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达舒畅,长舒口气,方才跟着大鸟继续走了下去。

  约莫个更次,竟又来到个隘口,隘口极小,约莫只有六七尺宽度,两边峭壁参天,人入其中,陡生压抑之感。

  就这样直顺着峭壁间的坡道走到数十米外的底部,再转向,丘翳风才发现原来里面竟然是个中空的庞大山腹,后面隐隐是有十余条通道延伸至山中深处,不知是否贯通。

  看着周围乱石林立枝叶散布,不曾发现任何特别之处的丘翳风正要开口询问大鸟时,却听上方隘口传来呼哧呼哧,仿似翅膀扇动的声音,而且这声音渐渐加快,似乎鼓动幅度越来越大。

  顿时,有微风从隘口吹来,这风扫过丘翳风身体冲入他身后孔道,似乎搅动了什么,引起了剧烈的变化,很快风便渐渐加大,似乎是被吸入般,不会便成了烈烈大风,丘翳风顿时心中惊。

  想到这可能是大鸟所为,丘翳风抬手遮面,向坡道上方喊道:“雕兄!此事可是你所为?快快停下,不要再跟我胡闹了”,话音落时,只听上方翅膀扇动之声戛然而止,随着“咯呕”声清鸣,大鸟直冲而下,身周带着股劲风,扑向丘翳风身边。

  劲风袭来,丘翳风内息沉入丹田,力灌双足,任疾风鼓动他的衣袍猎猎作响,身形却纹丝未动,心下却稍有些不悦,觉得这大鸟太过,怎能如此捉弄自己。

  不过转念想,它为禽类,自己却是人,如何能以人类的思维去衡量它的作法,不由也心中释然,摇头苦笑道:“雕兄!你可真会作弄在下,不过雕兄,我让你带我到独孤前辈习武之地,你怎么带我到这个荒僻所在?”,说到这,话音突然滞,脑海中疾光电闪般涌现了几个念头,记忆中的角被打开,瞬间竟明悟了大鸟带他来的缘由!

  没有理会大鸟的鸣叫解释,丘翳风眼中惊疑不定地闪着光芒,查看着周围,他知道,此地并非简单,而是夺天地之造化的处风谷,风因时而动,强弱不同,席卷之势多变,对于常人来讲是为险地避之不及,但对于武学造诣深厚之人,这却是大自然的深厚馈赠。

  武学之道从来没有帆风顺,欲有所得,必先付出,但凡武学精深,能达到登峰造极之辈,必然有着常人难有的特质和经历,表现为,或机遇或悟性或天资,而其中悟性对于最终成长最为重要,便是曾经世人皆以为鲁钝若郭靖者,其悟性也是出类拔萃之人,内秀至极,套降龙十八掌被他领悟领悟运用之深,便是洪七公也不能及,隐然此时已有天下第高手之势。

  常言道:“富贵险中求!”,武学修为上若想登峰造极,必然也要经过千锤百炼,迎上种种挑战磨难,甚至生死危机!

  执念而行,内炼己身,外悟大千,体味自然的运转道理,循环不息,返诸己身,经历种种磨炼,才能有脱胎换骨,功成蜕变之时。胸中天地大,自身格局大;若不能突破极限,不断成长,终不会有看到武学大天地格局的天。

  “嘿!没有付出哪有回报?”,丘翳风眼中回复清明,他知道此处虽是险地,狂风席卷甚至可以飞石断树,稍有不慎可能筋断骨折粉身碎骨,却可以借此激发自身潜力,将自身武学进步凝练,是提升武学层次的好机会,他又岂甘心放过?

  想他如今的积蓄已是极为雄厚,仿若压抑的火山,旦找到突破口,便会汹涌暴发,武学修为届时将会更进步,到功力完全恢复时便当之无愧的是天下绝顶之,而这个绝顶只不过是他武学道路的中途站而已,横在它面前的,将还有更远的路要走!

  思索片刻,心中有了决断,丘翳风最终决定在这个谷中好好利用这个机会领悟自身武学。

  于是身形飞跃而起,对大鸟哈哈笑道:“雕兄,厚意心领,我决定今日便在这谷中参悟,你且随意吧!”,话音落时,身形已飘然落在身后十余丈外处五六米高的巨石上,平缓气息,收敛神气,自此闭目不再言语,他要等那天地自然的造化,而非大鸟展翅之风。

