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下,投鼠忌器不敢造次,不理会郭靖等人的呼喊,恨恨地再看了郭靖夫妇几眼,杨过携小龙女越走越远,不久便找到机会撇下郭芙,带着婴儿极速离去,此时凭他们的身法很快便将跟着的江湖好手甩开。

  看到两个婴儿都先后被劫走,而襄阳城众人竟没有个人能拦得住,哭喊中的黄蓉崩溃了,她痛苦焦急地狠命抓着凌乱的头发,突然她身形顿,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冲向后方,哭喊道:“丘少侠,我求求你!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啊!”,趔趄着,黄蓉终于扑倒在最后面的丘翳风面前,抱住他的腿遍遍凄凉地哀求起来,此时的她已完全不再在意世界上其它任何事情,在陷入昏迷前,她只有个念头,定要救回刚生下来的两个孩子。

  此时丘翳风也不过刚将内息理顺,堪堪温养完遍经脉,看着泪流满面的黄蓉,不由想到黄药师的恩义,本已不愿插手的他长叹了口气,怜悯道:“唉!可怜天下父母心!黄帮主勿忧!我现在便去”,言罢便向霍都离开的方向转身。

  萎靡不堪的黄蓉急急叫住丘翳风道:“丘少侠,等,等等,你先去追杨过,我怕迟了,孩子,孩子会”,“遭毒手”几个字终于没有忍心说出,原来她此时虽然方寸大乱,但还没有丧失聪明才智,在她想来,霍都既然劫持走了孩子定不会伤害,反而会好好保护着,他必定会献给忽必烈邀功,而杨过与他们夫妻有杀父之仇,旦脱身很可能会先杀了婴儿泄愤,想到这她顿时心如刀绞,眼泪簌簌下落。

  “好!那我便先去追杨过”,丘翳风应了声,足尖在地上点,飞落在数丈外的房顶上,继而路电闪般远去,每每落足在高树房顶上,片刻间已在数十丈外,在高处,他才能更好发现杨过和小龙女的踪迹。

  霍都卯足了劲,终于好不容易逃出了襄阳城,看着远处仍缀着的几个身影又赶了上来,他只得气喘吁吁地继续奔跑,若是平日,凭着身后几人的身法,他早就将他们甩出八道街了,但现在有伤在身,过度催动内力便胸口剧痛,不敢太过用力,自然快不起来,被丐帮两个修为较高的长老越追越近,他心里气急,恨声道:“姓丘的,小王跟你势不两立,有朝日定要将你挫骨扬灰,方解心头之恨!”。

  强忍着胸口疼痛,霍都猛提了几口气,“蹭”“蹭”“蹭”“蹭”连跃数步,片刻间弹射到十数丈外,距离城外的树林越来越近,到时脱身可期。

  “死金轮臭金轮,没打完就跑,混账王八蛋,气死我了”,这时突然个白衣白发的老者气冲冲地从林中冲了出来,他看见远处有个锦衣年青人怀中抱着个婴儿向自己跑来,定眼瞧,惊奇道:“诶?那不是金轮法王伙的吗?”。

  落在霍都身后已有数十丈的两个丐帮长老,拼力追赶也未能拦下对方,眼看已快到了密林之外,霍都又猛然提速,旦被他冲进去,想追更难了,不由心中焦急万分,连连嘶吼怒骂,料想要追人不果了,不想林中此时竟意外冲出个老者,打眼看却还是熟人,不是周伯通更是何人?当先的丐帮长老大喜,立时挥舞着手臂大叫道:“周师叔,快!快拦住他”。

  那老者正是老顽童,听到那丐帮长老的喊话,立时身形顿,闪身挡在霍都身前,双手叉腰盯着霍都上下阵打量,喝道:“小子,你给我站住,说,你做了什么坏事啦?为什么后面两个老叫花子要紧追着你不放?”,老顽童心中本就被金轮法王激了肚子火,这时候又看见金轮法王身边的人,立时便发作了,气吼吼拦住了道路。

  “前辈,请你让开,你武功高强,世人皆知,拦着我这个曲曲晚辈的去路干什么?”,霍都知道这老头不好惹,亲眼看见过他跟金轮法王高来高去的牛逼战斗力,说话自然不敢太放肆,甚至言语间用对方的身份挤兑了他下。

  “对啊!没意思,欺负你个小辈,也不算我老顽童有本事,你走吧!”,老顽童抱起双臂撇嘴对着霍都道。

  霍都闻言,又惊又喜道:“这老头竟然如此好骗,难道小王鸿福齐天,转运了不成?啊!不行,我得赶快走”,感觉到身后丐帮的人在快速接近着,他立刻从周伯通身旁狂奔过去,又次强忍着伤势,用比之前还快的速度,窜进了树林之中。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第二十章波三折四

