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统领,军官十二人并豪杰首领三人都已到齐”,个文士样人收起羽扇,对着库房内室恭声道。

  “很好”,喜悦的声音传过,个身着浅蓝色长袍的年青人走了出来,眉目清晰,英气勃发,不是牛朋是谁。

  “参见统领!”,众人齐声参拜道,“诸位请起,且说说事情办得如何了?”,牛朋向众人问道。

  文士样人率先站了出来,抱拳道:“禀告统领,三日来通过城内眼线和江湖豪杰,已调查清楚孟大人关押地点刑场布置以及行刑日期,,至于如何行事,还需统领决断!”

  牛朋点点头道:“恩,很好,请军师转告做眼线的兄弟们,注意安全,他们干的很好,事后义军定会重重有赏,至于前来帮忙的江湖朋友,在临安的花费全由义军负责,军师,此事就要麻烦你做好统筹了”。

  那文士即军师闻言点了点头,躬身退下,只见他左侧个彪形魁梧的汉子拢臂执礼道:“禀统领,标下襄武营沈飞雄已协前营和后营兄弟完成朱雀街清明街和龙潭街道三条相连街道的布控,所有居民都已控制转移,硝石和硫磺铺设完毕,所有行动人员正就位待命”。

  “很好,这样我们救下孟大哥的退路就有保障了,告诉兄弟们,善待这三条街的百姓,事后做好补偿,愿意跟我们走的让兄弟们保护好,和我们起撤离”,牛朋喜形于色道,随即他又叫来三个豪杰首领,开口道:“诸位兄弟,所有布置都是为了确保万无失,但今晚还须得夜探大牢,若能救出孟大哥,明日便不必劫法场了,这样将会减少许多伤亡,不知诸位准备的如何了?”

  三人抱拳道:“且请‘忠义侠’放心,我们早已挑选好了十几个好手随时等候您吩咐”,牛朋忙道:“不敢不敢,事不宜迟,我们赶快出发吧!”

  刑部大狱,“唰”“唰”,黑暗中两道银光闪过,刑狱门前的两个侍卫不声不响的倒下了,旁边立时闪出两个黑衣人将他们拖了开去,不久,两个换上他们衣服的侍卫重新站了回去,与此同时,院内的所有侍卫也遭到了同样的待遇,很快院内外守卫都被义军士兵取代,牛朋和豪杰们向牢内投入迷香后,服下解药便冲了进去。

  天牢内——审讯室“你放开我,放开我,你个畜生”,只听“嗤啦”声,个姿容秀丽的女囚被个肥胖的官员样人扯破囚服压了上去。

  那妇人拼命挣扎,但又怎会是胖子的对手,只能无力的哭喊咒骂着,“你放开我,畜生,孟郎不会放过你的,住手啊!”

  那胖子正兽性大发岂会理会,滛笑着道:“你个马蚤货,你骂吧,使劲骂,使劲挣扎,爷就喜欢你这样带劲的”,正对妇人上下其手,突然他“嗯?”了声。

  原来妇人见反抗不了竟咬舌自尽了,胖子见血液自妇人嘴角汩汩流下,怒骂道:“臭脿子,竟然自尽了,妈的,真他妈扫大爷的性,哼哼,可惜你打错了算盘,别以为你死了,我就会放过你”,说罢竟俯身下去。

  “说,孟瑛关在那里?”,前营的个军官扯着狱卒的衣领将刀架到他的脖子上怒声喝问道,那狱卒吓得两股颤颤,惊呼道:“大爷饶命,饶命啊,孟大人昨日便被监天司的人提出刑狱了,只剩下他的妻女还在”