  大鸟鸣叫着点了两下头,径直转身而去,不会,谷中除了外面鸟叫虫鸣的声音,再也没有半点声息,幽深寂静的恐怖。

  抛却杂念,丘翳风闭目沉座于谷口大石上,坐神观照,渐渐沉入了物我两忘之中,与这幽暗慢慢融为体,而身体内的精气神却在不断运转中点点熔炼凝结。

  子夜时分,“吼!吼——!吼吼——!”,风势乍起而烈,顺着山间甬道直入风谷之中,高天之上,月隐星稀。

  漆黑的山脉中,随着夹带着隆隆声响的狂风飚射入风谷,正在巨石上闭幕凝神的丘翳风倏忽睁开了眼睛,精光暴射,眼神竟而凝成束,这是精气外现的自然反应,而在体内,神而明之的,却是发生了更为惊人的变化,紫室倏然生电灵光耀虚而没,这是体内气血贯通体,内功圆转如意,凝炼到精纯至极的地步才能达到的内修境界,武学鼎盛时,称之为“小成入微”。

  忽然睁开眼的丘翳风,神情鄂,他不知道冥冥中那瞬间的感应是否发生过,但此时却也无暇再去确认,谷中,起了剧烈的变化。

  轰隆!鼓荡的狂风甫进入谷中甬道便如飞瀑直落,重重砸在谷口下方的巨坑中,更在后方绵绵不断的牵引来的风力锤击下轰然崩散,从四面八方穿插入谷中,化作或旋转或直进或而降的爆裂激流。

  在漫天飞卷,如刀似箭的狂风激荡下,丘翳风再也无法安坐,被阵迎面狂风席卷,猛地被甩了个跟头出去,周身好似被千万巨木锤击,剧痛欲裂,这下就吃了大亏。

  踉跄落地时,已滚落出六七丈远,而此时,他仍站不住脚,暗叫声:“好厉害!”,丘翳风心头大骇,这才发现这等狂风根本不是人力可以抗拒,若是起初坐于谷口正下方坑边,怕是风落之时,下便被击成重伤,这已不是人力所能想象。

  被狂猛的风吹击着,丘翳风不停闪避着后退,感觉无比的吃力,体内的功力完全调转开来,遍遍在周身窍岤穿行,或化作股股暗劲支撑着身体,或催动气血化解被风力击中留下的暗伤瘀滞。

  又直被风顶着,退出去十余丈,丘翳风这才勉强站定,与此同时,功力也在与狂风对抗中剧烈消耗着,全身气血都了起来。

  “呜”“呜”,除了迎面强风外,四周不时出现的股股特殊风力也从四面八方锤击在身体上,内息自然而然迎上,与之极速冲抵,顿时丘翳风只觉皮肉阵阵疼痛。

  虽然这时的劲风远不如在前面靠近谷口时那般刺骨激劲,身体恰好可以接受锤炼,而不会伤及根本,但他心里明白,只是就这般僵持着,终究会有刻会内力用尽而无法站立于此,到时被风席卷抛甩,就不是开玩笑的了。

  双眼近乎眯着,丘翳风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集中所有的精力极力观察着周围风力的分布和环境的变化,而他自身的感受会给他提供最准确的反馈。

  调动切感觉,任由风力在身上抽击,丘翳风全身都渐渐有些麻木了,但在压迫中,为了适应,他无时无刻不在调整身体的切。

  随着他的不停调整抵抗,终于渐渐有些适应了立身之地的风,然而,更严峻的形势已经悄然在酝酿中成型。

  无形无质的风进谷后,四处席卷的越来越剧烈,将谷内为数不多的乱石纷纷卷起,“砰”“砰”“砰”的巨响声中,撞击在谷中各处,飞溅的乱石在狂风夹裹下,比最锋利的箭矢还要致命,而奔涌到向谷后通道的狂风,撞击在石壁上席卷了回来,与冲向通道的气流搅成团,混乱的气流被吸入通道不停消散着,而后又再次产生,被通道吸入,,往复循环。

  听着飞石劲疾的啸声,“会死人的!”,丘翳风喃喃自语道,眯着的眼睛却是越来越凝重,越来越明亮,他不想死,只能全力应对,此时虽在险境,心中竟也突兀地闪过个好强的念头:看来真的选对了地方,在这样的环境下要是不能锤炼武学,再也找不到更合适的地方了。

  在到处席卷的劲风中,丘翳风弓起身形站在了那里,全身蓄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但眼睛基本睁不开,也看不到身周,除了谷口点地方,四处都是漆黑如墨。

