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想到这他不敢置信地看向牛朋,脊背打了个冷颤,场面话不敢说了,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了,苍白的嘴唇张了张,终究未吐个字。

  牛朋对霍都道:“霍都,中原卧虎藏龙,远非你可以觊觎的,我劝你不要再助纣为虐,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好自为之吧”,表面看似轻松,实际上他已尽了全力。

  霍都眼神复杂地看了眼牛朋,拱手,迅速离开了,郭芙见状大急,气恼道:“你这人怎么这样,霍都是个大坏蛋,你都把他放走了,你快把他抓回来啊,你,你简直,唉!”

  这回刚从泥水中拔出来的大小武学乖了,心知哥俩绑块都不够人家掌拍的,乖乖夹起尾巴做人,不敢言语,牛朋径直走向黄蓉,拱手道:“郭夫人,在下另有要事,不能护送夫人回襄阳了,望路保重!”

  这已是第二次见这个少年了,在英雄大会时这个令群雄侧目的少年便令黄蓉格外留意,他年纪轻轻,身气度却巍然沉凝,似乎天生便令人信服,即便郭靖亦不曾有这种风姿,而武功更是出类拔萃,即便天资过人的杨过都大有不如,与金轮法王过招,应对自如,犀利的攻击更令法王大失颜面,此次挫败霍都,若信庭漫步,武功不可测度,这当真只是个少年吗?黄蓉第次有了震撼的感觉,随即她反应过来,看着英姿勃发的牛朋笑道:“牛大侠,你对我母女如此大恩,怎能不报答,不仿随我们母女回襄阳,让我夫妇好好谢谢你,有何要事,只要我夫妇能帮上忙的,定尽力”。

  牛朋轻摇头道:“郭夫人好意在下心领,只是此事不便假人之手,请夫人代在下向郭大侠问好,就此告辞,后会有期!”,说罢,纵身跃于马上,拱了拱手飒然离去。

  郭芙望着牛朋的背影跺脚,撅嘴道:“有什么了不起,没礼貌”,他恼恨牛朋自始至终未曾正眼瞧过自己眼亦未曾跟自己说过句话,如果说有的话,便是点了下头。

  黄蓉微笑地看着郭芙,又看向牛朋消失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道:“芙儿,不要胡说,跟娘回襄阳,你父亲还在家中等着你呢”,提郭靖,郭芙吓得吐了吐舌头,抓起黄蓉胳膊撒娇道:“娘,你又拿爹吓唬我,我不依,不依嘛”。

  路听着郭芙还在埋怨牛朋的无礼,黄蓉也懒得跟女儿计较,行人迎着夕阳逶迤向襄阳而去。

  牛朋沿着驿道纵马纵马而行,约莫戌时末,来到了处市镇,不多时月已上中天,只得找了家客栈歇宿了,盘坐在二楼的床上打坐调息完,望着窗外散棱棱的月光透入洒落在地上,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丘翳风吐血倒地的情景和冷漠的眼神不断在他脑海出现,他无比担忧而又痛苦地喃喃道:“大哥,你现在怎么样了,谁将你伤的如此之重?是金轮法王胁迫你吗?”,越想越感觉其中蕴藏着巨大的凶险,他决定必须尽快找到丘翳风或是金轮法王,他隐约感觉到大哥深深地陷入了危险之中。

  天还未亮,牛朋便从客栈起身,牵马走在还有薄薄晨雾的街道上,此时天光尚早,街上摆摊之人也少,零零散散遇到几个人,他便上前询问是否有见丘翳风或金轮法王行人,可惜却无半点收获,稍有沮丧,牛朋买了些包子面饼和卤牛肉,便牵马走出了市镇。

  走在乡间小道上,路人渐渐多了起来,牛朋不停询问着,不多时已转过岔道来到了条大道上,虽然仍然没有有用的消息,不过牛朋反复衡量,觉得金轮法王行向北的可能性最大,便跃身上马路向北疾驰,午时又来到了处市镇,看着进进出出的行人,牛朋感觉有必要再找人询问下。

  “大叔,你有没有见过个大概这么高,稍显单薄但斯斯文文的年青人啊,他穿的是紫色衣服,或许是别的衣服,也许身边还有群喇嘛”,牛朋耐心地向第十个行人打探着。

  “小伙子啊,这样的年青人到见过不少,穿紫衣服的不多,跟着的喇嘛的呢,更是没见过,我说啊,小伙子,你要打探的人是你什么人啊?看你风尘仆仆的,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啊?我”,这位大叔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显然对牛朋很有好感,无奈之下,牛朋连连拱手道谢,转身牵马大步前行,看着大叔还要跟过来,慌忙头扎进旁边的胡同。

