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应,拉起尹志平便向门口走去。

  “诶!既是贵客,自然要用心招待,岂能说走就走,二位走了,我等岂不白做了这笔卖卖,请坐会吧!”,只见个满身珠光宝气的胡人哈哈笑着走向赵志敬,手中宝鞭挥将身后的凳子卷起,直直飞向赵志敬。

  见凳子来势甚急,赵志敬忙伸手拔剑,这才发现剑早没了,惶急之下连忙抬手挡向凳子,却有人比他还快,只见斜拉里猛地伸出两只手臂,五指箕张,认准方位,把抓住了两条蹬腿,向怀里猛地拉。

  “喀拉!”,凳子在那两只手臂和尹克西的宝鞭拉扯之力下崩坏,拉凳之人的功力稍逊,身形被带的偏,他不由面色凝重的看向尹克西,原来却是尹志平出手了。

  “哦?”,尹克西收回宝鞭,饶有兴趣地看向尹志平,却是没想到,这个全真教的道士武功根底倒是颇扎实,之前还真小看了他。

  正要再出手时,却听法王笑道:“诸位且慢!听老衲言”。

  此时,个中年喇嘛挪到了门口,持杵堵在门前,加上门口的回疆巨汉,房门已被看的死死的,任谁想破门而出,绝非易事。

  对视眼,赵志敬和尹志平退了回来,赵志敬小心扫视着周围,脸现忧色,沉吟不语,而尹志平侧过身形面对着金轮法王,昂然开口道:“金轮法王,你们无需再浪费口舌,汉蒙不两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这位道长说笑了,老衲对全真教仰慕已久,还想让两位引荐,前往拜会二?又怎敢加害?再说,贵教周伯通周真人前日尚到我蒙古军帐做客,可惜老衲未在,未能好好招待,既是周真人教中门人,我们又怎会为难,道长请勿多虑,留下二位,只是想多多请益”,金轮法王谆谆善诱地对尹志平和赵志敬道,接着又对他二人和善地笑了笑。

  见金轮法王说的诚恳,不含半点敌意,尹志平也不好再继续板着死人脸,摆出英勇就义的样子,于是抱拳道:“在下失礼了,请见谅,小道定会将法王心意带给诸位师叔伯,至于讨教,小道二人微末之才,愧不敢当,他日若法王驾临,我全真教上下必当扫榻相迎,既然法王与师叔祖有旧,还希望您能慈悲为怀,容我二人回去,小道二人尚有要事在身”。

  “哈哈哈!不妨,老衲不日也要启程前往贵教,二位尽管在老衲这里多盘桓几日,彼时起上路岂不更好?”,说着,突做醒悟状道:“哦!还忘了请教两位道长尊号”。

  闷闷的尹志平尚未答话,眼现精光的赵志敬已从旁抢出,接过话头道:“不劳法王动问,贫道玉阳真人门下赵志敬,这位是我师弟,长春真人门下尹志平”,他已明白,金轮法王这些人是不想放他们走了,必然在他们身上有所图谋,他们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既然这样,不如先虚与委蛇,不定还能找机会脱身,怕尹志平再口无遮拦,惹了众怒,他便抢了出来答话。

  “失敬!失敬!赵道长和尹道长原来是全真教真传,未来肱骨,当真是代翘楚”,法王见赵志敬颇为上道,违心地赞许了句,心中却在盘算如何将这二人收服,进而插手全真教的教务,控制整个教派。

  闻言赵志敬颇为喜悦,见面色苦闷的尹志平又要开口,拉了拉他,抢先道:“法王过奖,贫道二人本领稀松,却是当不得如此赞誉,承蒙法王看得起,若有用的着的地方,小道二人岂敢不尽力”。

  “嗯?”,竟又主动上钩了,金轮法王大喜,越看赵志敬越顺眼,甚至有点喜欢了,笑道:“老衲和赵道友见如故,正有许多事要讨教,日后还望赵道友不吝赐教,不过,老衲想先问位故人——贵师叔祖的行止,老衲想再去见他面,讨教些紧要事宜”。

  赵志敬闻言却面露难色,有些无奈地道:“法王有所不知,师叔祖他老人家,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莫说是贫道,就是家师和掌教真人也无法得知他的行踪,除非他自己主动出来,否则谁也休想找到他”。

  闻言,金轮法王尼摩星等人都有些失望,却听,马光佐个混人突然惊叫道:“啊!找不到周伯通,那怎么夺回王旗?”。

  马光佐话音落,众皆变色。

  见大家脸都沉了下来,气氛时落针可闻,马光佐突然醒悟:自己说错了话,讪讪地挠挠头,退出稍远,解释道:“我是开玩笑的,不要当真!千万不要当真啊!”,低头躲避着尼摩星尹克西等人吃人的目光,再不敢言语。

