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看着蒋蔚然想要走开了,余慕枫下子就慌了,上前把拉住蒋蔚然,千言万语都堵死在喉头,他只是极淡地说了句:“上车再说,别把自己淋坏了。”

  余慕枫的语气过于悲凉,让蒋蔚然竟然不忍拒绝,就任由余慕枫将她带到他的车上。

  在车上坐定了,空气流动都能清楚感觉到,谁都不愿率先打破沉默。

  蒋蔚然趴在车窗上,默默地看着天空的雨滴逐渐连成线。心里默默数着时间,等待着余慕枫的解释。

  “我送你回家。”过了个世纪那么久,余慕枫才说出这样几个字。

  还以为会是什么解释,蒋蔚然跌坐在靠背上,身体下子就软了,余慕枫怎么会看不出来蒋蔚然的绝望。“我要的不是这个,你知道”

  “有什么事情等以后再说。”余慕枫不想听到蒋蔚然下面的话。要知道她的每句话几乎是在凌迟他的心。

  蒋蔚然想要说不,但是,每次看到余慕枫的眼神之后她就不忍心了。

  余慕枫俯身去帮蒋蔚然系安全带,蒋蔚然猛然抱住余慕枫的脖子。所有的倔强,所有的坚持,蒋蔚然现在完全可以抛弃不顾。只要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她的心就脆弱起来,孩子出生之后不能没有父亲。

  余慕枫被蒋蔚然热情的抱,弄得有些僵硬,进退不得。

  感觉到余慕枫异样的蒋蔚然,在余慕枫的耳边低声道:“别这样,让我感觉非常的害怕,我求你了,就算为了咱们的孩子。”

  突然就想有刀戳进了心里,疼的余慕枫只想抽搐,蒋蔚然的话将他立刻带到逃避的现实中来。他真的还没有做好面对切的准备,虽然这件事情他直都知道。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可是终究下不了狠心。

  伤害蒋蔚然是他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况且还关乎个幼小的生命!

  他想起了上次蒋蔚然做流产的情形,她的内心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而他,还在恨,在埋怨她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被他不齿的残忍,今天就要通过他的手上演。

  余慕枫突然“咯咯”地发笑。

  那笑声,让蒋蔚然起了身鸡皮疙瘩,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余慕枫,蒋蔚然骇然松开手,由着余慕枫从她的怀中抽身而去。

  第242章:男人的抉择

  蒋蔚然惊慌到不知所措的时候,余慕枫却很快地镇静了下来。

  他知道,刚刚自己的失态已经吓到了蒋蔚然。

  她安静地缩在车门旁边,用忧虑的目光注视着余慕枫。内疚感袭上余慕枫的心,千万种纠结的情绪涌上心头,或许,他们就不该回来?更或许,他早就应该带蒋蔚然远走高飞

  许多种的可能,现在因为真相的浮现变得不再可能。至少现在他没有办法做出有悖人伦的事情,尽管,他潜意识里已经心动不已!

  只要敢这么想,不用别人的鄙夷,他都会厌恶自己。

  禽兽与人的区别,在上学的时代老师就耳提面命。余慕枫不敢细想,他和蒋蔚然的将来,若他继续调查下去的真相和现在知道的样,两个人永远也就没有了将来。“小然,我们现在还年轻,至少不要现在要孩子吧!”

  不是祈求,不是命令,说这句话的时候,究竟注入了怎样的情感,余慕枫自己也不知道。

  面对蒋蔚然已经是他最无力的选择,他根本不清楚自己用什么方法表达才不至于伤害蒋蔚然。

  话出口,余慕枫就后悔了。

  蒋蔚然面色苍白,用不可置信的目光深深地打量着余慕枫,她不相信这样的话是从余慕枫的嘴里说出来的。蒋蔚然抓住余慕枫的手,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说:“也许孩子现在还小,你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但是,过些日子你就可以感觉到她的存在了。她会同我们样有心跳,会活动”

  “够了!”余慕枫呵斥着阻止蒋蔚然想要股脑儿想要说出来的话。

  余慕枫的反应太大了,简直出乎蒋蔚然的预料。想要个孩子这也是余慕枫直来的愿望,现在心想事成了,难不成余慕枫现在想起来后悔了。“我告诉你,你现在不想要她已经来不及了。不管你是什么态度,她都是我的!尊重你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我现在就想要你个明确的态度。”

  蒋蔚然汀了。

  余慕枫自然知道蒋蔚然接下来会说什么,他多么想就此逃开,永远不用面对此时此刻。

  不要说,小然,求你不要说,不要逼我

  做出这样的决定我比任何人都心痛!

