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尚不明就里,顿时心如沸煎,又是口血喷出。众人只见那少年双手挥动如闲庭漫步般便到了李莫愁近前,完全视身前催命银针为无物,接着又见李莫愁傻傻地挨了两下,竟不知躲闪,时都眼昡神迷,无法思考。

  丘翳风刚才所使的正是结合“九阴真经”中的“手挥五弦”和“如来千手掌”整合出的套手法,虽无“擒龙功”那般隔空取物的能力,却也相差不远,更胜在玄妙多变,此前他看似闲庭漫步实际上已将身法施展到了极至,在丈许空间内来回折越,残影滞空,在外人看来却如缓行漫步般,又岂知暗器之中以针为最,哪是那么容易躲闪的?

  李莫愁心知今日无幸,举掌便要自尽,丘翳风也乐得省事,不动声色地看着。“师父,不要啊!”,恰在此时,洪凌波从远处急奔而至,抓住李莫愁的手凄苦的叫道。

  丘翳风嘴角抽了抽,运功发出沙哑的声音道:“嘿嘿,小姑娘让开,既然她不肯自尽,那我就亲手解决了她”。

  洪凌波拔剑挡在前面,怒道:“你休想,除非今天你杀了我,否则别想动我师父”。

  丘翳风缓缓逼向她,她却毫不退缩,无奈之下只好撤掉威压,欺身而上,越过她掌当头盖向李莫愁。洪凌波见状挥剑直刺,却被他身形晃动闪过,掌力仍罩向李莫愁。

  二人交接了几招,李莫愁本能地躲开了,却见此人刻意避开自己徒儿,仿佛自恃身份不愿伤她,心中求生欲望大增,竟拿洪凌波作为挡箭牌规避躲闪。

  挥剑刺击的洪凌波,看着对面少年的半边脸,冥冥中感觉好生熟悉,霎那间盯上他的眼睛,顿时心头大震,“当啷”声剑掉在了地上,丘翳风李莫愁同时惊,停住动作。

  洪凌波眼中闪着难明的色彩道:“书生,是你,真的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师父?”。

  丘翳风心中慌乱,道:“姑娘你认错人了,什么书生不书生的?”,慌急之下竟忘了掩藏声音。

  洪凌波凄苦道:“还不承认,连声音都样啊,知道吗?你那双眼睛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你是要杀我师父对吗?好吧,就让我先死在你跟前,希望我以命换命,你能放过我师父”,说完便去捡剑。

  闻听此言,李莫愁并不感动,诧异恶毒地看着洪凌波,眼中杀机大盛。

  众人见那少年立那半晌竟不动手大感诧异,待洪凌波捡起剑来,却见他缓缓转身道:“凌波,带你师父走吧”。

  洪凌波喜极而泣,自语道:“你终于肯叫我凌波了”,半晌不能自已,深深地看了眼丘翳风,才掺起正恨恨看着她的李莫愁缓缓离开。

  众人围了上来,却是不想放李莫愁走,陆无双更是拔剑要杀,丘翳风拦住他们道:“是我要她们走的,请诸位给在下个面子”,接着他又对陆无双拱手道:“此次算我欠姑娘个人情,望姑娘高抬贵手”,众人见如此,只得怏怏作罢。

  却在这时,东南方马蹄声响,乘马急驰而至。那马脚步迅捷无比,甫闻蹄声,便已奔到跟前,身长腿高,遍体红毛,神骏非凡,马上骑著个红衣少女,肤如凝脂,清丽无方,众人中即便姿色最为出众的陆无双亦要稍差筹,此女现,耶律齐顿时看得痴傻了,凝望着她暗道:“果然是天姿绝色”。突又闻得马蹄声响起,两匹马青黄良驰来,每匹马上骑著个少年男子,均是身穿黄衫,也是俊秀不凡。

