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恪守诺言”。

  由于法王方连输两场,按事先约定已没资格再争盟主之位,法王虽心有不甘,但也不能出尔反尔,否则平白失了身份,只听他朗声道:“中原之地果然卧虎藏龙,老衲领教了,就此告辞”,袍袖甩,竟当先大步离去,气度凛然,俨然派大宗师风范。

  见法王要走,郭靖抱拳道,“不送,大师走好”,再看斗篷客跟着众喇嘛也要离去,郭靖飞身而起,径直来到他跟前道:“这位兄台请留步,我和内子有事相询”。

  斗篷客正伤势发作,胸腹内痛如刀绞,此时在全力压制伤势以免恶化,已是说不出话来,唯的想法便是尽快离去,觅地疗伤。

  郭靖见他并不答言还转身欲走,上前步又道:“兄台不必多虑,我和内子绝无恶意”,斗篷客心内焦急,挥掌前荡,希望他能让开路径。

  郭靖见对方动手,知道不能小视,手腕翻,推拿,空明拳招数脱手击出,谁知触到对方竟毫不吃力,直接便将他甩了出去,他头上的斗篷也摔飞出去。

  “噗”,在斗篷客落地的同时,口鲜血又止不住喷了出来,斗篷也从空中落下,“啪”,砸在地上,金轮法王就在数尺之外,看到郭靖动手,本欲插手,但心念动却又停下,看到紫袍少年斗篷落地,这才微微笑运转功力准备随时护持。

  杨过正陪着小龙女瞧热闹,募然间看见斗篷客面容,顿时大吃惊,另有人几与他同时发现斗篷客面容,亦是惊呼出声。

  郭靖没曾想到对方会伤的如此重,又见他也不过是个二十来岁的少年,不觉赧然,便要上前将他扶起赔礼,不想刚迈上步,斜剌里闪出个红袍身影,当胸掌猛力袭来,为求自保,逼的他不得不右掌翻出,反兜迎上,使出的正是降龙十八掌第七式——突如其来。

  两掌相交,郭靖倒退两步,反观发掌之人立在那紫袍少年身前纹丝未动,却听他道:“郭大侠,难道要跟老衲为难不成?”。郭靖尚未答话,灰白两道身影已扑向倒在地上的紫袍少年,身法迅捷异常,竟同时而至,众人这才看清原来是两个英武少年。

  金轮法王道:“不知好歹,便让老衲给你点教训”,双掌迅猛拍出,五丁开山般的掌力印向那两个少年,掌风鼓荡,周围群顿时不得不豪退避三舍,纷纷暗暗为这两人担忧。

  却见那灰衣少年撮指成剑,身形瞬间变换数次方位,犹如极光电闪般刺出数十指,与法王右掌斗在起,招招不离法王要害,“噗”“噗”气劲宣泄,激射四方,少年虽终不免被气劲激荡后退步,却毫发无伤,而法王袍袖却洞穿了数个空洞。与此同时,白衣少年见法王掌力袭来,左掌前探,右掌嗖的从左掌下穿了出去,直击法王小腹,正是降龙十八掌第九式——或跃在渊,“砰”两人掌力相交,法王身形晃,而那少年踉踉跄跄弹退出去。

  法王不怒反笑道:“好,好,果然英雄出少年,没想到中原之地有如此多的后起之秀”,原来法王同时与他二人交手,右掌被灰衣少年缠住,左掌与白衣少年交接,腹间失了防护,被白衣少年右掌突入击中,身形晃便是躲避这击,虽未令对方击实,但毕竟失了颜面。他又想及先前比武的郁闷,怒气上涌,道:“就让老衲再领教高招”,又攻向了灰衣少年。

  郭靖伸掌接住踉跄倒退白衣少年,欣喜地道:“过儿,你何时学会了‘降龙十八掌’?难道”,白衣少年却是杨过,只听他道:“郭伯伯此事说来话长,容过儿稍后再叙,先帮我大哥要紧”,心下却惊道:“‘降龙十八掌’?难道洪老前辈传我的是他的拿手绝技?”。