  那冲在最前面的丐帮老者见老顽童将霍都放走了,大急道:“周师叔,你怎么放霍都走了,他可是劫持了黄帮主的孩子啊,诶呀!”,说完连礼都顾不得施又急急追了过去。

  “啊?他劫持了黄丫头的孩子?”,老顽童听顿时惊,连忙跟着追了过去,片刻间便将丐帮的那两个长老远远甩在了身后,接连几个纵身便已跃到数十丈外,当真快捷绝伦。

  看霍都正咧着大嘴猛喘着气向后看,看到自己追来,不但不停下,还接着弯着腰撅着腚更加玩命向前跑,老顽童气坏了,嘴里哇哇大叫着扑了过去,道:“臭小子!把手里的孩子给我留下了!”,说话间掌已抓向霍都肩头。

  霍都原本以为已经逃出生天了,不想那老头竟又追了过来,身法之快,简直令人瞠目结舌,吓得他魂出世二佛升天,惶恐中他脑中急转,寻思着脱身之计,只是还未跑出数丈,对方已来到了身后。

  老顽童跃空掌抓向霍都头顶,将他身周罩定,掌力吞吐,犹如天网交织,顿时将霍都压盖的不敢动弹,似乎呆傻了,等着那只手掌抓向自己肩头。

  “妈的!太可怕了!这种掌法,我往哪跑都没用,已经被锁定了”,霍都顿时头皮发麻,股极大的威胁感传入心中,下刻恍惚觉得整个上半身都似乎在被对方的掌力覆盖吸扯,他哪还敢转身,危急之下,潜意识地急急就地滚。

  “呲啦”声,只见他肩头的衣服整个被撕裂,却是险险避开了,只听老顽童拍手笑道:“好小子,这都让你躲开了,好个赖驴打滚,妙!妙!妙!好玩,再来!”。

  霍都躲开去,心中侥幸,闷头便往前冲,只恨爹妈给他少生了两条腿,刚跑出两步,“啊”的声,,又惊的踉跄退了回来,原来那白发老者竟正正挡在身前。

  看那老者叉腰站在那,摇头晃脑,嘿嘿嬉笑,霍都心头大骇,终于见识到了这老头的深不可测,他欲哭无泪,只是暗想:“这次想走,怕是难比登天,看来小王小命休矣!”,想到这,他也不跑了,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蛮横道:“老头!孩子在我这,你放我离开,我就把他交给你,你要不放我,我就掐死他”

  老顽童岂会吃他那套,怒道:“混账小子,你活腻歪了,竟敢打黄丫头孩子的注意,还想威胁老顽童?你想死了,看我打你个满脸开花!”,说着便对着霍都面门拳打去。

  霍都如意算盘打错,见对方说打就打,而这拳来的极快,说话间已到面门,连忙向右闪过,本以为已经躲开了,没想到“啪”的声,右脸颊正被甩来的掌掴中,立时高高肿了起来。

  双眼黑,霍都下子被打懵了,弄不清楚到底有几个人在攻击自己,心中惊惧,猛地将手中的婴儿向后甩去,再不敢带着这个拖累。

  他玩命向前冲,几乎要哭了出来,心中只有个念头:“中原这个地方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以后他绝对不想再来了,即使来也要跟着大军行动”。

  老顽童见虚左实右的拳直接将霍都打的癫狂,将孩子都抛了出去,也顾不得再教训他了,飞身而起,把将婴儿揽入了怀中。

  不想,那婴儿竟也奇异,突然停住了哭声,睁开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了起来,看着孩子纯净的眼睛,老顽童不由大感好玩,时兴起,竟伸出手指逗弄起来,而霍都,他哪管他死活。

  “呼哧”“呼哧”,这时,那两个丐帮长老才上气不接下气的赶到老顽童身前,其中个指着十数丈外的霍都,断断续续地道:“啊!周——,周师叔!啊!霍——,霍都!跑了——啊”。

  老顽童正跟孩子逗趣,感觉万分的好玩,再也不管其它,笑嘻嘻道:“好玩!好玩!跑了!跑了好啊!好可爱的小家伙”,说着拿着手指让婴儿吸允,不会似乎又想到什么,突然掀开孩子的包裹,眼光转向下面,看罢还开心地大笑道:“哈哈!还是个男娃儿!”,接着又用手开始拨弄起婴儿的小那啥来。

  那之前说话的丐帮长老却是鲁有脚,他见孩子已经追回了,单单凭他和另位长老肯定难以追上霍都,便叹了口气,缓气对老顽童道:“周师叔,黄帮主和郭大侠想必正心急如焚呢,我们赶紧带着孩子回去吧!”。

