继续说,“我们才是最合适的,还有人能比我了解你吗?”

  “滚!”赵甜甜声音冰冷,轻声怒喝,“不要跟我说这些无聊的话,我不想听。”

  男人不走,反而在赵甜甜的对面坐下,伸手端起赵甜甜面前的咖啡,悠闲地喝起来,良久之后,他才说:“你现实点,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从出生就已经有了它的定数,就像我们,永远只能生活在最底层,上层的社会不是我们的,与我们格格不入。而你妄想的后果是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的,我们四个人起长大,彼此都是对方最亲近的人。生活在蜜罐里的大少爷,怎么会知道我们的挣扎与屈服,为了活着,为了卑微的活着,我们甚至连自己都不能有。你的这种痛,我同样也有,所以,我才是那个最了解你,最能明白你的人。”

  男人的话触动了赵甜甜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也是她直不肯面对的真相,半天,她竟找不出句话来应对,沉默着,就这么沉默着。

  空气静的可怕,连细微的呼吸声都能清晰入耳,他们二人就这么各怀心思,愁肠百结。

  “你知道吗?我有时候恨自己还活着,如果当时我能随我没见面的父亲去了,那该有多好!”赵甜甜的突然开口,满是忧伤。

  男人的手覆上她的手,双手紧紧地握住她的。

  赵甜甜居然没有挣扎。正是这双手陪伴他熬过了许多艰难的时刻,每次在她最绝望的时候给她温暖,她可以不爱他,但是无法拒绝他的关心。

  男人信誓旦旦:“相信我,总有天我会带你离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赵甜甜神色黯然,说:“我们真的可以做到吗?我做梦都不敢想能有这天。”

  男人语气更加坚定,说:“我说到定做到,你不信谁都得信我!”

  赵甜甜点点头,仿佛美好的刻就在眼前,她不敢想的,都会因为这个男人的誓言而实现。内心也变得有些雀跃,原来有希望地活着竟是这么美好!

  早上的第缕阳光穿过蒋蔚然的窗台,淡淡地洒在她的周遭,蒋蔚然动不动地抱腿坐在窗前,背靠着玻璃拉门。

  又是彻夜无眠!

  手机在耳边响了无数遍,她才缓缓抬起眼睑,去摸被她丢在不远处的喧闹的来源。

  “蔚然,是你吗?”赵甜甜声音传来。

  蒋蔚然的手在微微发抖,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赵甜甜的声音在她这里惊悚程度非比寻常,她清清嗓子,沙哑着声音说:“有什么事情么?”

  问完之后心跳剧烈加快,蒋蔚然胸口有些发闷,她甚至想把电话甩到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打心底里讨厌赵甜甜的声音。

  “今天我可能没有时间陪你过去取结果,你自己可以吗?”赵甜甜的声音犹豫不决。

  蒋蔚然不知道该不该庆幸赵甜甜并没有说出她恐惧的结果,从脚底升起来的凉意得到了暂时的缓解。但蒋蔚然更清楚,这样的暂时太过短暂,接来下的未知才是最考验人的意志的,她也不想被打倒,可要站起来真的就那么容易吗?

  “蔚然,你还在听吗?”赵甜甜焦急的询问。

  “我在。”蒋蔚然有万个理由不去面对,但只是个理由她就不得不去面对,她轻轻抚摸自己的小腹,这是条生命,与她息息相关的生命。

  “要不我给你老公打电话,让他陪你去吧!”赵甜甜语气充满试探。

  “我自己可以的。”蒋蔚然断然拒绝赵甜甜的提议。

  赵甜甜意料之中的结果,她知道蒋蔚然跟余慕枫之间出现了问题,她边希望他们和好如初,边又不愿意看到他们和好,如果他们不能和好,或许她还会有丝希望。很多时候,赵甜甜都害怕见到蒋蔚然,个掩饰不好,她的心绪完全有可能被察觉,她还没有想过有天失去这份友谊。

  赵甜甜说:“会儿我把地址发你手机上,有什么事你及时打电话给我好吗?”

  蒋蔚然答应了声,便挂掉电话。

  分钟之后,手机短信声音响起。

  蒋蔚然没有马上打开短信,手里捧着手机,眼睛眨不眨地盯着黑黑的手机屏幕。

  她和余慕枫的爱,在时间的天平之上有了重量,它的衡器上有绞刮心肠的痛,有千折百回不可磨灭的爱,有往无前的付出,就在尘埃落定的前秒,竟然是个荒诞的笑话,蒋蔚然很多时候笑着笑着就泪如滥洪。

  再害怕的结果,也是不可逃避的,蒋蔚然起身,去了更衣间换衣服。!!

  第017章:这定不是鉴定结果

  出来的时候,她还特意戴了顶可以遮脸的长舌帽。

  按着赵甜甜发过来的地址蒋蔚然很快找到了这家私人医院,她站在楼下,拨通了赵甜甜留给她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男人让她上六楼的院长办公室。

  蒋蔚然用了平生最慢的速度,爬楼梯上到六楼,竟然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比她预想的少了十分钟。

  院长办公室的门开着,见冲这边走过来个年轻的女士,尽管帽子遮住了大半边的脸,光凭借吹弹可破的细滑脖颈,不足以证明是个美女的话,暗地生香的锁骨便可说明切,年轻的院长待蒋蔚然走近了,吃惊道不能合蚂巴。

  面前的女人给他的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