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靖又再问,小龙女不耐烦地道:“你这人怎这般纠缠,过儿是不会娶你女儿的,因为,因为”,说着她顿了顿,深情地看着杨过道:“我要嫁给过儿,做过儿的妻子”。

  “轰”,整个大厅了,而闻听此言,股逆血上冲,郭靖险些站立不稳,倒退步扶住椅背,难以置信地道:“龙姑娘,你说什么?你们难道不是师徒吗?”

  杨过见众人大哗,对自己师徒指指点点,心知姑姑口无遮拦,犯了大忌,听到众人议论声中对他们师徒二人渐渐恶言相向,诸如“不知羞耻啊”“伤风败俗”“如此漂亮,却是个······”“竟背人与徒弟行如此苟且之事”······,不停传入杨过耳中,竟大半是冲着小龙女而来,感受到掌中小龙女冰凉的玉指不停颤抖,随着议论声传入耳中,她脸上苍白如纸,绵软的身躯茫然不知所措地靠向自己,杨过心中恸极,怒吼道:“够了!”。

  众人耳边只觉两道重叠的雷霆之音响彻,霎时议论声尽被遮掩。

  杨过这声含怒而发,灌入了全身的功力,直震得众人耳边轰鸣,意想不到的是,与此同时,大厅侧门外同样发出了道长吟,内力浑厚犹在杨过之上,二声重叠顿时震彻大厅,众人的议论嘎然而止,满眼骇然地向大厅角望去,只见个灰布衣衫的挺拔少年满面愠色的走了进来,眼中的冷光扫过群雄,不禁令他们生出背脊发凉的感觉,竟无人敢涉其威。

  只听那少年冷冷地道:“英雄大会!好个英雄大会啊!对外无能,对内却能欺压起哄,你们算的什么豪杰?你们称得哪门子英雄?国之将亡,不想心抵御外侮,看看你们都在做些什么?诸位想清楚,你们来是干什么的”,说罢愤然对杨过道:“兄弟,可不与这帮平庸之辈般见识,走,随为兄喝酒,你我大醉场”,原来来的却是牛朋。

  平生被人轻视的杨过,只受过无尽的谩骂与欺辱,何曾有人挺身而出维护过他,此时这灰衣少年的作为,已彻底打动了杨过冰冷的心,他心中激动,脸上却只透出点淡淡笑意,暗道:“此生有此大哥,足以”,随即他哈哈笑道:“不错,大哥之言正合我意,大哥请”。

  荆湖路两浙路等江南诸路江湖人看着三人施然离去,不服者仍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心中鄙夷的有之,出口谩骂的有之,甚感惋惜的有之,而大多江北诸路群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有赧色,不约而同先后离去,自然要去完成所分派的任务,对牛朋的言语,竟没有生出多少怨愤,很明显的与南方豪杰层次分明,此举黄蓉看在眼里,眉头皱,眼神淡淡闪烁起来,脸色不断变换。

  本卷完

  第章各行其道

  牛朋与杨龙二人离开大胜关迤迤而行数里之遥,虽百般不舍,终因牛朋心系大哥丘翳风安危不得不告辞离去。

  站在处平缓的土坡上,衣袂飘荡的杨龙二人默默注视着牛朋的背影渐行渐远,忽地杨过提气喊道:“大哥!想我和姑姑了就来终南山活死人墓看我们。大哥!你路走好”。!

  牛朋听闻此言身子微不可察的颤了颤,微叹气,湿润的眼角似乎含着微笑,看不分明他此时的心情究竟怎样,只是迈着坚定的步伐愈行愈远。

  大胜关外二十里,岱山山坳中:

  个干瘦的和尚闭目盘膝坐于谷口大石上,黄金杵立于身侧,周围散布着十数个喇嘛,手举火把,小心谨慎地注视着谷外,似在防备生人闯入,莹莹火光中看那干瘦和尚面容不是达尔巴更是何人。

  山坳深处处隘口上,五心向天盘坐着个紫袍人,头上白气蒸蒸,眉头紧锁,面容痛苦,另有个年纪颇大的红袍喇嘛站于隘口边,只听那喇嘛对身后盘坐疗伤的紫袍年轻人道:“小子,既然你能舍命帮本法王闯了遭英雄大会,本法王自也不会食言,即便帮你疗伤也未尝不可,不过你需拜老衲为师!”,说话的正是金轮法王。

  那紫袍少年闻言,轻吁口气,内力回归丹田,苦笑道:“法王何必如此苦心,小子怎堪法王看重,至于这身伤势,不劳法王挂碍,在下谢过,且请法王传法吧”。

  金轮法王看着紫袍少年,眼神甚是凝重,面上片沉冷,不知是何想法,只见他倏忽近身把抓住少年的手腕,少年无动于衷,脸上波澜不惊,无比沉着,法王神色动,亦不得不赞叹声,收回感叹他凝神度股内力至少年体内,小心探查起他的伤势,眼神逐渐凝重,其后甚至骇然变色。