  老顽童逗着婴儿喜不自胜,根本不曾理会对方说的什么,含糊地应了声,便被那两人簇拥着缓缓向襄阳城走去。

  再说等老顽童鲁有脚三人回到襄阳后,便立时将婴儿交给了郭靖夫妇,这夫妇二人欢欣激动自不必提,只是对另个婴儿却更担忧了。

  另头:

  丘翳风极力追赶,根据路上好汉的指引,很快便追到了襄阳城边,他站在城垛上向着蒙古大营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很远处有两个白色身影在向前移动,此时已距城怕不已有十五六里之遥,他不敢怠慢,立刻飞身下城,向守城兵将寻了匹健马,扬鞭追去。

  杨过和小龙女奔行中,渐渐将身后的江湖好汉甩了开去,便不再急于赶路,只进步拉开着距离,同时不紧不慢地向着北方六十里外的蒙古军营赶去,而那些江湖好汉又追出了数里,见追之不及,而距离蒙古军营渐近,便开始纷纷折返。

  最后面的丘翳风,却锲而不舍,路快马加鞭,很快便超越了前面追赶的江湖好汉,与杨过和小龙女的距离渐渐缩短。

  杨过时时关注着身后的追兵,见人影渐稀,渐渐地心下放松了,又行出十数里,便只发现骑紧跟在后面。

  为甩脱这骑追兵,杨过携着小龙女再次提速,但论持续奔行,健马的速度要比此时受伤的他快上不少,最终双方距离仍在不免在缩减中。

  三人你追我赶,都在用最快的速度,转眼间又奔出了二十余里地,此时身后再也没有人能跟上,他们之间的距离也缩短到千米左右,蒙古大营遥遥在即,但终是相隔过远。

  杨过见此情形,心中沉,他当然知道身后之人追来的目的。但要他将杀父仇人的孩儿轻易放下,那是万万不能。

  虽然他此时十分不想再与后面的那人起冲突,不过既然免不了,心中亦无惧怕,若是单打独斗打不过,便和姑姑起与他拼命便是!对方既然前来夺婴,那便免不了要做过场,唯担心的是再被后面的追兵围杀过来,怕是姑姑也要陪自己赴黄泉了。

  “不过现在婴儿既然已经到了我手中,虽然他没想好怎么处置,也绝不会随随便便便再与别人,哪怕只能让仇人郭靖和黄蓉寝食不安,也算先发了点利市”,杨过看着婴儿暗想道。

  就在三人你追我赶时,东南方的山丘上,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个淡黄衣袍的道姑,身段婀娜,仪态万种,她看见奔行的三人后,眼中竟是精光闪,轻“咦”了声后,也急速追了下来,准确的说是追向小龙女和杨过。

  奋力又跑了阵后,杨过吐气叫道:“姑姑!此处距蒙古大营尚有十余里,附近虽有蒙古侦骑,但却对我们并无助益,不用再跑了,先做迎敌准备吧!”,接着他转身看着紧跟在后面的那骑蓝衣人,心下咐道:“现在已经到了马平川的原野中,跑了那么久,再怎么跑,也快不过战马了,看来只能将他击退,再赶往蒙古大营与义父汇合了”。

  马上的蓝衣人正是丘翳风,见杨过和小龙女停了下来等在前方,他心中大定,催马疾驰,片刻间来到了近处,只见他抬腕勒马缰,“吁——”,战马盘旋着停了下来。

  飒爽地翻身落地,丘翳风对着杨过和小龙女拱手道:“两位!在下是受人之托前来追赶,并非想与你们为敌,请见谅!杨兄高义,还请将手中的孩子赐还,拿到孩子在下拔马便走,令奉句,杨兄与郭靖夫妇的恩怨自当与本人清算,与刚出世的孩子何干?”。

  听着对方醇和的劝诫话语和丝毫不存的敌意,杨过心中自觉忏愧,面上却毫不示弱,冷哼道:“你少废话!我与郭靖夫妇的恩怨怎么需要你这个外人来插手?孩子要怎么样自有我和姑姑定夺,想要回孩子先问问我手中的剑吧!”,话音落时,他手往背后划,“唰”的声将长剑抽了出来,与小龙女眼神交汇中立时出手。

  小龙女与他眼神交汇,便知其意,几乎同时也将佩剑抽了出来,二人手掩足应,双剑合璧攻去,欲要夺取先机,联手制敌。

  “那得罪了”,面色温润,不愠不笑的丘翳风见杨过和小龙女悍然抽剑合击,出手犀利肃杀仍难掩神仙眷侣般的无双风姿,心中叹息声,稍犹豫便直接飞身迎上,这刻种枷锁从他身上悄然碎落。