  “嘭”审讯室铁门被脚踹折,胖子兀自不觉,喝道:“大胆,谁他妈————”,话未说完,好大颗头颅便飞了出去,鲜血狂飙。

  脚将胖子尸体从案塌上踹下来,牛朋将自己的衣服脱下,裹在孟瑛妻子朱氏身上,带着被捂着眼睛的孟颖儿离开了,身后燃起了熊熊大火,大量犯人越狱而出。

  众人离开后,牢狱内飞快爬起个身影,冲出火场后径直奔向了鸿胪寺方向,牛朋尚且不知,他杀的胖子吴知修是大内总管太监孟国光的亲侄子,自己惹下了个大麻烦。

  “什么,吴知修被人杀死了?”,刑部天官兼鸿胪寺卿王文钦惊骇的站了起来,指着幸存的狱卒厉声说道:“说,吴知修大半夜怎么会跑到刑部天牢去的,敢有半个字疏漏,我将你扒皮抽筋,移灭你三族”。

  那狱卒被吓得面无人色,跪伏于地,瑟瑟发抖地道:“是,,吴大人自从半月前在街上见到那孟朱氏被押解赴京,便”

  个时辰后,皇宫文华殿偏殿,“嘭”,个头发花白的太监把将手中的杯子摔得粉碎,狰狞的吼道:“王文钦,你还要命不要,给我全力缉捕人犯,我要将他们碎尸万段,为我的修儿报仇”,他本姓吴,出身武林世家,年轻时被逼无奈改姓易名进宫做了太监,从此深宫伴君数十年,在理宗年幼时便已随侍左右,时至今日,位极人臣,人人尊其为孟伴伴。

  见老太监发完怒,正俯身听训的王文钦,顾不得擦拭额头上的汗水,从袖筒里掏出张画像和厚厚的打银票,递到案上道:“卑职自知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错,但杀害吴大人的匪首却已查明,请公公过目,卑职与吴兄相交莫逆,深知吴兄平日检点,现在因公殉职,朝廷痛失栋梁,卑职亦心痛难当,这点银两权作吴大人家属的抚恤,请伴伴定收下”。

  老太监闻言稍霁,淡淡扫了眼银票,盯着画像道:“捉拿钦犯的事,王大人定要全力去办,圣上那边老身也好为你开脱,听你所说,罪犯劫狱是为了救孟瑛家小,那么今日我们就在刑场和沿途布下天罗地网,将他们网成擒,不过此事不要太过声张,你悄悄去办,拿着这块令牌去天监司调神武营吧!”

  接过令牌,王文钦大喜称谢,快步踱出宫殿布置去了,老太监深深看着钦犯画像,眼中厉芒闪烁,良久终于把将它撕了个粉碎,估摸着已过寅时,忙对着宫外喊道:“来人呐,快随老身去‘颐心阁’侍奉陛下上朝”。

  市井之间人流渐渐多了起来,往常此时,天光早已大亮,而今日临安城上空仍是灰蒙蒙片,层层厚重的铅云仿若要铺天盖地的压降下来,看着天色,牛朋众人不由得皱起眉头。

  “呛啷”“呛啷”“呛啷”,队威武雄壮的官差押解着囚犯迤逦而来,当先人鸣锣开道,口中喝道:“钦命要犯,不得挡道;闲杂人等,速速回避”。

  人们被涌上的官差推搡向街道两旁,只得无奈地远远看着囚车上的犯人,看那犯人的形容依稀是孟瑛的模样,他的惨状让人群中不少人痛哭失声,深情呼唤着孟大人,但双眼空洞的孟瑛始终没有反应。

  隐藏在人群当中的牛朋等人正要行动,忽见两侧房顶,两队精锐官兵飞奔而行,沿途不时有人伏下,不会便控制了整个街道,架上弓弩虎视眈眈地扫视着囚车周近,锃亮的箭头直透入围观众人的心底,让人心生寒气,压下任何反抗的念头。

  官兵们路阻挡着情绪激动的百姓,押解着孟瑛到了刑场,锦麾绣幦之下,老太监与王文钦正坐于监斩台之上,静静地冷视着人群,仿若等待着什么。

  孟瑛被刀斧手推搡着踉踉跄跄登上了斩刑台,傲然立于暗黑苍穹之下,铮铮铁骨之上,气度巍然庄重依旧,身忠肝义胆的他将在这个时代,继岳飞之后,奏下个最强音!