  “砰”,“哎呦”,只见慌乱的牛朋和对面个急速跑来的白衣小姑娘撞在了起,旁边的黄骠马撂了撂蹶子,打了个无声的响鼻。

  要说小姑娘冲势很急,像是逃命般的,之前牛朋拐入胡同猛然间发现前方有人,还是能躲开的,不过牛朋打眼发现小姑娘动作踉踉跄跄让他迟疑了下,结果被对方头撞在怀里,当时牛朋左掌已推出,怕伤着这女孩子只得向外摆反手勾在她腰上,右手仍牵着马缰,由于没想到这小姑娘冲的如此急,以至被撞得屁股坐在地上。

  连推了几把牛朋的胸膛,才从牛朋怀里成功挣扎着起来的小姑娘,闹了个大红脸,本来要叉腰嗔骂对方两句的,也忘了,只伸出细嫩光洁的手掌揉着额头,嗔道:“痛死了,你这个死人怎么进胡同也不说声”。

  闻着淡淡的馨香,牛朋脸臊的通红,也不敢看人家,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对着少女不停打拱,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姑娘没事吧”,说罢揉了揉有点痒的胸口,想想胸口被推的感觉,感觉心里麻麻酥酥的,左手中还残存着柔滑的触感,也有点不自在,像是要抽筋似的。

  “嗯,牛大哥?是你吗?”,白衣少女惊奇的叫道,牛朋心里突,暗道:“不是吧,她还认识我?这下糗大了,这可怎么解释啊”,心里暗叹口气,他心虚地抬起头,打量起对面少女来,却见那少女正偏头俏生生看着自己,含羞带喜的娇颜略带薄嗔,不是陆无双,更是何人!

  待牛朋抬起头来,正对他声音感到熟悉的陆无双仔细看,果然是他,不由得欢喜地跳了起来,瘸拐地跑到牛朋跟前,拉着他手道:“牛大哥,果然是你啊,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把人家给撞了”,好嘛,错全是牛朋的了。

  牛朋赧然,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心虚道:“是你啊,陆姑娘,我,其实,刚才,实在是对不起啊!”,看着牛朋受窘,陆无双开心地笑了,咯咯的银铃声中,只听她道:“牛大哥,其实是我不好,没关系的,快,快跟我走,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我们先躲躲再说”,不待牛朋答话,她便拉着牛朋七拐八绕,路疾奔出了市镇。

  在市镇外的小道上,陆无双终于如释重负地抚了抚胸口,清吁口气道:“可吓死我了,牛大哥,我们得赶快躲起来,我师父李莫愁和师姐正在镇子里找我呢,万被发现的话就惨了”,牛朋被陆无双柔弱无骨的小手拉着,老脸羞红,天可怜见地,他个江湖厮杀的粗豪汉子,啥时候被女孩子牵过手,何况还是这么娇俏可人的,心里头七上八下翻江倒海的,脑子里团浆糊,见陆无双说话,懦懦的应了声,自己都不知道说的是什么。

  陆无双见牛朋答话奇怪,侧脸向他看去,却见他脸色通红,自己看他,慌忙避开眼神,仿佛心虚似的,心下奇怪,小手攥紧了些,这才发现自己还紧握着对方的手掌呢,手心都被他的汗水湿透了,可见他有多紧张,脸色红,这才醒悟过来,慌忙撒开了,两人各想心事,又都偷偷打量对方,片刻后还是陆无双先道:“牛,牛大哥,我们赶快走吧,要不然我师父就要追过来了”。

  牛朋也醒悟过来,忙道:“对,对,我们赶紧离开”,二人前后,走了几步,牛朋挠挠头,终于道:“陆姑娘,这样走的话,实在太慢,不如,你上马吧,在前带路,我在后面跟随”。

  闻听此言,陆无双自是不愿,牛朋再坚持,看看身后的市镇,陆无双秀眉微蹙,轻咬下唇道:“牛大哥,我们不要再推让了,不如,我们同乘马吧”,脸色微红,语气也有些不自然了。

  牛朋还欲再劝,陆无双那还能再跟他磨叽,自己跃身上马,把将牛朋拉到身后,抖马缰,沿小道疾驰而去,牛朋坐在马上浑身肌肉紧绷,夹得黄骠马边跑边长嘶,半晌才恢复过来,此时与陆无双如此贴近,只感觉心都要跳出腔子了,全身血液,竟是越来越不自在,只好赶紧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敢想,却不知陆无双回头瞧见他的样子,咯咯笑。

