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便是蒙古大军营帐,却谁也不敢前往,双方大眼瞪小眼,终究金轮法王眉毛抖,问道:“潇兄尹兄,二位怎么独身前来?”,他本以为其他人会畏惧军规,回返绝情谷将马光佐救出,未想竟都与他般打算,此时已有些心头慌乱了,须知忽必烈曾定下军规,背弃袍泽者,虢职枭首。

  “哼!金轮你真打的好算盘,你独身前来,我等为何不可?你当真做的好事啊,我和尹兄得要好好‘谢谢你’”,潇湘子冷哼声,眯着眼睛看着金轮法王,眼中闪过凶光,显然对金轮法王的弃友先逃的行为极度不满,尼摩星虽先与金轮法王相遇,而后起赶回大帐,此时却并不相助法王,他对其也早有不满,此时后退两步,冷视着金轮法王的后背,大有借机清算的打算。

  金轮法王对他们未曾救回马光佐本已很是心中烦躁,此时见潇湘子又露出欲动手的征兆,顿时袖中臂摆,将金轮擎于手中道:“老衲行事恐怕还轮不到别人说三道四,若有不服,自可来问问我手中这金轮”。

  此言出,顿时连向城府极深的尹克西也变了脸色,改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冷冷看着金轮法王,握紧手中宝鞭向前走去,与潇湘子并立左右,与金轮法王对峙起来。

  尼摩星见状,嘿嘿笑,移身向左,将金轮法王后路彻底堵死,见诸人不声不响间完成了对自己的包围,金轮法王亦心中稍有忌惮,心中念头数转,突然想到若是惊动了大帐军营的哨探,被四王爷得知私斗之事,进而自己几人又失落袍泽,旦此事被发现,四王爷放的过自己,军规须饶不得,何来功名荣耀,彪炳后世?

  潇湘子见金轮法王脸色阴晴不定,手持金轮戒备,冷哼声便抢身攻上,尹克西与尼摩星观看着风色,时并未出手,金轮法王闪身让过,跳开丈外,潇湘子反身剑刺向法王胸口,斜拉里脚踢出,对向法王下身,端的又快又狠。

  格金轮,将潇湘子宝剑荡开,金轮法王冷哼声,平平掌推出,与潇湘子踢来的右脚相抵,“砰”声,潇湘子踉跄退了两步,尹克西尼摩星正要上前助阵,却见法王将金轮收,摆手阻道:“且慢,此处离我军大帐不过数里,哨探随时可至,若惊动王爷,知晓你我失落袍泽,诸位想如何交代?”。

  闻言,诸人脸色齐齐变,暂时收起了敌意,尹克西恢复僵尸般的脸色,皮笑肉不笑的道:“在下是个生意人,和气生财,本也不想与法王为敌,窃不知此事法王如何考虑?”

  金轮法王借着台阶下来,向着大帐方向拱手道:“王爷待我等恩重如山,此次行刺郭靖任务尚未完成,我等却先回返,如何向王爷交代?当务之急是救出马光佐,找到欧阳先生和杨过,合众人之力取了郭靖黄蓉夫妇首级为要”。

  诸人想了想,未曾反对,尼摩星矮矮的身形晃动,来到法王近前道:“他们~地~渔网~厉害!打,打不过~”,金轮法王亦不由沉吟。

  良久,尹克西哈哈笑道:“我等何需硬闯,悄悄将马兄救出即可,又忧虑那渔网阵作甚?”,潇湘子亦附和道:“不错,尹兄之见甚是,不如我等先去汇合欧阳先生和杨过,再去营救马光佐可好?”。

  诸事议定,法王众人便重又回返,而另面,杨过欧阳锋亦在寻找金轮法王等人,距襄阳不远,花了两日功夫,第三日上午,按蒙古哨探的消息,法王便在处客栈寻到杨过三人,稍商议便直奔绝情谷而去,此时公孙止正带着弟子在谷外遍地寻找他们踪迹,却不曾想对方又钻进了自己老巢。

