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路虎卫营营的精锐,今早传来消息已进入陕西路待命,请求下步指示,参谋本部意见,两骑五千精锐即刻赶往终南山,围歼这两千鞑子精锐,请大统领指示”。

  威严年青人看着沙盘上陕西路终南山上标识的重阳宫,决断道:“按参谋本部意见执行,此战是我驱虏军自蛰伏以来的第战,传令诸将务必打好,‘伤敌十指不如断其指’,驱虏军崛起从此战开始”。

  “诺!”,诸参谋将军敬礼领命,各自进行战争部署不提。

  威严年青人见已没了自己什么事,便大步向室外走去,身后的参谋武官跟了出去,刚要走出参谋本部时,突然身形顿,沉声问道:“最近可有我大哥消息?”。

  那武官躬身,从身上掏出两张纸片道:“大统领,这是秦岭西南哨所发来的消息还有丘大侠给您的回复,四日前丘大侠已经回到哨所,切安好,周伯通前辈的伤再有数日也应该可以恢复了”。

  “嗯!这就好”,威严年青人听后脸色松,心中又沉吟道:“重阳宫有难,我不能不救,但军中暂时脱不开身,看来还得拜托大哥替我走趟了,有我军两支精锐配合,大哥应当不会遇到太大危险”,想到这,他进入第决策室迅速写了封信,详述了终南山事情的始末,写完后递给参谋道:“传我命令,立即飞鸽传信西南哨所,将此信交给丘大侠!”

  傍晚时分,老顽童养伤落脚的驱虏军据点内:

  看完牛朋写的信,丘翳风摇摇头苦笑道:“这小子,真会给我找事做,罢了,我就走趟吧!”,话说完,他找到伤好的差不多的老顽童道:“我去救你全真教,你去不去?”。

  连问都不问为什么要救全真教,老顽童摇头拒绝道:“不去,不去,那帮老牛鼻子都在,事事要我老顽童出马,还要他们干什么?你去吧,快去快,额,别回了,我要到别处玩啦”,其实老顽童心里通明,丘翳风会去,自然是牛朋拜托的,有这二人在,全真教根本无忧,他才不去多操心,有那功夫还不如找地方玩去,他对自己兄弟就是这样信任,全心全意。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第三十八章重阳宫难

  丘翳风怕耽误大事,连夜便出发了,此时襄阳城中也接到了报讯,郭靖和黄蓉夫妇得知自己的另个婴儿也脱险,此时被照顾的很妥当,心下都是松了口气,从送信人口中询问得知丘翳风为了救出他们的女儿辗转千里追踪,都是颇为感动,让报讯人代为致谢。

  碍于此时蒙古人围城,月余来又激战了三次,襄阳附近处处战火,根本没法安全接回婴儿,郭靖黄蓉夫妇只得拜托义军代为照顾这小女婴段时间,并手书封,让报讯人代为致“忠义侠”牛朋。

  终南山:

  在古墓中休息了晚,小龙女气色好了很多,杨过精心准备了早餐,欧阳锋大早出去也买好筹办喜事之物回来,三人起吃过早饭后,闲话几句便向重阳宫而去。

  路蜿蜒曲绕,个时辰后才到了山门外,杨过搀扶着小龙女拾阶而上,又行了半个时辰转过几道弯才到了重阳宫外,三人走上台阶正要向院内走去时。

  却听门口两个小道士喝道:“站住!你们是什么人?如今重阳宫对外暂闭,不得擅闯!”。

  “嗖”道人影闪过,“莫伤他们性命!”,杨过连忙叫道,欧阳锋便顺手点了两个小道士岤道,二小道却是连防备的机会都没有。

  三人闯过正门进入重阳宫大院,立时惊动了里面的道人,又是十几个小道士并两个中年道士陈志益申志凡赶来阻拦,都被欧阳锋料理,却听正殿此时传来当当的钟声,到处可听见全真教道士慌乱聚集的声音。

  三人沿小道继续向西前行,直到了玉清池外都未再遇到什么像样的阻拦,反而是山门外叮叮当当响成片,貌似有人闯山,声势不小,不过却不在杨过小龙女关心之内。

  杨过三人捡了空子,收拾了三三两两的道士,没多久便到了祖师殿,身后,大批道士从四面八方集结,结成个个阵势,严阵以待,从正殿中也快步出来五六个中年道士跨入阵中主持,推动整个大阵快速向正门外的广场上移动,似乎大敌将至。

  “你们站住!杨过,是你?”,却见前面祖师殿旁赶来两个中年道士带着大批弟子前来拦截杨过三人,当先的中年道士稍辨认便认出了杨过。

  杨过看了眼这道士,平静地道:“不错是我!”,他也认得这个道士,当年在重阳宫时,经常会见到此人,同赵志敬样,也是玉阳子的弟子,叫做崔志方,行事比较端正为人也宽厚,是杨过在全真教为数不多的“不讨厌的人”。