  却说在见第个女子时,杨过身形便颤,待那后来的二人见李莫愁便拔剑相向时,他已悄悄离开,身形萧索委顿至极,显是不愿见他们。丘翳风看着杨过离去,顿时明了眼前三人当是郭芙与武氏兄弟。见武氏兄弟拔剑与李莫愁相斗,双雕从空中不时飞下扑击,郭芙叫道:“我也来,看看这恶女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哼”,说着从马鞍旁取出宝剑,上前助战。

  丘翳风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似乎已神游物外。李莫愁虽伤势不轻也不是他们能任意揉捏的,尚能勉力支撑,倒是洪凌波仿是有些心神不属,在郭芙与武氏兄弟三人剑阵攻击下险象环生。

  李莫愁求生欲望大增,此时但求保命,杀招迭出,十几招后,牺牲左臂打伤小武,猛挥拂尘卷起郭芙宝剑击向大武,此时她看似已力不从心,贴到洪凌波身上叫道:“凌波,走”。

  本来在郭芙三人剑阵下,洪凌波身上已伤痕处处,但在刚才李莫愁破掉她三人配合时,她完全有机会杀伤郭芙,然而瞧见远处的丘翳风却突然心念转变,万千柔情涌上胸臆,心道:“我不去伤郭大侠的女儿,这样,他必然也是欢喜的吧”,于是守在旁未动,此时见师父软绵绵靠过来,以为她快不行了,原本就不想再打斗此时更不愿多呆,连忙掺住她转身退走。

  郭芙见她们要走,正恼恨自己宝剑被夺,飞步抢上,挥掌便击向无法防备的洪凌波背心,心道:“先解决小恶女人,再解决老恶女人也不迟”。

  李莫愁早已察觉郭芙举掌击来,潜运功力紧攥拂尘,时刻能给她致命击,不料想她却击向洪凌波背心,而这个徒弟正神思不属。

  李莫愁心中冷哼声,却故意不作提醒,只听“砰”声,洪凌波被打得趔趄了几步,鲜血顺着嘴角汩汩流下,身子晃了晃却始终未曾倒下,反而将眼神略过郭芙看向远处。

  郭芙瞧见她凄恻伤惋却透着绵绵期盼的眼神不由得心下慌乱,暗道:“我还是先帮大武哥哥解决老恶女人去,反正这个小恶女人也受了重伤了”,便放下洪凌波不管。

  丘翳风看着洪凌波摇摇欲坠回首渴望的身形,眉头皱了皱,似是要动却始终忍住了,眼神不断变幻中。

  且说大武见李莫愁师徒都身受重伤,料想大仇立时可报,便狠狠对着李莫愁剑刺来,李莫愁露出惊骇地目光,大武看着对方的绝望,心里充满了快意,剑势更凌厉了几分。

  剑刃及体,却见李莫愁忽然冷冷笑,带着狰狞笑意地大武登时心觉不妙,还好数年上乘武功倒没白练,险险避开了对方击来的拂尘,正以为已经安全了时,却听郭芙惊呼道:“小心”,他顿觉不妙,可是。

  李莫愁冷笑声,轻轻掌抚在大武肩上将他击飞了出去,她略皱眉,暗道:“若不是桃花岛郭靖夫妇太过难缠,就你们三个废物,便是有十条命,我也杀个干干净净,若是再纠缠,说不得也要动回狠手了”,冷哼声,她把扯过洪凌波,飞身而起,几个起落间便影踪遥冥,原来她竟直在隐忍不发。

  见李莫愁逃远,郭芙气地直跺脚,对众人叫道:“诶呀!她都跑了,你们这帮傻瓜还不追,都愣在那干什么,个李莫愁就把你们吓成这样,真没用,要不是我们及时赶来,我看呀,你们都”。

  丘翳风径直转身,众人也不理会她,她冷哼声却也不敢再追,忙去察看二武伤势。李莫愁没有对大武下死手,怕众人纠缠不休,也怕得罪桃花岛两个强手,所以大武只不过闭气昏了过去。

