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震,望向说话的林东。

  “势,这是剑势。以剑与剑招为媒介,掌握自身与周身之势,是为剑势。但说着容易,想达到却很难。练剑之人,成为高手,掌握剑势便是第步。”

  莫离眼露异彩,刚才那股磅礴的气势,就是剑势么。

  如今莫离才知道,自己对于剑的理解,是多么肤浅。

  周围万剑山弟子也是面露震惊之色:“竟然是剑势,林月师姐已经掌握了剑势。”

  “此次外榜之战,不知林月师姐能走到哪步。”

  无论众人何种心情,都对场上造成不了影响。

  林月身体晃,摇摇欲坠,好在最后稳住了身体。

  而陈远山躺在地上,不断咳血,挣扎着想要站起,却徒劳无功。

  林月喘着粗气,脸上毫无血色,望向陈远山:“有进步的可不止你个。”

  随后,转过身,缓缓走向万剑山弟子处。

  陈远山里脸色难看,喃喃道:“剑势,她竟然掌握了剑势。”

  林东身影闪,来到林月身旁,搀扶着林月。

  “姐,你可真厉害。”

  言语中的赞美以及羡慕却是让林月忍不住笑:“放心吧,相信以你的天赋要不了多久就能达到我的地步。”

  两人回到莫离身旁,莫离对着林月笑,竖起大拇指。

  周围万剑山弟子阵兴奋,叽叽喳喳的对林月恭喜。

  而对面众人却面色难看,气氛沉闷。

  个弟子将陈远山扶起,陈远山吞下颗丹药,冷哼声:“苦着个脸干嘛,这才是第场,比硬实力,我们占着优势,接下来拿下三场就是。”

  众人点了点头,但脸色依然难看。

  陈远山是他们这边最强者,却被击败,对他们的士气有着不小的打击。

  见众人还是副丧气样,陈远山皱了皱眉:“常丰,这场你出战。”

  陈远山身后男子点点头,朝中间走去。

  林月朝弟子们点点头,盘膝坐下,取出颗丹药放入嘴中。

  见对面派出人:“陈厚,你去。”

  陈厚点点头,也朝中间走去。

  两人站立,对面拱手:“天玄门常丰。”

  陈厚也回了礼:“万剑山陈厚。”

  两人第次见面,自然没有多余的话好说,因此直接提剑而上。

  陈厚所用是把阔剑,所修功法厚土诀势大力沉,防御力极强,但速度缓慢。

  而常丰却是少见的风属性,速度极快,但攻击力较弱。

  陈厚的攻击往往被常丰躲开,而常丰的攻击对防御力极强的陈厚来说却造不成影响。

  两人在战斗数十个回合之后,谁也无法奈何谁。

  但厚土诀是凡阶初品功法,灵力恢复比之对手逊色筹,因此最后陈厚灵力先行耗尽,对手取得胜利。

  这场战斗,也让莫离明白功法的重要性。

  平常弟子加入万剑山,步步往上爬,才能得到更好的功法。

  而莫离不由感叹自己的幸运,得到了阴阳五行体。

  陈厚脸色苍白,朝万剑山众人鞠了躬:“对不起,我输了。”

  林月朝脸色苍白的陈厚摇摇头:“胜败乃兵家常事,你已经尽力了,辛苦了。”

  随后望向林东:“林东,下战,你上。”

  林东点点头:“放心,姐,我不会让你失望。”

  莫离拍了拍林东的肩膀:“加油。”

  朝莫离点点头,林东便走向中间。

  而对手此次派出的,并没有穿着天玄门衣服。

  林东拱手:“万剑山林东。”

  然而对手并未回礼,冷笑声:“记住等会击败你的人的名字,刑金宗陆瑜。”

  莫离等人眉头皱,尽管是敌人,但该有的礼数却应该有,这是对对手的尊重。

  但这陆瑜却丝毫没有这种觉悟。

  性子比较内敛的林东没有多说什么话,取出长剑示意陆瑜可以开始。

  陆瑜自然不会客气,直接对林东出手。

  陆瑜所持兵器也是柄剑,但却与平常剑的样式不同。剑身成圆柱状,从剑柄到剑尖逐渐变细,到达剑尖处,已经细如根针。

  林东所用为水属性的沉水剑诀。

  此剑诀对防御大面积的攻击有着奇效,但陆瑜所使焕金剑诀却是着重于点破坏,这也是为何陆瑜选这武器。

  陆瑜刺接刺使出,林东只能步步败退。

  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陆瑜大笑道:“还不认输吗,你可要没地方退了。”

