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身形拧,堪堪让过他这拳,探手向后,“唰”,抽出背后长剑,剑柄下击,闪电般砸向黑矮子抓向腰部的另只手手背“合谷岤”。

  黑矮子见牛朋身法高明,出手犀利,个侧滚躲了开去,扬手又是两支“金钱镖”,不,四支,分袭牛朋额头胸口和下肢,这次发镖,黑矮子动了真正手段,镖飞极速,旋动即至,牛朋挥剑格挡身形急跃,“当”“当”两声,袭向胸口和额头的两镖被挡下,下肢两镖被牛朋跃起避开,“嗖”“嗖”两支镖差之毫厘贴着牛朋脑门飞过,黑矮子又来两支,扬手激射向牛朋胸口,这次却是估准了方位,料定牛朋无法闪躲。

  眼见牛朋要遭殃,这黑矮子功力本就比他深,身法,武功没有样不如牛朋,更兼出手果断狠辣,接连偷袭,便是武功高过他的人也未必能全身而还,何况修为还差些的牛朋。

  “叮”“叮”,两声,只见射过牛朋头顶的两镖被个紫袍青年剑劈回,他身形电射而至,不着痕迹地掌拖在牛朋后心,将他推了出去,而在外人看来就是他冲撞过去,直接将牛朋撞飞。

  顶替了牛朋的位置,紫袍青年瞪眼喝道:“黑厮!我可曾惹你,你要我命怎地?”,股怒气升腾,连近处观战的群豪都感觉到丝冷意。

  这黑矮子“冷面铁煞”也被来人神出鬼没的身法吓了跳,凝神看是个跟牛朋差不多年纪的年青人,心中惊异,但印象中没听说过中原年轻辈高手中有这么个人,倒是之前那想替牛朋出战的年青人,他还听人说过,知道是什么古墓派传人。

  这时大殿中的群豪却议论了起来,不时有人指点着紫袍青年道:“刚才没仔细看,现在才发现,这人不就是当年大胜关的佞之徒吗?”“嘘,据说他是忠义侠的大哥,小心‘忠义侠’发怒?”“据说他盗过不少门派的武学”“他武功是很高,可是也没像你们说的那么坏吧?我还受过他指点”“切,那是迷惑你的,他勾结蒙古人杀害了好多汉人”“听说他还偷看大姑娘洗澡”“拔过个村子里的菜”,传出来的话越来越不堪,终于有人忍不住了,暴喝出声道:“住口,你们所说的都是亲眼所见吗?”

  群豪被这声音震住,顿时议论声小了下去,原来是牛朋脸色铁青的发话了,杨过讪讪地挠挠头,走上前来道:“诸位,我要澄清件事情,以前我误会了这位丘兄,以致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诬陷他坐了许多恶事,实际上丘兄有不得以的苦衷,而且洪七公老前辈和我义父,若非他,可能已经两败俱伤,不在人世了,在此,我要向大家和丘兄道个歉,以前的事是杨过做的不对”,杨过道歉了,不但是为了全兄弟之义,更是为了心中的那根准绳。

  “不错!这位丘兄弟大仁大义,对襄阳城和郭某夫妇也有大恩,郭某愿为当年的错误决定道歉,请丘兄弟原谅,丘兄弟先是救郭靖性命,又不辞辛苦救回小女,如此大恩大德,郭某和贱内不胜感激”,郭靖和黄蓉起真挚地鞠了个躬,群雄时肃容,这二人是谁?天下鼎鼎大名的真英雄,大侠士,或许在久离汉室的北地威权不如牛朋,但论起声望绝对是享誉天下,如日正隆。

  看到郭靖黄蓉也站出来为丘翳风正名,牛朋顿时心怀大慰,不失时机地插嘴道:“各位,你们都以为牛朋是忠义重信之人,但牛朋能有今日,都是拜兄长所赐”,他说的最为仔细,将成长经历,出谷后闯荡江湖与丘翳风有关的诸多大事公布了实情,至此,大殿内群雄哗然。

  “诸位英雄,请安静,小僧代表少林寺,对丘大侠的过往行为向天下澄清,他出身少林寺,由苦妄禅师引领入门,出寺后,”,天鸣这时也站了出来,洪声向天下宣布少林寺对丘翳风出寺以后的种种事情的调查,遇到不清的事情就向杨过牛朋郭靖等人求证,天下群雄中不少也接触过丘翳风,也将自己的经历说了出来,互相佐证,事实渐渐清晰。