  从余慕枫言语之中流露出不想要孩子的时候起,蒋蔚然的心已经跌进了谷底,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短短数日,那个万般宠爱她,呵护她的男人就不见了。竟然可以残忍到如此的程度,固执的蒋蔚然就是这样,在得不到明确的答案是不肯死心的,就算答案不是她想要的,死也要死得明白。

  在脑子中盘旋了好几圈之后,尽管艰难,蒋蔚然的话还是问出了口:“这个孩子你要不要吧?”

  要,当然是要,可是怎么要?千言万语在喉头郁结,余慕枫只能吐出三个字:“做了吧!”

  呵呵

  蒋蔚然的笑容僵在嘴边,显的无比的生硬,她在强忍着决堤的泪水。

  这种笑法看在余慕枫的眼里,他宁愿她大哭大闹,就算打他耳光泄气也好过现在。

  余慕枫不敢看蒋蔚然,目光透过车前面的挡风玻璃迷失在越来越大的雨里。

  夜风很大,吹斜了雨帘。

  猛然车内灌进去大量的夜风,让余慕枫浑身个激灵,这才意识到,雨里的风竟是这样透骨的凉。

  就在此时,蒋蔚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雨里,匆忙之中甚至连身后的车门都没有来得及关。此时的余慕枫在蒋蔚然的眼里与洪水猛兽无异,她只知道她要躲避,不然个迟疑她和她的孩子就会尸骨无存。

  余慕枫我很你!

  蒋蔚然任冰凉的雨水从头顶倾斜而来,仍浇不息她满腔的怒火。她踉踉跄跄地向车后的路边跑去,想要急于躲开余慕枫。这几日不见余慕枫清瘦了不少,她又何尝不是!父亲去世以后,原本她以为的世界突然就变得陌生,爱她的人个个离开她。

  最让蒋蔚然不能接受的是她居然不知道余慕枫这么对待她的原因,与在厉山镇的时候判若两人。那个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是那么好,也没有现在隔阂,是了,他和她之间从她回来以后就有了隔阂。

  蒋蔚然瘦弱的身体在夜风中摇摇欲坠。

  突然,像有道白光闪进了蒋蔚然的脑子里,眼前立刻就出现了幅画面:画面上的女子在雨里提着洁白的婚纱,如失去魂魄的鬼魅在夜里飘荡。蒋蔚然看不清楚那个女人的脸,只觉得那背影特别的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般。

  为什么她的胸口闷闷的,好像事情就发生在她的身上样,就要呼吸不过来的时候,余慕枫追上了蒋蔚然。

  满脸的担忧不像是在作假,蒋蔚然突然笑出声来,笑声怪异,在雨夜让人感觉汗毛都要竖起来了。“追出来干什么?”

  “小然,我知道我对不你,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家再说好吗?”余慕枫彻底的慌了,蒋蔚然的精神已经有些飘忽不定,他连她的个沉稳眼神儿都扑捉不到。“有什么事情我们是可以商量的,你现在不能淋雨,跟我上车!”

  蒋蔚然继续倔强地向前走,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挣脱余慕枫的手。

  余慕枫跟上。

  蒋蔚然反而加快脚步。

  余慕枫想要冲上去,强行将蒋蔚然带离这里。加快脚步,还不及追上蒋蔚然,就见她快步跑了起来。

  蒋蔚然本就脚步虚浮,现在精神又是恍惚,跑起来就更加的跌跌撞撞,随时有可能摔倒在地上。

  短短几步的路程,余慕枫竟然追到满头大汗。又想要快步追上蒋蔚然,又怕他的加快脚步让蒋蔚然摔倒。因为只要余慕枫加快脚步,蒋蔚然也会不管不顾地加快脚步。

  “既然你不想要这个孩子,那么,就请不要管我!”蒋蔚然转身冲余慕枫喊完后,接着往前跑去。

  蒋蔚然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让余慕枫瞬间就后悔,是不是他这样残忍的话说出来的太早了。至少也要等到蒋蔚然做好了准备之后再说呀,余慕枫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自责过。今天蒋蔚然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辈子也无法原谅自己。

  只是可惜,余慕枫现在的心情蒋蔚然点都没有办法获知。

  她独自经历过的事情,余慕枫也正在经历。余慕枫毫不怀疑,他的承受能力远不如蒋蔚然好。

  她能做到的,他拼尽全身力气也没能做好。!!

  第243章:该出现的时候绝不含糊

  “小然”余慕枫已经不知道能说什么了。

  蒋蔚然听到余慕枫的低声呼唤,当下就火冒三丈,扭头冲他吼道:“你不要叫我!从今以后,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死也不想见到你。”

  余慕枫哪里舍得,即便是不能明目张胆的去爱,只要能默默地看着蒋蔚然也是好的,他已经不能失去她!

