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儿的献礼呢,真真儿有趣儿呢,就跟变戏法儿似的。”

  太皇太后此言出,众人也都醒过神儿来,纷纷跟着拍手称赞好看的小说。太后更是高兴的合不蚂。

  赵佖闪身,让大家看清了盒子中央的东西,看起来是把椅子。不过这椅子的底座却颇为奇怪,原本的四条腿儿,左右两两组,下面各嵌了个圆弧形的坐儿。其实赵佖做的就是把摇摇椅。

  “母后,儿臣给您做了把椅子,取名乐悠悠,取快乐悠然之意,希望母后喜欢。这椅子坐上去可以前后摇动,舒缓筋骨,很舒服的。而且无论您怎么摇动,怎么坐,都不会倒哦!”

  赵佖想起了刚才朱宸妃嘲讽太后会倒的话,故意提起,但表情却是憨实可爱,就好像根本是无意识说出来的。

  太后听大乐,连声说“好”。想来也是想起了朱宸妃揶揄自己的话。殿上其他人的脸色也是变了又变。朱宸妃更是气的咬牙切齿,已全然顾不得掩饰了。

  赵佶暗自摇头,‘皇兄,你这煽风点火的本事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宸妃娘娘,怪就怪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呐。’

  “来,来,这贴心的孩子,快过来让母后瞧瞧。这些日子辛苦你啦,看看都瘦了。”太后拉着赵佖的手,笑呵呵的说。

  “这猴儿哪儿瘦啦,天天跟哀家讨吃的,嘴叼着呢。”太皇太后也凑过来打趣。饶是赵佖脸皮够厚,也都不好意思的透出了红晕,装装小羞涩。

  就在这当口,给太后添茶的雨柔不知怎的没拿稳茶盏,眼看着盏热茶就要泼到太后。说时迟那时快,离太后最近的赵佖,抢上步,把拦下茶盏1太后倒是无恙,可怜的赵佖被热茶淋了个正着。

  现场登时乱作团,皇帝赶紧上前查看,又命人请太医,番兵荒马乱之后。赵佖的左臂被涂好了药膏,又裹了布巾,还被太医叮嘱不能碰水,又各种忌口。

  其实赵佖伤的并不重,盏茶能有多少,拢共也就那么点儿水,又有衣袖桌子遮挡,所以赵佖的受伤面积并不大,只是左手小臂处伤了那么点儿全文字小说。

  但是太医可不敢马虎,包了圈儿又圈儿,愣给包成了粽子。看的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很是心疼。当然也有幸灾乐祸的。

  出了这么档子事儿,后面的献礼太后也没心情看了,再说看过了出彩儿的,后面那些个循规蹈矩的,也确实让人提不起兴致。于是寿诞晚宴也就由于寿星的意兴阑珊而草草结束了。

  几日后,宁寿宫。

  “佖儿,快过来,给母后看看,伤好的怎么样了?还疼不疼啊?”太后过来给太皇太后问安,也想过来看看赵佖的伤势。赵佖为太后档了那盏热茶,太后很是感动,直夸赵佖有孝心,对赵佖也更是亲近了。

  “母后放心,儿臣只伤了点点,早就不疼啦。”赵佖走上前,伸出左手给太后看。由于这几日伤口已经结痂,不宜再裹布巾,太后撩赵佖的袖子,就能清楚的看到伤处。

  “他呀,早就没事儿了,昨儿还跟哀家说,他那伤口像个星星,自个儿还觉得好看,高兴的够呛。”太皇太后喝了口茶,笑着开口。

  太后仔细看,“可不,这还真像个星星,这孩子啊,受个伤也能弄出花样儿来。”

  “皇祖母母后,儿臣听说仁宗朝的名臣包拯额头上就有个月亮疤痕,如今儿臣手臂上也有了个星星呢。”赵佖说完,还咯咯直乐,就好似捡了个大便宜似的。

  这更让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心中宽慰,更感赵佖赤子之心2

  “浑说,那都是说书的唱戏文的瞎编的,你也信?不过呀,咱们佖儿这颗星星可是货真价实的呢,呵呵呵全文字小说。”太后也给赵佖逗乐了。

  “呀,真的呀。嗯,那可惜了。可惜儿臣这个不在脑门儿上,大家都看不见。”赵佖脸惋惜相。

  “呦,你还想在脑门儿上?堂堂皇子,就快要成为王爷了。脑门儿上顶个星星,成何体统?”太皇太后笑着点了点赵佖的脑门儿。

  “是呢,佖儿也快满十五了,眼瞅着就要封王建府了。这时间过的也真是快,好像昨天还看着佖儿小小的团,怎么今儿就长这么大啦。哎呀,孩子长大了,都催着臣妾老喽。”

  “你还敢说老,哀家还没觉得老呢,哈哈哈。就是想到佖儿以后要出宫建府了,哀家真是舍不得呀”

  两位娘娘笑的开心,可苦了吲袖子的赵佖了。

  想当初寿宴上,就他离着太后最近,这盏热茶泼过来,他也只能英勇的以身挡茶了,难道眼看着太后受伤嘛,那可就是大不孝了。

  可怜的赵佖只能充硬汉,还得装作这点儿小伤小意思的样子,其实他最怕疼了。烫伤什么的,实在是太疼啦!!!