  他最后的心结打开了。“避?不需要,从此这江湖,这天地,我丘翳风挺身前行,我当做什么便做什么,我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只因——,我要——我的心从此无羁绊!我的路从此只向前!若老天注定让我的敌人中多出这对绝代侠侣,那我便接下!你要战,我便战!”。

  三人交接,丘翳风瞬息间踏步揉身十数次,身影带起涟漪,避实就虚躲过杨过和小龙女的杀招,此时悍然出手,双腿微曲,右侧臂膀轻摆五指虚张探向杨过怀中婴儿,左臂下切,掌缘律动,按向小龙女长剑。

  这招看似寻常,从出招看来更近乎送死般,可实际上却是精微奥妙至极,招式流转更是收放自如,气象森严凝厚,普普通通的抓按,完全封死了对方进攻的所有角度并将敌人笼罩在劲力的吞吐范围内,出招之中抱元御缺浑然体,内里的变化和奥义高妙无端,这时候的丘翳风,出手间已有了宗师气象。

  其实武功到了他这般境界,已然完全圆转如意精深入微,虽未臻至化境,却也只是时间问题。

  在杨过和小龙女二人出手的瞬间,丘翳风心中便出现了数十种攻防的情形,下刻看到二人出招的趋势,便已料定杨过须用长剑斩他,小龙女亦会攻他侧翼。

  单只在武学层面上,此时的杨过和小龙女已远远非他敌手,毕竟他所经历诸般,皆是常人难以想象,若是此时伤势痊愈,功力尽复,在早已知晓不少古墓派武功精髓的丘翳风面前,杨过和小龙女怕是很难匹敌。

  虽说丘翳风修为见解远胜此时二人,但他心里却明白:杨过小龙女都是当世等的俊秀英杰,尤其是杨过更是资质无双,禀赋非凡,若非磨练太少经历不足,此时的自己怕也难以轻易压盖于他。要知,从上次见他到现在,这才多久,杨过的进步之速,已远超他所料,假以时日,等对方成长起来,这天下谁人可以望其项背?

  毕竟按正常轨迹,若是没有自己,这个世界的光辉是完全属于他的,他会步步走向顶点,得到他本不在意也根本不屑的辉煌,即便如此,此时,或者说无论何时的杨过,也不是他人可以随便轻视的。

  且说杨过见对方飞身袭来,神鬼莫测间突然伸手抓向怀中婴儿,掌势飘渺灵动而又玄诡奇绝,不经意间便流露出了诸多精妙武学要旨,心下惊惧,哪敢迟疑?他眼中精光闪,气贯右臂,剑向对方上身斜削而出,臂腕轻颤,剑路斗转,更犀利削下。

  这剑削出,银光如电,角度刁钻,变化隐而不展,堪称妙极,这份剑术造诣,亦已登堂入室,甚至不比英雄大会时的牛朋稍差。

  另侧小龙女的长剑亦同时向丘翳风的肋下递到,只见剑花闪,在杨过发力牵绊丘翳风心神的刻竟绕过丘翳风占尽先机的左掌,当胸刺去。

  在剑光疾闪间,两剑同至,登时便封住丘翳风前进后退路径,若是再贸然突进,定是身首异处长剑穿胸的下场,然而不进此时回退又还能躲得了吗?无解!杨过的剑锋已然封死后路。

  第二十二章斗,战轰烈

  杨过小龙女二人配合如此默契精妙,瞬时将丘翳风逼入不退便是绝杀之境中,虽然丘翳风早已看清二人剑路也已出手应对,然而他身体的反应却未能跟上变化,终究在左掌处稍慢了线,让小龙女的剑破防,此时身在剑锋笼罩中,进必死,退亦不及,生死直面。

  形势至此,丘翳风心道:“唉!大意了”,他小看了杨过和小龙女进步的速度,其实先前在襄阳城内交锋时他便隐约察觉,因为内力尚未恢复到华山时半数,兼之经脉承受能力有限,许多招式的精妙和威力施展不出,论实际功力怕也也不过比进步神速的杨过强上个两筹,应付心意相通的两人联手,怕是稍稍力有未逮,但他自负身修为登峰造极,倒也不惧。

  此刻直面生死危机,丘翳风瞬间精神崩紧,心中却异常平静下来,屡次经历生死危机,早就将他的颗心锻炼的坚毅无比,逆境求生的能力更是无人可比,他静静地在生死间看着杨过二人剑锋的轨迹,个自左而右斜削,个自下而上撩刺,将他的身周空间全部封死,两剑攻到的时机也恰达到好处,几近乎同时而至,让他根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