  郭靖拍脑门道:“对,对”,当即走上前去格开了法王,未及开口相劝,法王便放弃灰衣少年,与他斗在处,当即他只得凝神应对。

  灰衣少年要去扶起紫袍少年,对方却把将他推开,挣扎着起身,冷冷道:“不劳阁下大驾”。灰衣少年惶急失色,带着哭音道:“大哥,是我啊,我是小朋啊,你到底怎么了?”。

  紫袍少年面无表情地道:“哼哼,朋友,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什么大哥,我自幼孤身人跟随法王,怎会有兄弟”,心下却痛苦地道:“朋弟,哥哥对不起你,哥哥对你寄以厚望,若此时相认,岂不牵连你跟随我承受骂名”。

  未曾料此的牛朋,听后如遭雷击,顿时呆立当地,紫袍少年看着牛朋,愈加痛心,逆血直冲,突地他脸色白,强咽下了呛出的口鲜血,脸上血红欲滴。

  杨过走上前来,对小朋关切地道:“大哥,你没事吧,他那种卑鄙无耻的小人,怎么会是你兄长”,说罢看着紫袍少年咬牙切齿地道:“让小弟先料理了他这个卑鄙小人”,说着不理不停失神地念叨着“不会的”“不会的”的牛朋,抢身便扑上,瞬间干掉了几个拦路的喇嘛,掌盖向紫袍少年头顶。

  未曾想紫袍少年纹丝不动,只双眼漠然地看着他。如此冰冷漠然的眼神,让轻易可得手的杨过心中悚,掌力不敢全吐,便在此时股劲风侧面袭来,他不得不躲闪开去,原来是达尔巴舞动金杵将他拦下了,二人立时斗在处。

  其实便是达尔巴不拦他,他也不会得手,因为脸色殷红的牛朋早已提聚功力纵身上前拦截了,只是见杨过被拦截了,便伤神地看着紫袍少年静静地退了回去。

  法王与郭靖拼了十数招知道短时间内无法分出胜负,猛进招当即退后道:“本法王改日再来领教,达尔巴带你师兄走”,竟是坐实了紫袍少年是他弟子的身份。片刻间,呼呼啦啦大堆人竟走得干干净净。

  杨过还要去追却被郭靖拦下了,忿忿不平的他冲金轮法王等人离去的身影做了个鬼脸道:“龟孙子全被吓跑了,看你们这些龟孙子还敢不敢再来找你爷爷,嘿嘿”,说完这句他见牛朋还在望着金轮法王行人退走的方向愣愣出神,便走上前道:“大哥,你没事吧?”。

  牛朋却没有反应,眉头紧紧皱在起,心中已翻起了滔天巨浪,只在想“大哥为什么不认我?”“大哥为什么不认我?”,过了会反应过来,跟杨过回了客厅继续参加英雄大会,只是全无心思再过问身外之事,不久即黯然离席而去。

  杨过被安排坐在主席,其间郭靖问到关于“降龙十八掌”的事情,他这才确定自己学的掌法是如此了不得的绝技,其后是将经过照实说了,不免牵扯出了紫袍少年偷袭洪七公事,当被问及其人来历时,也把所知添油加醋并告诉了众人。

  紫袍少年所做的桩桩,件件都为江湖人所不齿,虽然杨过说他偷鸡摸狗,调戏老妇等儿戏之言不可深信,但仅偷盗武学,与魔道为伍,偷袭洪七公兼之此次助纣为虐,已令群情激愤,纷纷表示定要将他千刀万剐才消心头之恨。于是此次英雄大会,除了选出了郭靖做副盟主统领江湖群豪的同时,致决议要号召武林同道铲除紫袍少年这个江湖败类。