  “我们都误会他了,他竟如此隐忍”“这才是大仁大义啊”“果然,我直觉得他不是坏人”“此人如此重情重义,我们不如啊”“救人屡将生死置之度外,这是大侠士所为”“救襄阳难民,助郭大侠抗蒙,这是佞之人会做的吗?”,群雄议论纷纷,看着丘翳风的眼神不再是先前的鄙夷和仇恨,多了些尊敬,虽然还有很多人抱怀疑的态度,但是如今天下三大势力联合为他正名,再加上始作俑者杨过亲自出面澄清道歉,丘翳风的为人已不用赘言。

  杨过看着丘翳风微笑着点头,眼中饱含着丝歉意,对别人他不会去道歉,但这个人,丝毫没有欠他什么,相反救过欧阳锋性命,是杨过欠下了天大人情,他的污蔑让眼前的人背负了那么多的责难和困顿,知道实情后,杨过直不能释怀,成了心中最大的愧疚,今天将实情说出,杨过心中感觉搬掉了块大石,看待诸般事务,都似乎清醒了很多。

  丘翳风见杨过歉意笑,此时自己心中块垒也尽消,浑身都感觉轻,也真心地对着他笑了笑,自此,两人笑泯恩仇,以后的江湖,天大,地大,似乎更广阔了许多。

  “大哥!我真为你高兴”,牛朋走来,和丘翳风拥抱说道,丘翳风也是感动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应道:“虽然我也不怎么介意直背着骂名,但是能好好活着,那是那多开心的事,二弟,你不该为大哥不惜名”。

  虽然听丘翳风说得轻巧,后面更是有些责怪他,牛朋不为所动,心中始终认为:“比起名声,让在乎的人生活的更好,才更重要”,这也是他挑起天下的担子后,直走到现在的最根本原因,他想让身边的每个亲人,妹妹大哥爸妈无忧谷中的乡亲们还有驱虏军中同生共死的兄弟等等,都能生活在和平安定的大环境中,不再受战乱之苦,不再被豺狼欺辱。

  “咳咳咳咳!”,这次连续咳嗽了四声,将大家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黑矮子才道:“我都等了个多时辰了,现在可以继续比试了吧?还有,那个,哦,姓丘的小子是吧,原来你也做了好多大事,能救下当世双绝,本领应该不差,来,咱俩过几招”。

  他点不傻,来是为了博名,不是犯众怒把名声搞臭的,他已过“知天命”之年,不是愣头青,所以之前最有分量的几家出面说话时,他就退到旁,安静等待事情结束。

  此时见事情已了,便又走上来开口邀战,这次选了丘翳风,无他,牛朋实在不是最好的选择,威权极重,又深得人心,得罪这样的人,以后行走江湖,日子怕不会好过,但丘翳风不同,正是个好靶子,想来这次大典之后不用多久,声明就会遍布天下,这人经历太奇特了,若是打败他,以后有人提到此人,肯定会想到在全真大典上打败他的“冷面铁煞”,想想就无比美妙。

  “呵呵!”,看到黑矮子主动叫战,丘翳风止住牛朋的动作,轻笑中上前步道:“我得先问问你大名,免得你待会又偷袭我”。

  黑矮子脸上看不出点尴尬,嘿嘿笑道:“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冷面铁煞’史傥达是也,小子,接招吧!”,话没说完就个急滚扎到丘翳风身侧,两爪抓向丘翳风小腿的“三阴交岤”和“阳陵泉岤”,抓法犀利狠辣,出手诡异,不知是传承脉的武学太过阴损,还是他将这门爪法练到了阴狠的地步。

  看到黑矮子迅如雷电般抓来的双手,五指青黑,隐有光泽,知道这是门亦刚亦狠的功夫,不能硬接,丘翳风侧踏步,倏然间已将长剑握在手中,对着黑矮子面门疾点。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第五十二章此心不死

  【话说我睡觉时都满腹心思,总在想我啥时候能把这书顺利完结,半夜做梦,我天连续四更,终于把书写完了,开心的不得了,就醒了,看手机两点半,不到三点,实在再睡不着了,就起来打开电脑,接着就如下,朋友们睡得好吗?夜还是有点凉的】

  公孙止绝情谷偌大的基业,李莫愁早就看在眼里,之前他去古墓前那般有底气,绝非只是狂妄自大,李莫愁这点还是分得清的,此时想再回绝情谷趟,是想看看公孙止逃回去没有,不妨再谈谈继续合作的事;二是看看绝情谷还有什么厉害的手段没被公孙止使出来,她要再利用番。

  赶了三日路程,李莫愁终于又带着洪凌波踏足绝情谷,数月前公孙止拿住她带回绝情谷时,心思绝非单纯,决意不会放她出谷的,是以根本未曾遮蔽她的双眼,让她将路径看得清清楚楚,后来迷了心窍,答应了李莫愁所求,同出谷谋算杨龙二人,这才枉送了性命。