  面色稍显苍白的收回五指,金轮法王看着紫袍少年面色不断变换,眼神复杂之极,俄而沉重地开口道:“你还能强忍多久?即便老衲,。。。。。。,哎,罢了罢了,不曾想天下还有此等绝顶人物,我不如啊,你究竟做了何事竟将你伤成这样”。

  紫袍少年眼神垂下,望着下方的谷口,淡淡道:“过去的事,在下不想再提,请法王见谅”,金轮法王收起思绪,哈哈大笑声道:“好,小子,你果然不同,如果你的伤势能够医好,你将来成就不可限量”,他却不再提助少年疗伤之事,因为他也无能为力,心知这少年至多不过半年,便会大限来临,这之前会忍受无边痛苦,想到这里,法王心中无限惋惜,只恨自己未曾早点发现这良才美玉,淡淡扫过达尔巴和霍都,法王也只得喟然叹。

  在紫袍少年立誓不将密宗武学外传后,“这是洛迦心法的疗伤篇,你且听我道来”,法王向紫袍少年将这门密宗心法字句传达过去,之前他本欲将心法紧要处篡改二,让这少年救人不成反成杀人,此时却不做此想,稍稍动念便将这心法的疗伤篇完整传授了紫袍少年,心道便让他死前了心愿,老衲何必做绝。

  待法王将洛迦心法述完,紫袍少年已印刻于心,密宗心法另辟蹊径,大大不同于中原武学,非为正宗却不输正宗,对他裨益极大,心中似有所感,不由按照心法口诀运转起内力来,体内奇经八脉血肉肌体中涓涓细流汇动,顷刻间心领神会,心法第层已然练成,察觉尚有可为,便继续搬运起来,不久面色红晕,眉头紧锁,嘴角有细细血丝渗出,如此数次,脸色变换,终于脸上青光闪而逝,眉头也舒展开来,第二层练就。

  少年从第二层心法运转中察觉因己身伤势修炼多有碍难,恐伤己身,不敢再轻试下去,当其后细细参悟,便缓缓收功。

  法王见此,不由骇然,洛迦心法是密宗嫡传正宗,虽非绝顶武功却也源远流长,奥妙非凡,常人练成第层便需数日,当年法王天资纵横武功略有小成,亦用了日才将第二层练就,而这少年盏茶间练成第二层,青光耀灵台,着实天赋异禀,资质卓绝,他却不知紫袍少年因重伤浑厚内力散瘀堵塞体内,体内经脉处处蕴力,限于无可用法门,难于搬运,此时洛迦心法别树帜,开启另扇武学门窗,触类旁通,紫袍少年两相综合,略改动,却因此省却无穷苦工。

  见紫袍少年收功,法王敛起惊容,大笑声盘坐在少年身前道:“好,好,好,小子你果然没有让老衲失望”,说着他眼神不断闪烁,俄而亮道:“疗伤心法你已了然,不过仅此法效果并不甚好,待老衲再传你调息之法,配合使用,何愁你那少林老师傅伤势不痊愈”。

  听罢法王之言,紫袍少年心中稍有犹疑,他知道法王是怎样个人,虽非大大恶,却也绝不是好人,往往自恃宗师身份不屑做下作卑劣之事,但绝不会待人以诚,甚至主动帮人,在非常时也会采取些卑鄙手段,设套下拌也未尝不可能,然而,事关师兄安危,即使明知有陷阱又能如何,只能硬起头皮,周旋下去,想及此,紫袍少年拱手道:“小子感激不尽,但请法王见告”,法王点头,道:“在传法门前,老衲有个要求,但并不强求与你,你若愿意,便请向西方虔心叩个首”。

  紫袍少年沉吟片刻,起身依言照做,金轮法王面色沉毅,单掌立胸,笑道:“好,好,好”,言罢便将数百言的调息法门传将下去,紫袍少年用心铭记。

  待将法门传完,紫袍少年与法王各自调息,转眼间天色已然见亮,法王起身道:“小子,你好自为之,你我日后如再能相见,老衲与你把酒言欢”,心下道,如若你能不死,到时老衲再送你个大造化,龙象波若功的五层以后心法也并传授与你,可是这可能吗?法王自释笑,摆手便大步离去,他心知这面将是与少年相见的最后面,如此良才美玉注定埋没黄土。