  这时候尹志平哪里还忍得住,冷哼声道:“你们打得好算盘,原来竟是要利用我们对师叔祖不利,哼!你们还是死了心吧,我二人即使死也不会为你们所用”,话音出,赵志敬面色刷地苍白,脸上阴晴不定,退后步,不知在想些什么。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不识相,那老衲就送你先上路”,金轮法王见面前的这道士决意赴死,知道再留着这种人也不能为他所用,终于动了杀机,扬手掌向他顶门拍去。

  “法王且慢!”,却在这时,旁的赵志敬竟高声叫了起来,他咬了咬牙,心横道:“法王手下留情,容小道且劝劝我这尹师弟,我二人定能帮法王寻到师叔祖,以化解两家的误会,法王意下如何?”。

  “哈!哈!哈!哈!”,金轮法王大笑,赞许道:“赵道友果然深明大义,若能助老衲找到老顽童,定当重谢”。

  “赵师兄!你竟然行此悖逆之事,你”,尹志平见赵志敬如此表现,顿时惊骇愤慨到极点,时话都不知如何开口了。

  赵志敬伸手将他强拉向门口,却被门口的中年喇嘛堵住去处,赵志敬只好面有难色地看向金轮法王,金轮法王朗声道:“达尔巴,让两位道长出去”,那喇嘛应身是,闪身退后。

  来到院中的处角落,无视尹志平冰冷愤恨的目光,赵志敬用早已想好的花言巧语,沉声道:“尹师弟,你好糊涂!你我若留得命,尚能给师叔祖通风报信,若是死了,万师叔祖有个不测,岂不是坏了大事,遇到危难谁来帮他?你我死了,到了泉下,又如何向师祖交待,难道又对得起师父和诸位师叔伯的养育教化之恩吗?唉!你太鲁莽了!若不是师兄我忍辱负重,跟他们周旋应对,你定会成为全真教罪人”。

  尹志平越听越觉得羞愧,当赵志敬说完,已是满脸羞忏,躬身揖道:“是我错怪师兄了,若非师兄教诲,志平险些铸成大错,需要志平做些什么,师兄但请吩咐便是!”

  见尹志平如此服帖,赵志敬心中快意冷笑,面上却仍挂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道:“以后切听我吩咐就是!走,去见金轮法王他们,先去赔礼道歉!”。

  尹志平心中不愿,奈何话已出口,只得跟在赵志敬满身后步入屋子,按捺住愤恨的情绪,沉着脸向法王等人稽首道:“之前多有得罪,还望各位不要计较”。

  赵志敬随即圆场道:“之前贫道已与尹师弟商量妥当,此后会助各位起寻找蔽教师叔祖,到时化开误会,还望诸位多多担待”。

  尹克西笑道:“好说!好说!”,金轮法王等人亦附和而笑,法王道:“今后还要多仰仗二位,事成之后,老衲还要送二位道长场大富贵”。

  第二十八章反复小人下

  听法王许下好处,赵志敬虽好奇这"大富贵"是什么,也不好多问,只颇为喜悦地恭谦道:"那就先多谢法王了,只是不知可否告知,师叔祖和诸位究竟如何产生的误会?了解清楚后,小道二人也好为诸位出出主意,好尽早找到周,师叔祖。"当下,法王便将事情五十说了,赵志敬听后道:"这便难了,既然师叔祖偷了王旗,自然会藏得严严实实,要想找到他,谈何容易"。

  法王闻言不以为意,他也并不指望靠这二人找到老顽童了,心中有更大的谋划,这二人将是以后夺取全真教的关键,到时,以夺教之功,定能名扬天下,让王爷和大汉刮目相看,至于搜寻老顽童,虽然紧要,他也不那么急切了,想到这,他心中舒畅,竟而呵呵笑,扫了潇湘子尼摩星等人眼,道:"事不宜迟,诸位,我们还是尽早出发,搜寻周伯通总计吧",众人自然无可无不可。

  尹志平和赵志敬便被金轮法王等人挟裹着,从小村中出发了,路上不时有侦骑送来消息,众人先是向北,接着按照最新的消息,又折而向西,向老顽童最后出现的地方赶去,试图追上他。

  路疾行,金轮法王还抽空向赵志敬询问着全真教的情况,初时赵志敬不知出于什么考虑,极少答言,金轮法王摸清他几分脾气,诱之以利,甚至暗示,若是他全力投效,便是助他继任掌教弟子也不是不可,这下切中要害。

