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下去,站在旁看丘翳风如何应付潇湘子的攻击,对付这样个儿孙辈的年青人,若还要与人联手,这脸,法王自认丢不起。

  丘翳风正需借法王掌势巩固自身之前的领悟,眼见掌力及身,他已倒转剑柄准备刺出,却见对方退了出去,留下潇湘子满脸愤恨地扑了上了,心中也不由鄂,不过这不妨碍他出招,只见他手腕震,剑尖轻颤中,迎上了潇湘子的哭丧棒。

  潇湘子见法王猛然退下,让自己独自应付对面的小子,心下惊的同时暗中叫苦,上次在蒙古军营中拼斗时,便合他和尼摩星二人之力才能和这小子周旋,这次功力损耗严重,自己如何跟人家玄妙莫测的剑法放对,这不是送上去挨打吗?弄不好要丢了性命,想到这,他急忙抽身后退,竟还未接阵,便先临阵退却了。

  "呵呵!晚了",丘翳风见哭丧棒还未递到自己头顶便急缩回去,料想潇湘子要退,长剑如跗骨之蛆,紧随而上,潇湘子退得快,丘翳风长剑跟的更快,倏忽间刺到了潇湘子手腕近前,剑尖颤动,刹时分出六朵剑花,分袭潇湘子手腕"太渊""鱼际""外关"小腹"阳关""名门""肾俞"六处要岤。

  生死关头,"你逼我的!",潇湘子咬牙道,只见他手指按,棒端突然绽开,伴随着扑鼻的恶臭,股黑烟突然喷了出来。

  旁的老顽童见黑烟喷出,惊地大叫声道:"兄弟小心",急的向丘翳风方向快速扑去,生怕他有个闪失,速度之快,法王都险些没看到他的身影,心中暗道:"未想这老顽童竟还留有余力?"。

  闻到气味的瞬间,丘翳风就感觉到有些眩晕,心中这是种剧毒,大意不得,当即便屏住呼吸,猛地倒退,同时弃剑起手,双掌挥出,勾连四面,旋即拉回胸前,瞬间周身的黑烟被卷动引入他前方,身上却不沾半点,这时他双手交叠,正逆迅速推动,身前的黑烟,迅速被凝聚成个烟团,原来越小,下刻,他猛地推掌,烟团激射向潇湘子,顾不得看结果,他立时闭目调息。

  事出突然,施毒时,潇湘子事前也没有准备,即便再小心还是吸入了些许毒气,头晕胸闷,此时见敌人中招,必然无幸,心中松,立时丢下钢棒,到怀中翻找解药,刚扣出解药,互听法王大叫声:"小心",潇湘子慌忙抬眼观瞧,只见团黑烟飞射而来,转眼间已到了身前,他正要急退,烟团"砰"地炸开,此时他抬起的手尚未将解药送入口中,便被股剧毒气流冲入,毒性猛烈,立时发作,顿时他四肢僵硬,仰天便倒。

  合该他命不当绝,倒地之时,手中扣着的解药震脱,好巧不巧的落入了口中,命虽捡了回来,但也时半会休想恢复过来。

  "啊?",见变故突然,两合之间,尼摩星就成了这生死不知的模样,尹克西惊地大叫声,双腿有些不听使唤,看着稍闭目调息,又睁开眼睛生龙活虎的丘翳风,只感觉这是个丧门煞星,想离的他越远越好,连退了几步,竟转身便走。

  看着只剩下金轮法王的现场,丘翳风平静地道:"法王,小子自知不是你的对手,但你自问,仅凭你个人还能留下我俩吗?"。

  这会功夫,法王功力谈不上什么恢复,面对着到现在也不知深浅的老顽童和身功夫奇诡强绝的丘翳风,他心里也拿不定主意,见丘翳风气定神闲的样子,他双眉微微皱,下刻,似是突地想起什么,竟而大笑道:"好!今天老衲在你手里认栽,你带老顽童走吧!他日相见,再不容情",话音落时,转身大步而走。

  丘翳风却知道,他是顾念上次在蒙古军营偷袭他时未下死手的情谊,这才后退步。

  为求稳妥,丘翳风找到附近的村子暂时将老顽童安置了,用了下午时间才在附近的镇子里联系到驱虏军的哨锋营密探,然后他连续用青铜令发布了两条最高级别命令,个是将附近好手全部招来保护老顽童,另个是搜寻李莫愁踪迹。他自己则沿着最近的路线赶往终南山,路留下暗记,方便驱虏军追寻不提。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第三十章再劫次

