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的秀女选举完毕方终止。修_真_谷_小_说_网原_创钦此。”徽宗面无表情地说道。老子的心里可是有些快意。奶奶的,这下子老子可真是讨得了尚方宝剑。既然徽宗老儿已经擢升老子为他的选秀特使,那老子就有办法好好消遣下赵明诚了。

  “下官谨尊皇上圣旨。属下定肝脑涂地,绝不辜负皇上的信赖。”我磕着自己的脑袋,信誓旦旦地说道。徽宗老儿看着我这样,心里也很是满意,嘴上却说道:“公明,朕很是满意,很好,听说你炼的手好仙药,朕吃了之后感觉蛮好的,很好。”

  看着徽宗老儿这样,老子心里不由乐,可是嘴上却愈发地恭敬道:“谢圣上关心,属下定当肝脑涂地,誓死为圣上分忧。至于仙药事,等到我选秀完毕,定当为皇上多多呈送。”徽宗老儿看到我如此恭敬,心里着实满意,看看身旁陪侍的高俅和蔡京,微微点点头。

  蔡京悄悄地对着徽宗耳语了半天,宋徽宗又是点点头,沉声说道:“宋公明,既然你愿意为朕真心选秀,那朕就封你为选秀特使。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朕对你的片期望。”

  看着徽宗这样,老子的心里可是极度郁闷,奶奶的,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们现在都成了这样,那还指望下边的人臣有什么素质?就说你这个皇帝,早已有了所谓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现在居然又要选秀,奶奶的,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得?你以为你还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

  可是,老子的嘴上却很是恭敬:“谢谢圣上关心,属下明白了。”其实,老子又明白个什么呢?

  高俅看着蔡京居然没有驳了自己面子,心里也着实奇怪,可是嘴上却为我开脱道:“启禀皇上,山东巡抚宋公明忠义孝廉,着实是治世之能臣,下官恳请圣上擢升宋公明为山东徽州安庆等总领军务,以便将反贼方腊网打尽。”

  董贯心里也很是奇怪,可是嘴上也是越发地恭敬:“属下同意太尉大人的请求,只要给予宋公明足够的兵马和军粮,相信我大军所到之处,敌人定闻风丧胆1”

  听着董贯这般为我开脱,我心里也很是感激,奶奶的,这董贯无论是出于公心还是私心,还是尽可能给予老子方便了。看着旁替父上朝的赵明诚,我的心里阴阴笑,嘴上确实越发地恭敬:“启禀皇上,山东巡抚宋公明蒙圣上隆恩,定当尽心尽力,只是下官却有事须禀明皇上,如此来,下官才能为圣上尽忠。倘若皇上不答应下官这请求,下官唯有以死谢罪了。”

  徽宗这老家伙没有想道我居然会说出这样番话,心里吃惊犹疑之余,更多的是对我的种奇怪:“哦?宋爱卿何出此言?”

  看着徽宗老儿这样,老子的心里可是明白地很,笑笑道:“启禀皇上,请恕下官无礼,这里面的内幕下官委实是不能说的。因为下官旦说了,这朝廷之内的些重臣可能就要受到牵连了。”

  徽宗没有想道我会这样,禁不住心中的好奇心,急切地问道:“宋爱卿,你但说无妨,不论这件事情涉及到谁,朕都会为你做主的。”听到徽宗这般表态,我的心里可是稍微轻松了些。看看排在队伍末端的赵明诚,我嘿嘿笑道:“启禀皇上,下官听说兵部侍郎赵廷之之子赵明诚对皇上可是有不贰之心啊。”

  队伍末尾的赵明诚本来就对老子心里有所猜忌,此时听到我这般叙述,心里不由大是骇然,言语中结结巴巴地反问道:“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赵明诚又几时与你相识?你又如何知晓我父子有了这什么的不贰之心呢?”听到赵明诚这般言语,我心里忽然轻松了起来,奶奶的,这可是个根本不懂得□□的可怜虫,在他看来,老子这言语可实在是有些唐突,可是他却不知道对于这中谋反之事,这徽宗肯定是宁可信其有啊。在赵明诚这个蠢蛋看来,既然徽宗老儿喜欢李清照,自己只要和李清照划清了界限,那自己就可以万事大吉了。其实,他这种想法原本没有错,可是旦碰上了老子,那事情就另当别论了。

  看着我已经向赵明诚发难,董贯忽然离开自己的队伍,向前步道:“启禀圣上,山东巡抚宋公明所言极是,臣也曾听闻这赵廷之父子久蓄不臣之心,日夜对我皇诽谤不已,现在居然当着圣上的面对我大宋的股肱之臣任意诽谤污蔑,臣叩请皇上对着不忠不孝之人处以极刑,以正视听2”