  风中挟裹的乱石树枝树叶,噼里啪啦击打在各处,他身上虽还未受伤,不过随着这些杂物激荡的范围越来越大,难保不会被危及,这时候他所能够依靠的只有听觉和身修为了。

  丘翳风吃力地抬起手,缓缓伸向了颈后,“叱——”随着不可闻的声响,背后长剑点点被抽了出来。

  “吼——!”,又股狂风从谷口冲击下来,坠落在下方,四处飞散,伴随着“呜”“呜”的风声,块乱石好巧不巧地激射向丘翳风的身侧。

  感受到劲急的呼啸,丘翳风举剑连忙格挡,“嗖”,飞石擦着他的身体而过,他的剑根本跟不上飞石的速度,时间,额头冷汗流了下来。

  在狂风中,切动作都太吃力,所有的习惯和常识也都不能再依赖。

  第二十六章剑魔!演武!下

  "啪""啪""啪""啪",丘翳风完全不理会树叶席卷拍击在身上,虽然理会也阻止不了,不然身上也不会被割伤好几处地方,他能做的只是尽量蜷缩起身子,使身体露出的面积最小,不然不小心气管被什么割断戳穿,那就死的太不值了。

  知道这样下去不行,甚至会有生命危险,丘翳风继续向后退去,又连退出五六丈,已到了山谷中心偏后的位置,这时感觉挥剑已经勉强能够格挡飞来的杂物,便停了下来,只是到这里之前,身上不小心又中了记,还好只是被乱石蹭到后背,皮外之伤。

  将剑擎在头顶,丘翳风开始迎着风下劈上举,再下劈再上举,剑两剑,就这样不停重复着同个动作,他的神情专注无比,但劈剑的动作越来凌乱,劈出的剑痕弯弯曲曲,貌似连着最简单的劈剑式都做不好了。

  然而不同的是,随着劈剑的继续,他的身体也开始出现摆动,每剑虽然仍是有些凌乱,但出剑的速度,每隔十几剑都会看到明显的提升,渐渐地随着劈剑式的施展,丘翳风的身体在的摆动中竟然开始前进,他领悟了如何卸风之力。

  百剑,他前进了丈,停了下来,在原地继续挥剑,然而动作不仅仅是劈剑了,横挑竖削斜撩,这些基本剑术动作被他做了出来,做的仍是那么的不堪,猛地看去就像是孩童在乱舞般,然而,他仍乐此不疲。

  每个基本剑式在调整中重复做了五六遍,到此时所有的动作都在狂风中渐渐归,无论如何出手,使出的剑式是劈削挑,还是刺撩等动作,剑动后便是弯曲的弧线轨迹。

  待将撩剑的第六遍动作闪电般完成时,丘翳风忽然收剑,身体在风中摇摇晃晃的幅度更小了,然而即便劲风荡过,也无法动摇他的位置,随之而来的,不过是身体摆动的更加厉害而已。

  盏茶功夫后,"呕--""呜",狂风激荡中,又是颗乱石击来,这次却是正对着他的腹部,若是挡不住,即使不能将他击个透明窟窿,也会嵌进腹脏的血肉中。

  "嘤--"声剑吟,丘翳风侧耳凝神,剑逆风划出,飘忽间剑身已然贴住了乱石,腕随剑动,身随臂转,剑身旋即向后划过个半圆。

  丘翳风随即手腕轻动,剑尖向前倒旋,与此同时,全身自脚而肩律动收束,股大力返向剑身,剑指前方时,"嗖",乱石脱离,以原来数倍的速度,激射向左前方地面,"砰"的声,不知是穿透地面还是轰然爆碎了,而这次御石,丘翳风不动本力,借风而行。

  看都没去看结果,稍沉思,丘翳风倒转剑柄又开始挥起剑来,这次他要将正常剑法中的剑式拆分为顺风和逆风施展的组合,在顺逆之中更进步领悟武学的精义。

  只见他步随身转,身随剑动,第招剑法刚开始就被施展的东倒西歪,但是肉眼可见的,招式的延续和衔接,在极快和极慢中迅速变换。

  要知这样施展武学可是大忌,内力运行忽快忽慢,极易内息走岔引起走火入魔,即便没有走火入魔,经脉也很难承受这种次又次猛烈的冲击,但丘翳风这样做了,他的内力运转庞杂繁复,可以有意识组合切换行功路线,在内力的分散和聚合中抵消这种伤害,但这绝不是件简单的事。

  随着剑招继续施展,他的身体有时因为动作改变幅度过大而止住,或者内力冲击转换不及而停下平复气血,每当这时他就不得不被风顶着趔趄着倒退几步,然而他稍调整便锲而不舍地继续回到前方施展。

  身体摆动的丘翳风,在狂风中这套正奇相辅的剑法施展出来,看上去是如此的邪异,到处是突兀和不协调之感,即使远远看了,心中也会搅成团,胸憋气闷,但他却丝毫不觉,仍然招接招的施展着。