  对于老顽童的安全,丘翳风无比放心,因为离开前有钧州来的飞鸽传书,是牛朋早已留下,告知他自身情况的密码信件,此时驱虏军的精兵悍将正化整为零,从秦凤路源源不绝南下,即将在钧州展开次大行动,在这种情况下,处在越来越严密保护下的老顽童能出事才怪。

  因为蒙古大军围困襄阳,周边各路兵力被抽调后异常空虚,牛朋虽然将所有力量收缩隐藏,不代表他便会就此完全蛰伏,反而在策划项大行动,重创忽必烈的同时,也免得南宋倒下过快,将对驱虏军发展带来极大压力。

  至天色全黑时,丘翳风已赶出了百余里路,到了处前往陕西地界的必经隘口,名为棋盘关,此间关隘早已荒废,却没有半个兵丁驻守,在关口高处寻了个平地,丘翳风开始打坐恢复,同时守候着李莫愁的到来。

  约莫半个时辰光景,远处出现匹马的动静,丘翳风不由睁开了眼睛,就着明亮的月光看去,只见两个身影出现在关下的斜道上,个骑在马上,个在旁边步行,随着二人接近,丘翳风顿时看清了是两个道士样人。

  只听两人吵吵嚷嚷的接近,步行的那个气道:“赵师兄,你不要太过分,我已将自己的马匹让与了你,你还要怎样?”。

  马上的那个似乎还要火大,声音更响地喝道:“派胡言!若不是你非要走这条路,我们怎会碰到古墓派那个贱人,马匹更不会被抢,怕是你做下的丑事被人家发现了吧,再怎么说,人家是同师门,恐怕这是要找你算账来的,牵连了我赵志敬,亏你还竟如此振振有词”。

  “你!唉!”,马下的那人指着坐在赵师兄气的手都发颤,时说不出话来了,只得叹息声,自此低头闷行,再不言语。

  马上的那人却还不放过他,阴阳怪气的道:“怎么,不敢说话了?既然尹师弟你自知理亏,明日起,如何赶路便由我决定,你不可再意孤行”。

  听到这,丘翳风全然明白了,下面走来的两个是赵志敬和尹志平,他心里倒奇了,这两人跟他真有缘啊,竟又在这荒郊野到了,看他俩的样子,颇有些狼狈,似乎跟人不久前刚动过手。

  这二人为何也到了这里,就要从金轮法王等人追杀老顽童离去说起,当时,金轮法王费劲千辛万苦才将老顽童逼至绝境,即将大功告成,老顽童跑了,他怎舍得放弃,时心急,便来不及考虑尹赵二人的事情,便急追了过去。

  这几人走,尹志平哪还不知,是离去的良机,当即对着赵志敬喊道:“赵师兄,速走!”,说罢当先飞奔而去。

  赵志敬好不容易抱上粗腿,怎甘心就这样走掉,但转念想,若让尹志平独自离开,万他回到全真教诋毁自己,或者将之前情形讲出,教中长辈,如丘处机刘处玄这等精明之人不难发现其中疑点,到时他如何解释的清,怕是立刻被闲置边缘,以后夺位更是想也别想,教中无人会心服,想到这他便也追了过去。

  二人路疾奔,路上截杀了两个蒙古游骑后,便纵马向西赶去,连行出了数十里,又折而向北,赶出数十里,才放下心来,料想金轮法王本领通天,也时未必能找到他们此时所在,便勒马停在处溪边,掬了些清水喝了,又分食了干粮,将马儿拴在树旁任它吃草。

  休息了半个时辰,在尹志平催促下,二人才又骑上马向终南山方向赶去,行不数里,便见前面道路渐宽,行人渐多,尹志平怕被人识出行藏,被金轮法王寻来,便走出数里后折向旁边个偏僻小道,赵志敬不愿,奈何尹志平力坚持,并将所忧虑之事说了出来,赵志敬无从分辩,只得依从,心中怨愤不提。

  正当二人在小道上赶路,渐近个村落时,从里面出来个美艳不可方物的中年道姑,那道姑怀中抱着个婴儿,看到两人便眼睛亮,几个起落便来到了二人马前,招呼不打声,挥拂尘便打向二人道:“两个牛鼻子,给我下来吧!”。

  两人看清那道姑后,顿时大惊,竟是赤练仙子李莫愁,其后自然不必多说,两人抽剑抵挡,仍被打得灰头土脸,那道姑抱着婴儿跃上匹马后,大笑着离去道:“先收点利息,看在你们师父的份上,暂饶你们狗命”,数年来,全真教刘处玄孙不二等人屡屡和她作对,想要除掉她这个大魔头,她和全真教结怨已深,但双方直未真下杀手,她怕对方全真七子窝蜂出来,她也不好应付,全真七子也怕她拼死反击,折损二人。