  到了谷中,有两个谷口守卫的年轻弟子阻拦,看清李莫愁时才放下戒备,李莫愁问道:“你们谷主可曾回来?”,那两弟子中年长者道:“现在也不曾回,仙姑可知道谷主和诸位师兄去了哪里?”。

  没有回答这弟子的话,李莫愁带着洪凌波踏入谷中,看到谷中弟子仍在各做各事,只是人数少了近半,李莫愁心中便是沉,暗道:“看来公孙止是凶多吉少,欧阳锋手段毒辣,想必那些弟子也被尽数诛了”。

  看着周围路旁尽皆枯黄,唯独数丈外的道旁开出片花田,繁花似锦,绿叶相称,当真美不胜收,洪凌波不由漫步过去,看着花儿,想到了少女时节,心中柔情涌上,忍不住就要伸手摘朵花儿,捧在手中,却听李莫愁声冷哼,叱道:“你在干什么?这花花草草有什么好的,你只需要听我的话,杀尽天下负心男子就好了”。

  话音落时,人已走到洪凌波身后,扬手拂尘击下,将洪凌波正要摘下的那朵娇艳花儿连枝带叶齐勒断,扯了过去,她要将这花枝折断骨朵扯碎,折辱这动了私情的好徒儿。

  不想如此美的花儿,枝上和花背竟有尖刺,她只恨恨看着洪凌波,不曾留意手下,花枝飞至便已用力摧折,顿时只听“哎哟”声,手中被生生扎出十几个血孔,花也猛地甩了出去,手上血珠渗出,失了颜面,李莫愁也不好再发作,冷哼声,将手甩,当先向谷中走去,洪凌波黯然看了眼地上的花儿,低头快步跟上。

  带着洪凌波在谷中转了大半圈,各处察看,但见大多数地方都是房舍园圃,有些地方还有弟子把守,旁人轻易不能进入,李莫愁心中了了,便对洪凌波嘱咐道:“凌波,你到刚才的丹房,找那守门弟子攀谈,暗中将他制住,不要惊动别人,为师要他有用”。

  “是,师父!”,洪凌波领命而去,不会回返,禀告李莫愁,人已经被她点上岤道,丢进丹房里,李莫愁闻言便向丹房走去。

  那看守丹房的弟子见洪凌波又回转,双眼露出愤怒,急的想呜呜叫,奈何岤道被制,根本发不出声音,李莫愁冷哼声,上前脚将这弟子小腿踩折,那弟子双眼翻,险些晕了过去,额头冷汗狂流,青筋暴突。

  “最好给我老实点,不然我废了你四肢,再将你双眼挖出来,凌波,解开他岤道”,李莫愁冷森森看着这名十八九岁的绿衫弟子,转头对洪凌波命令道。

  见这绝情谷弟子疼的不停流下泪水,惊恐无状,洪凌波心中不忍,极想开口劝李莫愁不要狠下杀手,但她知道若是这样做只会适得其反,终究咽下了嘴里的话,顺从地解开了这少年的岤道,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触怒她师父,奈何这少年心神被夺,只惊恐看着李莫愁,没看到她的眼神。

  对这少年极力忍住不发出声音的表现还算满意,李莫愁抽过张椅子坐下,眯着眼问道:“这绝情谷中除了渔网阵还有什么宝物或者利害手段?你如实说来,敢隐瞒个字,我让你生不如死”,说到后面,冷厉至极,吓得那少年哆嗦,张口磕磕巴巴将知道的全说了。

  剔除些凌乱的和没用的信息,李莫愁沉吟道:“丹房的这些增补祛病的丹药却是无用,根据这弟子说法,剑房也没什么好东西,渔网阵,哼哼,怕是也无用,否则岂能个回不来,这情花,情花,听名字就让人生厌,又能是什么好东西,情之字,最是伤人”,想到这,不由又想起当年起习武练剑的翩翩佳公子,手中剧烈痛,忍不住闷哼声,心中大骇,暗道:“莫不是受了什么暗伤?”,她却不知自己已中了情花之毒,不能动情思之念。

  潜运内力想暗查遍,没想到手中疼痛愈烈,如被巨锤连续夯击,撕心裂肺,难以忍受,她冷汗涔涔,心中陡然凉,这才想到那少年所说“谷中情花有毒,毒性极巨,谷中人轻易都不去触碰”,难道自己也中了情花之毒?想到这双目凝,是花刺!果然是好厉害的毒,手中剧痛波波袭来,李莫愁双眼怨恨地看了眼洪凌波,此时恨不得拂尘将她抽死。