  待与金轮法王别过,趁着晨曦,紫袍少年潜入附近民居顺来件粗布衣衫,留下些许银两给主人家,稍作改扮,便跃马赶往少林寺,他心急如焚,恨不得顷刻间便到少林寺内。

  为避开郭靖黄蓉,杨过和小龙女与牛朋分手后,不辨方向,路沿小道急行,随着夜色渐深,此时两人久别重逢,远离应嚣,於适才的恶斗争辩,都已忘得乾乾净净,只觉此刻人生已臻极美之境,过去的生涯尽是白活,而未来的时光也大可不必再过。

  两人心灵相通,无需言语,已感到无限甜蜜,到了株垂杨树下,两人抵足而坐,渐感倦困,就此沉沉睡去。杨过的千里瘦马在远处吃着青草,踢着马蹄,偶而发出声声低嘶。觉醒来,天光大亮,两人相视笑。杨过道:“姑姑,咱们到哪里去?”小龙女沉吟半晌,道:“还是回古墓去罢。”

  当下两人折而向北,缓缓而行。两人谈到武功,均感金轮法王了得。想到最后章,二人尚未练成,此时均心有所悟便拆解起来,然按照此时感悟,虽不再同用种心法,转而各用古墓和全真心法,然见招拆招仍不得神髓,二人大为所惑。其实当年古墓派祖师林朝英独居古墓而创下,虽是要克制全真派武功,但对王重阳始终情意不减,写到最后章之时,幻想终有日能与意中人并肩击敌,因之这章的武术是个使,个使全真功夫,相互应援,分进合击。双剑纵横是假,携手克敌才是主旨所在,然而在所遗石刻之中却不便注明这番心事。小龙女与杨过初练时相互情愫未生,无法体会祖师婆婆的深意,修习之际两人均使本门心法,自是领会不到其中妙诣。

  此时虽有领悟,但杨过与小龙女不明剑法含意,仍以敌对,自难得心应手。二人练了会总感不对。小龙女道:“或许咱们记错了,回到墓中去瞧清楚了再练。”杨过正要答话,突听远处马蹄声响,骑马飞驰而至。那马遍体赤毛,马上之人身紫衫,转眼之间,人骑如风般掠过身边,正是黄蓉骑著小红马。

  杨过不愿再与她家人见面而多惹烦恼,于是与小龙女改走小道,这晚二人在家客栈歇宿,目视对方,心中无限甜蜜。

  次日中午,二人来到座大镇。镇上人烟稠密,车来马往,甚是热闹。杨过带同小龙女到家酒楼用饭,刚走上楼梯,不禁怔,只见黄蓉与武氏兄弟坐地张桌旁正自吃饭。杨过心想既然遇到,不便假装不见,上前行礼,叫了声:“郭伯母。”

  黄蓉双眉深锁,脸带愁容,问道:“你见到我女儿没有?”杨过道:“没有诶,芙妹没跟你在起么?”

  黄蓉尚未答话,楼梯声响,走上数人。当先人身材高大,正是金轮法王。杨过急忙转头,不再跟黄蓉说话,悄悄走到小龙女身旁,低声道:“背转了脸,别瞧他们。”但金轮法王眼光何等锐利,上楼梯,於楼上诸人均已尽收眼底,嘿嘿冷笑,大刺刺的在张桌旁坐了下来。

  杨过本已将头转过,突听黄蓉叫了声:“芙儿”,不禁回头,只见郭芙与金轮法王同坐桌。眼睁睁望著母亲,却是不敢过去。

  原来金辁法王陆家庄受挫,清晨待与紫袍少年分别后,心中不忿,筹思反败为胜之策,出谷数里后,不曾想迎面郭芙骑了小红马出来驰骋。

  金轮法王大喜,给她把揪下马来。小红马极有灵性,发足飞奔回庄,悲嘶不已。郭靖等知道女儿遇险,大惊之下,立即分头寻找。黄蓉虽然怀有身孕,仍是带著武氏兄弟来回探察,此日在这镇上见到杨过师徒,不料金轮法王押著郭芙,却也来到了这酒楼。

  黄蓉欲救女儿,却不敢轻举妄动,却听武修文大声道:“金轮法王,有事你冲我们兄弟来,快把芙妹放了,不然我们兄弟要你好看”,大武随之附和,黄蓉眉头深皱,斜眼向杨过与小龙女望了眼,心想:“不知这师徒二人是否会出手相助,若是,哎”。

  金轮法王对大小武叫嚣视而不见,眼神转,对黄蓉道:“黄帮主,老衲有意邀尊驾同行,共赏北地风物,请吧”,黄蓉愕,立时便想明其中关节,金轮法王不但擒住女儿不放,竟连自己也要带走,奈何心急女儿下落,此时落了单,身边只武氏兄弟二人,自然不是他敌手,不禁脸色大变。