  拦住要上前驱赶的师弟房志起,崔志方劝道:“杨过,这里是祖师殿,你是古墓派传人,不宜进入,还是速速退去吧!”。

  “废话真多!”,欧阳锋没有耐心了,声音落时已经动手,崔志方和房志起见那老者身法就知是个绝顶高手,全力出手防备,二人几乎同时拔剑,个踏步向前剑尖斜刺,个矮身下蹲向下横削,将“分花拂柳”和“罡风扫叶”配合的十分精到。

  “砰”“砰”两声,两人后背都中了掌,“蹬”“蹬”“蹬”“蹬”被打出去数步,各自受了不轻的内伤,时无力再动手,只见身后的那些弟子,在老者身影掠过时,几乎是毫无反抗之力地被打飞,二人相顾骇然,立时带着众弟子溃退。

  进了祖师大殿,找到重阳祖师的神像,杨过将背上的包裹打开,在供桌上将两根大红蜡烛点燃,亲手给小龙女穿上大红喜服,描眉绛唇,盖上盖头,然后穿上新郎服,让欧阳锋高坐,切准备就绪。

  正当杨过携小龙女恭恭敬敬磕完头,在欧阳锋开怀大笑声中揭开不胜娇羞的小龙女的盖头时,便听殿外传来更大的嘈杂声,几个中年道士在惶急交谈中来到了店门前,鱼贯而入。

  当看到杨过和小龙女正穿着大红喜服在诸位道祖和重阳祖师座前拜堂成亲时,几个道士顿时大怒,纷纷开声斥责,挺剑便结阵围了上来,不由都心中暗恨被闯山的蒙古鞑子拖住了手脚,以致晚来步让列位祖师蒙此大辱,个个恨不得将殿中杨过三人大卸八块。

  冷哼声,欧阳锋眼中露出杀气,在杨过大喜的日子他本不想大开杀戒,奈何这些道士而再再而三前来寻衅,心中忍耐已到了极限。

  “无耻之尤!”“可恨!”“有辱斯文!”“欺我教无人”,就在众道士还未发泄完心中怒火时,欧阳锋已然动手了,他出手太快,虽有周围师兄弟的援手,他抵御仓促仍被震了出去,阵气血翻涌,过了十数息才稍稍平复,此时,剩下的六个中年道士已完全被欧阳锋三招两式间打得狼狈不堪,即将不支,他连忙回到自己的位置,重新连结起“天罡北斗阵”,以抵御那老者的进攻。

  见这阵能连接诸人之力,似乎较之王重阳当年传下的法门还精妙几分,欧阳锋便未着急破解,细细端研了会,直到窥破了新生变化的奥妙,才长笑声,揉身上前,把抓住当面道士剑锋,指上用力,下捏碎,知道其他几人长剑递倒,身形倏然后撤,踏入左前巽位步,掌拍向阵尾之人肩膀。

  此时已错开了阵势,这几道组成的“天罡北斗阵”已首尾不能相顾,这被攻击的道士无奈之下脱离阵位,避开了这掌,立时,欧阳锋快速出手,数招间连伤三人,剩下的几个道士退缩在起,相顾骇然。

  便在这时,个小道士慌张的跑了进来,大叫道:“李师伯让我来通知几位师叔,敌人太凶猛,山门那里支持不住了,让几位师叔先莫管这里,赶紧到玉清池支援”,说完便急急跑出去了,似乎还有什么事要通传他人。

  “慢!”,见欧阳锋又要上前,几个道士中身形高瘦的年长者伸手阻止道:“前辈稍慢动手,今日我全真教大敌上门,形势危急,小道几人不欲再与诸位纠缠,你们速速离去,我们两家将此事就此揭过如何?”,这道士叫张志光,在众人中颇有威信,故而开口了结此事,他想的明白,比起颜面,显然存亡更为重要。

  “爹爹!让他们走吧!我们的事情已经做完了,从此以后,只要他们不惹我们,我们便不再与他们为难”,杨过开口劝说欧阳锋道,看着怀里依偎着的陶醉在幸福中的小龙女,这刻他什么也不想争,若非杀父之仇未报,义父多年的屈辱也未讨还公道,就是与小龙女就此生隐居古墓,他也是甘愿的。