  程英见事情已了,注意到杨过已走便也要离去。丘翳风看她转身欲走,想到以前对她的承诺,便道:“程姑娘,我有些事情要相告,你且稍待”,程英心头疑惑便留了下来。再说小武,他只是被拂尘击伤了右肩,加之大武也无甚大碍,眼见天色已晚,耶律齐便邀请郭芙三人和众人起进城稍歇。

  郭芙见对方锦袍绶带,彬彬有礼,颇有名门子弟风范,心生好感,便欣然同意,扫视程英丘翳风等人眼,却忽然眉头皱,这些人相貌丑陋,衣着粗鄙,先前印象便不佳,此时更显嫌恶,轻哼声便遥遥走在前方。

  第十章骄纵,别去上

  众人回到城内,找了数处客栈,郭芙都不满意,最后终于在闹市地段找到了家门面阔大略显富丽华贵的客栈。

  及至店门前,郭芙满意地看了看,伸出葱白细腻的玉指,指着那黑巾遮面的乡下少年道:“喂,你跟店里的伙计把我们三人的马匹牵后院去吧”。

  耶律齐这才想到路上直在与这位郭姑娘闲聊,还未曾请教身边这个武功高强的少年姓名呢,不过还是得替这位郭姑娘先遮掩言语之失才好,便道:“郭姑娘,这种粗活怎么能让这位兄台做呢?伙计,你再去招呼个人,将马牵走”,完颜萍陆无双等人见识过少年厉害也纷纷出声附和。

  在郭芙看来这种事本就该让这丑陋粗鄙的乡下小子去做,此刻见他竟被众人庇护,虽心中不悦,也知不能随意妄为,皱眉道:“算了,随你们处置好了,大小武哥哥我们进去”,武氏兄弟见芙妹还是和自己最亲,爽利的应了声,得意洋洋地跟了进去。

  听到身旁完颜萍柔声安慰,本就未把刚才的事情当回事得丘翳风,只淡淡笑,与完颜萍程英她们仍走在最后,不时闲聊两句,听程英和陆无双叙姐妹离情。

  众人因缘聚会,份属同龄,当晚便共聚堂相互结识,当然也仅限耶律兄妹完颜萍与郭芙三人结识,其余诸人却无缘得近。

  从最初相遇到晚饭时分,郭芙对程英和丘翳风便视若未见,连带对和他们亲近的陆无双也不甚理会,更何况见她瘸拐,在郭芙看来也正和程丘路。

  待酒菜上齐,郭芙道:“耶律大哥你们怎么会跟李莫愁那个大魔头遇在起的?”,耶律齐道:“不瞒郭姑娘,我兄妹二人结伴游山玩水恰好路过此地,却是没曾想到李莫愁也在此地”。

  这时陆无双举杯道:“对了,无双还没谢过各位的救命之恩,各位请,小女子先干为敬”。

  众人闻言纷纷举杯逊谢。又听郭芙满脸希冀地对耶律齐问道:“耶律大哥,当时李莫愁好似受了不轻的伤,她的伤是不是你打的啊?”。耶律齐倒是很希望是自己打的,不过还是诚实地答道:“那倒不是,要说还多亏了这位少侠,否则我们都要丧命在李莫愁手里了”,说罢转头对丘翳风道:“对了,耶律齐汗颜,还没问少侠名号呢?”