  林东灵力震,寻了个空隙闪到边。

  此时林东再退,便要到莫离他们所在的地方。

  轻吐口气,林东左手挥,又是柄剑浮现。

  莫离眼光闪:“双剑流。”

  林月解释道:“林东所修是水木双属性,沉水剑诀防御大面积攻击,青莲剑诀可攻可守,对小面积攻击防御有奇效。若他晋升先天圆满,防御力远远超过我,而水木双属性所提供的续航能力,也属万剑山顶尖。即便如此,也让他牢牢占据外榜前三十之列。”

  莫离点点头,外榜前三十几乎全为先天圆满之境,林东以先天后期的境界,能入此列,实力当然不差。

  眼光牢牢盯着场内,这是莫离第次真正观看多属性之人的战斗,对他有着借鉴作用。

  林东取出双剑之后,战局立转。

  林东不再味防守,青莲剑决防守之时,缠斗陆瑜,沉水剑诀趁此机会波涛汹涌,对陆瑜发起进攻。

  而水生木,双属性施展出的青莲剑决威力更强,陆瑜被打得节节败退。

  而论持久战,林东的水木双属性更是佼佼者,因此很快,陆瑜便脸不甘心的认输。

  林东回来之后,朝林月点了点头:“幸不辱命。”

  而最后场,万剑山出战的是刘明,对手为天玄门弟子。

  两者皆处于先天巅峰,但刘明伤势未愈,撑了几个回合之后,林月便直接打断战斗,认输。

  尽管出战之前便已经知道结果,但众人还是忍不住叹。

  刘明更是惭愧不已,向众人道歉。

  万剑山弟子面露失望之色,对面还有先天巅峰之人,而自己这边却已经没有了,如何应战?谁去迎战?

  林月将眼光望向莫离:“莫离,靠你了。”

  在刘明的叙述中,她已经知道莫离的实力不比刘明差,甚至更强,因此最后的希望便是放在了莫离身上。

  莫离摸了摸鼻子:“我尽力。”

  刘明狠狠地拍了拍莫离肩膀:“定要赢,帮我找回场子。”

  林东也是对着莫离点点头,眼中尽是相信。

  无奈笑,莫离迈步走出。

  而对面所派出之人,正是刑金宗弟子,被莫离所杀几人的师兄。

  莫离愣,嘴角翘:“真是冤家路窄。”

  下午无法码字,因此今天只有上午章,是两章的量,大家体谅体谅

  第五十九章巅峰体魄

  莫离缓缓走向中间。

  无论是万剑山还是天玄门众人都是愣,莫离身上的气息绝对是先天中期,难道林月放弃了?随便派个弟子出来走走场面?

  万剑山众人心中疑惑,若是必败,为何不直接认输?即便不认输,派个实力最强的还能多撑两回合。

  见众人疑惑的望着自己,林月摇摇头:“他叫莫离,想必你们都听过。想要赢,他是最后的希望。”

  众人将目光望向莫离,原来他就是莫离。

  而天玄门众人愣之后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看来万剑山是认命了啊,随便找了个弟子。”

  “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得罪了那林月,个先天中期派出来被虐。”

  “不管怎样,千年灵||乳||是我们的了,哈哈哈哈。”

  天玄门众人气氛轻松,与万剑山形成鲜明对比。

  莫离站定身子,与对面之人相视而立:“万剑山莫离。”

  刑金宗弟子戏谑的望着莫离:“小子,你是不是跟林月那娘们有什么仇,不然他怎么会让你出来受死。还是说,万剑山无人,只能让你出来当个替死鬼?哈哈哈!”

  这人并未遮掩,在场之人听得清清楚楚。

  万剑山众人顿时脸色变,眼中怒火升腾。

  莫离眉毛挑:“你嘴巴真臭,才从茅坑出来吗?你这条狗倒是做得好,吠得这么欢是想讨主人欢心吧。”

  万剑山众人本来布满怒气的脸庞,陡然间挂上了笑容。

  本来凝重的气氛,被莫离这么搞,倒是轻松起来。

  林东莞尔笑,没想到平日里看起来温和的莫离也有这样的面。

  林月也是被莫离逗笑,刘明更是连连点头。

  而刑金宗弟子脸上笑容缓缓消失,冷然看着莫离:“本来还想放你马,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莫离摇摇头:“虽然你这么说,但是我万剑山与你们刑金宗可不同,皆尊重生命尊重对手,因此你放心,我会留你命。”

  万剑山众人终于没忍住,笑出声来。

  林月望着林东,眼中带笑:“你这朋友可真有意思。”

