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也便越来越轻松,脚步自然也快了许多。

  如此不过三日就来到山峦起伏,峻峰奇异的嵩山脚下,蹑石道畔山岩,丘翳风不让老和尚帮忙,自己力登爬,老和尚暗自捻须微笑,两个多时辰后终于到了少室山五|乳|峰下。累坏了的丘翳风这才有空打量下周围,只见山道前方诸峰簇拥起伏,如旌旗环围,似剑戟罗列,颇为壮观,时心怀跌宕,不能自已。好半天平静下来,跟着老和尚沿山道蜿蜒而上,丘翳风快虚脱了才看到前方山门,隐隐越越门口好象立着两个光头,他知道终于到地方了。

  路上二人相对沉默,老和尚不说,丘翳风也不问,所以他直都不知道这个看起来有些市侩的老和尚会是少林寺的。看着山门牌匾上古朴庄严的“少林寺”三个大字,丘翳风心里,“拜老和尚为师真糟蹋了自己这块良才美玉”的想法登时不翼而飞,看老和尚也顺眼了许多。

  寺旁两名知客僧齐齐双掌合十,躬身施礼道:“太师叔祖”,老和尚微笑着点了点头,迈步走进寺里。丘翳风跨进寺门,仿佛又次经历了上大学时候的心灵洗礼,好温馨,好感动,差点哭了出来。跟在老和尚身后,路上不停有人问安施礼,连年过半百的都要叫老和尚声:“师叔”,丘翳风心里对老和尚更是连最后点芥蒂也抛飞了,只感觉自己好幸福,终于找到了组织,少年的活跃心性在这刻重又回归。

  安顿下来的第二天,丘翳风洗漱后就被个小沙弥引领到大雄宝殿,此时殿内两侧罗汉座前数十僧众并列,居于几位老僧中间的丘翳风之师,身披袈裟双掌合十,正在佛祖座前颂经等候。二人不敢怠慢,快步来到近前,小沙弥道“太师叔祖,诸位师祖,小施主带到。”随即退入两侧。

  只听丘翳风的师父道:“阿弥陀佛,小施主,老衲今日正式收你入我门下,你且先向佛祖拜过,再行拜师之礼不迟。”丘翳风按照小沙弥之前的教导,在另位老僧的引领下上香发愿将礼数做足,不敢有半分懈怠,随后才来到老僧们跟前跪听师父训示。

  那瘦削的老僧道:“徒儿你是愿意在我门下剔发修行,还是为我少林俗家弟子?”,随即众僧看向丘翳风等待他的选择。

  丘翳风未做迟疑便道:“徒儿愿剔发修行。”老僧言道:“即如此,就由为师来为你摩顶受戒”,剃度之后见过诸位师兄,丘翳风正式成为少林内门弟子,法号心若,其师苦妄禅师。

  丘翳风跪在禅房蒲团之上,听苦妄道:“为师从南少林吊唁归来,恰好遇到你们兄弟二人正合力与匪人撕杀护持村民,老衲深为感动,面暗中照拂,面细细观察,后来逐渐升起收徒之念,最终竟发而不可收拾,之所以如此”,他停顿片刻接着道:“是因你身具佛性,你能不顾生死护佑他人,可见你有慈悲心;你能为救众人杀伐果断,足见你有金刚心;你能舍弃小我成全村民,可见你有布施心;二是因为少林纷争不提也罢;只是为师有违佛祖教诲以利诱你入我门下,实是罪孽深重,甘愿入阿鼻地狱以赎己罪,惟望你能勤修佛法,光大少林。”

  丘翳风刚要说话,苦妄又道:“按少林寺规,新入门弟子当苦修半年,你可酌情减少,心毅何在?”。个五十岁左右的圆脸和尚推门而入,施礼道:“弟子在”。苦妄说道:“从今日起,你心若师弟就由你照抚,你且带他去苦修吧”。

  不等心毅回应,丘翳风抢道:“师父,弟子可不可以改个法号?”苦妄正色道:“心若我徒,你既入佛门,当破虚除妄,毋要执着我相,且随你师兄去罢”,随即进入禅定中。

  数月的苦修终于开始了,开始丘翳风夹杂在那些晚辈大和尚之中挑水劈柴舂米浇菜,拙笨艰难至极。看着他吃力的小小身影,许多人都忍不住伸手要帮他,可他谢绝,自己总是咬牙坚持到最后,让暗中监察的戒律院僧人暗暗点头。到后来丘翳风便习以为常,完全能胜任他的工作了。当然他的工作量不会有其他僧人那么多,只有他们的三分之左右。