  金轮法王等人忐忑地潜进谷中,未想谷中防备松散,救人竟顺利无比,将傻大个马光佐救出绝情谷,杀了绝情谷留守的弟子,众人便落脚在襄阳外的处村镇中,重议谋取郭靖黄蓉夫妇之事,不想此时蒙古汗帐传昭诸人回营议事,他们便只得放下其它赶回军帐。

  到了樊川地界,绕过处处冈峦,丘翳风带着周伯通终于来到终南山,山路崎岖,二人只得弃车而行,周伯通从随行包裹中取来件衣服将头包的严严实实,以免被人认出。

  沿着山路直向上,照顾到周伯通虚弱的身体,二人便路走走停停,傍晚时分才至岔道前的普光寺。

  “咚!咚!”,丘翳风敲了几声门,寺院中终于出来个十几岁的小道士,对着二人垂首打量,揖首道:“二位施主,小道有礼了!”,眼角余光偷瞧着包着头的周伯通,面现好奇之色。

  对于小道士的逾规,丘翳风不以为意,拱手道:“打扰了!道长,我二人愿发心护持三宝,还请接纳!”。

  小道士闻言施礼道:“原来如此!二位居士请进!”,侧身将寺门打开,引二人进去。

  周伯通窜窜跳跳的抢进门去,嚷嚷道:“饿了,饿了,小牛鼻子准备斋饭来”,如此无礼的态度顿时引的周围的道士侧目,丘翳风拱手致歉,拉了拉周伯通衣袖,待吃了些果品,又有小道士将二人引入厢房。

  虽然身体虚弱,但周伯通是个猴急的性子,抓耳挠腮恨不得立时前往重阳宫后山禁地,引来蜜蜂蛰咬番,解了身上这折磨人的余毒,嘴里叨叨着,在屋内来回踱步,让闭目调息的丘翳风也无法沉定,有点气苦地道:“大哥,稍安勿躁,你如此焦躁与事无补”。

  周伯通苦着脸道:“兄弟,我们快去重阳宫后山吧,难受死了,快让蜜蜂来蛰我吧!好急,好急啊!”。

  丘翳风以手捻额,叹道:“此处距重阳宫后山古墓尚有十余里山路,此时天色已晚,大哥你身体又不能支撑连续赶路,难不成我们露宿荒山?稍待,我们凌晨就出发可好”

  垂着头,周伯通嘟着嘴道:“还要等夜!啊!无聊死了!无聊死了!”,头扎床上,蒙着头打起滚来,全然不像虚弱的样子,天性使然,全然如赤字顽童。

  第二日早晨,转过数里山路,二人终于来到古墓禁地,周伯通不欲破王重阳订下的规矩,丘翳风只得只身入内去引玉蜂,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玉蜂窝,捅了之后狼狈逃了出来。

  禁地外坐立不安的周伯通听到玉蜂的声音,顿时大喜,蹦跳着迎了上去,绕过数十步,看到丘翳风身后铺天盖地的玉蜂,顿时脸色大变,转身便逃,奈何体力不济终是落在丘翳风后方,看着丘翳风溜烟消失的身影,顿时大叫道:“兄弟你不讲义气,哇!哇!哇!”,瞬即被分出的股玉蜂扑上,蜂云包裹中传出惨绝人寰又欲仙欲死的声音。

  良久,头顶盘旋的玉蜂离去,丘翳风从河潭中爬了出来,抹了把脸上的水,抚着胸口道:“好险!吓死我了,这活真不是人干的,大哥你自求多福吧!”,看着百余丈外周伯通的方位,丘翳风捡起扔在潭边的包裹便奔了过去,此时周伯通身周已落了厚厚的层玉蜂尸体,剩余的玉蜂仍前赴后继地扑上去,周伯通正来回翻滚着大叫:“啊!不要啊!嘿!嘿!嘿!痒死我了!再来点!再来点!好舒服!”。