  林东苦笑声,他也是头次知道。

  刑金宗弟子脸色阴沉,语气森然:“记住我的名字,张路遥。”

  莫离无奈道:“怎么你们刑金宗的弟子都这个样子,打架之前废话怎么这么多。”

  张路遥怒极反笑,不再说话,他发现眼前这个小子境界不高,但嘴皮子尖利。

  按了按手指,扭了扭头,身上发出阵脆响声。

  浑身气势爆发,锋锐而凶悍。

  莫离眼神凝:“这股气息,莫非是体修。”

  果不其然,张路遥双脚蹬,脚下地面凹陷下去,寸寸龟裂。

  随后暴射而出,股凶悍的气息朝莫离笼罩而去。

  莫离眼中精光闪,如法炮制,如离弦的箭般赢了上去,股雄浑的体魄之力散出。

  众人阵惊讶:“原来他也是体修。”

  两人没有丝毫花哨,直接拳轰出。

  咚——股沉闷的声音从两人拳头间传出,卸字诀疯狂运转,但莫离依然后退两步,而张路遥身体震,便稳住了身体。

  “原来你也是体修,达到了后期,难怪让你出战。”

  随后丝残忍的笑意闪过:“不过,你也得死。”

  步迈出,已经来到莫离身前,又是毫无花哨的拳。

  莫离脚下力量爆发,瞬步使出,硬生生横移截。

  眼睛闪,却见张路遥同样脚上爆发,瞬间跟上。

  瞬步是莫离根据虎技改造而来,其原理便是运用肌肉与灵力的瞬间爆发,获得短暂的急速。

  这道理并不难理解,只需要足够强大的身体。

  对于体修来说,这只是个并不难的小技巧。

  因此瞬步失效,莫离没有丝毫惊慌。

  张路遥追上莫离,脸上丝嘲讽闪过,随后拳朝莫离脑袋而去。

  拳风呼啸,携带着含而不发的力量,莫离并没有丝毫畏惧,同样拳迎上。

  两拳相碰,张路遥身体震,左拳又击出。

  莫离眼睛闪,肌肉疯狂震动,面色白,硬生生抵抗住欲使自己后退的力量,同样左拳挥出。

  阵阵沉闷的响声从两人之间传出,但莫离脸色越来越白,嘴角丝鲜血溢出。

  莫离瘦小的身影与几乎是他两倍体型的张路遥拳拳相撞,让天玄门弟子很是惊讶,要知道张路遥是他们这边除了陈远山实力最强的人。更何况莫离是用身体与张路遥对抗,这是张路遥最拿手的领域。

  但林东等人见莫离被压制,焦急如热锅上的蚂蚁。

  “莫离为何要与张路遥在体魄上对抗,莫非是因为没有剑,我们的可以给他啊。”

  林月目不转睛的望着战场:“你急什么,莫离若是需要剑,自会与我们说,既然没要,说明他现在还不需要。”

  林东按捺住心中的急切,紧紧地盯着莫离。

  而场上,莫离被张路遥压制的死死的。

  张路遥先天巅峰的体魄比莫离强上筹,在力量与速度上莫离都被压了筹。

  好在莫离有卸字诀,在对付张路遥之时,有着不小的作用。

  饶是如此,莫离也是不断被逼迫得后退,嘴角鲜血不断溢出,浸湿了胸前的衣服。

  张路遥放声大笑,拳头不断朝莫离轰击而去。

  莫离拳又拳迎接而上,脸色渐渐苍白,但眼中却隐含有丝火热。

  快了,快了。

  似是有些不耐烦,张路遥拳将莫离轰退,便想拉开距离。

  然而莫离似乎着了魔般,欺身而上,反而对张路遥发起了进攻。

  张路遥次次将莫离震退,莫离不知疲倦的冲上来。

  而莫离脸色越来越白,但身上气息却越来越强。

  张路遥眉头紧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望着再次冲上前的莫离,张路遥眼中凶光闪。

  两脚张开,个马步,拳头放于腰间。

  “金元裂山——碎石”

  心中冷喝声,右拳从腰间瞬间推出。

  拳未到,劲已至。

  股金属性独有的锋锐气息迎面扑来,莫离瞳孔缩,心中危险传来,眼中却闪过丝兴奋。

  双手交叉,挡在身前,张路遥的拳头瞬间来到面前,砸在双手之上。

  只僵持了息,莫离狠狠倒飞而出,砸在地上,气息沉寂下去,生死不知。

  张路遥轻吐口气:“能让我使出金元裂山,你足以自豪了。”