  三个月里,丘翳风黑瘦了不少,可精神更胜往昔,两眼熠熠有神,在艰难的挑战下,不但他的内功修为精纯了许多,轻身功夫进步更大。

  苦修结束后,心毅奉师命传授心若丘翳风入门拳法“少林罗汉拳”,每日让他早晨练桩下午学拳,心若天资颖悟,往往点即透,从“黑虎掏心”“双圈手”到“拗步拉弓”“单凤朝阳”再到“右穿花手”,每招短短几日之内就能练的通透,拿捏住要领,虽然离融会贯通还差的尚远,但心毅认为假以时日他必成少林年轻辈的杰出高手。数月之后,心毅在罗汉拳上已经教无可教,剩下的只能靠心若自己去领悟其中精要。

  心若苦练罗汉拳有年余,将所有的招式都练的十分纯熟,入门内功随拳法进步也日见深厚,自此后他闲来无事常去揣摩对比全真武功,同是基础拳脚自也有共通之处,这佛道的对比借鉴带给他的好处却比他苦练半年都多。

  随着他的修为见识的日见加深,出拳发力时他每每都能体会到不同的新意,气力相合之下罗汉拳每招都在他手里逐渐展现出威力。随后他不停用全真武功相互拆解,时而苦思冥想罗汉拳如何破解凌厉的剑招,时而托腮沉思哪招剑法能克制罗汉拳的攻势,反过来又要细想拳招被破又该如何应对。

  而实际上罗汉拳只是入门的基础功夫,与他了解了不少的全真武功互拆,往往守多攻少,堪堪抵御,而他修为有限自然也不能化腐朽为神奇,仅凭粗浅的罗汉拳就抵挡住全真教武功千锤百炼的精妙招式。虽然他多是想不出来如何扭转被动的局势,不过他并非钻牛角尖之人,拿起便能放下,所以放下思考之后他要么去观看演武厅其他武僧练武,要么去藏经阁阅读显阁经书,至于那些绝世武功秘籍,他心中不起波澜,自然也任由它们束之高阁。

  心若觉得自从步入少林的那刻起自己就变了,其实拜师前天他思考了片刻就对未来做出了选择,只因为回想过去两年的经历:无论是死后复生时的惶恐激动母妹身亡时的悲痛欲决还是沦落漂泊时的凄凉悲苦都让他的心太过疲惫,即使后来被人收养过上了温暖的生活,也没能给他带来步入少林那刻起的平静和安详,那时侯他才知道原来这就是他直的苦苦寻找的追求,平平淡淡对他来说就足够了,如果说有奢望的话那就是希望所有对自己好的人都能够平安快乐。

  心若每天习武参禅,内心越来越平静,整个人仿若多了种儒雅的气质,武功也越来越醇和,其实是以种隐秘的步调在不断精纯中。两年来,除去禅房厨房大雄宝殿和矛厕外,心若每日就只在练功房藏经阁演武厅三个地方逗留,但是他仍然过的充实无比。

  “阿弥陀佛,师弟,师父让我带你去禅房”,心毅对心若道。苦妄直对心若寄以厚望,对他单独教导,给他练功最大的自由。两年来,心若确实也没令他失望,进步极快,虽然很多地方心若并没有做好,但苦妄并没有点出,只是希望他能够自悟,这次他之所以把心若叫来是要考察下他武功的进境。苦妄对心若考察的极为详细,随后又足足用了个多时辰对他进行指点,而从头到尾也只是在说些拳理,招式运用时的拳理,有些拳理心若深以为然,有些则不是太懂,反复询问后才有所明悟。这刻心若才明白为什么师父到现在才指点他,武学道果然博大精深,现在的他也只不过摸着了边角而已。

  将师父的字句谨记于心,与所学所悟反复印证,心若顿时有醍醐灌顶之感。苦妄的几声咳嗽将沉思中的他唤醒了,看着枯瘦的老僧,他心里想到:“师父更见苍老了”,心里却不由得兴起了回家看看的念头。

  个月之后,苦妄准许他回去了断尘缘,于是他在师兄心毅的陪同下踏上了回家的路。到了“无忧谷”外的树林后等了两天才看到有人出来,心若上前说明了身份终于被引领着进入了谷中。才进到谷中就看见个皮肤微黑的少年正带着帮孩子演练拳脚,细细看,却不是小朋是谁?