  赵志敬闻言大喜,沉吟片刻,暗示法王将尹志平支开,其后便五十将全真教目前情况全告知了金轮法王,如全真教的大致实力,所能影响的庞大区域,现任掌教丘处机的状况,全真教下代掌教弟子是谁,等等,其时,尹志平躲在远处,见赵志敬与金轮法王密语,心生疑虑,便对赵志敬不再是那么信从,赵志敬察觉后心中怨恨不提。

  从赵志敬话中,金轮法王听出了他的不忿,心中琢磨着该如何处理全真教之事,至于赵志敬为何不忿:原来全真六子命尹志平任三代弟子之首,就是摆明了要让他继任掌教。开始时,赵志敬不过心中不服,暗存妒忌而已,但后来他抓到了尹志平的把柄,玷污了小龙女,心知他犯了教中大戒,若为掌教师尊所知,势必性命难保。

  从此之后,赵志敬心中便萌生了极大的野心,处心积虑的要设法夺取尹志平这首座弟子头衔。但他知道,自己在长辈师叔伯眼里,是生性鲁莽暴躁之人,并不为他们所喜,师兄弟也大半和他不怎么和睦,即使尹志平身败名裂,这掌教的位子落不落的到他身上还是两说,即使落上了,也未必会服,所以他直隐忍不发,等待机会,旁人谁也不知这速来莽燥之人有如此细腻歹毒的心思。

  而今,被金轮法王再暗示,赵志敬心中埋藏的野心又熊熊燃烧,以前苦于无处借力,直隐忍,而今有这样的好机会,他又怎会放过,见法王听了自己的话后沉默不语,他以为对方觉得事难为,正自犹疑,便立即开口,决心道:"法王若助贫道夺得掌教之位,以后但有差遣,无敢不从"。

  "赵道友果然识时务,老衲定会助你臂之力,让道友能够登顶全真,号令贵教上下,不过导游不要忘了今日之言",金轮法王却也想的通透,他若助赵志敬争得掌教,对方定会便死心塌地的为他所用。全真教势力庞大,信士如云,能得这个教派相助,对忽必烈的南征定然大有好处,这必是天大功劳件,比起刺杀郭靖的功劳都要大得多,金轮法王怎能不心动,而且是大动,对于谋划夺教之事,更是心切。

  午牌时分,行人已走出三十余里,又更换了次方向,依然没有看到老顽童踪迹,这般追法,是否能追上老顽童,众人心中都是没底,然而金轮法王却直好整以暇,半点不见焦急,这等气度,便是潇湘子尹克西等人也不禁暗暗佩服。

  "前面有个林子,我们不妨去歇歇吧!",马光佐这个巨汉有些不耐了,他体型巨大,活动起来本就消耗甚于常人,最耐不得饥,捱不得渴,奔行了这许久,早就有些气喘,想要吃些干粮,饮些水酒了。

  他话音刚落,却听远处"当啷""叮咚""叮当"的声音隐约出来,渐渐地,随着声音愈加清晰,驾驼车出现在众人眼睛里。

  这驾驼车由四头骆驼拉着,却也简陋,只有辕驾和横木,上面端坐个白发老头,嘴里正欢快地唱着:"羊,羊,吃野草,不吃野草远我道,不远打尔脑。"随着驼驾的接近,众人看清了这老者的样子,满嘴胡须,面色红润,双眼晶亮有神,脸上嬉笑有若顽童,身上正包着中军大旗,不是老顽童更是何人?

  "哈!哈!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大笑声中,金轮法王当先拦路,蹭蹭几个大步抢在众人之前赶了过去,余者尹克西潇湘子等人怎甘落后,也飞奔了过去。

  驼驾奔行正疾,法王来到近前,招呼也不打声,双臂探出,下抵在中间两头骆驼头顶,在骆驼的闷哼声中,双臂发力,硬生生将它们止在当地。

  "咦!金轮老秃驴,终于又让我碰到你了",老顽童却看起来比金轮法王还要兴奋,跳起来,拍掌大笑道:"老顽童正想找你再打架呢,没想到你就来了,简直太好了"。

  "哼!你给我下来吧!",金轮法王冷哼声,右臂挥,金轮斜削向老顽童长腿,与此同时潇湘子形如鬼魅的已先赶来,亦是飞扑向老顽童,手里的哭丧棒直直点向正飞身跃起的老顽童小腿内侧的"三阴交岤"。

  老顽童嘻嘻笑,大叫道:"好!太好了!还有三个并赶来吧,今天老顽童可以打个痛快了",说话间跃起的身子转,避开了潇湘子钢棒的点击,脚尖趁势点在刚杖顶端,身形复倒转回来,对着金轮法王头顶便是脚连连踢出,左掌探出,倏忽拍向潇湘子右肩,这掌不紧不慢,潇湘子面露讥诮之色,微微侧身避让,挺杖刺向老顽童小腹。