  见莫离倒在地上,林东与刘明心里紧,就要按捺不住。

  林月望着地上的莫离,眼神闪:“等下。”

  林东与刘明脚步顿,急切道:“莫离已经”

  话音未落,却见莫离缓缓站了起来,身上气息缓缓恢复。

  莫离将脸上的血擦干净,望向张路遥,咧嘴笑:“多谢你了。”

  张路遥眉头皱,莫非被打傻了。

  但下刻,却面露震惊。

  莫离身上的体修气息猛然暴烈起来,很快达到先天后期,但没有停止,还在继续攀升。

  莫离苍白的脸上出现丝红润,嘴角勾勒出丝弧度。

  气息不断攀升,终于到达个顶点。

  莫离身体震:“给我破。”

  气息猛然跳跃个阶段,达到了新的层次。

  莫离脸上闪过丝喜色,终于突破了。

  在与张路遥对战之时,莫离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到达了个极限,越是战斗,越是接近。

  因此莫离如此不要命的与张路遥对轰,只是为了压榨自己的身体。

  如今,莫离的体魄已经达到了后天巅峰,远远超过气魄修为。

  在场之人皆是震惊的望着气息突然爆发的莫离,这才明白莫离的用意。

  震惊之余,认为莫离就是个疯子,在战斗中突破,该有多危险。但众人也不得不承认,心中对莫离多了丝钦佩。

  林东身体顿,瞪大了眼睛望着莫离:“这,莫离简直太出乎意料了。”

  刘明也是同意的点点头,犹自震惊着莫离的举动。

  林月眼露异彩,对莫离的评价再高层。

  场中,莫离身上的气息缓缓沉寂。

  张路遥面色铁青,才知道自己成为了莫离的垫脚石。

  握了握拳头,感受其中澎湃的力量,莫离望向张路遥,咧开嘴:

  “战斗,现在才开始”

  第六十章幸不辱命

  对突破后的身体,莫离充满了期待。

  脚下爆发,莫离瞬间来到张路遥身前。

  右拳携带着破空之势,朝脸色铁青的张路遥碾压而去。

  张路遥怒火升腾,拳迎了上去。

  在刑金宗,炼体脉,他是第人,比拼身体,他从来没怕过谁。

  两拳相碰,两人身体同时震,张路遥摇晃着身体,最终还是稳住了。

  而莫离肌肉疯狂震动,卸字诀使出,也是勉强稳住了身体。

  莫离豪迈笑:“再来。”

  张路遥无法置信,刚才还被自己压着打的莫离,转眼间就快与自己旗鼓相当。

  心中暴怒,张路遥心中杀意浮现。

  两人又战在起。

  沉闷的响声不断响起,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莫离并没有没压制住,两人打得旗鼓相当。

  周围人的心思暂且不管,此时最为震惊的当属张路遥。

  莫离与他不断对碰之间,逐渐掌握了刚突破的身体,甚至反压他筹。

  要知道,他肉身迈入先天巅峰已经许久,而莫离才刚刚踏入这个境界。

  而渐渐发挥出身体全部力量的莫离,在不适用卸字诀的情况下,已经能与张路遥战平,若是使用卸字诀,还能压他筹。

  莫离对此很满意,毕竟自己在先天巅峰还有很长的距离可以进步。

  体修间的战斗从来都是最原始,最野蛮也是最震荡人心的战斗。

  而少年正是热血之时,莫离越战越酣,热血。

  战意上涨,莫离仿佛不知疲惫,拳脚并用,与张路遥招招到肉。

  张路遥感觉自己的手跟腿渐渐麻了起来,而莫离却越战越勇,气势还在上升。

  心知如此下去对自己不利,因此奋力击击退莫离,自己顺势拉开了距离。

  战斗突然中断,让沉浸其中的莫离愣。

  张路遥退到旁,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若是再不中断战斗,让莫离的气势达到顶峰,他就必败无疑。

  天玄门方的人间张路遥被逼退,都是瞪大了眼睛。

  这才过了多久,处于弱势的莫离便反转了局面。

  张路遥神情凝重,对莫离再无任何轻视之心。

  右手缓缓放于腰间,步迈出,已到莫离身前。

  “金元裂山——碎石”

  右拳携带着锋锐的力量朝莫离击出。

  莫离眼就认出,这是刚才让自己吃了苦头的武技,自然不敢有丝毫怠慢。

  “这招威力强大但有些笨拙”莫离心中闪,已有对策。

  脚步轻点,水游步使出,躲过这击。

  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