  怕周伯通有所闪失,丘翳风立身数丈外紧张地看着,将火镰和火把从包裹中取了出来,随时准备驱赶玉蜂。又过了会,突然周伯通不再叫舒服了,骨碌爬起来,惨叫道:“不要了!不要了!啊!疼死我了!兄弟救命啊!救命啊!”。

  飞身迎上去,丘翳风晃动手中火把将剩余的玉蜂驱散,把坦胸露|乳|的周伯通接应了出来,这次防护比较严密,周伯通脸上未被玉峰叮咬,平复了会,看起来气色已是好了很多,周伯通穿好衣帽,二人相携向山下走去。

  终南山下集镇的家名叫“朋来”客栈的二楼房间里,个白发老者盘坐于榻上,五心向天,双目微闭,头上白气蒸腾,脸上紫光流转,抹淡淡的褐色从臂上向右手食指汇聚,“嗤”声,道污血从指间射出,双掌翻转,缓缓收于腹中,内息滚滚回流,老者清吁口气,睁开了双眼,又眨巴下眼睛,透着狡黠地道:“哇!不行了”,说罢,翻身仰倒。

  正坐在桌前看着他行功的蓝衣年青人大吃惊,冲了过去,不经意间瞥见那白发老者眼睛偷偷睁,顿时止住伸过去搀扶老者的手,假装伤感地道:“唉!大哥,没想到你还是去了!你放心,我会把你的尸身送上重阳宫,让你的徒子徒孙们好好安葬的”。

  那老者听“重阳宫”三字,顿时跳了起来,大叫道:“不可!不可!老顽童没死,老顽童好好的,兄弟我逗你的!”,说着嬉皮笑脸起来,不停做起鬼脸。

  原来正是丘翳风周伯通二人,确认周伯通毒已解,身体残余的蜂毒也逼了出来,丘翳风心里的大石落地,浑身说不出的轻松,顿时股疲倦袭来,真想好好倒头大睡场,便对周伯通道:“大哥,我要好好睡觉,不要吵我,待我醒来再与你分说”,说完便往榻上倒去,很快发出细微的鼾声。

  见丘翳风睡熟,周伯通将被子给他盖好,叹了口气道:“好兄弟,辛苦你了,放心吧,好好睡!”,看着窗外天色尚早,估计是申牌时分,离日落还要有半个多时辰,他又有些坐不住了,从榻上跳下来,溜到街上看热闹去了。

  戌时初刻,客栈大厅中:

  “现今天下大乱,听说南面襄阳要开战了,蒙古南征大军已经兵临城下,听我那兄弟说郭大侠和丐帮黄帮主夫妇在襄阳号召武林同道前往襄助,前日我那丐帮的结义兄弟便已前往,我明日也打算去瞧瞧,诸位兄弟,你们如何打算?”,个瘦长脸型,开襟黑布短袍的汉子对着同桌的几个武林人道。

  那几人纷纷嚷嚷,并未应声,反而低声议论起来,其中身形匀称,相貌周正的人抱拳道:“郭大哥高义兄弟佩服,但我北地形势亦不容乐观,数日前驱虏军在渭南与从鞑靼南下的蒙古人大战场,据说损失惨重,在下以为,当务之急是前往襄助‘忠义侠’,否则驱虏军若被攻灭,我北地便再无半点复兴希望”。

  众人纷纷附和,言称有礼,均欲前往投奔,那黑布短袍泽的汉子胸中郁积,便不再言南投之事,只是与众人对饮。

  从客栈大厅中穿过的周伯通正好将几人的谈话收入耳中,顿时皱眉,捏捏下巴的胡子道:“原来郭兄弟在襄阳!难怪我找不到啊!不行,我得去襄阳找他玩,好多年没见他和古灵精怪的黄蓉了,有趣!有趣!等不及了!等不及了!找我兄弟去,拉他起去玩玩!哈哈!”。