  杨过抱肩立于厅角,看着众人激愤的表现,嘴角扬起抹邪笑,暗道:“嘿嘿,你这卑鄙小人再佞猖狂,小爷也让你在江湖上无立足之地”。

  英雄大会快完了,本卷也马上结束了

  第十八章订婚,逆伦

  夜幕逐渐拉深,四野已然寂静无声,哦,不,还有断续的虫鸣和轻风吹拂树叶草儿的沙沙声,在星月笼罩的大地下传出很远很远,直到前面高耸的城池。大胜关陆家庄,华灯尽燃,人声鼎沸,仍如白日般喧嚣热闹,原来各路豪杰正在分派事宜,定下诸般大计。

  诸事已定,众人赴宴话别,杨过与小龙女相依而坐,言行举止亲密异常,毫不避讳众人,二人情意款款,刻中倒有半刻是在相守互望,全然忘了周身切。杨过英雄了得更兼身份非常,今次英雄大会更是立下大功,小龙女姿容绝色,飘然出尘,二人的亲昵姿态看在群雄眼里,犹如神仙眷侣,纷纷不由得赞叹称贺。

  郭芙与大小武闻言,心下愤懑,侧目而视,恚怒不已。黄蓉杏目微扫,心中已然明了,她面容转肃,竟尔蹙眉沉思。

  酒过三巡,郭靖举杯站了起来,他性格直爽豁达,对男女感情之事尤为迟钝,杨龙二人的亲昵,他只当做师徒情深,竟未留心,至于女儿与二徒的横眉怒目,以他驽钝的心思又怎能捕捉的到。只见他压了压手,道:“各位,各位今日能将金轮法王行击退助长我大宋声势,灯大师高徒朱师兄点仓渔隐师兄以及全真教郝道长功不可没,我建议我等先敬他们杯”,众人轰然叫好。

  郝大通脸色阵青阵白,正要起身说话,却听点仓渔隐起身洪声道:“郝师兄,俺有话要说,今日实在是当不起有功说,俺未曾胜得那藏僧分毫,反倒折了兵器,却是丢了我等武人颜面,愧对各位,又怎当得起这杯酒,某当以此酒向大家谢罪”,说罢躬身饮而尽。

  黄蓉站起来笑道:“渔隐师兄,何出此言啊?今日比斗,达尔巴只是仗兵器之利与师兄占成平手,师兄更是让鞑子见识了我中原人的武勇,使其不敢再虎视我中原之地才是重中之重,如此说来你确是功不可没,大家说对不对?”,众人纷纷附和。

  郭靖笑道:“不错,师兄却是立了大功”,另有粗矮汉子起身道:“不错,点仓渔隐是个响当当的汉子,今日即使败了,我等仍会敬佩,若不弃,战彪先干为敬”,其余诸人亦纷纷举杯致意。

  点仓渔隐赧容收起,肃容道:“承蒙大家看得起,中原武林再有事,某自当肝脑涂地,不敢有半分推迟,诸位,干!”。

  郭靖夫妇与朱子柳相视笑,共饮了杯中之酒。酒过数巡,见群豪各自结交,尽吐豪言,郝大通面色沉郁,嘴唇微张似有非常之言,黄蓉杏目转,生怕他再有毁损士气之言,举杯笑着对他道:“郝道长,此次多亏你来报信,而后又力挫强敌,我敬道长杯”,继而道:“道长似有难言之隐,可否告知?”,郝大通面色酱紫,嚅嗫多事竟未曾言,黄蓉便道:“道长是否身体不适,可要去客房休息片刻”。

  郝大通脸色阵变幻,忽似下了决心,站起身道:“诸位武林同道,贫道有事要澄清,今日比武,老道并未获胜,若非紫袍少年手下留情,恐怕已无法活生生站在这里”。此言出,群豪大哗,顿时议论纷纷。