  "砰""砰""砰",法王举起左掌迎上老顽童瞬踢来的三脚,双方出招都是势大力沉,老顽童空中无法借力,身形后挫,法王跟上,右手金轮猛地切向老顽童脖颈。

  老顽童身形后挫瞬间,左掌去势忽变,化掌为拳,瞬息间出现在潇湘子面门,拳劲吞吐,犹如张开了大网兜头罩去。

  潇湘子心中大骇,身形猛地后退出去,这才知道老顽童的厉害,这拳空空明明,不见其形,而至面前,诡异莫测,防不胜防,打起十二分小心,他再次会同尹克西和尼摩星起攻上。

  老顽童见那僵尸样人竟躲开了自己的"空碗盛饭",心中暗赞对方身手不错,见金轮法王又挥轮斩来,左手旋即五指虚张抓向金轮法王右手小臂,右掌探出直击对方胸口,中途去势突变,掌拍向了金轮法王右臂臂弯。

  见对方伸手抓向自己握住金轮的手腕"太渊岤",金轮法王手腕翻,斜削改为横切,斩向老顽童小臂,左臂挥动,迎向老顽童推来的掌。

  下刻金轮法王却突然脸色变,原来老顽童右掌变掌极速,法王拦之不及,但他却不慌,左掌立时翻,立掌为刀,招"大开碑手",迅猛地斩向对方右臂,同时右手松,丢掉金轮,反掌抓向老顽童左手小臂"支沟""外关""会宗"诸岤。

  这两人以快应快,比的便是谁先击中谁,就在金轮法王右手小臂但觉劲风袭来,而手掌已抢先步按上老顽童臂上脉门时,只觉手中滑,下捏空,眼见老顽童抽出手臂,个跟头翻了出去,差之毫厘躲开了尹克西和尼摩星同时而至的鞭击。

  "看招!",踩得地"砰""砰"作响的马光佐看到老顽童翻身落到自己前方,大喜过望,暴吼声,挥拳砸下,心想得留下三分力,别把这老头砸扁了,污了军旗,没法交差。

  老顽童见巨汉醋钵般大小的拳头砸了下来,身形晃来到了对方身侧,顺着巨汉的大力,伸手快速推,右脚探出勾住他的脚踝,顺着这巨汉的大力,便将他甩了出去,"砰"地声砸在了丈外的地上,溅起团尘霾。

  此时,尹克西潇湘子和尼摩星又联手拱了上来,老顽童右掌探出推开潇湘子的哭丧棒,身形侧,躲开了潇湘子的蛇鞭抽击,把将尹克西的长鞭拽在了手中,翻身而起,将鞭子拉的挺直。

  尹克西发力夺回鞭子,但觉力道涌出,顿时空空落落,如石沉大海,波澜不起,正惊异间,手中震,股刚猛大力传来,虎口松,鞭子猛然脱手,尹克西扑身前拽,哪还来得及?

  "哈哈!好鞭子",老顽童握鞭在手,稍把玩,扬手甩出了个鞭花击向尼摩星头顶,正前扑的尼摩星矮身避过,横舞蛇鞭直击老顽童下盘。

  老顽童左拳击出打向抢身上来的尹克西胸口,跳腿避过尼摩星的灵蛇鞭,右臂张将潇湘子的哭丧棒夹在了腋下,以敌三,丝毫不落下风。

  转眼间四人递招还招,已斗了数十合,老顽童上蹿下跳,会掌法,会拳法,会又拳掌并用,手加,路路招式,让他使的玄妙莫测,忽柔忽刚,刚柔相济,愣是未露半点败象,反而逼得潇湘子三人东奔西走,稍显被动。

  金轮法王见尹克西尼摩星和潇湘子三人合力时都奈何不了老顽童,也不再矜持身份,大喝道:"老顽童,当心了!",挥轮抢身攻上。

  尹志平和赵志敬站在旁,看着金轮法王几人围攻老顽童,惊诧于老顽童武功之高强,尹志平更是焦急,头迅速转动瞬不瞬地看着诸人来回的招式,生怕老顽童不敌,赵志敬则目光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第二十九章撞正铁板

  金轮法王攻了过来后,老顽童不但不惧,反而直大叫道:"好!太痛快了!再加把劲!",气的金轮法王尹克西等人火冒三丈,手上更不留情,招招犀利。

  斗过几个回合,老顽童忽然欺身上前,软绵绵打出拳,击向尼摩星面门,脑后如生眼般,向后脚踢向潇湘子小腿"下巨虚""条口""丰隆"诸岤,迫使他不得不侧身闪避,同时左掌探出抵住金轮,倏忽发力,时与金轮法王粘滞在起。

  尹克西瞅准机会右手握掌成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