  想让丘翳风多睡会,性子毛躁的周伯通在房间里上蹿下跳外加背着手来回走了百余趟,总算等到了头,见对方醒转,立即抓着他的手,急切道:“兄弟,我们去襄阳吧!”。

  第十七章襄阳之战上

  推荐票又涨了六张,虽然不多,但心里很温暖,铁兄和其它投票的书友,能提个小小的请求吗?每次投票完,可以随便在书评区发个帖子吗?让我知道是你,几个字或者没有字都行,只要有个帖子,我给你们的帖子加精,这是唯能做的回报了,请务必!以下正文:

  被周伯通上来句“我们去襄阳吧”问愣神的丘翳风,本能地问了句:“为什么?”。

  头晃的跟拨浪鼓样,周伯通嘟嘴道:“什么为什么啊?去就去嘛,兄弟陪我去玩吧,好不好?我介绍郭靖郭兄弟和黄蓉那丫头跟你认识”。

  回过神来的丘翳风,顿时想起关于襄阳的些事情,此时蒙古大军集结南宋,大战将起,这次蒙古军统帅是忽必烈,将来汉统和大汉民族的最后点血性也灭在他的手中,崖山之战,十几万大宋士大夫军民蹈海赴死亦不愿投降张弘范率领的蒙军,但中华节气自此不存,中国第次完全沦陷于外族,独立发展的进程被打断,曾经高度发达的经济文化科技科举与世族相结合的官僚制度开始受限的皇权先进的政治制度等等都将不存,陷入野蛮蒙昧封闭奴性的黑暗时代,自此,中国犹如被打断了脊梁,再也没有站起来,当真可悲可叹,丘翳风心头沉重,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久闻大名,他直想忽必烈,到底是怎样的三头六臂,可惜直不曾有机会,这次倒也是个时机,若能找机会将之除去,那便更好了,对将来牛朋的大业对中国必将有无穷好处,便爽快答应了周伯通,休息了晚,二人第二天清晨便立时出发了。

  未出樊川地界,便有个道士打扮的选锋营哨探赶来送信,原来是牛朋遣人告知近期情况,以免丘翳风担心。

  自丘翳风带周伯通离开那日,牛朋便继续带领驱虏军执行以往的战略继续往秦凤路的秘密根据地转移剩余人员和战略设备物质等,与此同时,蒙古西征军返回草原休整的路大军受命从西北部草原地区南下,不久便被驱虏军贞知,这支蒙军是为解除南征军灭宋的后顾之忧剿灭驱虏军而来,战斗力极强。

  本来牛朋便欲与蒙古人大战场,以便驱虏军被蒙古大军“剿灭”,以小规模抵抗的方式渐渐消失在蒙古人眼中,使蒙庭的注意力转向南宋,他才能全力建设驱虏军,完成对北方的全面渗透,将来才有能力与蒙古人争夺天下,不想这么快就出现了这种良机,于是便有了渭南会战,驱虏军“折戟沉沙”的幕。

  在连续的军事行动中,黄药师直随军疗伤,牛朋对其照料十分周到,日间所见驱虏军纪律严明对民秋毫无犯反而礼敬有加,甚感满意,只是军阵粗疏统筹无序,无法将强悍的战斗力发挥出来,他有心指点,便将排兵布阵奇门遁甲之术择要传授与牛朋,令其在实战中检验运用,牛朋悟性不错又早有根基,因而用兵布阵进步很快,甚得黄药师嘉许。

  在信的末尾,牛朋写道:“鞑子以为已击破我军,将龙岗基地烧毁,留下部分军队配合地方守军清缴“余孽”便挥师南下,估计此时已与南方蒙军汇合攻伐宋地,弟已探知,杨过兄弟和小龙女姑娘在襄阳曾出没,大哥若南去,请将大约行止告知信使,勿使弟挂念,弟在钧州另伏有支精兵,非常之时,大哥可凭弟所留令牌调度,各处情报据点大哥亦知如何联络,弟不再赘述。弟现于秦凤整顿军政要务,千头万绪,无法顾及大哥,万望大哥保重!”

