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刚哭过,以为她担心自己伤势,疼惜地道:“蓉儿,这些天辛苦你了,再调息几日,我身上的伤势就无碍了,无须担心,只是你临盆在即,却要操持里里外外,我~”,黄蓉不待他说完,便捂住了他的嘴,坐在他身侧柔声道:“靖哥哥!只要你好好的,蓉儿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她清丽的脸上犹自挂着泪痕,看得郭靖心中隐隐作痛,发誓定要好好保护她们母女,容不得任何人伤害。

  在郭靖怀中依偎了会,黄蓉起身道,“靖哥哥!你好好养伤,我去吩咐厨房为你做个鸡汤,好好滋补下身子”,正欲出门时却听到外面金铁之声大作,十余丈外的房顶上似乎有人在碰撞兵器,继而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郭大侠!老衲来访,怎么还不出来见客呢?”。

  郭靖黄蓉闻言顿时脸色大变,黄蓉偷偷将窗户打开丝缝隙,打眼观瞧,却见金轮法王手持两个轮子正站在对面的屋顶,对着郭府四面说话,想来那金铁之声便是他碰撞手中轮子所发出的声响,二人对视眼,黄蓉取了竹棒拿在手中,静静呆在房中,不敢轻举妄动。

  此时外面打斗声开始响了起来,想来是城内的江湖好汉和法王等人开始拼斗,“臭和尚,大清早扰人睡觉,简直混账透顶”,老顽童气冲冲地从房间里闯了出来,飞身上了屋顶,对着法王就是拳捣下,出手是毫不容情。

  他的房间距郭靖和黄蓉所待的房间不过隔着四五个屋子,金轮法王在对面大呼小叫,自然吵得他也睡不着了,本就有旧仇,又添新烦,老顽童哪还跟他客气。

  见老顽童拳头打来,金轮法王挥铁轮横削,老顽童侧身让过,脚对着法王裆部要害踢去,法王右手铜轮凌厉下切,老顽童左拳直捣,架住法王右臂,右手变爪,抓向法王肩头。

  法王不退反进,猛然欺向老顽童怀中,铁轮斜撩向老顽童胸口,铜轮回旋,切向对方小臂,同时左腿蓄力,压向老顽童右腿,意图镇压对方下盘。

  法王凶猛,激起老顽童身斗志,刚睡醒时的浑噩,彻底不见,叫声:“来得好!”,身形向旁边斗移三尺,恰到好处避过了法王凌厉的轮子切割。

  “再来!”,老顽童大叫声再次扑上,左右互博使出,手空明拳,手全真掌法跟金轮法王“砰”“砰”“砰”“砰”打在起,时难分轩轾。

  下面的院落中正在搜寻郭靖黄蓉下落的达尔巴和霍都被朱子柳拦下,三人打作团,潇湘子尼摩星在另个院子里横冲直撞,无人可拦,赶来的英雄好汉和丐帮弟子被打得东倒西歪,眼看二人要搜寻到郭靖黄蓉的屋子,队宋军官兵冲了过来,二人虽然不惧但却也不能随意继续搜寻了,番厮杀,终于将这队官兵除掉,又浪费了不少时间,潇湘子皱眉对尼摩星道:“我们这样子不行,只怕宋人会越来越多,别说抓到郭靖,就是脱身都困难了,不如把火烧了院子,看他郭靖出不出来!”

  尼摩星眼睛亮,两人立刻分头行动,奔赴后院厨房找寻柴草火油。刚点了两侧的几间房子,顿时被赶来的小股宋军士兵和些江湖好汉发现,都纷纷聚拢过来拼命阻止他们,奈何二人武功太高,这些人不断折在他们手中,看着火势开始蔓延,二人边斩杀前来救火之人边哈哈大笑,等着郭靖和黄蓉被烧出来。

  当时潇湘子尼摩星二人商议时就在郭靖黄蓉隔壁房间的门口,潇湘子的话被黄蓉字不漏听到,心中暗骂他歹毒,却是惊骇异常,只要他们点火,房子烧着二人将不得不逃出去,那时必然成为众矢之的,越想越焦急,不想牵动了胎气,竟然“哎呦”声倒在地上,郭靖赶紧将她扶上床,却发现黄蓉此刻羊水破裂,已生产在即,郭靖顿时吓得惊慌失措。

  “靖哥哥,不要发呆了,赶紧替我接生要紧”,疼的死去活来的黄蓉咬牙对郭靖道。

  在黄蓉的提醒下郭靖也醒悟过来了,时也顾不得外面的情形,专心替黄蓉接产起来,此时院中里烟火渐浓,在这间房子里都能听见外面燃烧打斗的声音,好在没风,火势蔓延过来,当还需要些时间,此时二人都急出了身的汗,只盼肚子里的小祖宗快点顺利产下。