  失了马匹,还被打顿,二人惊魂甫定,郁郁上路,夺了尹志平马匹,赵志敬犹不解愤恨,路数次以言语相讥,尹志平几乎拔剑相向,赵志敬横眉以对,毫不示弱,最终还是以尹志平服软收场。

  就这样路前行,未曾在那处村落留宿,之后路荒僻,竟再无歇脚露宿之地,二人只得继续前赶,欲在子夜之前看能是否寻得人家,不觉间已到了棋盘关脚下。

  “哎呀!二位道长真是有缘啊!我们竟然又见面了”,只听谷口关隘上传来个年青人清脆悦耳的声音,那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喜悦,传进两个道人耳朵里,却立时让他们炸了窝。

  看到说话的人如天外飞仙般从头顶飘落,袭淡雅朴素的紫衫,面容清秀白净,神采飞扬恣睢,便那么倒背双手,步度地快速走上前来,二道都不由后退步,抽剑防备。

  待看清来人,“臭,是你”,赵志敬连忙改口,只觉右腮又开始隐隐作痛,心中却在忧惧地想道:“这个天杀的家伙在这里干什么?”。

  “嘿嘿!正是区区在下,没想到分别不过半日,我们竟又遇到了,真是不相信缘分都不行啊,你说是不是,赵道长?”,丘翳风满面和善地看着赵志敬道。

  被丘翳风笑眯眯的眼神看的心里紧,又下意识地后退步,赵志敬声音有些紊乱地道:“你,你想干什么?”,抓着胸前的衣服却才发现,自己没什么值得抢得了,这才心里释然,反而有些镇定了。

  不理会他,丘翳风反而对着正脸沉郁看着自己的尹志平道:“哦!尹道长,在下其实不是无故在此,此前偶然遇上两位故人,他托在下替他们办件事情,才守候在此,你可知是何事?”,丘翳风信口胡诌道,他的目的只有个,吓吓这俩家伙,再抢了马,权当打发等待的无聊时光。

  见对方副“你快问我啊”的表情,尹志平强打起精神问道:“不知尊驾所言是何事?”。

  “杀你们!”,丘翳风斩钉截铁地道,声音阴冷无比。

  “啊!”,尹志平惊,赵志敬却已惊呼出声,他信以为真,立时后退两步防备起来,大声道:“我等平日里在教中清修,从不曾得罪什么人,谁为何要杀我二人?”。

  丘翳风平淡地道:“你们还不承认吗?要我杀你们的不是别人,正是杨过和他的师父,小龙女”。

  此言出,顿时让尹志平身形颤,不由踉跄着倒退了两步,赵志敬则极怒道:“混账,贫道不过与杨过有小小过节,他便要欺师灭祖,杀掉我这个曾经的师父吗?”。

  “并非如此,杀你们是因另件难以言明的事,只有你们自己知道,好了,废话少说,谁先上来,乖乖地让我砍剑,我保证你死时不会感觉到痛”,丘翳风说着,抽出剑先指向尹志平,又摆向赵志敬,就这样摆了两次,突然笑道:“我跟赵道长投缘,就你吧”。

  赵志敬见对方话落身形倏然而至,忙挺剑疾刺对方左腰,这剑有个名堂,叫“张帆举棹”,剑刺向对方同时,伸手去拿正躲剑之人脉门,出手快捷无伦,练到精深功候,出手对付般敌手,无有不中。即使这招不成,还有下招——“柔橹不施”,倘若敌人躲开,便跟进步,手腕转,斜劈对方下身,端的沉稳犀利,精妙非常,可惜赵志敬火候差的太远,剑法中的奥妙施展的远远不如意,对付普通好手无有不胜,但用在丘翳风面前,却是有班门弄斧之嫌。

  “呵呵,如此剑法也敢拿来对敌?”,话音落时,只见丘翳风身形稍稍侧,让剑锋贴着小腹而过,瞬间切进赵志敬身前,闪电般出剑架在了他脖颈上,同时左掌探出,把抓住了赵志敬的脉门,指间发力,对方长剑立时脱手。

  左手还保持着拿人姿势的赵志敬,尚未看清人家如何出剑,自己的脖颈上已被剑刃切上,阵刺痛传来,鲜血顺着脖颈流下,赵志敬顿时惊骇欲绝,心中暗叫道:“不好,我命休矣!”。

  稍稍在赵志敬脖子上开了个小口子,丘翳风突然停住,似是遇到了什么疑难,低声道:“杨过和小龙女二人拜托我让这两个道士死的凄惨点,最好是生不如死,怎么样才算凄惨点呢?”。