  不知过了多久,“吁”,陆无双娇喝声驻马停下,牛朋才敢睁开眼睛,闻着如兰的气息,看着陆无双转头看着自己偷笑,腾地脸又红了,挠挠头讪讪地道:“陆姑娘,见笑,见笑”。

  滚鞍下马,牛朋打眼观瞧,原来已身处原野中的处园子之中,前方正有间木屋,隐约有箫声传出,如怨如诉,情思百转,牛朋不觉被触动了心弦,不由得愣了愣神,片刻心念回转,暗道:“吹箫的必是个极美的姑娘吧”,此时见陆无双正招手让自己跟着过去,料想这当是她所居住的房子。牛朋走上前来,陆无双牵着他手七拐八绕进了院子,原来院外竟布下了奇门遁甲的阵法,牛朋大感惊奇,细心琢磨起来,到得门前台阶,陆无双正要推门而入,门却“吱呀”声打开了,———“呀”,两声惊叫几乎同时响起。

  第四章释疑逃路

  见门打开,陆无双“呀”声惊叫,看清是谁后,扯着开门的青衫女郎的胳膊,笑道:“表姐开得正是时候呢,你怎么知道我要进门呢,哦,对了表姐,给你引见个大英雄,呐,这位是救过小妹的牛大哥,江湖上都叫他‘忠义侠’”,说着指着门前的牛朋道。

  先前开门时,被青衫女郎奇丑的容貌吓了跳,失口“呀”了声,此刻见女郎见礼,牛朋脸色红,忙拱手道:“幸会,幸会,在下打扰了!”,陆无双拉着牛朋和青衫女郎的袖子打趣道:“好了,大家都不要那么多礼了,赶快进屋吧”。!

  陆无双话音未落,屋子内已冲出个面目清秀的白衣少年,激动地看着牛朋道:“大哥,真的是你?”,牛朋看到这少年,双目亮,大步上前把将白衣少年抱住,忽又把着他肩膀喜道:“兄弟,你怎么会在这?大哥太高兴了,龙姑娘呢?”,这白衣少年正是杨过不提。

  听到牛朋提起姑姑,杨过激动便牵动了伤势,猛地咳了起来,牛朋这才发现他脸色苍白,显然是受了极重的内伤,他止住杨过说话,挥手道:“先不要说了,大哥先替你治疗伤势要紧”,说罢将杨过扶到床上,让他盘膝坐好。

  握住杨过手腕,牛朋从太渊岤度过股真气探查了下他的伤势,片刻后心中已然有数,便对陆无双和青衫女郎道:“我为义弟疗伤,劳烦两位姑娘看护了”,陆无双和青衫女郎自然应允不提,牛朋点头谢过,盘膝在杨过身后为其运功疗伤。

  转眼间两个时辰已过,至申牌时分,牛朋指贯通杨过的章门岤,缓缓收功调息,面色已略显苍白。

  章门岤系足太阴厥阴,阴维之会,朝贯通,杨过登时吐出口淤血,此时气血畅通,真气流转,伤势已好了大半,略调息,杨过睁开双眼,轻吁了口气。

  见状,守候在旁的陆无双小声道:“傻蛋,好些了吧?”,言罢有些担忧地看了看牛朋,此时青衫女郎悄悄退出,为众人准备晚饭去了。

  杨过轻轻点头,道:“多亏了有大哥在”,接着转头要向牛朋道谢,却见牛朋正在调息,便未言语,不多时,牛朋调息完毕,只是真气亏损较重,脸色稍显苍白,他见杨过和陆无双正关切地看着自己,轻笑道:“不碍事,损耗了点真气而已”,接着拍拍杨过的肩膀,道:“走,咱们兄弟二人到外面聊聊”。

  待牛朋坐定,杨过坐下道:“大哥,我的伤势多亏了你,还连累你—”,牛朋摆手道:“你我兄弟,自当肝胆相照,莫要再说这种话,这次见到你,大哥十分高兴,但有事,大哥希望你原原本本告诉我,不可错漏字”。

  杨过听他说的郑重,正色道:“大哥只管问,杨过知无不言,若有半句不实,让杨过永世找不到姑姑”。

  牛朋点头,道:“兄弟,英雄大会时,金轮法王身边曾出现过个戴斗篷的紫袍人,他与大哥干系重大,你且将他来历原原本本道来,勿要详尽确凿”,以他对丘翳风的了解,绝不相信他会为虎作伥,其中必有重大隐情,他务必要弄清楚,还大哥个清白。

  当下杨过便把种种情形,原原本本告知牛朋,是这么这么这么回事,其中果然没有半句虚言,与英雄大会版本大为不同,毕竟后者杨过添油加醋故意设计了紫袍少年。

  为解开其中误会,牛朋便将大哥丘翳风身世及相处种种告知杨过,杨过听后方才恍然大悟,明白了为何大哥牛朋对紫袍人感情如此之深,这已是胜过手足之情的兄弟之谊啊,由此心下已生疑惑,沉吟道:“个对兄弟如此好的人,救忠良劫法场,自幼便嫉恶如仇极有担当的男人,真是我认为的卑鄙小人吗?”,虽然以前所看到告诉他那紫袍少年确实是未做好事,不过综合种种仔细推敲,他觉得自己真有可能误会了什么,其中也许另有隐情。