  大小武兄弟满脸不信,小武满脸不在乎的道:“郝道长莫非喝多了不成?那穿紫袍的小子师父碰就吐血了,简直不堪击,即便我都能随手捏死他,哼哼!”,大武道;“二弟言之有理,那小子藏头遮面的,想来也是无胆鼠辈,哪会有多大本事,郝道长竟没打过他?嘿嘿,怕是年老体衰了吧”,他们以为是郝大通本领不行,自认为师出名门,年少有为,打败紫袍少年自是毫无悬念。

  脑海中闪过紫袍少年黯然伤神的表情,郭芙总感觉有些熟悉,收起疑惑,嬉笑道:“那可说不定呢?你们啊,没看见臭小子杨过吗?说不定人家也真有身高强的本领呢!你们那三脚猫的功夫,哪能随随便便把人家打败呢?”。

  不提三人嬉笑,郝大通何等功力,三人议论的话字不落收入耳中,他顿时面色铁青。被几个小辈奚落已无颜呆在此处,不待众人寻问,他已面如死灰地向郭靖黄蓉抱拳道:“郭大侠,黄帮主,贫道再无颜面留在这里,告辞”,说罢喟然声长叹径自离去,待郭靖夫妇追上去时已然远去。

  黄蓉回转,眉头紧皱,看着郭芙与大小武仍满脸不屑的嬉笑,狠狠瞪了她们眼,郭芙吐了吐舌头,装作知错的样子捏着衣襟,大小武知道闯祸了,只管低头,三人顿时噤声。

  杨过将大半注意力只放在小龙女身上,只在郝大通澄清事实时关注了场中片刻,随即冷哼了声,虽然他对郝大通殊无半分好感,不过也十分佩服其人的光明坦荡,怕是自此之后,广宁真人在江湖将声望难再,恐怕作为执道教之牛耳的全真教也将遭人非议,想在北路武林领袖群伦将会平添不少变数。

  郭靖满脸冷肃的压了压手,心中阴云满布,他如今已是副盟主身份,众人自然止住了议论,倾听他的话语,只听他道:“诸位,以郝道长为人是断不会信口雌黄的,现今虽然比武另有隐情,但既然对方是蒙古人走狗,怕是他手下留情也绝非简单之事,诸位切莫中了敌人之计,······”

  黄蓉笑着走出来道:“不错,以紫袍少年的心机,他必然已经算准了郝道长的为人,借此来瓦解我方的军心士气,如此心机谋算着实恶毒,大家还需团结致,以免鞑子阴谋得逞”。

  朱子柳言道:“黄师妹言之有理,当务之急是诸位武林同道团结起来,听从老帮主和郭大侠领导,抵御鞑子铲除人”。

  众江湖豪客自是纷纷附和,时士气又振奋起来,郭靖看着场面重又回复热闹,随即发布了几道江湖令:迎回九指神丐洪老帮主:即日起所有结盟的武林中人当以探寻洪老帮主为要务,争取早日将其迎回,领导江湖群伦;二稳固襄阳城防,协助守军抵御鞑子进攻;三发出江湖动员令,号召武林同道铲除为虎作伥的江湖败类;·······。

  待诸事已定,见众人士气高涨,郭靖夫妇与朱子柳等人笑着相互点头致意,为人心可用而甚为高兴。目光扫过与小龙女欢悦聊天的杨过,郭靖大感欣慰,忽地心头热,止住大家的议论,举杯到小龙女近前道:“龙姑娘,在下直有个心愿,郭杨两家累世通好,过儿的祖父与父亲更是与家父及在下是结义兄弟,看到过儿如今已长大成丨人,小女也年龄不小,希望能将小女许配给他,不知龙姑娘意下如何?”