  前几天换药时疼的赵佖龇牙咧嘴,眼泪在眼圈儿里直转转,那叫个可怜呐。看的小鸡和他家太白目瞪口呆。

  共就伤了屁大点儿的地方,这也太娇气了。还不如小妹妹赵婧坚强呢,人家那么小都轻易不哭的。

  “赵婧那就是个女汉子,你们懂不懂!!!”,赵佖不服气跳脚。

  “可你是个真汉子啊,哥”,赵佶眯眼3

  月后,赵佶突然来了兴致,说什么秋高气爽,天气晴好,风物迷人,非要赵佖陪他画画儿好看的小说。

  赵佖对国画儿还真是不感兴趣,虽然闻是斋的老师闻是斋里也有专门教画画儿的老师有教过基本技法。赵佖也努力尝试了,可就是天生没那根儿弦儿。也就只好作罢了。

  如今被赵佶硬拉着陪画,还真是无聊至极呀。

  凑过赵佶,人家正在专心作画,画的正是海晏亭外,碧波池里凋零的残荷,看上去还真有那么点儿意思。

  “嗯,不错,不错,画的挺好。”赵佖装镊样的品评着。

  “皇兄你这也太敷衍了吧。”赵佶听着赵佖的评语,觉得好笑。

  “谁叫你非得拉我来画画儿的,明知道你哥我不精于此道嘛。”赵佖见赵佶笑他,非常不满。

  “哎?对啦,我怎么没想起来这个呢。”赵佖拍脑袋,叫来李林,小声吩咐了番。李林领命而去,赵佖两手抱胸,十分得意的看着赵佶。“嘿嘿,你就等着吧,小鸡,看哥哥我让你大开眼界。”

  不会儿李林回来了,手里捧着堆东西,有硬木板碳条儿

  就见赵佖捡了张纸固定在硬木板上,手扶着木板,手拿着碳条儿,开始在纸上划拉。

  赵佶觉得有趣,放下手中的笔,走到了赵佖身后。他倒要看看,赵佖到底是要搞什么鬼名堂。

  先是看着赵佖拿着碳条儿,在眼前比划来比划去,然后在纸上画了些线。赵佶也没看出这些线有什么用,不过觉得很新鲜,不知道赵佖要干嘛。

  然后,后来的情况,用赵佶的话来说,那就是亲眼见证了眼前亭台楼阁,池水残荷点滴建造生长的过程。

  赵佖每笔都精准无比,远处的宫殿,路旁的杨柳,近处的池塘,甚至是眼前亭子的角,都在赵佖的画中找到了最合适的位置,就像是站在此处眼望去,视线内所有风景的定格好看的小说。

  赵佶呆愣了,看着赵佖的画儿,傻傻的盯着。

  “嘿,嘿,小鸡,回神儿啦,看看哥哥这个风景素描怎么样?”

  “嗯,好,好,真是皇兄你是怎么画的,怎如此传神?”赵佶缓过神儿来,阵激动,抓起赵佖的肩膀摇啊摇。

  “唉?小鸡,你别激动啊,你先放开我,我教你哈。”赵佖被摇的七荤八素。

  赵佖以前倒腾字画儿时,跟些个破落画家学过那么两手儿,也就会点儿简单的素描和水彩。不过对于赵佶来说,这种他从未见过的绘画方式,无疑给他的绘画之路打开了扇新的大门。

  赵佖也不藏私,把自己会的那点儿技法都五十地教给了赵佶。这么多年下来,他早把赵佶划拉到自己人堆儿了,要不也不会把这种不属于当世的绘画方式展示给他了。

  “其实我直觉得这种素描画法儿虽然写实,看起来逼真,但总是少了些神韵,缺了点儿意境在里边儿。”赵佖看着赵佶的水墨画儿,又看看自己的素描,不禁感叹。

  这是赵佖的心里话,他可不希望因为自己,把画画儿非常有潜力的弟弟给拐带的误入歧途。虽然自己于丹青途无缘,但是他还是很欣赏这种充满着灵气韵味儿的绘画方式。

  “嗯,这两种绘画方式截然不同,自是各有所长的,真是”赵佶又陷入了学术狂人模式,对比看画儿去了。

  赵佖无奈,刚要让李林去拿点儿茶点果子过来。就见元宝神秘兮兮的凑了上来。阳朔

  第13章大仇得报

  ?“朕擢升山东巡抚宋公明为朕的选秀特使,即日起直至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