  终于,蒋蔚然的后退让她减缓了速度余慕枫加快脚步追上去,说:“小然你先不要这么激动好不好?你听我说好吗?”

  余慕枫的语气低下,从来没有的卑微化为尘土,然后被雨水浇融,化作股污浊的水流去。

  他已经没有能力去化解这样的个局!

  “小然,你听我说,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错,做出这样的决定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要激动!”余慕枫想要上前搀扶蒋蔚然,却被她厌恶的眼神儿阻在了原地,“你先深呼吸,你的脸色特别的难看。跟我回家好吗?”

  尤其是在听到家这个字眼的时候,蒋蔚然蹲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

  “我带你回家!”余慕枫最终还是败给了蒋蔚然的眼泪。

  要是以往,蒋蔚然定会破涕而笑,然后无所谓的跟着余慕枫屁股后面回家。余慕枫居然敢打她孩子的主意,切自然就另当他论了!

  “我已经没有家了,回哪里去?”蒋蔚然固执地不然余慕枫的手碰到她,然后自己努力地站了起来,对着余慕枫凄然笑,继续说,“你的家是你自己的,跟我和我的孩子没有任何关系,以后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我们之间结束了!”

  想过结局,却不曾想结局来的这么快,尽管预料之中,余慕枫还是难以忍受疼痛。

  “小然,不要,不要这么残忍的对待我!”逼迫过自己千百次不能讲出这样的话来,但终究还是不受控制的讲了出来。

  声音不大,却两个人都听的清楚,顿时,都愣在了原地。

  凉风加剧!

  沉默许久之后,声清脆的声音响起,蒋蔚然用尽全身仅有的力气在余慕枫冷峻的脸上甩了个耳光!

  余慕枫被打之后,才清楚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竟然能失态成这个样子,怕是早已经记不得刚见面的初衷了。

  蒋蔚然打的好,着实该打。余慕枫痴傻立于原地,他是看着蒋蔚然步步远离他的,雨中的身影渐渐不见了,余慕枫这才发泄地跪倒在雨水里,仰天长啸。

  声音凄厉,想要穿破肺腑,打破所有的束缚!

  终是不能。

  蒋蔚然离开余慕枫以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来的,浑身早已经冰冷,她能感觉到,连心窝处仅有的丝热气也要散尽了,失去了余慕枫,她不知道要找什么理由活下去!

  走到家的楼下,蒋蔚然木讷的抬眼,看着漆黑片,就知白尔还没有忙完自己的事情,毕竟这么多年不回家,该祭拜的早已经是魂归尘土。她和白尔不愧是好姐妹,好朋友,好对可怜虫!

  抬腿迈向台阶的刹那间,双温暖的手扶住了蒋蔚然摇摇晃晃的身体。

  蒋蔚然早已没有多余的精力来管周围的事物,迷失的心早已经麻木,对周围没有了任何警觉性。

  回头,遇上了尹少阳那双担忧的眸子。

  蒋蔚然无语,继续要走开。

  “蔚然”尹少阳欲语还休。

  蒋蔚然木然转身,眼神儿却早已不知道飘向了何方。

  尹少阳见过失魂落魄的蒋蔚然,却是第次见浑身散发着死人气息的她,不由暗惊!“你这是怎么了?”

  蒋蔚然不说话,眼珠连动都不动。

  尹少阳伸出手在蒋蔚然的眼前晃动了几下,想要唤回蒋蔚然飘远的魂魄。

  还好,蒋蔚然的眼珠微微地动了下,让尹少阳确认蒋蔚然还活着。“你到底怎么了?不要让我担心,告诉我好吗?”

  “我要回家!”说完这句,蒋蔚然哇地声哭了出来。

  尹少阳总算稍稍的放下了那颗悬着的心,还会哭,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怕悲到极致连哭声也没有那就麻烦了。他轻轻地将她揽在怀里,用手替蒋蔚然拭去混着雨水的泪水。近距离接触,蒋蔚然身上的冰冷立刻传来,尹少阳不禁都要颤栗起来。

  尹少阳赶紧脱掉外套,裹在蒋蔚然的身上,尔后担心蒋蔚然仍然会冷,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进怀里。心疼倾而出,不停地说:“我现在就带你回家,咱们现在就回家”

  说这句话的时候辛酸的厉害,他还是来晚了,在蒋蔚然最需要他安慰的时候,他居然没能赶来,没有陪伴在她身边。所有的理由都是借口,没有做到就是没有做到。他所有的承诺居然变得苍白。让他在她面前总要觉得歉意。