  “哎呀!你们快放开我”,偏在这时外面又传来郭芙被擒的声音,原来见院门口的房屋着火,怕被烧死在屋里,她再也不敢在屋里藏着了,便急急冲了出来,正好被尼摩星和潇湘子二人看到,三招两式便将她擒拿了。

  二人逼问郭靖下落,无论怎样恐吓,郭芙都冷哼着闭口不说,他们无计可施,便拿话威逼恐吓郭靖,希望他顾及女儿生死,主动出来束手就擒,而郭靖此时放开了切,心先把孩子接生下来再说,已经没有精力过问外面的事。

  老顽童与金轮法王争斗正酣,忽见院落起火,心中顿时惊,怕郭靖跟黄蓉有所闪失,便虚幌拳,抽身后退,想要前往救援,金轮法王见他要走,岂能让他如意,招招跟进,直指要害,以他们相当的武学境界谁想甩脱谁,谁想甩脱谁时半刻间却不是那么容易。

  又打了十数招,见郭芙闯出来失手被擒,老顽童大急便要前去救人,心中焦虑,自然施展武功少了份圆润,登时被金轮法王压在下风,他不想再打,便对着金轮大叫道:“臭和尚,我们不打了,我认输!你快快住手吧!我也不再恨你拿蜘蛛蛰我了。”

  金轮法王手上丝毫不慢,哈哈大笑道:“老顽童,怎么可以说收手就收手呢?我还要继续领教你的高招,快将拿手本领使出来吧!”

  老顽童连叫:“不打了,不打了,我认输!”,金轮法王毫不理会,手上逼的更紧,又过了十几招,老顽童气的哇哇直叫,怒道:“臭秃驴,你要打,我便打,看老顽童怎么收拾你”,这次他打出了真火,招式再也不是不温不火,多了丝杀气,柔中带刚,绵里藏针,与金轮法王生死搏杀起来,二人打着打着渐渐远离了着火的院落。

  “哇!哇!”,突然婴儿的啼哭声响起,被尼摩星和潇湘子控在手中的郭芙看着对面角落的房间惊喜地叫道:“生了!娘她生了!”,叫完顿觉不妙,时面色如土。

  果然,潇湘子和尼摩星闻听此言同时眼睛亮,惊道:“黄蓉在那!”,潇湘子对尼摩星道:“你看着她,我去捉黄蓉”,话音落时快速奔向角落里那间房间,尼摩星看着潇湘子冲了过去,怕他独占功劳,弃了郭芙也飞奔了过去。

  潇湘子赶到门口,掌将门推开,冲进了屋子,空气中混合着隐约的腥味,前面是扇屏风,后面传来婴儿的哭声,此外便是片死寂,潇湘子不由皱眉,他怕有埋伏,不敢绕过屏风,小心打量起周围。

  却说外面,尼摩星潇湘子冲了进去,心中焦急,拧身跟着猛地冲了进去,不想潇湘子离门如此近,下子撞到潇湘子身上,潇湘子没有料到他如此鲁莽,被撞得向前扑,二人撞翻屏风起滚倒在地,潇湘子正要发火,起身却见身前床上躺着个人,面色苍白,脸露惊恐,身边放着个婴儿,不是黄蓉更是何人?大喜之下顾不得争执,伸手就要拿住黄蓉,尼摩星看功劳要落在别人手上,灵蛇短鞭向着潇湘子手臂抽去,潇湘子看尼摩星打他,反手抓住鞭子,回身拳捣向尼摩星面门,尼摩星把抓住他的拳头,两人来回较劲,都想独占这功劳。

  正在两人脸色涨的通红正要鼓作气压倒对方时,忽然发现床上突然多出个人影,面色蜡黄,奇丑无比,此人双掌奇快无比的拍出,带着呼啸的劲风砸向两人心口,尼摩星和潇湘子心头大骇,赶紧放开对方,侧身躲去,然而终究太晚了,“砰”“砰”两掌印在他们身上,虽然避开了心口要害,仍然被打的飞了出去,受伤不轻。

  两人惊骇地爬起来,看着床上那狰狞地怪人要追来,踉跄着转身就向屋外跑去,深怕晚刻性命不保,却说屋内那道影子在拍出掌后,噗地大口血喷在了床上,强撑着起身,对床上的汗水淋漓的黄蓉道:“蓉儿,真的还有个孩子吗?再辛苦下,我们抓紧时间!”。