  旁准备叫二人吃饭的程英,已然明了他们所说的正是自己魂牵梦绕的人儿,耐着性子听牛朋讲完,不禁再次泪流满满,她深深为丘翳风感觉刻骨的心痛,不想世人竟曲解他到这种地步。

  看着程英垂泪,从屋内出来的陆无双担心地道:“表姐,你怎么哭了”,程英忙拭掉眼泪,来到院中牛朋和杨过跟前,道:“牛大侠,杨兄弟,小女子程英有话不得不说,因为丘大哥是好人,我和他自小便认识”

  语既出,众人皆惊,牛朋惊道:“程姑娘,你认识大哥?”,随着程英叙述,众人再次从另个侧面了解了丘翳风的为人,听后,方明白他在华山的突袭竟是为救人,为免功亏篑不得不全力以赴,而却被误解,反被击成重伤,仔细揣摩当初情形,杨过神色阵变换,他的武学见识大有长进,自然明白当时两大宗师比拼内力的危局,此时听程英讲述,反倒感觉真有可能她说的才是事实,那么,杨过脸色下苍白,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会是这样,我们都误会了他”,言罢,不由阵苦笑。

  牛朋心中震撼点不比杨过少,他从来不知道,当年成就他侠名的“解围蔡州”之战竟是因为大哥舍命击伤敌酋,自己才能捡得便宜,之后的屡屡化险为夷几乎都几乎渗透着大哥的身影,他这刻才深切的感受到大哥丘翳风对他倾注了无尽的心血。

  强忍着没有落泪,想到现在丘翳风的遭遇,牛朋细细分析着英雄大会前后的种种,忽然他豁然惊,终于明白了大哥为何会与金轮法王出现在起,从程英的描述来看,大哥是舍弃安危,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在同金轮法王交易,以换得救治心毅大师的机会啊。

  想到这,牛朋霍然起身,对着程陆和杨过道:“兄弟,程姑娘,陆姑娘,若我所料不差,大哥会跟金轮法王同出现,必是为救少林心毅大师,可这无异于与虎谋皮,他又身受重伤,武林中人人欲要除他,实是万分危险”。

  程英听到这脸色白了白,心中苦涩道:“我怎么就未曾想到这点”,想到丘翳风离去时的看向自己温柔却有丝落寞的眼神,她这才明白,他从来就不打算活着回来了,痛!程英的心里揪心的痛。

  却听牛朋接着道:“事不宜迟,我必须尽快找到大哥,迟分就多分危险,而且此地不宜久留,李莫愁估计也快要来了,我们现在赶紧离开,以免夜长梦多”,陆无双接口道:“牛大哥说得对,表姐,傻蛋,我们赶快离开吧,然后帮着牛大哥起去找丘大哥”,自此,众人各自收拾不表。

  牛朋行匆匆离开,不想刚走没多远李莫愁便已寻到木屋,见屋内已空空如也,顿时银牙紧咬,攥着拂尘柄道:“可恶,又让这死丫头跑了,给我分头追”,恨恨地对着洪凌波道,数个时辰后,师徒无功而返,李莫愁怒之下放把火把木屋烧了个干净,却不想黄药师带着傻姑正好赶到,这下李莫愁捅了马蜂窝了,黄药师以为程英遭了毒手,不由分说便将她暴打顿,亏她机警,暗讽东邪以大欺小,才侥幸逃得性命,觅地疗伤不提。

  牛朋行人尚且不知,自己险之又险地逃过劫后,还有意外惊喜,路上陆无双缀着牛朋叽叽喳喳说话,牛朋不好拂她的意,便随声应和,心里却在想着大哥究竟怎样了。

  约莫走出数里,陆无双从怀里慎而又慎的掏出个小包,外面是层油毡布包裹,递到牛朋手里道:“牛大哥,这里面有本五毒秘传还有半块锦帕,万那女魔头追上来了,你抵敌不住,就把这半块锦帕交给她,她就不会伤你性命了”。

  看着陆无双眼里的温柔和希冀,牛朋感动了,他伸手抚住陆无双略显瘦弱的肩膀,字句道:“陆姑娘,我叫你无双吧,还记得上次我们遇到李莫愁吗?只要我牛朋还有口气在,任何人我都不会允许他她伤害到你”。

  陆无双听到此言,心中阵甜蜜,感受着牛朋宽厚手掌传来的温暖,觉得无比安全,心想:“如果此生牛大哥都能这样护着我,疼惜我,即便死了,我也自甘愿了”,但她心肠刚硬,行事带着三分蛮横,却不能让牛朋这么傻,白白送了性命,面上惶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