  在旁边看了半晌,心若看到师兄微微点头,心里也十分高兴,小朋的功夫确实练的十分扎实,举动间颇合法度,看来内功也有了相当火候。片刻后,小朋发现了他们,走了过来问道:“你们是谁?我好象没”,目光扫到心若脸上立时不说了,欢喜地叫道:“小风哥,是你啊,太好了,太好了,走见爸妈去,他们想死你了”,拉着心若便跑。

  心若向义父母说了两年来的情况,随后就被小朋拉出去讨教武功了,害得没跟心若说上话的小铃儿直向父母告状。小朋简直就是个小武痴,自打三年前迷上功夫之后,完全把心若当成偶像来崇拜,每日完全按照心若的习惯不停练习,他之所以能够如此坚持,除自身禀性外,与练功后的浑身舒畅让他欲罢不能也不无关系。

  小朋心思单纯,只为想练而练外兼他吃得苦头,三年来进步极大,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好不容易等到心若回来了,他就将几年来练功积下的疑问拿来不停询问,心若就把自己的体悟告诉给他,回答不了,便把心毅拉来教导他们,心毅精研武功数十年,指点起来句句精到,字字珠玑,二人都因此受益匪浅,尤其是小朋几天来拳法剑术飞速进步,几乎天个样。心若跟小朋过招也越发显得吃力起来,到最后竟只能凭借功力高的优势堪堪自保而已,让他心里默默骇然,实在没想到小朋的小朋的潜力如此之大。

  十余天过去了,告别了依依不舍的义父母家,怅然若失的心若知道自己的尘缘时难以了断,只好靠时间来消磨了。走出四五里后,把死活还要再送段路程的小朋劝了回去,看着步三回头的这个小弟,他的眼泪忍不住滑了下来。不理师兄别有深味的眼神,心若大步向前走去。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第五章少年僧中

  回到少林寺,心若沉郁的心情才渐渐平复下来,黯然想到:“我既然决意身入佛门,尘世的感情如何不能割舍,切烦恼虚妄皆泡影,我自当抛却外物,勤修佛法以便早日明心见性才是,又岂能用世俗间的凡念自扰”。心意渐渐转变不提。

  “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何以故?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则为著我人众生寿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以是义故,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金刚经的经文缓缓在心若心头流过,让他完全沉入到了平静之中。他盘坐于蒲团之上,五心向天,修炼起少林内功来,静静地感受着醇和的内力在经脉之中流淌,心中时充满了温暖和祥和。

  “师弟,时候不早了,快些休息吧,明日再用功不迟”,师兄心毅看着油灯下的心若仍在念颂经文好心的劝解道。

  “师弟,师弟”,看他没有反应,心毅又唤了几声。沉寂于禅境的心若这才醒来,问道:“哦,师兄,什么事?”

  心毅道:“没什么,只是时候不早了,早些休息吧师弟,明日开始我教授你伏虎拳,你须得养足了精神才好。”

  心若听明天有新拳法可学,大喜,麻利地钻进被窝道:“好,师兄,我听你的”,不片刻就已酣然入梦。心毅慈祥地为他盖上被子,熄灭油灯后,也和衣躺下了。

  “伏虎拳”是少林第二套入门拳法,但比“罗汉拳”要困难数倍,共有五十余式。心若已有罗汉拳基础,以他的天分学起来并不吃力,而尤令师兄心毅佩服的是这套至少要普通弟子大半年才能学会的拳法,心若只用了不到三个月。

  “不得不说,心若武学天分极其之高,尤其是悟性少有人能比,但心若并未重视我对他的告戒,往往把心用在招式的揣摩上,而忽略了打基础时许多至关重要的细微之处,随着他拳法的进步,如若得悟他必然还得回头下苦功,武学之道向来需要反复印证体悟,我且不说算是给他的个教训吧”,心毅思索着结束了对心若的最后次教导。

  心若从此每日开始独自的习武生涯,心毅也只是每过段时间来考较,从没有失望过,于是完全放心地让心若自己单练了。如此学习“伏虎拳”有年余,看心若的拳法已达瓶颈,心毅便将韦陀掌法传授了给他,并让他将精力转移到掌法上。年半之后满意于他的进境,又开始传授他套深奥的掌法,并别有深意地叮嘱他勤加修炼尤其是基础定要打好,否则将来要想进步就千难万难了。