  其它不管了,推进剧情此话出,本以为有转机的赵志敬顿时面色惨白,恐惧地告饶道:“这位大侠,我跟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求你你不要杀我,只要你放过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再说事情根本与我无关,都是尹志平,人面兽心,玷污了龙姑娘!真的跟我没关系啊,求你放过我吧!”。

  听到赵志敬都要哭的语气,丘翳风装作皱眉的样子看向尹志平,尹志平却脸若死灰地对赵志敬道:“赵师兄,你不是答应过”,接着竟说不下去,脸上表情不断变换。

  赵志敬却豁出去了,怒声道:“不错,我是答应过你,但是为你这种人面兽心之人保守秘密,贫道日日良心不安,今日便当着这位大侠的面,将你揭发出来,以后,贫道再不会受你胁迫,日后你要如何对付贫道,只管放手过来便是”,接着转头对丘翳风又告饶道:“大侠,我已经跟这划清界限,你就饶我命吧,我之前也不愿跟他这狼心狗肺之人为伍,只是感念同门之谊,直想将他带回正路,谁知他死不悔改,大侠,你千万不要错杀好人!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是无辜的”。

  尹志平此时已说不出话来,心中百般悔恨悲愤缠绕,闭目自伤,丘翳风看着他,又看看装作义愤填膺的赵志敬,心中暗道:“有你的,就冲你这伪君子能伪到这个份上,我也得留你命,继续看你们的好戏”,心中又想着,待会定要告诉他们,自己只不过跟他们开个玩笑,不知那时二人会是什么表情?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第三十二章不是不报

  见丘翳风面无表情看着自己,却不知他在沉思,赵志敬心下凉了,暗道:“他丝毫不为所动,看来必要杀我,完了!”,心下悲愤至极,生出极大怨恨,对着尹志平骂道:“姓尹的,今天道爷被你拖累而死,到了地下也不会放过你,那日你做下那亵渎小龙女之事,如今却做闷葫芦,古墓派人家师姐找上门来,连累贫道起跟你受苦,现在又有人因你之事要杀贫道,你当应该不成?你做出那等人面兽心之事,与贫道何干?造下如此大孽!你却是死不足惜,可怜贫道,大事未成,可恨!当真可恨啊——!”。

  赵志敬骂的咬牙切齿,尹志平却半句话也不还他,睁开眼,对着丘翳风叹声道:“尊驾,小道求你事,等见到龙姑娘,告诉她,尹志平深悔曾做之事,但若龙姑娘要小道死,死百次千次,也没有半点怨言,请尊驾放了赵师兄,切都错在小道人”。!

  “小龙女的师姐?”,丘翳风根本没听尹志平说些什么,只是奇怪李莫愁找这二人替小龙女收什么债?突然惊道:“你二人之前在何处跟人打斗?说!”,说着剑刃又刺入了赵志敬脖颈几分。

  血流的更快,赵志敬瞥见满脖颈的血渍,直觉头脑晕眩,下身软,差点尿了裤子,几乎带着哭腔道:“大侠,你要杀便杀,不要再折磨小道了,那李莫愁是我二人在六十里外的村子所见,是以才被她抢了马匹,挨了顿教训”。

  “什么时候的事?她往什么方向去的?”,丘翳风大惊之下问道,心里隐约有种不妙的感觉。

  “不到三个时辰,就往这个方向,大侠若要找她,小道愿效犬马之劳,过了此关就是我全真教所掌握地界,小道可以”,赵志敬见对方脸肃杀,忙不迭的住口。

  “你们今天表现不错,我放你们马,以后好自为之”,丘翳风“唰”地抽离长剑,步飞身跨坐马上,抖缰绳,高喝道:“驾!”,策马疾驰而去,若知道李莫愁先他步进入陕西,他怎会在此浪费时间。

  尹志平赵志敬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脸色阵变幻,未曾想到就这样捡回了条命,此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修为却高的可怕,即使从娘胎里练起,恐怕也不应该这么厉害,简直是妖孽般的人物,看其风姿气度,几无可挑剔,这等倾世天骄,令此时的赵志敬竟时不敢生出敌意,心里的畏惧告诫他:此人今生不可力敌!

  见丘翳风已远,冷哼声,赵志敬当先走入棋盘关,寻处地方歇了,天色亮,他便起身向着关外走去,不远处夜未眠的尹志平也站了起来,闭目叹息声,紧随其后而走,落后赵志敬丈许距离,前后继续赶路。

  走出关隘,赵志敬学的乖了,不再走阳关大道,见着小路便钻,路赶来,再不曾遇到任何变故,而两人直不曾说过半句。

  到了处集镇,“咳!尹师弟,之前是师兄太过分了,但受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