  王文钦脸色阴沉地看着这个当初同殿为臣时,怒斥自己为国之蛀虫的“忠臣良将”落得现在个“叛国通敌”的下场,心中没有任何的畅快,反而为他的“佞臣”结局感到可悲。

  听着天际隆隆的雷声,老太监扫了扫天色对王文钦道:“王大人,时候不早了,行刑吧!”,王文钦看着人群微沉吟,看看天色,已明了老太监的意图,将监斩牌扔,喝道:“刀斧手听令,行刑!”。

  语音刚落,乌云中道电光划过,便在此时,突然人群中射出支响箭,“动手!”,随着大喝响起,刀斧手瞬间被人用飞针射死。

  “轰隆”,随着雷声炸响,大雨倾盆而下,只见法场西面,人群前方涌出百余名动作整齐的百姓,手中钢刀银光闪,结阵杀入宋兵之中,顿时将猝不及防的宋军杀得人仰马翻,快速突进场中。

  正当大量宋兵纷纷涌向西面进行阻挡时,东南北方数十个蒙面人飞身跃入场中,杀的拦截的宋兵人仰马翻,快速逼近断头台。

  老太监这时才慢悠悠放下手中茶杯,对着身后道:“都出来吧,人家都杀上门来了!”,他话音刚落,台后迅速涌出大量宫中禁卫,大喝声:“杀!”,以丝毫不弱于蒙面人的身手迎了上去,顿时激烈地厮杀在起。

  场中刀光剑影,鲜血飞溅,场外乱作团,大量宋兵被混乱的人群冲击,莫名其妙地丢掉了性命,蒙面人中几个好手已经解决对手,正杀向断头台,最快的个已登了上去。

  断头台上,牛朋把扯住孟瑛急切道:“孟大哥,快跟我走”,但孟瑛定定地看了看他,道:“牛兄弟,是你啊!”,随即他摇摇头,甩掉了牛朋的手。

  牛朋见状,喝道:“孟大哥,恕兄弟得罪了”,言罢便要击昏孟瑛,却见孟瑛似有察觉,猛后退,大喝道:“牛兄弟,不要为我做无谓牺牲了,我的耳朵已经聋了,你不要在劝我了,也不要对我用强,否则就是陷我于不义,孟瑛虽生如死,听大哥言,如若你救出了我的家人,大哥拜托你好好照顾她们,大哥,死也无怨了”。

  牛朋吼道:“不,我不会让你死的”,把抓向孟瑛,然而,却见孟瑛厉吼声撞来道:“闪开!”。

  第三卷第四章运筹帷幄上

  “闪开”,孟瑛反常态撞来,让牛朋错愕了下,随即孟瑛猛甩木枷和锁链将牛朋荡了开去,只听“噗嗤”声,柄长剑犀利地透胸而入,径直将孟瑛送入了死地。

  牛朋惊愕地看着从孟瑛胸口透入的长剑,唯的念头便是“这剑是刺向我的啊,我未曾察觉,孟大哥却替我受了这剑”,他头脑嗡嗡作响,双目赤红如血。

  顺着剑身看去,握剑的正是那老太监,只见他满脸狰狞地道:“本来要杀的是那个小子,嘿嘿,不过孟瑛你既然找死我就成全你”,言罢猛地抽剑,要再去击杀牛朋。

  “哼哼!无耻小人,你必将不得好死”,孟瑛瞪视着他,狠狠抓住剑身,让他时无法抽动,竭尽最后的力道,吼道:“快走,不要再为我白白牺牲,否则我死不瞑目,快”,话未说完,“噗”口鲜血喷在老太监脸上,他抓住剑身往身体内倒插,满脸鲜血,虎目圆睁,看着老太监,字顿咬牙道:“我——在——下——面——等——你——”。

  看着孟瑛的狰狞,老太监惊骇失措,“蹬”“蹬”“蹬”“蹬”连退数步,狼狈地摸了把脸上的鲜血,手指颤抖着指着孟瑛道:“你,你个乱臣贼子——,我,我”

  孟瑛轻蔑地笑了笑,双眼茫然望向前方,喟叹声终是倒了下去!