  路向南,两日后,丘翳风周伯通二人便出现在宋蒙边界,只见到处田地荒芜,白骨曝露荒野,村室残破,流民处处,越靠近襄阳,流民愈多,从流民口中,二人得知襄阳附近诸县早已沦陷,守军不战而逃,以致民无所依,各处逃散,此时蒙古大军齐集襄阳城下,正在攻城。

  “看!看!看!兄弟,那黑压压的片是蒙古人啊,傻郭靖呢?傻郭靖会不会也在?”,驻足在襄阳城西北的处山岗上,周伯通指着远方的蒙古军营方向对着丘翳风问道,嘴里还嘀咕着:“不对呀,郭靖是蒙古人的驸马,是在蒙古人那还是在守襄阳,怎么蒙古人又来打大宋呢?搞不懂,搞不懂”。

  看着十数万将士拱卫的蒙古中军大帐方向,丘翳风眸子凝,只见帐幕撩开,走出行军将来,随后几个贵官样人出现,居中人相貌不清,但气度非凡,料想便是这路大军的统帅,至于是不是忽必烈尚难断言,据牛朋信中所说,此次征伐南宋,南征军为主,西征军亦有部参与,北方由于驱虏军的牵制消耗,忽必烈组织的南征军较原历史力量减弱很多,这也是蒙庭调西征军部南下的主要原因。

  忽必烈原本便是先北后南的策略,调动军队灭南宋是真,但首要便是麻痹北方的驱虏军,诱战而重创之,未想仅动用西征军部便迅速解决了麻烦,这是忽必烈始料不及的,总感觉事情里透着诡异,但这路西征军的统帅是阿里不哥的姻亲加臂助之人,战功赫赫,凶名在外,他信誓旦旦保证已将北方驱虏军消灭,当初忽必烈对此事稍稍表达了犹疑,此人竟当场表达不满,负气而去,若是就此事再大动干戈,势必令两军心生龌蹉,这是在攻伐南宋的紧要关头,忽必烈所不愿看到的,便将北方之事暂时按下。

  看着中军大帐帅旗挥动,丘翳风脸色凝重地对周伯通道:“大哥,蒙古人要攻城了!”,周伯通挠挠头看着下面,果然大帐中传出号角声,前军变阵,将军中拘禁的数千百姓样人驱赶向前方,任其乱哄哄向城门而去,凡有散逃者立时遭到后方蒙古骑兵驱赶斩杀,蒙古军队随后步步进逼,城墙上不时传来宋军的喝骂声。

  周伯通看着下面的情形气的双手叉腰,指着蒙古军骂道:“气死我了,这帮蒙古鞑子太无耻了,不行,我要下去好好教训他们”。

  看着他挽着袖子就要往山岗下跳,完全未将蒙古大军放在眼里,丘翳风苦笑着拉住他,指着城墙方向道:“大哥,稍安勿躁,且看城内守军如何反应,此时下去于事无补”。

  没挣脱丘翳风的手臂,看着对方脸的严肃郑重,周伯通突然冷不丁想起自己的大师兄王重阳,讪讪道:“好吧!我听你的”,强自忍耐着呆在丘翳风身边观看下面的情形。

  随着人群渐渐逼近,守军中似是出现了阵马蚤动,突然城门大开而闭,数百骑突出城门,绕过前方百姓向后面的两个蒙古千人队截杀而去,纷乱的百姓被接应着乱哄哄涌向城门。

  蒙古中军大帐的年轻统帅见宋军终于打开城门做出了反应,笑着对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