  黄蓉眼里溢满了泪水,声音颤抖地问道:“靖哥哥,你的伤怎么样?要不要紧?”。

  “我没事,蓉儿放心”,郭靖说着取下了青铜面具,强忍着再次吐血的冲动出去将郭芙救了回来,让她帮忙打下手,继续给黄蓉接生。

  第二十章波三折

  “哇!”“哇!”,降生的婴儿,在郭芙的怀里不停的哭着,清脆响亮的声音远远传了出去。

  此时前院中正与朱子柳等人交手的霍都,听到后心中突然动,眼中精光闪,对着旁边的达尔巴叫道:“师兄,该当是黄蓉生了,我且去将她拿下献给师父,劳烦你多顶会吧!”。

  听到霍都的话语,达尔巴瓮声瓮气地应了声,果然杖影大开,横扫四方,将朱子柳并另外的丐帮长老起圈了起来。

  见霍都欲走,朱子柳心中大急,连连攻向对方,希望能缠住他,不让他走脱,奈何达尔巴接应了过来,招招势大力沉,朱子柳和丐帮长老时奈何不得他,让霍都哈哈冷笑着翩然抽身而去。

  又过了不久,西北方出现两道白色身影,向着郭府方向快速接近,身影飘渺灵动,跃动之间犹如穿花蝴蝶,美妙无比,很快便来到郭府十数丈外的幢布坊下,二人携手轻轻跃,便飘然落在了布坊的房顶,原来竟是个英气逼人的清秀少年和个如仙子般清丽绝伦的少女,二人并肩而立,宛如金童玉女。

  看着混乱的郭府,那少年对身旁梦幻般美丽的白衣少女轻声道:“呵呵!姑姑!看来我们来的正是时候!”

  那少女垂首靠在少年肩头,在水润晶亮的双眼定定看着少年道:“过儿!我们要现在动手吗?”,至情专的她,眼里永远就只有这个少年,再揉不进丝毫别样事物。

  这少年正是杨过,身旁少女不是小龙女更是何人?

  “呵呵!等会,先让他们狗咬狗!到时候我们再出手不迟”,杨过看着小龙女柔声道。

  小龙女轻轻“嗯”了声,白玉般的纤手紧紧挽着杨过的胳膊,仿佛已拥有整个世界,世上的任何事情再不能为她所动。

  杨过居高临下看着郭府周围,静静搜寻着郭靖的身影,以防他趁乱跑掉,正当他看向对面的方向时,突然惊异道,“嗯?是他?”。

  果然,在郭府的正门方向,个蓝衣青年在极快速的逼近,数息之间已掠过几十丈距离,转瞬间已冲进了郭府,原来正是丘翳风。

  杨过对此人极为忌惮,只见他眉头皱,对小龙女道:“姑姑!看来已不能再等了,我们赶紧动手吧!”,小龙女应了声,两人向郭府方向快速跃去。

  丘翳风入城后看到郭府方向着火,他便路狂奔而来,冲进郭府后,正好看到朱子柳并个丐帮长老正跟达尔巴惨烈厮杀,地上此时倒着不少丐帮帮众和宋军士兵,惨叫哀鸣着,而更远处的院子里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不是郭靖黄蓉家所居的院落更是何处?他心下不由恻然,仔细分辨着目前的局势!

  已拼命冲击达尔巴数十招的朱子柳看到丘翳风从远处赶来,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躲开达尔巴横扫的杖,对着丘翳风大叫道:“丘少侠,快!快!快去救郭大侠和黄帮主,霍都那贼子片刻前离开,欲要对黄帮主不利”。

  见朱子柳和丐帮长老联手暂时足以抵挡达尔巴,丘翳风点头,纵身掠向郭靖和黄蓉所在的院子。

  却说霍都寻着声音,很快便来到了火势燃烧起来的院落,正好看到尹克西和尼摩星满脸惊骇地捂着胸口夺路而逃,冲过自己身边时竟连招呼都未打,仿佛遇到了平生极可怕的事情。

  霍都心中大惊,以为院中有强敌出现,顿时骇然跳到了墙角,躲藏起来,手心捏出把冷汗,生怕敌手太强顺手把自己也捎带了。

  过了良久,看到没有人追出院子,里面也没有异常的动静,十分紧张的霍都才小心翼翼地向院门靠了过去,左手袖中紧握着袋暗器,随时准备放出去跑路。

  看着满地的尸体和几乎完全燃烧起来的院子,他异常谨慎地寻找着黄蓉的房间,不会便循着哭声来到了院子对着正门的角落。

  只见这间房间的房门大开,扇稍显破损的屏风正对着门口,屋里面却个人也看不见,除了婴儿的哭声和女人偶尔的闷哼声,竟显得空寂的异常。

  “进还是不进?”,霍都看着房门沉吟了片刻,未弄清楚尹克西和尼摩星亡命逃窜的缘由,他终是不敢轻易涉险,冷哼声道:“我便守在这里,不信等会火烧过来你们还不出来”,此时火势已经蔓延到这间房子的不远处,烧的越发凶猛。

  此时屋内婴儿的哭声不停从屏风后传出来,霍都的脸色不断变幻,向房间又靠拢了几步,小心伸头打量着,正按捺不住要迈进房间时,心中突然惊道:“不对,此时应该是黄蓉行动不便,郭靖伤势未愈的时候,谁能将潇湘子和尼摩星两大高手起打伤呢?看样子还是正面击中,那么对方的武功应该是相当高绝,可是,若是这样的话,对方又为何没追出来?”,听着里面女人的闷哼声,他突然想到:“难道黄蓉还在生孩子?那人却在帮着接生?”