  “啊——!”牛朋狂吼声杀向老太监,出手再无保留,道道银光闪过,剑快似剑,直指向老太监要害。

  老太监心神慌乱,被杀个措手不及,堪堪招架了十余招,终于躲闪不及,“啶”声,束发金冠被击飞,头顶乱发飞溅。被逼无奈,个“赖驴打滚”躲开了杀招,老太监顾不得满身沾满泥浆,忙摸了摸头顶,拿下手来,竟满是血水,他养尊处优惯了,何曾受过这等奇耻大辱,顿时勃然变色,尖声厉吼道:“你个小崽子,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只见他脸上黄气闪,“唰”两掌交并,爪分前后,形若鬼魅地抓来。

  牛朋见他身法诡异,招式狠厉,知道这是动了真火,要和自己拼个你死我活,便凝神应对,老太监双爪倏忽而至,迅捷至极,忽上忽下,似左而右,带着股劲风袭胸而来,攻击之处让人无法捉摸。

  看着身前遍布的爪影,虚虚实实,无法分辨,牛朋抽身急退,剑顺势挥出,“唰”身前人影突然消失,正自诧异间,忽觉不对,忙躬身左移,“嗤啦”声,肋下衣衫被扯下片,却见咯咯冷笑的老太监见抓下的布片抓的粉碎,再次袭来。

  皮肤火辣辣生疼,也来不及察看,牛朋再次闪身急退,心道:“若是如此被动,怕是迟早要遭着这老阉人的毒手”,察觉到老太监又自右方袭来,他左掌运力蓄而不发,右手挥剑连刺,煞那间点出十二剑,已将自身剑术发挥到了极致。老太监身法连连变幻,如同见缝插针般,微妙躲过翩然刺来的长剑,带着股阴风卷着身上散碎的衣片,再次闪身不见,“呼”声,牛朋背后上空闪出凌厉的掌,当头盖下,同时身体左侧“肾俞岤”外股劲风袭来,却是老太监两爪分击,欲要举毙敌。

  牛朋气运丹田,沉肩拔背,吐气开声,左肘倏忽沉,竟分毫不差地击向老太监抓向“肾俞岤”的左腕,右臂劲力贯动,煞那间抛飞长剑,将食中二指撮成剑形,拇指向后斜开刺向脑后。

  见对方招式精妙,直指自己要害,老太监尖叫声,立刻变招,收爪提腕,向对方背心“心俞岤”,向腰间“命门岤”,狠命击去。

  牛朋早有防备,身形猛地拔起,个翻身,蓄势待久的“三花聚顶掌”悍然出手,霸道凶猛的掌力当空罩下,唬得老太监面色巨变,发出前所未有的声尖喝,双爪圆翻,吼道:“烈阴爪”,顿时爪影飞空,与掌相交。

  漫天破空爪影带着嘶嘶风吼声,威力惊人至极,显然已是老太监压箱底的绝活,霎时间只见掌爪连轰,周围空气被劲风夹裹,嘶嘶作响,骇人之极,显然两人都已施出全力,战斗进入白热化之中。

  监斩台上的王文钦直关注着场中的形势,见大雨丝毫不见停歇,而场中不断出现劫匪杀得宋兵和禁军节节败退,心中大感不妙,暗道:“巡御司和九门都司的那帮废物真是混账,竟放进来这么多亡命之徒”,又过了片刻,看到老太监和似乎是劫匪首领的人仍旧打得难解难分,他挥手道:“弓箭手何在?”