  抓住这少年,李莫愁喝问道:“把你知道的关于情花的都说出来,中了情花毒可有解药?”,那少年惶急道:“仙姑,我知道的都说了,您老还问什么啊,情花毒只有谷主才有解药,听说只剩最后枚绝情丹了”,他话没说完,就被李莫愁盛怒之下掌拍在额头。

  忍住手中剧痛,李莫愁恨极道:“敢说我老”,此时她已被剧痛折磨得气急败坏,失去了最后丝耐性。

  几次压住想把洪凌波扔进情花丛中的冲动,李莫愁直接闯到了公孙止的房间,阵翻箱倒柜,也未曾找到那少年说的什么绝情丹,遇到弟子前来阻拦,律被她打杀。

  找遍了房间所有角落,也没看到什么绝情丹,李莫愁又奔回丹房,将丹房中所有丹药翻找遍还是没有,她心中凉,不由想到:“定是公孙老贼将解药藏在了极隐秘的地方,他这死,谁还能找得到?”,此时虽然手中已然不痛,但想想之前那滋味,李莫愁心中就恼急,实不想再尝试第二次。

  越想心中越不是滋味,条毒计涌上心头,她微笑着对洪凌波道:“凌波,你再去前面摘几朵花过来,我有用”,洪凌波领命过去,李莫愁看着她的背影,眼神冷,恶毒道:“我中了毒,你个吃里扒外的小畜生也休想好过”。

  她却不知,身中毒素不多,根本不需解药,短则数月,长则两年,只要不动情思之念,毒性自然慢慢化去,若是只被花背上小刺轻扎下,不消十二个时辰,毒素都会自行消除,她被扎的太厉害,浸入毒素太多,才稍难以化解些,但却不会致命。

  洪凌波从那弟子口中得知先前所见的美丽花儿有毒,采摘时便格外小心,她不知李莫愁恶毒心思,摘了四五朵想已够用,便回去复命。

  李莫愁正沉吟,见洪凌波已摘花回来,美艳的脸上对她露出笑容,眼中却冷光闪,见洪凌波将情花捧到跟前,她拂尘挥,猛然将洪凌波的手跟情花卷在起,使劲勒,听洪凌波惨叫声,她心中充满了快意。

  松开拂尘,李莫愁看也不看洪凌波,当先走出丹房门道:“暂且在谷中住下,待我捉住其它弟子,找到解毒之法,再做其它计较”。

  将谷中剩余的二十余个弟子杀了几个逃跑的,剩下的全部集合在起,李莫愁挨个询问情花之毒的解法,问不出答案便杀个,到最后只剩下六七人时,有两个年幼的已吓晕过去,马上要问到的也疯了,掌将这人毙掉,李莫愁心知,在这些弟子口中是问不出什么来了,心知是又急又燥,生怕毒性再次发作更烈。

  将谷中剩下的几个弟子交给洪凌波看管,心烦意乱的李莫愁又回了以前住过的房间,苦思解毒之法。

  夜无眠,推开窗户,让清凉的气息吹入房中,李莫愁头脑清,她突然想到,既然情花之毒如此剧烈,甚至能阻碍人功力运行,若是中毒多些,说不定都无法动用武功,岂不是天赐好物,让她去古墓制服杨过和小龙女更添把握,想到这,她心情突然变好,看这毒性时半会也要不了她的命,可以慢慢想法破解,但是去夺“”却是多了几成胜算。

  又仔细思量番,李莫愁丝毫不觉困意,将洪凌波叫来吩咐道:“让谷中剩下的弟子,多砍些情花,无论怎成什么样子的,只要做好了就拿到我这”。

  洪凌波下去安排,李莫愁抬眼看着谷中山顶的天空,心中冷冷道:“小师妹,杨过,你们等着,我很快就会跟你们做个了断,‘’我定会拿到手”,眼中寒光闪而没,她转身便回了房间,开始打坐回复精力。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第五十三章连环毒计中

  看着林中走出来女七男八个人,女的小龙女认识,肌肤雪白,容颜秀丽,正是洪凌波,而那七个男子身着绿衫,服色奇古,不是绝情谷弟子更是何人?

  弄不清楚为什么李莫愁跟他们混在起,但知道接下来,李莫愁必定要对付杨过,小龙女急道:"师姐,你不能这样,过儿和你并无深仇大恨,你何必处心积虑对付他?何况他要有所不测,义父也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交出‘‘,我自然不会再找杨过,师妹,你看如何?义父?"李莫愁冷笑着道,接着又疑惑,猜测着问道:"是西毒欧阳锋吗?"。

  "不错,过儿自小便认欧阳前辈为父,你伤了过了,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师姐,我劝你还是收手吧",小龙女面色焦急,苦苦劝道。

  听完小龙女的话,李莫愁大笑起来,又走到小龙女跟前,眼中充满挑逗意味地道:"师妹,

章节目录