  “你们滚吧!”,欧阳锋见杨过开口了,不好再继续出手,挥袖赶人道,这些道士见状大喜,忙相互搀扶着迅速远去。

  欧阳锋杨过三人随后从祖师殿走了出来,跨过百余丈距离,转过山道来到了玉清池边,看到广大的圆坪上分成两方人马在集结厮杀,方是收髻束冠的全真教道士,结成了数十个小阵,这些小阵又连接成大阵,首尾呼应;另方是蒙古军队装束,个个弯刀在手,杀伐犀利,双方正相持之中,但全真教已完全处于下风,败亡只是时间问题。

  蒙古军阵后方,法王对赵志敬道:“贵教的‘天罡北斗阵’果然不凡,竟能在我大蒙古健儿的强攻下支撑如此长时间,不知赵道友掌教后,可否将这种阵法传于我蒙古大军中?”。

  “法王既然看得上蔽教这种阵法,是小道的荣幸,等此间事了,定然派人到军中教授这种阵法,只是须得长时间苦练方能见效,望法王和四王爷耐心些个”,赵志敬恭敬地道。

  看着不停有全真教的道士倒下,当然更多的是蒙古军卒,赵志敬眼中闪过寒光,之前他已经劝降过,但除了鹿清笃等弟子和些与他们交好的人,其余皆不为所动,王志坦更是破口大骂赵志敬是引狼入室的贼,让赵志敬恨不得噬其肉。

  “王师弟!形势危急,此时顾不得许多了,你立即去后山,请几位师叔伯出关应敌”,李志常边指挥大阵边抽出空来对王志坦交待道。

  王志坦稍犹豫,立时领命,隐入阵中脱离而去,转过弯道看到杨过小龙女和欧阳锋三人都顾不得过问。

  “我们走吧!”,杨过携小龙女看了会,弄明了此时情况便不再关注,对全真教的生死存亡他并不在意,别人只要不来惹他,他自然也不会多事。

  正当杨过带着小龙女转出山道,绕着战场边上向重阳宫大门方向走来时,赵志敬眼光扫到了他们,顿时眼睛变得血红,眼神瞬不瞬地盯着杨过和小龙女。

  杨过和小龙女向前走着,察觉到前方的蒙古军阵后传来不怀好意的目光,顿时都向那处地方看去,正见面容大变的赵志敬正恶毒地看着他们,对着金轮法王歇斯底里的叫道:“法王,给我杀了他们,杀了这对不知羞耻的狗男女!以后你和四王爷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法王闻言眼眯了起来,杨过和小龙女却勃然变色,赵志敬触到了他们的逆鳞。

  “呼!都爬了半个多时辰了还看不到,这重阳宫位置可真高啊”,半山腰上,个紫袍年青人已爬到了金莲阁,再上面便是更为险峻的山势,在他身后十数里外遥遥追来支军容整肃的队伍,正向重阳宫所在主峰的方位快速行进,这支队伍衣甲鲜明旌旗招展,旗帜上隐约写着“驱虏”“虎卫”“骁骑”几字。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第三十九章泾渭分明

  赵志敬看到杨过和小龙女后就歇斯底里起来,法王听到他充满怨毒的恳求,心里却有些犹豫,让赵志敬彻底臣服是好事,但与杨过为敌却不是那么好下决断的,毕竟对方可是有着个绝顶高手在旁,杨龙二人也非易于,沉吟了片刻,他安抚赵志敬道:“赵道友!你且稍安勿躁,你我如今已是家,你的仇人自然我大蒙古也不会坐视,但这是非常之时,你我还是应以大事为重,待老衲先去会会他们,再做决断不迟,不过赵道友放心,即便今日放过他们,来日老衲也定会亲手除掉他们,为赵道友讨回公道”,总之,说了半天,金轮法王的意思就是能不动手咱就别动手了。

  就在法王刚劝下赵志敬时,忽然感觉前方劲风袭来,暗叫声:“不好”,抓住赵志敬猛退,却见个身影已然扑到了赵志敬之前的位置,身法之快,法王都几乎反应不及,竟是欧阳锋先动手了。

  “哼!竟然没死?既然上次让你侥幸逃得命,那你现在就给老夫死吧!”,欧阳锋冷哼道,话音落时,右手五指虚张,猛然欺近,再次抓向赵志敬咽喉,旁边的尹克西和潇湘子飞身扑挡却都慢了步,被他闪身而过。

  法王见欧阳锋出手狠辣,岂能坐视赵志敬被杀,洪声道:“欧阳先生别来无恙,此人是老衲好友,还请手下住了”,说话间单掌开山,平推而出,股刚猛掌力扫向前方,欲要将欧阳锋逼退两步再行分说。

  “来得好!”,欧阳锋不为所动,不退反近,手腕陡然翻转拿向金轮法王小臂脉门,左掌探出,猛然击向赵志敬顶门,这掌刚猛至极,出手凌厉,武功全失的赵志敬哪里能够躲避,眼见要命丧掌下。