  蒋蔚然实在是太冷了,没有拒绝尹少阳给予她的温暖。能被人这样关心着是种幸福,尹少阳永远都是这样,在她最需要的是时候出现,尽管她知道应该远离他,可是,她仍然没有做到,这样的自己太过自私,她边不齿自己的行为,边贪恋着那温暖。

  打开房门以后,尹少阳顾不得其他,伸手要将蒋蔚然的湿衣服脱去。此时男女之防在他的眼睛里变得不重要,蒋蔚然的身体才是要紧的。面对如玻璃般碰就会碎掉的人,即便再爱,也不会有任何的。

  蒋蔚然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尹少阳已经替蒋蔚然解开扣子,并拿出在蒋蔚然房间里找出来的衣服放在手臂上,说:“赶紧把湿衣服脱掉,不然会感冒的。”

  “我来。”蒋蔚然摁住尹少阳的手,突然紧张地说。

  尹少阳自然知道蒋蔚然担心什么,于是,将为蒋蔚然准备好的换洗衣服推进她的怀里:“拿着!”

  说话的间隙还不忘把蒋蔚然带进洗漱间洗澡。

  蒋蔚然心头暖,眼泪差点流下来。

  蒋蔚然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尹少阳还在,看着面色有所回转的蒋蔚然,尹少阳说:“现在就你个人住这里吗?”

  蒋蔚然正在理着滴答水的头发。个热水澡洗下来,她的意识已逐渐回笼,脸色也变的好看起来,只是身体依旧很凉,让她不觉间想要颤抖。“白尔本来和我起住,这几天是她家人的忌日,想必今晚不会回来了。”

  “我留下来陪你吧!”尹少阳早就想好了,蒋蔚然现在的状况,他不可能留她个人在这所大房子里。

  给读者的话:谢谢3网友29的打赏和直来的不离不弃,么么哒!!!

  第244章:给我次机会

  本来以为蒋蔚然会拒绝的,即便这样尹少阳也不会走,怎么都要留下来,同样的错误他不允许自己出现两次。

  出乎意料,蒋蔚然轻轻地点点头。

  从父亲去世以后,她很害怕个人留在这所房子里,以前有白尔相伴,心里也没有个人的恐惧。

  尹少阳利用蒋蔚然洗澡的时间,特意跑到楼下的便利店,为蒋蔚然买了红糖,在厨房里找了许久之后,仍旧没有找到点的生姜。已经是深夜,买菜的地方早就关门,尹少阳为了蒋蔚然能喝上红糖姜水驱寒,就个门个门地去敲门买小区里邻居的生姜,在敲到第七家的时候,终于得到了块生姜。

  进门之后,发现蒋蔚然还没有洗好,就迅速地将生姜切末,烧水冲了红糖姜水给蒋蔚然。

  蒋蔚然捧着那大碗姜糖水,只觉得鼻子酸的厉害,片刻间,不知道用怎样的言语表达现在的心情。

  尹少阳看着蒋蔚然这副模样,心里没有点成就感,反而更加的辛酸。多么容易满足的女孩子,怎么就没有办法得到自己的幸福呢?

  “少阳,谢谢你。”千言万语都抵不过句谢谢,蒋蔚然哽咽着。

  尹少阳故意洒脱笑,说:“定要喝完啊!不然浪费我的片心意。”

  蒋蔚然点点头,就知道尹少阳这话是要缓解气氛的。

  蒋蔚然只用了个换气就喝完尹少阳的姜糖水,热乎乎的姜糖水进肚子以后,果然缓和和很多,没有多久,蒋蔚然的脸色就变得好看起来。

  尹少阳满意地点点头,说:“这样才不至于让人担心死”

  “我很好,没事的。”蒋蔚然打断,似乎不想接着这个问题说下去。既然她要新翻篇儿,尹少阳也是乐得配合。

  蒋蔚然心不在焉地摆弄着湿头发,在镜子前很久都没有意识到,电吹风直都没有打开按钮。

  “我来帮你吹!”尹少阳自告奋勇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按照蒋蔚然这样的状态,头发到了最后也不是吹干的,而是自行风干的。千里之堤溃于蚁岤,尹少阳不能容忍蒋蔚然在最后个环节上出了问题,导致之前的所有努力都白做了。

  细节,决定蒋蔚然身体不受感冒侵害的细节,尹少阳呢个定要做到位了。

  手里拿着电吹风,像是在拿把已经上膛的手枪样,紧紧地握着。让人看了不禁好笑,这画面太违和,太有冲击力了!

  “还是我自己来吧!”蒋蔚然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尹少阳的活靶子,早早晚晚得让他击毙了。

  看着尹少阳得神情,搞得跟上战场样,蒋蔚然心里顿觉好笑。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