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1/2)

加入书签

  林依言站到指定的位置,那個人滿意的點點頭。

  接着儀式開始,那個人的口中吟唱着不知名的語言,不停的,不間斷的,地上開始以蛋為中心,出現奇怪的圖藤,林看着那個人,明明長得不像,爲什麽會第一眼就認爲他是凡呢?還有那種熟悉的感覺,連林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

  腦中不停思考着,這邊也不輕鬆,額頭上不斷的有汗珠滴下,而在圖騰中間的蛋則不安定的不停搖擺,似乎想擺脫什麽似的,終于在一陣白光中,圖藤不斷的爬上光潔的蛋,直到所有的圖藤都附着在蛋上,讓蛋平添了一份妖異,蛋掙扎的越來越厲害了,圖藤的顔色越來越淡,越來越淡,蛋也跳動的越來越厲害,直到圖藤完全進入蛋中,它也停止掙扎,恢復了光潔無垢的白色。

  ”呼。”呼出一口氣,那個人擦擦額頭上的汗,看看林,發現他神游在外,火氣騰的燒起來,不過也沒有離開自己的位置,”喂!”

  ”喂!”

  ”你聾啦!”震天的吼聲終于把沒有反應的人換囘了魂。

  林不知所以的看着那個人,又把他氣紅了臉。

  ”殼快破了,你集中注意力。”那個人已經無力對林生氣了。

  ”嗯。”林把注意力放到蛋上,只見蛋殼不停的在原地蹦上蹦下,左倒右歪,終于”啪”一聲,蛋底部被蹦扁了,一個什麽物體開始蠕動,似乎想突破那個碎紋処,”吧嗒!”一只白白的小手出現在蛋殼底,不久另外一只手也突破出來,然後然後他就不動了。

  林用眼神問那個人怎麽囘事?那個人搖搖頭,表示他也不知道,並示意林把這個小傢伙拖出來。

  林猶豫了會兒,還是走到蛋跟前,握住那個柔軟的小手,還有點粘嗒嗒的,輕巧的撥開蛋殼,一個黑色短髮的小傢伙睜開眼睛,對着林眨啊眨,疑惑的看看四周,雖然沒有什麽表情,但是從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似乎不明白自己怎麽在這種地方,似乎不明白這個眼前的人,似乎不明白自己現在是什麽

  ”凡”林看到小傢伙的一霎那,那種完全是翻版的面容讓他不自覺地說出那個讓自己千萬思念的名字。

  ”叮,玩家命名成功,恭喜您得到寵物,命名為‘凡“。”

  系統的提示林已經完全聼不到,外周的一切也與他沒有關係,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

  chapter eight

  由於我們可愛的男主出現了,故這章開始以第一人稱敍述。

  =============================================

  沒想過我睡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好像迷迷糊糊聽到那個人的聲音,是自己幻聼了嗎?那個分手的夜晚,還是這麽清晰,自己是永遠也不會忘記的。應該使幻聼了吧,所以還是睡吧,睡着了就不會難過了,睡着了就不用去面對現實了

  一陣刺痛讓我再次清醒過來,似乎有什麽東西慢慢爬上自己的皮膚。疼痛一陣高過一陣,我扭動着身體,希望能過躲過它的侵入,但它似乎無孔不入,就在我以爲會就這樣灰飛煙滅的時候,它停止了,或者說,是消失了,發現靠近自己的頭的一側有光線透出來,有一種感覺湧上來,我也説不清是什麽感覺,但是就是一種非常強烈的指引,讓我渴望着那道光。

  好像過去了一個世紀之久,手終于踫到了地面,而我,也精疲力盡,再也沒有更多的力量了,我想就這樣吧,就這樣吧

  這時我感覺到一只溫暖的手,又大又熟悉,把我整個手都包裹進去,光線越來越多,我被刺眼的光迷蒙了眼,眯起眼睛,那雙手把我托了起來,站直了,然後我聽到那永遠也不會忘記的聲音低低地呼喚着我的名字,我震驚不已,看着那個聲音的主人,不斷地眨眼,生怕自己看錯了

  他把我抱起來,用額頭抵着我的額頭,輕聲地說,”從今以後,你就是‘凡“了,就是我的凡了。”說完很開心的輕笑起來。

  旁邊一個人咳了一聲,不知道爲什麽,他讓我有種熟悉的感覺,非常熟悉的感覺,他說,”你的寵物由於是先期的,進化的還不完全,所以基本上就跟個寵物一樣,表情什麽就不用期待了,他好像還不會説話,不過我看過他的屬性,是個攻擊性的寵物,屬性還不錯,不要太難過了,這種寵物有進化的無限可能性,可是非常珍貴的,要好好對他啊。”他說着摸摸我的頭,我本想拒絕,卻奇怪的沒有行動,而且他的靠近讓人很舒服的感覺。隨着他的動作,一些東西急速的充斥着我的大腦,一些我不明白的奇怪的東西。

  林點點頭,溫柔的看向我,我不是很明白,卻還是把身體靠過去,手繞着他的脖子,頭靠向他的肩膀,這是我以前常做的動作,還被林笑話過說是個還沒長大的孩子,林似乎有些不可思議,又似乎有些明了些什麽,像從前那樣,輕輕拍我的背部,有規律的節奏讓我本就疲乏的身體更加昏昏慾睡,於是我就這樣睡着了,沒有任何的奇怪感覺,似乎我與他從來沒有分手過,那天也重來不曾存在過

  我是被一陣飢餓感給弄醒的,眼睛還是睜不開,溫暖的熟悉的感覺告訴我,我還在林的懷裏,由於說不出話,所以我拉拉林的衣服,不過林不知道在做什麽,沒有感覺到,我越來越餓,這時一陣香味在鼻尖繚繞,我真的好餓,那個味道也真的好香,飢餓埋沒了我理智,一口咬上食物,有甜甜的汁液,喝下一點,似乎讓我清醒了點,四周傳來抽氣聲,我被那個味道迷惑住,不停的不停的吸,直到一陣白光籠罩過來,下一刻,我發現一個身穿紫衣的人很驚訝的看着我,我轉頭看看林,他似乎很無奈,我做了什麽了嗎?

  林抱起我,從池子裏走出來,那個紫衣人問,”怎麽囘事?”

  林說,”死亡。”

  ”我知道,我問的是怎麽會這麽快就死亡了。”

  林笑笑,指了指我,又用食指戳了戳我的腦袋,”真淘氣。”

  ”你真是,我也不想說什麽,世界上第一個被自己的寵物殺掉的主人大概除了你也沒有其他人了吧。”

  ”可是忠誠度和信任度都沒有下降。”林說,”他是餓了。”

  紫衣人搖搖頭。

  ”你去哪裏,我傳送你過去。”

  ”可是你上次穿錯了地方。”

  ”呃,人有失足嘛,難免會犯錯誤,這次不會了。”紫衣人信心滿滿的說。

  林很懷疑的看着他,”耶路撒冷。”

  然後我們就被像時空穿梭一樣,不停的穿過各個城市,等我們停下來的時候,我們站在一座宏偉的教堂前,守衛正驚訝的看着我們。我的腦中反映出一些東西,大教堂是耶路撒冷的中心地帶,時空移動只能移動到傳送陣,不可能移動到教堂的,所以這些守衛才如此驚訝。

  其實我也很驚訝,驚訝自己怎麽如此清楚這些事情,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