  金轮法王知道无法说动眼前之人,见他必要致赵志敬与死地,心中沉,喝道:“小心了”,扫向前方的左臂倏然后摆,震出股柔力将赵志敬推出丈外,右掌铁轮入手,“呛啷”声响处斜切向欧阳锋胸腹,这出手快如闪电,犀利狠辣,已是不留余地。

  欧阳锋见金轮法王使出了真功夫,也不敢小视,身形陡然后移三尺,让开法王铁轮斜削的同时,也避开了尹克西宝鞭的抽击,击不中,尹克西回鞭斜抽,卷向欧阳锋面门。

  法王知道自己对付欧阳锋尚有不如,尹克西等更不济,何况潇湘子自上次将自己毒倒,到现在还未调养回来,能发挥六七分实力就不错了,是以又挥轮攻上,不给欧阳锋喘息之机。

  格开潇湘子的丧棒,欧阳锋身形晃欺近尹克西身前,在法王未到来之前掌击向尹克西胸口,尹克西不敢硬接,身形急退。

  此时法王攻到,欧阳锋双掌齐出,与法王战到处,尹克西和潇湘子在外围袭扰,三人合力仍未见得占得上风,反而都被欧阳锋亦刚亦柔,飘忽莫测的攻击手段卷入,脱身不得。

  护送着小龙女绕过打斗的几人,杨过按捺住出手杀掉赵志敬的冲动,对小龙女道:“姑姑,你可还有自保之力?”。

  “过儿你放心去吧,轻功还勉强使得”,小龙女知道杨过想去相助欧阳锋便安慰他道。

  “好!姑姑,我会马上把爹爹带回来的,我们起下山”,杨过留下柔声的话语,身形飞跃而去,几个起落已到了欧阳锋和金轮法王三人拼斗的所在,不敢怠慢,他剑刺向正挥棒斜击欧阳锋的潇湘子背心。

  欧阳锋见杨过来助他,有心让他多多历练,哈哈大笑声,放开了对潇湘子的缠拌,潇湘子感到背后生风,顿时侧身避过,挥棒向后便打。

  杨过让过潇湘子这棒,挺剑刺向对方箭头,剑尖抖,化出三朵剑花,分袭潇湘子两肩和咽喉,剑法端的高妙凌厉,这是这段时间他参悟诸多高手比武,尤其是郭靖降龙十八掌施展时带来的启发,对自身的武学领悟又上了层才能施展出的精妙剑法。

  潇湘子不想对面这小子段时间不见,修为增长的如此迅速,这剑虚实相扣,来势如电,无论如何,也休想完全闪避,心中大惊,忙举棒硬格,“当”“当”“当”三声,双方招碰实。

  接过了这招,潇湘子可不想再让杨过占得先手,顾不得手指发麻,趁他回剑不及,丧棒急劈砸向对方胸口。

  两人兵器相接,杨过手中长剑差点拿捏不住,知道自己功力还是相差甚多,不敢硬拼,正要回招缠斗,却见对方丧棒已砸到眼前,忙抽身急避,险险躲了开去,不敢怠慢,长剑猛然倒转贴上潇湘子棒身,手中发力,旋动起来,使了个打狗棒法的“缠”字诀,将潇湘子的钢棒就着余势引了出去,。

  潇湘子感觉到劲力外泄便知不妙,他经验何等丰富,丢开丧棒,让杨过引走,猛然欺身上前,双掌齐出,轰向杨过胸口,远处的小龙女见形势险恶,心中揪,急喊道:“过儿小心”。

  杨过此时虽长剑在手,却性命堪忧,危急间顾不得许多,单掌上提,掌“鱼跃于渊”间不容发地轰在潇湘子双掌之上,身形借力“噌”地弹射出去,踉跄着退了几步方才站定。

  潇湘子见势在必得的掌被对方化解,稍有些鄂愣,对方那掌大有奥妙,他的功力点也未落空,但全被对方借去,出手时更是不着痕迹察无端倪,连他都没能看清杨过是怎么出掌的,就被他脱身而去,是以稍有些迟疑,是否还要再攻,试探着问道:“你那招是什么功夫?”。

  平复着气血,对于自己超水平发挥出这掌,杨过也有些出乎预料,笑呵呵诈他道:“这招叫做‘鱼跃于渊’,是降龙十八掌中的式,我练的最不成器的招,还有十七式,来,潇湘子,我们再打过”,说着举掌相邀。

  “还有更厉害的十七式?”,潇湘子下被震住了,突然想起来这是丐帮的镇派绝技,也是郭靖的成名武功,难怪如此了得,怕阴沟里翻船,犹豫不决。

  正在这时,法王见潇湘子将杨过击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