  突然他停住了,最终只施展了十招,因为部分动作转换幅度过大,身体无法而再再而三的承受这种撕扯和扭曲之力,强要继续下去,不是修炼武功而是自残了。

  虽然招式转换时他的内力仍可以控制和贯通,但身体条件的约束,让招式的继续施展化作泡影,剑法要调整。

  丘翳风律动着身体闭目沉思起来,不断锤炼体内内力的聚散转换,之后,除了偶尔出手格挡飞来的乱石木片,再没见他出过剑。

  在心中不断推演着招式的组合,以他对风力的领悟,可以将每个基本剑式以顺风式流畅施展出来,组合成招式后也能按照最完美的轨迹施展,但这只是顺风剑法而已,招式中的顺剑或者蓄势推动出的极剑式--"瞬剑"出,快到极致,防不胜防,但毕竟只有顺没有逆,又如何体味武学在逆风之力中施展?这,不是他想要的。

  闭目沉思中的丘翳风,只留丝意识控制身体,完全放开了身心,细细体会着身体所接触到的每丝风,聆听着风的声音,感悟着风的内在,借此推演着自身武学的逆应用。

  半个时辰过去了,丘翳风动不曾动,气息也在狂风中沉寂平静至极,身上仿佛有着层粘力,沾上了厚厚层枯枝树叶,任狂风吹拂,也无法将完全贴在他身上的树叶吹净,卸风之力,在他全力体味推演下领悟的更深了。

  又过了数十息,突然,丘翳风的身体动了,握在手中的剑开始在狂风中划动,曲起圆落,剑速快慢无常,飘忽不定,随着他施展的越来越流畅,整把剑在他手里好似已完全丧失了分量,如握翎羽,他悟通了风的轻灵飘逸,剑融于风,身随风动,意随剑牵,又怎会为风所动?

  凝滞间,丘翳风剑势又变,改轻灵飘逸,每剑都顺风而展,大起大落,渐渐地,他的剑势越来越激昂,每剑起,都听风吟,每剑落,都闻风啸,完全放开的丘翳风,神以意守,以意御剑,内力流转如江河滔滔,不绝涌出,周身剑圈中搅起团气息流转风暴,其内流转的气流越来越强。

  "嗡--"风暴蓄积的越来越强,突然,只听"嘣--"的声,风暴崩散开来,丘翳风"噗"地喷出了口鲜血,竟连踉跄着退了七八步,顷刻间受了不轻的内伤。

  看着手中的剑,丘翳风叹息了声开始调息,之所以他无法驾驭周身气流,导致最终崩散反噬了自己,最重要的原因不是自己内力不足,而是手中剑是轻灵柔软的普通兵刃,无法积聚起能够施展狂猛爆裂招式的剑意。

  调息了片刻,丘翳风重又回顾了顺剑式精髓后,又开始了行动,他放弃了手中长剑,徒手与风互推,施展着简易版的修身养气诀,恢复体内伤势的同时进步体会风的逆动。

  过了个时辰左右,风势开始缓缓减小,丘翳风此时已经不是在施展修身养气诀的功法,而是抱圆推曲,脚踏机枢,在修身养气诀的基础上演化套攻击的武功招式,整套武功完全逆风而起,掌脚,推动的无比缓慢,但蓄积的威势却比顺剑式更加沉雄厚重。

  猛然推掌吐力,将前方的狂风轰散回卷,举将前面招式蓄积的力道卸去后,丘翳风又停了下来,开始重新修正推演,天幸有强风笼罩,不但能够平衡失败时的力道冲击,还能提供他演化这套刚柔并蓄功法的最佳环境。

  到风力减弱到原来的二三成时,丘翳风为获得足够的外部压力,不断前进,已是接近了谷口大坑,随着次次出招修正,再出招再修正,虽然他的功力越来越弱,但招式越来越气象磅礴,圆融通透,周身的风力不断被吸扯拉入身前卷动的风团中。

  感觉已到了自己的极限,"嗡!",丘翳风沉凝地推出了最后式,只见在胸腹前已经压缩到肉眼可见的数尺风团,猛地飞了出去,在丈外"砰"的声炸了开来,顿时狂暴的气流向四周飞射。

  丘翳风此时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向后飞身扑倒在地,仍不免被像箭样的数道气流击中了后背,顿时血流如注,"怄",丘翳风怪叫声,有些郁闷地想到,自己又把自己玩伤了。

  狂风渐息,处理好伤口的丘翳风,也开始盘坐在大坑边,整理夜间所有的感悟和心得,在缓缓调息中,入定进去:在狂风中推演武学,从头到尾,他施展的都不是任何门派的武功,仔细看,却处处透着各种武功的痕迹,因为随着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