  丘翳风暗自鄙夷,心道:“别人以为你是好好先生,可我却知你耶律也是个拌猪的角色,看似憨厚,却比谁都包藏色心,哼哼,可惜你有眼无珠,挑了个带刺的玫瑰”,他边想着还不停地夹着菜吃,过了片刻见众人都在看着自己,才满嘴饭菜地囫囵道:“哦,贱名何足挂齿,小的姓胡,叫我阿油就好了”。

  郭芙满脸厌恶,不屑地瞥着他鄙夷道:“哼,就他也能打伤李莫愁那个大魔头,简直让人笑掉大牙了”,然而看着众人看他的崇敬目光,心里更是觉得不舒服,不忿之下又对大小武埋怨道:“诶咿,你们真没用,李莫愁都受伤了还打不过她”。大小武被训斥的面红耳赤,手里攥着筷子,低头闷声不言不提。

  耶律燕见有些冷场,道:“大家有缘相见,来,起喝杯吧”,众人纷纷符和举起杯来。郭芙见那黑巾遮面的少年慢吞吞举起酒杯时还在不停往嘴里塞菜,皱眉斥道:“丑八怪,你懂不懂礼貌,投胎就没吃过东西吗?”。

  丘翳风脸色变了变,旋即回复正常,却连打眼瞧都没去瞧她,又去扒饭。完颜萍出声道:“郭姑娘你怎么可以那么说呢,大家聚在起就是缘分,千万不要伤了和气,来干杯,胡大哥,我敬你”,众人气氛稍显怪异地饮下了这杯酒。

  程英怕郭芙伤了丘翳风的心,举杯道:“胡大哥,你武功高强,除强扶弱,小妹深感敬佩,敬你杯”,陆无双也道:“是啊,胡大哥为人侠义,这次多亏了你,我也敬你杯”。

  丘翳风端正地举起杯来,道:“两位好妹子过奖了,承蒙你们看得起,我先干为敬”。

  程英敬完丘翳风,怕郭芙难堪,又举杯对她道:“郭姑娘,你姿容秀丽,才识武功都让小妹钦佩,小妹也敬你杯”。郭芙见那少女身着粗布青衣而且面容丑陋异常,怕是和丑少年路的村姑,心中连带着鄙夷起来,只斜瞥了她眼,既不举杯,也不答话。

  程英尴尬地放下了酒杯。陆无双心中不快,举杯道:“表姐何必跟不知好歹的人般见识,来,我敬你”。郭芙横眉怒目要找陆无双麻烦,被完颜萍竭力劝下了,不过仍狠狠盯着对方,陆无双也不肯示弱。

  看陆无双又要挖苦郭芙,丘翳风举杯参与到她与程英当中,道:“来,我与两位妹子见如故,同是江湖沦落,我敬两位妹子杯”,其后三人自聊自的倒也痛快,而不时还有耶律兄妹插入话头。

  且说大小武看着对面少年被众人所尊敬,心中着实不爽,酒劲上涌,大武拍了下桌子,道:“其实若不是我兄弟二人大意了,许多精妙武功没使出来,李莫愁如何能逃的掉,等下次见到她,定不会再给她机会,定要将她举成擒”。

  小武其后也豪言壮志的跟着说道:“不错,李莫愁最好不要再碰到我们两兄弟,否则我们使出全力,她就不是受伤那么简单了,哼”。

  郭芙觉得他们说的有道理,附和了声,又得意洋洋地接道:“是啊,要我说,李莫愁师徒俩根本没什么了不起的,人人都说她厉害,还不是样被我们打得狼狈逃跑,还有啊,当时要不是我手下留情,那个小魔女早被我掌打死了呢”。

  大小武见芙妹赞同他们,甚感面上有光,心中发甜,胸脯也越发抬得高了起来。

  耶律齐颇有见地而又性情沉稳,见他们如此轻傲,便好心提醒道:“且听在下几句,几位虽然说得有理,桃花岛武功更是名闻天下,二位少侠又是郭大侠高足,堪称年轻俊杰,不过李莫愁心狠手辣,本领高强,以后遇上还是小心为妙”。

  听耶律齐又捧了他们下,却全没领会到对方的提醒规劝之意,大武只觉热血上涌,忽地他头脑热,竟举起杯来到丘翳风跟前道:“这位胡,阿油大哥,对吧,你武功了得,不知是出自哪位高人门下啊?”。