  想到这,他顿时惊道:“不好!小王得赶快离开,万黄蓉生完孩子,那人护着出来,我岂不是自讨苦吃?”,霍都自以为想通关节,惊慌之下转身便向院门逃去,刚跑到近前却突然脸色变,连连后退,原来院门竟突然被人堵住。

  丘翳风急冲到院落前,只见烟雾缭绕中个锦袍玉面的年青人正快速向自己跑来,稍分辨他惊异道:“是那霍都那厮,这是要逃走?难道郭靖夫妇遇害了?还是根本不在此间?”,想着,他不动声色间堵住了门口,决意拿下霍都询问清楚。

  此时除了院门处和最里面正对院门的几间房间,两边的房子都已经燃烧起来,想逃的霍都眼珠骨溜溜乱转,寻找可以脱身的地方,但周围片火海,唯的办法就是要么从院门冲出去要么从背后的房顶逃离,再无他路。

  虽然有路可走,霍都仍颇有顾忌,面前的年青人他是不可能忘记的,英雄大会比武那日他突然出现,已诡异的手法制住自己,身法之快武功之高,怕是强过自己不止筹,如果他想阻自己,这么近的距离内休想走掉。

  想到这,他不由心中沉,强笑了声,抱拳道:“尊驾别来无恙!小王还要回去禀明家师,可否让开道路?来日自当当面谢过”,他抬出金轮法王,意图让对方顾念以前情谊和法王的实力,不再阻挠自己。

  “呵呵!”,丘翳风轻轻笑道:“小王爷,霍都兄,今日你我是敌非友,你在此意图不轨,你觉得要我放过你可能吗?”

  丘翳风句话堵死了霍都所有的退路,对方旋即脸色变,冷哼道:“既然尊驾不讲情面,那么小王得罪了,看招!”,话音未落,铁骨折扇已疾刺向对方胸口,左手袖中悄然松开了铁蒺藜的袋口,准备下招就用暗器打对方个措手不及。

  侧身躲过铁扇的疾刺,丘翳风右手倏忽探出抓住了霍都的手腕,向前轻轻送,霍都顿时被自己的力道带的身体不稳,只见丘翳风身子又轻轻拧,侧身贴靠在了霍都身前,肩部向前送,顶在了霍都胸口。

  “不好!”,对方贴上身,霍都心中顿感不妙,还未及躲开,只觉胸口震,股大力撞击而来,顿时不由自主飞了出去,手中的铁蒺藜把持不住,“哗啦啦”洒落地。

  “哦?还想暗算我?”,看着霍都洒落的暗器,丘翳风皱眉,眼中冷光划过,沉声道:“那么你就去死吧!”,话音落时,身形电射向霍都。

  “且慢!”,霍都捂着胸口跳开步,对来到近前的丘翳风告饶道:“丘大侠!看着你跟我师父交情场的份上,你就绕我狗命吧!我保证回去后再也不敢打郭大侠的主意了”,此时活命为上,他再也顾不得其它了,打定主意脱身后定要苦练武功,来日将这小子挫骨扬灰,以报今日之仇!

  冷冷笑,丘翳风却不理会,养虎为患的事是做不得的,只见他左脚前踏,身体微曲,劲力涌向右臂,倏地拳击向对方右胸,继而左掌翻转,不着痕迹拍向前方空处,已料定了霍都躲闪的退路。

  便在出手之时,丘翳风突然瞥见两个白色身影飘然落在对面的房间顶上,看身法轻灵飘逸,不着烟火,比起现在自己所能施展的轻身功法,也不过相差仿佛,那么来人的武功可想而知!此时又突生变数,丘翳风心中亦不由震!

  那二人到后也不言语,静静看向下方院子,眼光在丘翳风和霍都身上驻足,又循着婴儿哭声,看向了角落里的房间,便再无动静。

  却说霍都见求饶无用,二对方的拳头力透指背,来势极快,只得拼命向左侧闪,堪堪避过了这拳,却不想对方的左掌出其不意地印在小腹上,“砰”的声,他再次被击飞了出去,胸中翻江倒海,终于口逆血忍受不住,“噗”,喷了出来。

  正在此时,屋内突然又传出来“哇”“哇”交错的孩子哭声,只听个女孩子惊喜地喊道,“爹,娘,是个弟弟呀!是个弟弟”,然后稍停顿,又听个中年男子急促地道:“快抱起来你的弟弟妹妹,房子已经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