  听闻此言,郭芙顿时惊羞不已,跑过去拉着郭靖的衣袖摇摆道:“爹,爹,······,你怎么这样嘛,女儿不依,女儿不依嘛”,她心中五味沉杂,红扑扑的脸上表情纷杂,亦嗔亦喜,似在沉醉又仿若有点点抗拒,女儿家的娇羞姿态,端是多情,忽而她眉头舒展开来,晕红的脸上带着抹羞涩的笑容,小心翼翼地向杨过投过目光。淡淡地瞥过正捏着衣角偷瞧自己的郭芙,杨过眼神温情地注视着小龙女,握着她的柔荑,心道:“可惜,郭大小姐美是美了,不过太过娇蛮任性,我杨过可消受不起,更何况有姑姑疼我爱我,杨过这生就足够了,我心中也当只有姑姑人,郭伯伯的盛情须得婉拒才是”,念及此不待小龙女说话,便转头对郭靖道:“郭伯伯,过儿年纪还小,婚娶之事以后再说也不迟”。

  郭靖皱眉道:“过儿,不得无礼,婚姻大事,当由两家长辈来定,怎可如此莽撞,快退下,且听你师父之言”,他向尊师重道,对于杨过在长辈前的僭越自是不能容忍,不过多年来直觉着亏欠杨家良多,而杨过又自幼孤苦无依,心中着实疼惜怜爱,是以并未严厉斥责,只觉此事以后当将过儿带着身边,时时教导,慢慢将身本领传给他,将他成就个栋梁之才,至不济也要做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以不负杨叔父和义弟在天之灵。

  仍与杨过携手的小龙女,见杨过无端被斥责十分不悦,纯洁如玉的心灵让她无法理解世人处事的方式,顿时攥着杨过的玉指收紧了些许,更为温和地看着杨过,朱唇轻启道:“过儿是不会娶你女儿的”,珠圆玉润,犹如天籁般的声音拒绝地无比坚定,丝毫不曾留下半点转圜的余地,郭靖顿时呆了呆,道:“这·······”。

  黄蓉见郭靖求婚,心道不妙,不过此时已然来不及阻止,眉头直紧锁,听到小龙女的答复后心下竟不由得松了口气,正要上前答言,不料郭芙抢出,气极地娇喝道:“哼,有什么了不起,不嫁就不嫁,本姑娘才不稀罕呢,偏你个臭女人多事”,忽地跺了跺脚,流泪对杨过道:“死杨过,烂杨过,我恨死你了”,杨过却始终未曾正眼瞧她,直又不像大武小武那般对她千依百顺,她心中着实有怨,今天又在大庭广众下被拒绝,如何不恼羞成怒。

  此时,杨过闻听她骂小龙女,剑眉竖,冷声道:“臭丫头,你敢再说遍”,郭靖见女儿无礼,转身怒斥道:“芙儿,你——,不得无礼,还不向龙姑娘赔罪”,说着心中气极竟举起了巴掌要拍落下去。

  郭芙满眼含泪,看着郭靖扬起的巴掌怡然不惧,指着杨过骂道:“杨过,你和那个臭女人合起伙来欺负我,我恨你,我恨你,呜呜呜呜”,“啪”声,郭靖巴掌尚未落下,杨过已经巴掌抽在郭芙脸上,冷然地目光看着她道:“郭大小姐,请你对我姑姑放尊重点,否则休怪我杨过不客气”。

  郭芙不敢置信地捂着脸颊,满含热泪的眸中闪过仇恨的光芒,看向杨过与小龙女,痛苦道:“你,你们,好,很好,杨过,我不会放过你的,呜呜······”,说罢掩面而去,大小武见郭芙离开,顿时怒不可遏,转头对杨过道:“姓杨的,你太过分了”,随即向后厅急叫道:“芙妹,等等我们”,齐齐追了过去,群雄见此,面面相觑。

  郭靖脸色阴沉,但也颇为无奈,拱手对小龙女道:“龙姑娘,小女无礼,多有冒犯,还请多多包涵,只是在下冒昧问句,过儿是否有婚约或是龙姑娘已为过儿订好亲事?”。

  小龙女仍用脆玉般的声音道:“没有”,郭靖?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