  丘翳风懒得理他,继续保持着不雅的吃相,既然有人请客不吃岂不是太过浪费。

  大武本来是想耍耍威风,压压这个出尽风头的小子的气焰,也让芙妹瞧瞧他不过是浪得虚名而已,这见他竟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顿时心头火起,好不容易强自忍住,却佯笑道:“既然胡大哥不说,小弟也不强求,不过小弟对胡大哥佩服不已,这杯酒敬胡大哥”,说着潜运功力于杯上递了过去,非要碰对方个杯碎酒洒。

  却见丘翳风打了个饱嗝,满是油腻的手抓着大武的衣袖,晃晃悠悠地站起来道:“不敢,要说两位武爷文才武略更胜小的十倍,武爷敬酒实在是折煞小的了”,说着“嘭--”,与大武碰了下杯子,爽利地杯中酒口饮尽。

  大武呆呆地举杯站在丘翳风身旁,猪肝色的脸上表情丰富至极,他未曾想到那丑少年起身时竟会抓自己的衣袖,而自己更倒霉的是没躲闪开,看着衣服上的污迹,又想及刚才那撞杯时自己的劲力如同石沉大海,他的心便不断往下沉,也没心情再去试对方身手了,正当他满脸沮丧地举起杯来要饮下时,只听“喀嚓”声,酒杯竟破碎成十数块,盅酒全溅在了柔滑的锦缎白袍上。

  耶律齐面色大变,骇然看向丘翳风,暗道:“这少年究竟是谁?为何会有如此深厚的功力?若说先前他招式精妙尚情有可缘,可这身功力又怎么可能达到这种境界?”,见大武不知所措,他压下惊异,圆场道:“店家,酒杯怎会如此不结实,快换个杯子来,这位武兄不妨先用我这杯酒代敬吧”。

  大武涨红着脸也不喝耶律齐递过来的酒,怒哼声转身回到座位上,咬牙看着丘翳风,眼中几欲冒出火来,见此情景,郭芙眉头紧皱地瞥着那丑少年,心道:“连大武哥哥都没讨得便宜,这个丑八怪真有那么厉害吗?可,我才不信,肯定是大武太没用,哼,气死我了”。

  丘翳风见小武跃跃欲试,又要来纠缠,哪肯再和他做意气之争,直接起身道:“两位好妹子,完颜姑娘,耶律姑娘,还有这位耶律兄,我吃饱了,出去走走,你们慢用”。

  众人忙答应不跌,耶律齐语气中更是分外抱有敬意。他刚走出步却听小武起身道:“诶,慢着胡大哥,小弟还没敬你杯呢,怎么可以走呢?”。

  丘翳风侧过身子,似笑非笑道:“哦,那好”。先前众人见他黑巾遮面,先入为主地以为他相貌丑陋,心理作用下,无人细瞧他面容,此时从侧面看才发现少年这半张脸实是俊秀非常,配合修长的身形矗立,自有番飘逸出尘的气质,这种淡雅的风度出现在如此个乡下少年身上委实令人诧异。

  程英美眸扫过这半张脸,隐隐觉得好生熟悉,想着想着,心中突然涌出万千思绪,理不清,道不明,片刻间眼角已微微湿润,不觉间珠泪低垂。

  丘翳风话音刚落已至小武跟前,轻飘飘弹起对方手中酒杯,股酒箭飞出直射入嘴中,“叮”,他将悬空酒杯弹,再次稳稳落回了小武手中,冷目直视着小武,他缓缓吐声道:“告—辞—”,话音落时,身形已消失在门外。

  那冷厉的目光刺得武修文背脊发冷,他愕然看着手中空空的酒杯,已然说不出话来。

  静静地看着丘翳风地身影消失在远处,郭芙眼中闪烁着莫名的色彩,脑中还在回想着刚才的刻,心道:“好高明的身手,难道——”,似又想到了什么,她暗自唾道:“哼,再厉害也不过是个丑八怪罢了,装什么清高”。

  看着少年消失在门外,陆无双眼神忽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