  从这年接触高深掌法开始,再窥佛门上乘武功的心若正式迈入了武学殿堂的康庄大道,随着他接触武学的增多,眼界不断在开阔,修养和素质也在潜移默化中不断增长,而他从演武厅观看众武僧习武得到的收获也越来越多。

  “般若掌绝”第次让心若感受到了少林武学脉络的繁深,虽然师兄教导的极为详细,但他仍然进境缓慢,不时要入藏经阁按师兄要求阅读掌法以及内功运用方面的秘籍,然后他再指点,若非有不错的基础再加上优越的外部条件,恐怕他能不能半年多就初步学会还是两说。

  直到这年八月,才刚领悟“般若掌”皮毛没多久的心若又习得门绝艺,师兄将“大文殊杖法”传授了给他,这下心若诧异了,为什么越高深的武功,师兄传授的越快呢?光是“般若掌”十年内恐怕都难出成就,更不用说杖法了。诧异归诧异,他还是乖乖的学了,学完之后师兄道出了原由,原来他要闭关了,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于是便将少林的两项绝技传于他,让他选择个适合自己的细细参研。

  “师兄已经闭关了,恐怕出来之后武功会更厉害了,他不在以后再遇到武学上的疑问看来要去请教师父了”,心若恭送师兄闭关回来的路上默默想着。

  “吸”,心若将“大文殊杖法”前四式使完,不得不收杖回气,接着又间断数次,才磕磕绊绊将路杖法使完,完全是只具其形不具其实,只见他眉头深深皱了起来,却是这个月来第二十九次皱眉了,因为他直都无法连贯地将整路杖法使出来,“般若掌”更是如此,固然有其中的精深变化他未能体悟的原因,但真正引起他在意的是,发出这些精妙招式时他每每运气使力总有细微磕拌的地方,他直细细体悟问题的所在,希望因而能尽快想出解决的办法。

  其实这就是心毅教授完伏虎拳后,从心若身上看出的内在问题,本以为他至少要四五年后拳法大有进境才能体会出来,没想到竟大大提前了。事实上如果是别的武僧定会以为是功力不够会继续苦练下去,当然随着功力加深这个问题也就解决了,可心若是从另个方面考虑的正如他师兄所看到的,他考虑到了根基上。

  “哎”,心若叹了口气,看着练功房内的各种拳桩,无奈的想到,“我直都把心思用在了琢磨招式上,而忽略了对根基磨练的细微之处,只是走形式般锻炼,虽然刻苦但并未获得其中的真隋,无怪乎师兄整天提醒我打牢根基,我却没领会他的深意”。此后依靠拳桩,心若从手眼身法步开始,重新练过,每日大半时间都是在认真打磨根基,直到外功已达到他现在的极限,才恢复平常的练功生活。

  第场雪已经过去了,少林僧人许多仍着薄衫,而心若也在此列。武人讲究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心若此时便在禅院内习练拳脚,日日如此。只见随着锐利眼神的转动,他出拳和步伐明显加快,每拳都带出了虎虎的风声,比起半年多以前的他,现在更给人种锋芒毕露的感觉,倒是更符合他少年人的特征了。

  转眼间冬去春来,五|乳|峰上变的姹紫嫣红煞是好看,遍山的野花点缀了全山的同时,也为少林寺带来了淡淡的清香,让人精神倍振心怀舒畅。

  站在禅房外老槐树下的心若闻着扑鼻的清香,直感觉好舒心好舒心,他想排解这种欢快的情绪,于是忍不住吐气开声,打起了拳来,配合着呼吸的韵律,拳招逐渐展开,他的心逐渐沉寂了下去,丹田内的气流缓缓上升随着拳法的变化在内腑之间越来越快的游走,意念动处气力即至,拳脚瞬间击发,习拳以来他从未感受过如此的酣畅淋漓圆转如意,套“罗汉拳”打完,“伏虎拳”又紧跟而起,越打越快,越打越流畅,转眼间,般若掌法也破天荒地被他打到了半,感受着体内内力绵绵不绝的运转,心若收势而起,深吸口气,内息如流水般收归丹田。这次犹如顿悟般的经历,让他的武功境界登时拔升,内力修为大进步,即便是在少林寺之内,他也称得上是入流高手了。

  随着天气转凉,时令已入初秋,心若至今已进入少林寺近七个年头,常年习武让他看起来已如十六七岁的少年般。按照惯例,每年的中秋都要进行达摩堂大校,由方丈及达摩堂罗汉堂两位首座考较合寺弟子武功,查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