  赵明诚看到董贯这样,心里正在惊疑间,高俅却也是步闪出,对着徽宗说道:“董大人所言极是,下官恳请圣上对这赵明诚父子处以极刑,以便我大宋吏治清明。”

  赵明诚看着高俅也是这般腔调,心里愈加的惊异,不由地将求助的眼光望向了蔡京。可是蔡京似乎是根本没有看见,只见这老家伙闪身:“启禀皇上,太尉大人及董贯大人所言极是,臣附议,这赵廷之早就存了不贰之心,现在既然有如此多的朝廷重臣恳请对其彻查,希望吾皇能为我大宋的黎民百姓做主啊。”

  徽宗这老家伙的心里着实是有些心烦,按理说这老家伙也是个耳根子发软的家伙,尽管在老子以及朝廷三大重臣的辩解下,可是这老家伙心里直对赵廷之父子是否真的如这还是心存疑虑的。就在徽宗为自己如何表态的时候,蔡京再次发话了。

  “启禀皇上,属下近日听闻这礼部尚书李格非之女乃是石女的传闻,经公主赵红鉴定之后,此消息当确凿无疑,可恨的是这赵明诚原本就与李清照交好,说不准耳磨厮鬓之际,已经知晓了我圣上的盛意,但是却没有说出这里面的真相,如此乱臣贼子,岂不是当诛九族的死罪?”

  听到蔡京的话语,董贯心里也是鄙视赵廷之父子的为人,也是出言附和。高俅见这赵明诚父子已经俨然是落水狗般,本着痛打落水狗的精神,这家伙也是附议。至于朝廷中的其他大臣,看见蔡京这三大重臣都是这样个态度,也就纷纷附议了。

  “你们”可怜赵明诚代才子,看到这朝廷的风向尽然如此,不由地吃惊之下瘫软在地上了。看着赵明诚这副可怜样,还没有等我说什么话,徽宗忽然下了圣旨:“着吏部严查赵廷之父子贪赃枉法之能事,尽速禀报朕,自即日起,朕不再过问赵廷之父子之任何事情。”顿了顿,徽宗再次说道:“旦查证属实,这赵廷之门当诛九族,绝无赦免之可能,钦此。”

  当老子听到徽宗老儿这般言语时,老子就已经知道这赵廷之门已经彻底玩完了3尽管内心深处也曾闪过丝不忍,可更多的是却是种报复的快意。奶奶的,赵明诚,这下你总应该知道老子不是那么好惹的了吧?

  可是,还没有等老子从开心中反应过来,徽宗忽然问道:“宋爱卿,听说你炼的手好丹药,不知是否属实啊?”听到徽宗这般询问,我笑道:“启禀皇上,属实,属下原本等得这选秀之事之后,再为圣上呈上仙药数粒。”

  徽宗听到我这般表态,心里很是满意,看我的神情中也透露了无数的亲切之情。那些打算拍马屁的家伙们看着我居然在高俅蔡京以及董贯之间这三大朝廷重臣玩得平衡,言语间不由地更是尊敬和害怕。

  是啊,也由不得他们不害怕,自从朝廷成了这三足鼎立之势,迄今为止,还没有个人可以同时得到他们三人的首肯呢。可是,老子却居然做到了这点,就凭这手,这帮家伙对老子的崇拜可就是到了极点了。更何况,那日我与金人在蹴鞠场上战胜负的情形至今历历在目,所以这帮文武官员也就有些见怪不怪了。毕竟,老子好歹也是对大宋有功的人员啊。

  看着赵明诚灰白的脸色,我的心中隐隐有大仇得报的□□,可是脸上却是越发的恭敬。就在此时,徽宗老儿忽然说道:“着吏部兵部等详议赵廷之父子之罪,三日内报朕,不得有误。”

  台下众大臣轰然应诺。可怜这赵明诚看见徽宗这样,再看看蔡京以及高俅和蔡京这落井下石的模样,顿时宛如自己掉入了冰窖,瘫软在地上。

  徽宗忽然询问道:“既然这李清照已经是石女,朕如若再选其为秀女,那就有违天理了。可恨这赵明诚和赵廷之父子,居然撺掇朕作出这等龌龊之事,幸好有宰相般重臣识破这两个家伙的计,真是让朕十分地欣慰啊。”

  堂下重臣自然又是阵附和,看着这帮家伙这样,老子的心里可是无比畅快,奶奶的,现在看来,这赵明诚已经是彻底玩完了。奶奶的,你还敢和李清照退婚?现在,你可知道了,有些时候,这所谓的识时务为俊杰的做法还真的不是太靠谱。

  “退朝!”当我听见那太监的声吆喝之时,再看看已经瘫软在地上而瑟瑟发抖的赵明诚,我就知道自己已经为李清照,当然也更是为我报得了大仇。看着我们远去的身影,赵明诚的眼里忽然迸射出无尽的仇恨来。

  重回大宋

  免费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