  第二章恶斗俱伤上

  见黄蓉凝神戒备,金轮法王又道:“黄帮主,你无需害怕,你是中原武林中大有来头的人物,我们自是以礼相待。只要武林盟主之位有了定论,立时恭送南归。”他上楼见到黄蓉,便知遇到良机,只要将她擒获,中原武士非拱手臣服不可,那比拿住了郭芙可要高出百倍,当真是件天大买卖送上门来。黄蓉只关心著女儿,先前竟没想到此节。

  武氏兄弟见师娘受窘,明知不敌,却也不能不挺身而出,长剑双双出鞘,护在师娘身前。黄蓉低声道:“快跳窗逃走,向师父求救。”武氏兄弟两人向她瞧了眼,又向郭芙瞧了眼,这才奔向窗口。

  黄蓉暗骂:“笨蛋,这当儿怎容得如此迟疑?”果然只这么稍拖延,已脱身不及。金轮法王长臂前探,手个,抓住二人背心,如老鹰拿小鸡般提了起来。武氏兄弟回剑急刺,金轮法王也不闪避,只是双手微摆,武敦儒长剑刺向弟弟,而武修文的长剑却刺向了哥哥。两武大惊,急忙撒手抛剑,当□两声,两柄长剑同时落地,才算没伤了兄弟。

  金轮法王双臂振,将二人抛出丈许,冷笑道:“哼哼,微末伎俩,乖乖的跟佛爷走罢。”转头向杨过与小龙女道:“你两位跟黄帮主倘若不是路,便请自便,以后别来碍我的事就是。小兄弟武功了得,今后好好保重,再去练上二十年,天下便无敌手。”

  他倒并非对二人另眼相看,却是知道黄蓉杨过二人武功虽然都不及自己,但如联手相斗,那就不易应付,即使得胜,也未必定可擒获黄蓉,因之有意相间,那是得其主干舍其旁枝之意。他并不知黄蓉因怀孕而不便动手,只估量她打狗棒极其神妙,是个劲敌。

  小龙女道:“过儿,咱们走罢!这老和尚很厉害,咱们打他不过的。”她满心只盼早回古墓,与杨过长相□守,她于世间的恩仇斗杀本来就毫不关心,见到金轮法王又感害怕,便即直言无隐。杨过答应了,站起身来,走到楼口,心想此去回到古墓,多半与黄蓉永世不再相见,不禁向她望了眼。

  只见她玉容惨淡,左手按住小肮,显是在暗忍疼痛,杨过登时心想:“郭伯伯郭伯母不许我和姑姑相好,未免多事,但他们对我实无歹意,今日郭伯母有难,我如何能走了之?只是敌人实在太强,我与姑姑齐上,也决计不是这藏僧的敌手,反正救不了郭伯母,又何必将自己与姑姑的性命陪上?不如去禀报郭伯伯,让他率人追救便是。”

  杨过携着小龙女的手,举步下楼,只见名蒙古武士大踏步走到黄蓉身前,粗声说道:“快走,还耽搁甚麽?”说着伸手去拉她臂膀,竟当她是囚犯般。黄蓉生性受洁,不愿被这蒙古武士触碰,便以袖遮手,下将他甩与楼下。酒楼上众人突见动手,登时大乱。

  金轮法王见状大踏步走上,模样的伸手去拉,黄蓉知他有意炫示功夫,虽是同样的出手,自己要同样的摔他却是万万不能,只得退了步。杨过本已走下楼梯数级,猛见争端骤起,黄蓉眼下就要受辱,不由得激动了侠义心肠,不顾生死安危,飞身拾起敦儒掉下的长剑,招“青龙出海”,急向金轮法王后心刺去,喝道:“黄帮主带病在身,你乘危相逼,羞也不羞?”。

  金轮法王听到背后金刃破空之声,竟不回头,翻过手指往他剑刃平面上击。当的响,杨过只震得右臂发麻,剑尖直垂下去,急忙飞身跃开。金轮法王回过身来,说道:“少年,快快走罢!你年纪轻轻,武功不弱,将来成就远胜于我,此时却还不是我的对手,何苦强自出头,丧生于我手下?”这几句话软硬兼施,既把杨过捧了下,却又深具威胁。

  杨过听金轮法王如此夸赞自己,却也欣喜,只是却妥协不得,遂边与金轮法王乱扯,边猛攻,金轮法王见他如此滑头,心下生怒,呛啷响,从袍子底下取出只轮子,这轮子与他先前所使的金轮般大小,只颜色黑黝黝地,却是精铁所铸,轮上也铸有密宗真言。他共有金银铜铁铅五只轮子,当真遇上大敌之时,可以五轮齐出,但他已往只用只金轮,已自打败无数劲敌,因此上得了金轮法王的名号,其余银铜铁铅四轮却从未用过,其实依他武学修为,原该称“五轮法王”才是。

  这时将铁轮取出,法王对黄蓉道:“黄帮主,你也齐上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