  随着他话音落下,从台后又迅速涌出大批弓箭手,不会便将整个刑场包围,列在台前的队走出人躬身道:“神弩营准备就绪,请大人吩咐”,王文钦满意的点了点头,指着场内道:“擂鼓,所有人立刻撤回,准备放箭,给我乱箭射死这帮逆贼”。

  监斩台后牌楼之上,立着个蓝色的身影,他头戴斗笠,身披蓑衣,面容儒雅英俊,负手站在楼顶上却仿若与天地合,说不出的飘逸淡然。

  看着场中断头台上的两人拼斗加剧,蓝衣人身后的手指微微动,看来心里似乎并不平静,突然他神色变,原来是看到监斩台后涌出大量弓箭手,看着王文钦他冷哼声,闪身失去了踪影。

  “咚”“咚”“咚”,伴随着鼓声,大量宋军边厮杀边撤回监斩台,便在此时,只听“啪”“啪”“啪”“啪”几声响后,个蓝衣人踩着房檐树杈飞入台上,身在空中,便连环扫出数脚将王文钦周身侍卫踢到,继而双掌由胸平推而出,股浩荡的劲力带着龙吟风斯之声将台上的众侍卫击飞出去。

  电光火石间把抓住惊骇的王文钦,在众人的错愕中翻身跃入场中。向劫匪示意,便将惊吓过度的王文钦交入他们手中,闪身又向断头台上扑去,身形快愈奔马,令人不禁咋舌。

  此时断头台上,又拼斗了百余招后,牛朋已是强弩之末,只听老太监尖吼声,“你给我去死!”,左爪扣住牛朋击来的右拳,深深抠入肉里,右爪变掌,举轰向牛朋胸前,牛朋见避无可避,左掌翻转,“唰”,单刀直入,叩向老太监左颊,老太监偏头让过,自觉稳操胜券,眼中厉芒闪烁,微见喜意。

  “嘭”“啪”两声几乎同时响起,牛朋飞出的同时,老太监也“蹬”“蹬”“蹬”“蹬”连退数步,他捂着肩头,嘴角鲜血滴滴流了下来,见牛朋已倒地不起,便立即开始调息。

  牛朋的最后招“紫电穿云”却是全真教极精妙的上乘招数,手掌到了中途,去向突换,明明劈向左颊,掌缘却要斩在敌人右肩,当年周伯通与丘翳风切磋时曾经用过,但要比牛朋用的厚重精到的多,刚柔相济,威力莫测。

  跃身,蓝衣人来到台上,扶起了倒在泥水中的牛朋,为牛朋渡入股醇厚的内力,关切地问道:“朋弟,伤势如何?”,却见牛朋稍调息忍住伤势睁眼道:“大哥,是你?你怎么来了?”,眼中满是惊喜。

  蓝衣人正是丘翳风,他拍拍牛朋的肩膀,笑道:“嘿嘿,我要不来,怕是你今天都走不了了”,接着他英眉皱,道:“这个老阉狗将你伤的如此之重,看大哥给你出气,瞧好了!”

  老太监伤势虽不轻,但并非要害,就在丘翳风和牛朋说话的功夫,他已经理顺内息,看着个蓝衣人走了过来,他阴笑道:“好,好,又来个送死的,洒家便并送你们上路”,话音刚落他身形闪,欺到了近前,爪向丘翳风天灵盖抓去。

  看着老太监迅捷而又诡谲阴狠的杀手,丘翳风也不躲闪,似是自言自语道:“我便以指代剑灭灭你的威风”,说罢曲步前弓,撮指成剑,轻轻提,不着烟火地架在额前两寸处老太监的臂弯“曲池岤”上,用的是“达摩剑”中式“尊者礼佛”的剑意。

  他存意指点牛朋,出声道:“用意不用力,趋前不退避,矮身旋转急,刚柔能相济”,话音刚落,左手指剑前劈,右半身顺势斜拉,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